目前分類:OTHER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亞瑟冷靜下來後,他們回到亞瑟的病房中。醫生為亞瑟進行了詳細的檢查,在確認了沒有留下任何後遺症後才留下他們兩人獨處。

沉默令人感到難受,亞瑟明顯就還在整理自己的思緒;而他則在思考應該先對亞瑟說什麼───他有太多的事情想跟他說了,突然之間他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了。過了好一會,一直低下頭的亞瑟扯著他的衣角,小聲地開口說話。

「傷。」
「嗯?沒事的啦!HERO我半天就會好的了!」
「我…」
「不是你的錯,是我自願的。這點小傷就可以把你換回來,真是件好康的事呢。」
「別打斷我的說話啊!笨蛋!我是想說…我想幫你包紮傷口啊死KY!」
「嗚啊!」

腦袋被用力的敲擊,阿爾佛雷德想掩著腦袋閃避下一波敲擊的時候,他手上的傷口因動作過大而裂開了。傷口雖然不深但由於面積頗大的關係,流出來的血量還是把亞瑟嚇了一跳。

「你你你別給我亂動!!我我我馬上給你包紮!」
看著亞瑟驚慌跑出病房,再驚慌地抱著急救箱跑回病房手忙腳亂地把急救箱內的包紮用的東西找出來…他突然感到很滿足。

他其實很喜歡亞瑟為他包紮時候的樣子,全神貫注地看著他的傷口;小心翼翼地用沾了消毒藥水的棉花為他消毒…有種亞瑟是完全屬於他的感覺。

跟做愛時一樣,亞瑟的眼睛離不開他,腦袋完全不能運作,想到的都是他的事。這是單純的不是以國家身份而是以美國青少年阿爾佛雷德.F.瓊斯的身份被深愛著的感覺。

「你說你是為了引我出來才要梅林他陪你演戲!?」
「對啊!他說過你就算他為你舉起了槍瞄準我,你也會選擇放下槍枝的。我只是賭上了這個可能性而已。」

兩人一句一句地搭著話,都是些不太重要的話題。轉了好幾個圈子後話題還是回歸到這個問題上了。

「笨蛋!KY!要是我阻止不了梅林的話怎麼辦!?梅林認真起來可以絕對不會射失的!」

阿爾佛雷德露出了自信的笑容,用已經包紮好的左手輕輕地握著亞瑟的手。這只手,一直一直照顧著自己,由小到大,從不改變。

「因為我相信你,亞瑟。」

這只手的主人;又怎會眼睜睜地看著他死呢。

「你,是不會讓我死的。再難解決的事情,只要我們一起想就總會找到辦法解決的。別再躲起來好嗎?亞瑟。」
「我…」
「可是…梅林…我…」
「我知道你不想讓梅林消失,也習慣了依賴梅林。可是梅林長期出現對你身體不好…讓他少出現一點吧。想依賴別人的時候有我在…而且,梅林做到的事你也可以做得到,智慧、知識、對事物的決斷力等等…這些東西你都有的喔。」

他抬起亞瑟的下巴讓那雙帶點濕潤的碧綠對上了自己,小巧的嘴巴微微張開,好像想說什麼但可惜卻無法化成言語的感覺。想吻上那有點蒼白的薄唇,他欺近了對方。眼看快要吻上的時候,突然被對方一手擋下。

「亞瑟累了。你別亂來。待他休息夠了後你們要幹到天亮我也不管。」
『梅林!』
「你說你會好好照顧他我才會照你說話做的。你別想令他變得更累啊。」

這個世界果然是不思議的。每當你在說某一個人的事情的時候,對方總是會突然出現在你的面前。到口的肉飛走了每個人都會有些怨言的吧,更何況阿爾佛雷德一向也是個有話直說的人,他馬上就開始抱怨了。

「氣氛這麼好,讓我吃一下甜頭不會死的啊!小氣!我也受了傷的啊!」
「與我無關。不過,如果你希望的話我可以多給你補兩三鎗,讓你可以申請一兩個月的有薪假期和亞瑟好好的去交流一下感情。我心腸很好不會介意的。」
『梅林你不是認真的吧?』
「認真的,亞瑟你別寵他。合眾國給我出去,亞瑟要休息了。」

被趕出病房後,阿爾佛雷德透過門上的玻璃窗看到亞瑟驚慌地看暮閉上的房門。過了一會兒後亞瑟像是已經冷靜下來,他對著放於床邊的鏡子不停說話。大約是在跟梅林爭取些什麼吧,相信是和他被趕出來有關的。

這是什麼?把女兒男友趕出家門的頑固父親和跟父親理論的女兒嗎?總不會在H的時候梅林仔會出來妨礙他們吧?

「算了,想那麼多也沒用。去買漢堡好了,順便給亞瑟買一杯藍藍路的紅茶給亞瑟吧!」

老是在抱怨不好喝,但因為是他特地買的還是會全喝光的亞瑟…真是可愛斃了!

他用手機發信息給亞瑟說明自己的行程,在離開醫院前再多發了一條信息給法                                                                                                                                                                                                                                                   蘭西斯及菊。他請他們轉告各國及亞瑟的上司亞瑟已經沒事了,請他們不用擔心。這些事情其實是應該由他親身去做的,但他現在哪兒都不想去。

他只想陪在亞瑟身邊,告訴他他不是獨自一人的而已。

回到病房的時候馬上就因為於醫院使用手提電話而被亞瑟用枕頭直擊。但這就是亞瑟,會因小事生氣…在他做錯事的時候會毫不留情的指正他…這才是他最愛的亞瑟。

「亞瑟。」
「怎樣啦!我還沒說完你啊!」
「歡迎回來喔。」
輕輕起吻上了對方的唇,這次,沒有人阻止他。他看著潮紅快速地爬上亞瑟的臉,亞瑟別過了臉,用蚊子般的音量小聲地說。

「我回來了,阿爾。」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漆黑一片,聽不到任何東西。對外的資訊被完全的封鎖,不單是外面的一切…連梅林的想法也無法得知。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梅林只要覺得事情會讓他難受就會像這樣的把外間的資訊封鎖起來不讓他知道的了。

梅林是他除了女王和國王以外最尊敬的人,梅林這樣子把外界封閉起來總有他的理由的。梅林的保護過度,也許就是他所希望的吧。被別人所愛被別人疼惜保護…被別人的愛淹得窒息。梅林是不會背叛他的,因為他是由他想被愛的心製造出來的…比自己強大比自己有決斷力,為自己背負痛苦為自己製造被愛的理由的另一個他。

他努力地向前跑,為的就是追上梅林的背影。他用著梅林疼愛他的方法來疼愛著他最心愛的弟弟們,他不知道那是扭曲的愛;他不知道這愛是令人厭惡的…

就這樣,失去了珍愛的孩子。

不知道真正的愛情是什麼樣子的他…直到再次被那孩子所愛之前,陪伴他的也只有梅林和妖精們。學會了真正的愛情後,他還是不希望梅林消失。

他扭曲的心製造出來的不完全的人格,有如他兄長他父親的梅林…他對他是有別於對阿爾佛雷德戀愛之心的家族之愛。

理智知道自己自私得不可理喻,但他還是無法放手。

就如同他現在還在希望三位兄長可以把他當成弟弟疼愛一樣。希望和慾望是人生存的支柱之一,不是說放棄就那麼容易放棄的。


在意識的深海中不知時間地過了好一陣子。他感覺到光明和一陣很激烈的爭吵聲,封鎖被解開了嗎?

「亞瑟會躲起來的原因是你。只要你不存在他就會再次出現的吧。為了亞瑟,就請你去死吧,阿爾佛雷德。」

這是什麼回事?拿著手槍穿著病人服的梅林不停地向阿爾佛雷德射擊,阿爾佛雷德不停地閃避…他腳上手上臉上都有擦傷,幸好他身手敏捷地閃過二梅林的射擊…亞瑟很清楚梅林的射擊功力是絕不輸給興趣是快速射擊的阿爾佛雷德的。

『梅林!停手!你想對阿爾做什麼啊!?』
「亞瑟你別多事。你為他做的事已經夠多了。這個人的存在令他被老頭們責怪的話,就讓他以死謝罪好了。他在那個雨天傷過你一次,這次又因為他發生了這件事!身為為了守護你而生的人,我是不可以再放過他的了!」
『不,梅林…那是我的錯…我把自己扭曲的愛強加在阿爾身上,那個雨天的事是我的責任…跟他無關的。是我不懂得愛他的方法…是我傷害了阿爾才對啊!我以為是為了他而做的事其實是在傷害他啊…』
「可是他令你傷心難過是事實。亞瑟,你知道我是以你為第一的,我,是為了守護你而生;我,是不會允許危害你的事物在我眼前存在的。」
『梅林!』

努力地想阻止梅林的射擊和前進…但可惜那都只是徒勞無功。梅林的意智太過堅定,他完全沒法動搖對方的方法。

即使如此他也沒有放棄要阻止對方;被攻擊的人是阿爾佛雷德!他是不可能坐視不理的。

『停手!梅林!』
「好吧。無路可逃了,合眾國你認命吧。」
「切…」

梅林的槍口對準了阿爾佛雷德的胸口,他的手指在扣板上準備隨時按下去───

『不行!』

碰──────

槍聲劃破天際,他們兩人還是站在醫院的天台上。射擊後的火藥臭味在這空間中漫延著,剛才發出聲響的武器仍被握在他的手上。

啪。

他跪了下來,那雙充滿殺氣的豔紅眼睛已經轉為宛如湖泊般的平靜碧綠。晶瑩的淚水不停在那碧綠中打滾。

啊啊…是他的「亞瑟」。是他最愛的那個人啊。

他拖著受傷的腿緩慢的走向對方,用手痛惜地為亞瑟抹去了淚水。愛哭,愛生氣這是他最心愛的亞瑟啊…

「我…我…阿爾…」
「什麼也別說了。我好想你啊,亞瑟。」

緊緊地抱著對方,只要他回來就好夠了…其他的一切,慢慢來就可以的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可以別再提醒我是時候吃飯,是時候睡覺了嗎?你沒有其他事情可以做嗎?你上司不會說些什麼的嗎?」

在阿爾佛雷德知道他不會餓也不會感到疲憊後,他就一直留在醫院這兒照顧他;近乎寸步不離的地步。他不煩厭的嗎?

「能這樣子照顧亞瑟的機會可不多呢!要是平常的話他早就給我一巴掌要我住手的了,就讓我寵寵他的身體吧。上司的話只要HERO我能完成文件的話就可以塞著他們的嘴巴了!沒問題的。」

用力地拍著自己胸口示意對方放心,那自我中心而有點幼稚的行動的確是他的風格。知道亞瑟並不會逃避自己後他的陰暗表情就完全的在他臉上消失了,會害怕戀人討厭自己…他的確還只是個19歲的青少年。

「你真樂天呢。亞瑟就不行了,只要被上司抱怨兩句他就不敢見你了。」
「真有亞瑟的風格呢。明明只要無視就好的,我們是國家的同時也是一個獨立的生命體。戀愛的權利當然是有的,只要我們能把工作做好他們憑什麼干涉我們啊?」

孩子氣地尖起了嘴巴,阿爾佛雷德的聲線特地加大了。梅林知道他是說給在外頭的保鑣們聽的。

他的確盡力去爭取除了束縛這身體外的方法,他成功的以廿十四小時有英籍保鑣駐守為條件取消了束縛的發生。被監視的感覺的確不是很好,但也比被束縛好多了。

他帶來的食物不是沒有營養的垃圾食物,而是正規的餐點。所以這個人是真的KY還只是裝成KY的聰明人呢。

「就憑他們是你上司…而且是等同於你肉體的國民吧。亞瑟這次躲起來的最大原因就是上司認為你們的來往是經濟問題的起因。他要亞瑟跟你分開,亞瑟不願意…所以就選擇逃避。」
「真有他的風格呢。不去掙取…卻選擇逃避。」

把最後一口肉片放進嘴,梅林放下了刀叉並用手帕擦了擦嘴巴。他用指尖沾了點凝結在水杯上的水珠,在桌面上書寫了起來。

1. 對女王絕對的服從。
2. 上司的命令如跟女王沒衝突,就必須服從。
3. 比起私慾,整體國民的利益為先。
4. 此身為棄棋,必須為滿足國民而作出捨身的決心。

「這是在亞瑟和你相遇前一點的時間,在亞瑟稱霸七海的時候上司跟他訂下的契約。那時他們害怕自由的海上生活會令亞瑟放棄回國;所以定下了這些束縛,一直至今。」

在國土上無時無刻都得面對隣國和兄長的威脅,只有在海上…亞瑟可以做回自己。沒有上司不用像外交一樣考慮每個行為會造成的後果…

自由自在…就像小鳥一樣。

「真可笑,亞瑟根本就不可能會拋棄英國的。國民是國家身體的一部份…誰會拋棄自己的身體?即使到最後一刻,亞瑟也不會拋棄他們的。」

絕對服從,不可反抗。被強加於身上的枷鎖有如十戒,身為「英國」的亞瑟是絕對沒法反抗的。

因為民風自由,所以阿爾佛雷德並不會因為任性又或是一些奇怪的念頭而被責備。可是民風守舊的亞瑟,卻被很多規則束縛著。

「上面的人守護下面的人」這是小時候亞瑟時常告訴他的一件事。上司守護下屬,兄長守護弟弟;本應如此以德服眾的事卻沒有多少人可以做得到…

人類…說到底還是有私心的。為什麼人類可以抱有私心,國家就不可以?

身為國家,他也知道這些束縛不是他要求就可以廢除的。他只希望,亞瑟可以多依賴他一點。

就像小時候的他依賴亞瑟一樣。


快樂的時候,他在;難過的時候…他也在啊。他是HERO,把胸膛借給難過痛苦的戀人是理所當然的。


亞瑟,多依賴我一點吧。別把苦水都吞到自己肚子裡去…有我在…我永遠都會在。

好想好想抱緊你,告訴你我有多可靠。

「呢,梅林。我有事想拜託你。」

既然亞瑟這麼的重視他…就讓他稍稍利用一下這點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躲起來的時間,他做了一個夢。

他夢到自己是一戶再也平凡不過的人家──柯克蘭家的末子;他跟梅林是對雙胞胎,上面還有三個年紀差很多的哥哥。雖然兄長跟他們不太親近,但他有梅林和妖精們就已經足夠了。

在學校他和梅林也不是很健談和藹的學生,但因為梅林能幹地被選為學生會長,他也成了副會長。

在學校基本上沒有人分別得出他們兩人。學生們大多都只記得耀眼能幹的梅林而不是他…只有一個人一眼就能分辨出他們兩人。不是以眼睛的顏色…而是一眼就知道了。

「哎啊,這不就是不顯眼的粗眉副會長嗎?DDD,你的眉毛真的比會長的更古怪呢~為什麼大家會分不出來的呢~」

他們相遇了,雖然總是在吵架,但他們還是在一起直至壽命終結為止…

很幸福…很幸福的夢。

想成為一個普通不過的人類,想擁有平凡的幸福,想跟重視的人永遠在一起。

很平凡卻遙不可及的願望。

被上司警告不可以再盲目地支持美國。被上司要求以自國,以工作為先。

身為國家的無奈,束縛實在太多了。他不能以亞瑟.柯克蘭的個人意願為先,任何事都得先為自己國民著想。

個人意願和上司的想法出現了分歧這是件多麼痛苦的事情?

「祖國。請你和美國分手。雖然沒證據證明本國的經濟問題和你們的感情有直接關係,但亦沒有證據證明兩者沒有關係。為了我們全國人民,請你果斷地決定吧。」

該愛的人容不下想愛的人…這是件非常絕望的事情。這就是國家…連愛一個人的自由也沒有…只應為國民而存在的「生物」。

是啊,原來是因為我們戀上了彼此所以才會發生那麼多的問題。原來是我們的錯啊。

比起一起步向滅亡之路…那倒不如讓這個沒用的我消失吧。
神啊。我放棄我的存在。就請你讓美國…讓阿爾佛雷德他成為一個強大得可以隨心所欲地活著的國家吧。

我愛你。對不起。

要是眼淚流光後就不會再悲傷的話有多好?他做不到笑著看著阿爾佛雷德站在別人身邊。

失而復得的孩子是他死也不願放手的。只要他消失的話…就可以在不放棄他對自己的愛和自己對他的愛的情況下達到上司的要求了吧。

自私得要命,即使沒法跟對方相守還是要把自己的身影深深地刻在對方的心頭上。

對不起,請原諒我這點小小的任性好嗎?別忘了我…讓我存活在你心頭的一角好嗎?

淚水停不下來,他是知道外面發生的一切的。阿爾佛雷德有多愛他,他是知道的。可是他已經決定不再到外面去了。

很難過…不過這是他想到最好的辦法了。

自國家的身份中逃開…唯一可以愛阿爾佛雷德的方法。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可以告訴你。」
梅林看著那雙有如天空的雙瞳,堅定地說。
「有關你的事情,亞瑟一次也沒有逃過。不管是多令他難受的時候,他也沒有逃。就只有你,你是特別的。有逃避癖的亞瑟…在這種時候願意親身面前的,就只有你一個。」

你對亞瑟是特別的,我一直都知道。我在亞瑟裡面一直看著…亞瑟對你的感情,你對亞瑟的感情…我都很清楚。沒有自我感情的人,有的時候因為沒有感情妨礙反而能看得比其他人更清楚。這兩個人,也是非常的深愛對方的。

所以,快把那個人叫出來的。

「那天出現的人不是我。不過即使面對你的人是我,放下槍的一定也會是亞瑟。你對我來說是敵人…但你對亞瑟來說卻是獨一無二的存在。」

除他以外第一個無償地愛著亞瑟的人,教會亞瑟愛人方法的孩子。阿爾佛雷德一直也以來是特別的。正因如此,亞瑟才會對他那樣的包容吧。亞瑟最害怕的事情說到底還是被這個人討厭呢。

「是嗎?」

阿爾佛雷德露出了一個複雜的表情…那是一個快哭的表情…安心?高興?還是難過?阿爾佛雷德用手掩著他的眼睛,溫柔地說。

「剛醒來你也…不,亞瑟的身體也累了。好好休息吧,其他的事情我會想辦法的了。」
「不,我…」
「別累壞身體。你也說過你要保護好亞瑟的身體對吧。那我們一起努力,把那個笨蛋給拉出來。晚安,梅林。見到亞瑟的話,跟他說我愛他…不管他躲不世界上的任何一個地方也好,把自己封閉起來也好。我也一定會找到他,抱緊他的。」

也許是如他所說這個身體累了,也許是亞瑟的身體在他身邊特別能放鬆…他的眼皮很重。

別再哭了亞瑟…那個人真的很重視你的。

以意識深處亞瑟的抽泣聲作為安眠曲,他的意識再次沉入了深海之中。





亞瑟.柯克蘭是個很自私的人。這點,他打從一開始就知道的了。

這是個秘密喔,亞瑟。這一切都是你做的,我是不存在的喔。
鏡子中的那個人是這樣說的。光榮是他的。一切都是他的。為他背負一切的影子…永遠也得不到自己應有的榮耀。

不要緊的亞瑟。我們是一體的…我們是英格蘭喔。
因為他的悲傷而誕生,為了他做了很多東西的另一個他。對不起…對不起…我又把事情丟給你了。

亞瑟?「呢?梅林…我有事想你幫忙喔…」

阿爾…我愛你…可是這是不行的。我們會沉醉於這感情中…看不到人民的需要的。身為國家…他們是不可以背棄自己的人民的。

「梅林…我把身體給你。你現在想做什麼也可以的了。」
亞瑟?你…
「我要消失…這才是最好的。對阿爾和世界來說也是…」
不行!你才是英…
「我們是英國…我和你也是。」

微笑著握著對方的手,亞瑟閉上了眼睛。是啊,他們是一體的…他們兩個都是英國…沒了一個…也不會有問題的。



呢?讓我消失吧。這樣子世界一定會更美好的。
由還是英格蘭的那個時候開始,我就是一個沒用的人。當然是有才能的梅林當「英國」比較好吧。阿爾…阿爾…梅林當「英國」的話,一定會比我更能夠於背後支援你的吧。



他流下了淚水。其實他很想見阿爾,他很想在阿爾身邊直到這身軀滅亡為止的。可是不行喔。因為他的無力,阿爾的上司已經不像以往一樣把他視為最特別的友好國…

要是他可以像梅林那樣能幹就好了。那麼他就可以自豪地站在阿爾佛雷德的身邊了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哈哈…上課寫東西特別快…找不到地方切所以很長OTL




有很多事,在醒來的人是梅林的情況下,他都已經沒法再爭取些什麼了。

「抱歉,既然醒來的是你。我們就得為了防止你再做出傷害這身體的事情而把你綁起來了。」

這是一件他萬分不願意提起的事情。發生了這件事,英國方面是極力要求醫院方面束縛亞瑟的。身為國家意識體的他們要是出了什麼事情…有誰可以保證國土不會出現什麼天災人禍的?

雖然理性上是明白那是為了保護亞瑟…保護英國的行為…可是身為亞瑟的戀人,他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亞瑟是有雙重人格…也就是有精神上的疾病。可是誰也不保證亞瑟醒來時會不會已經完成了人格融合嘛!

在努力爭取下他總算是以由自己二十四小時貼身監測亞瑟為條件把這要求壓後了。他把文件帶到醫生,在批閱文件的同時緊緊地握著亞瑟的手。他真的很愛亞瑟。

被梅林問了那個問題後他一直都在思考,思考他是不是真的愛著亞瑟。他背叛過亞瑟,他傷害過亞瑟…他以弄哭亞瑟為樂。但同時,他不能忍受其他人傷害亞瑟又或是弄哭他…要是自己做得太過份的時間也會後悔…會努力的哄回對方。

他不想亞瑟討厭自己…他希望亞瑟只看著自己…他希望自己可以把亞瑟放在第一位。

這是愛,他是真的很愛亞瑟的。要是亞瑟和梅林都不相信的話,他就證明給他們看,用行動證明。他要保護亞瑟,束縛的行為會傷害到亞瑟,所以就算是一天也好,他也要盡力的把這件事推遲。

但在醒來的人是梅林的情況下,他再也沒什麼方法可以再把這件事推遲了。

「你們隨便吧。不過我不會再傷害這身體的了。」
梅林的聲音有點虛弱,哪是因為生理還是心理的關係?

現在的梅林,沒有了之前躍下時的氣勢,甚至令人有點難以相信以往英國的偉業有大部份是他的功績。

「我本來是想籍著梅林這人格的尋死…放棄生命的方法來把「亞瑟」迫回意識表層。可是他明明就聽到你的呼喚也不作出回應…只用快哭的表情說對不起。不管我怎樣的讓自己沈在意識的海洋之中,亞瑟寧願讓身體沒有人格支配也不願出來。連放棄了存在的人格──我也沒有消失。我除了保護好這個身體外…我還能為亞瑟做些什麼?」

語氣還是那麼的平靜,梅林不管是道歉…尋死還是解釋的時間也是那麼平靜,就像是沒有感情波動的似。

他聽說過有些人格是不完整的;是欠缺了某些感情的。難不成梅林也是這種的嗎?

「呢?你那麼在意亞瑟…你喜歡他嗎?」

在梅林的說話中,阿爾佛雷德能夠感覺到梅林對亞瑟是有某種奇妙執著的。不是親友,也不是仇恨,那也許更像是戀愛…但卻又有著和戀愛微妙不同的地方…他沒有想要亞瑟成為自己的東西,他反而是想阿爾佛雷德永遠的跟亞瑟在一起。完全的,沒有獨佔慾。

「也許吧?我也不知道。」
梅林閉上了眼睛,這是什麼不該問的問題嗎?

「對國家沒用的感情感覺我都是沒有的。我只是一個為了保護英國…為了守護亞瑟而生的「機械」而已。」
「機械?」
「為了不會因私情而偏袒某一個國家,我沒有愛和喜歡的感情。我只知道恨,那可以幫我記著哪一個國家背叛過…攻擊過我們,因而要加以提防。」

這是什麼?他不當自己是人嗎?

「為了可以在戰場上長久殺敵,我沒有痛覺,精神也不會疲勞…可以一直戰爭至倒下為止。為了不消費戰場上的資源,我不會飢餓,也沒有味覺…什麼東西也可以吃下去。」

他露出了笑容…和那個時候一樣令人頭皮發麻的妖豔微笑。

「很棒的戰鬥人偶對吧。」

自嘲的笑容…亞瑟…你到底是為了什麼生出了這個可悲人格的?
亞瑟…會因一些小事而難過得要哭的你有痛苦得要製造出這種人格來逃避這個世界嗎?

你想要由我這兒逃走嗎?

「我會笑,也會生氣…可是不會哭,不會難過。表情什麼的我當然有,為了外交而作出的悲哀表情…真心的沒有喔。我只有戰鬥和思考的功能…我是個不完整人格。在某程度上我連生存所需的本能也沒有。這就是我想你說服亞瑟出來的原因。要是我長期佔用這個身體…這個身體會先受不了的。」

亞瑟是他的半身,是他必須守護的存在。傷害亞瑟的一切他都討厭,包括眼前的這個男人。

他曾以為這個男人會是他消失的理由,小小的阿爾佛雷德愛著亞瑟,亞瑟愛著小小的阿爾佛雷德。在他們在一起的時間,他一次也沒有出現過,連大部份令亞瑟感到難受的外交工作亞瑟也可以好好的處理不用他的幫助。

小小的阿爾佛雷德是亞瑟的支柱,只要有阿爾佛雷德在,亞瑟不需要他也可以做到很多事情────直到那個雨天為止。

那個雨天,亞瑟很痛苦很難受…他不只一次希望出現在表層讓亞瑟可以休息,但亞瑟還是決定自己去面對。亞瑟即使是決定了要跟阿爾佛雷德為敵;到了最後一刻,他還是放不下對對方的感情,放下了槍。

那天以後,亞瑟跟這次一樣躲了起來,不見任何人;連他的的聲音也不願意去回應。只有某些事除外──跟阿爾佛雷德相關的事情,亞瑟是絕對不會讓他代勞的。

那時他就知道了。那個人──阿爾佛雷德對亞瑟來說到底有多麼的重要。再痛苦…再難受…亞瑟也不會讓他傷害阿爾佛雷德的。

所以他才會選擇在阿爾佛雷德面前一躍而下而不是在任何人也看不到的情況下躍下。因為他知道那個人…是一定有辦法令亞瑟去面對他的。

「梅林,令亞瑟痛苦的事都是你代理的吧。」
「嗯,基本都是這樣子沒錯。」

眼前的阿爾佛雷德沉思著,不知為什麼梅林覺得自己知道對方想問什麼。
這個男人…除了國家外唯一會露出這表情思考的…就只有亞瑟的事而已。

「那個雨天…那一個我給亞瑟烙下傷痕的雨天…我所面對的人是你嗎?」

那天是他們關係轉變的開始,要是沒有那一天只怕他們這輩子也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子相愛。

對他來說意義重大的那一天…令他再次了解到亞瑟有多愛他的那一天。那天的那個人…是他的亞瑟嗎?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仍舊的沒什麼進展(。






對於一個連實體也沒有的人格來說,想要的東西不多。

他是為了亞瑟而生的,除此以外的一切都與他無關。

在不停改變的世界中,曾經親密的國家反目成仇是絕不罕見的事情。

沒有永恆不變的東西,也沒有永恆不變的感情。只要他們還是必需以國民為先的國家,任何關係都不會有永恆。

只有在亞瑟哭聲下誕生的他,永遠都是亞瑟的影子。就如同故事中的亞瑟和梅林一樣。

他是由亞瑟想變強想被愛的心而生的。因此他也理所當然的把亞瑟放在第一位,把不必要的東西全都捨棄。

「亞瑟…亞瑟。」
他是醒著的。可是他不想由深層的意識大海中浮上表層…那個人叫喚的,並不是他。

亞瑟,那個人在叫你…那個人在等你…那個讓你想相信永恆的男人在呼喚你喔。

你得快點起來喔,你是非得得到幸福不可。

對不起…

被人在背後用力的推了一把,他的身體依照順性定律向上浮走。那是亞瑟!這個世界就只有他跟亞瑟兩個人而已。

對不起,我愛你喔,阿爾。可是要是我們在一起的話…眼中只有彼此的話是一定會招至滅亡的。所以…

永別了。

要是你真的這樣想的話為什麼要露出這副快哭的表情?除了躲在這兒自我封閉外一直有另的方法的!亞瑟你別放棄啊!你明明就是如此深愛那個人的!

放手,也是愛的一種喔。梅林,之後拜託你了。

不要!我是你的影子!我不要代替你成為主人格!我不要!亞瑟你這個笨蛋!

「亞瑟…」
「你是…梅林?」
一直一直看著那雙沒有張開的眼睛,他的心就一直靜不下來。看到那雙眼睛準備張開的時候,他緊張地留意著那雙眼睛。

是如鮮血一樣的艷紅還是湖水般的碧綠?醒來的到底是那個人?是他的亞瑟還是他不認識的那個人?

那雙眼睛…是如同血液一樣的艷紅…醒來的,始終不是他的「他」。

「抱歉呢,醒來的人是我。」
察覺到對方失望的神情,梅林用平淡的語氣道歉。聽不出是真心還是只是情理上說一次…阿爾佛雷德覺得自己永遠沒法從梅林這個人的語氣中找到對方的情绪。這點,跟亞瑟完全不同。

梅林是個不會讓人在臉上看出自己真心的人種吧。真是個良好的「國家」呢。

他的亞瑟是個喜怒哀樂全都放在臉上的人,即使他不會特別去因為那些情緒而去改變自己想做的事。但他還是很喜歡看他的那些表情。

因生氣而漲紅的臉頰和因羞恥而含上水霧的碧綠…還有因快樂而上揚的嘴角。

對他來說這些都是最珍貴的至寶。失去了這些寶物…失去了心愛的亞瑟,他是不可能不失望的吧。

跟自己說只要他醒來就好,是那一個「他」也好,會有轉機的。他很明白,但失望的心情卻難以掩飾。那個人…對他個人來說可是跟自國跟自由一樣重要的。

這種時候才真的覺得自己真的是個無力的傢伙…他現在能做的,也只有一直叫著亞瑟的名字跟等待他願意出來而已吧。



令人難堪的,無力感。



後記:亞瑟你快出來啊… 梅林好難寫(默)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嗯,這兒是注意書。
本文的亞瑟有雙重人格,CP是米英,也就是阿爾佛雷德X亞瑟這個人格。
亞瑟的別人格只是為了保護亞瑟而生,對亞瑟和阿爾以及任何人都沒有愛戀的感情。
如能接受就向下看吧。









一切開始的時候都是平靜的。
他跟平常一樣在會議完結後走上天台,那是他跟戀人的習慣。在對方家開會完結的時候走上天台,跟對方接吻,然後到對方的家進行溫存。

這天也是一樣的,他走到天台時,亞瑟已經站在邊緣仰望著天空。那綠色的身影融入了天空之中,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真實,那麼的虛無…

「亞瑟?」
不安的叫喚對方的名字,打從心中蔓延出來的恐懼感是什麼?

亞瑟轉過頭看著他,空氣中有種格格不入違和感。那…是亞瑟嗎?

「呢?你認為你真的是愛著他的嗎?」
那雙瞳孔不是他所愛之人所有的碧綠,那是血似的鮮紅。

那不是亞瑟,那是誰?

「對呢,你不知道我是誰吧。」
“亞瑟”微笑著,那妖豔的笑容讓他頭皮發麻…那是誰?在亞瑟身體裡的到底是誰?

「我叫梅林喔。亞瑟的另一個人格,為了讓不列顛更為繁榮的存在。」
狂風把他金髮的髮絲吹得寧亂,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他慢慢的後退,站在距離盡頭只有一步的位置。阿爾佛雷德想上前拉緊他,但卻被對方喝止。

「你再走過來,我就跳下去的了喔。想清楚…會死的可是你的亞瑟呢。」

平穩的語氣,就像只是感慨著美好的天氣似的。

「不過即使你不過來我也會跳下去的。因為”亞瑟”的存在已經無法令不列顛繁榮了。」

他在說什麼?

「亞瑟!」
「最後…就讓我看看你有多愛亞瑟吧。美國…不,阿爾佛雷德。」

他向後一跳,在大廈上飛墜下去;即使是有阿爾佛雷德的速度也沒法追上。那是什麼的一回事…亞瑟…亞瑟…




「為什麼哥哥們那麼討厭我…因為我軟弱嗎?因為我達不到他們的期待嗎?」
小小的孩子坐在湖邊不停的流淚,不停的向自己的倒提出質問。是因為我不夠強才會被討厭嗎?那麼…
『只要變強就可以了吧,亞瑟。』
「呃?」
水面上的自己的眼睛變得通紅,「他」對自己微笑著伸出了手。
「讓我來幫助你變強吧。亞瑟。」



那是一個平靜的世界,無風無聲,只有他和亞瑟存在的世界。

你有什麼想說的嗎?亞瑟。
……謝謝你,梅林。還有,阿爾對不起…
只有這些?
嗯,再見了。梅林…一直以來真的是太感謝你了…

亞瑟就這樣消失在他的臉前,什麼也不剩,沉在這片大地之下。

「要是你真的是愛亞瑟的話,就把他叫醒給我看吧…阿爾佛雷德.F.瓊斯。」

為了令大英帝國繁榮而生的我無法令亞瑟由罪惡感中振作起來,可是你可以吧。
即使是自己最渴望的霸權亞瑟也願意讓給你的男人。
把亞瑟救出來吧。

「我,討厭令英國沒落的你,但只可以靠你了。阿爾佛雷德.F.瓊斯。」


醫療儀器發出規劃的聲音,阿爾佛雷德緊緊的握著亞瑟那插滿了管道的手。
他跟著跳了下去,用自己的身體保護了亞瑟,但沒有外傷的亞瑟卻沒有醒來,已經三天了。醫生們束手無策,大家都只能等下去。

『會死的可是你的亞瑟呢。』
「梅林」的話不停的在他的腦海中迴響,他很怕亞瑟不再醒來,也很怕醒來的不是亞瑟。
發生了這件事他才發現自己其實並不是像自己想像般的了解亞瑟───他連亞瑟有另一個人格的事情也不知道。

亞瑟說過的,「梅林」是他最尊敬的人之一。但那時他並沒有想到「梅林」指的是亞瑟自己的另一個人格。

亞瑟到底還有多少東西是沒有告訴他的?亞瑟有多不信任自己…他都不知道。他只知道,他自己所渴望的東西。

「亞瑟,快點醒來吧。」
他不想失去亞瑟。

即使醒來的是梅林也好,只要這個肉體甦醒,亞瑟的精神也總會有醒來的一天。
只要醒來,就會有轉機的。他握著亞瑟的手,在心中默默的重複著。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