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有的沒的。(什麼也有)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mc-vd/toa-al



誤解
DMC-VD

「張大一點,進不去喔。」
「可是…可是…」
「可是什麼!張大一點!」
「痛!不要那麼粗暴啦…維吉爾…」

時間是早上十一時多,地點是DEVIL MAY CRY的事務所。
LADY於大門前思考著要是進門的話可以看到的東西多一點還是在門前聽到的東西會多一點。

這對雙胞胎一大早就那麼親熱啊…

一想到這點就有點兒頭痛了。

「媽的維吉爾你還不快點進去!張那麼大很痛的啊!」
「忽什麼,好,進去了。」
「好…好痛…」
「在痛一下,一會就會很舒適的了。」
「嗚…可是很苦…」
「誰叫你含下去啊,笨蛋!快喝水!」

一進去就出來了嗎?
維吉爾原來你是這種人!還要顏O嗎?
LADY於心中大叫,她心目中的維吉爾可是一晚十次,還可以天天來的鬼畜攻啊!
不過完了也好,她可以堂堂正正的進門。

「啊,LADY。」
門後的風景令LADY有點兒傻眼。
但丁淚汪汪的秈著她,這不是重點。
為什麼他們穿得那麼整齊!?
不是剛剛才……
「你們剛才不是…?」
在H嗎?
最後三個字於心中默念,沒說出口。
「嗯,剛在維吉爾在幫我滴眼藥水啦。」
因為不會自己滴啦我,但丁補充。



「……………」
「……………」
「……………」
「……………」
「……………」




「滴眼藥水就不要滴得那麼像在H啊啊啊啊!!!!害我在外面期待了那麼久!!!!混蛋!!!」








TOA-AL

ASCH很確定自己從沒想見「LUKE」的想法,一次也沒有。

奪去了自己的家人,未婚妻還有名字的人,沒可能會想見的吧。

ASCH瞇起眼睛,目光集中於那個紅髮的少年。

他是「LUKE」,未來的國王LUKE。

和自己幾乎相同的,神聖的火焰。
不同的只是他還在燃燒,但ASCH已經燒毀成炭了。

他的刀子刺進了你部下的身體,他露出了恐懼的表情。

垃圾。

ASCH想起了自己小時候為了回家,別說是偷竊了,連殺人他也不在乎。他那時相信大家也在等他回去,父親,母親,未婚妻,還有好友。

結果他回去後看到的是替代自己的「LUKE」。

絕望令他捉緊了身為元凶的VAN的手,把「LUKE」的名字拋棄,成為「鮮血的ASCH」。死在他手上的人很多,他不敢說裡頭沒有無辜的人,他只知道他是為了生存而染上鮮血。

因此他不能原諒身為LUKE的他露出這樣的表情。

他不要這條命的話,他要!

他曾為了LUKE這個身份做了很多不見得光的事,他為了LUKE這個身份心碎過,絕望過。而身為LUKE的他只因為砍了人就在發抖,他絕不能允許這件事的發生。

於是他快速的唸完了咒文,縱身跳下。

因為他曾經是LUKE,因為他是ASCH。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IN。」
那個人是如此叫你的,他的聲音永遠是那樣的柔和而溫柔。
他總是在笑,一直的在笑。

「RIN。我的RIN…」
你第一次看到他哭的時間,就是你剛誕生的那一個時點。
他淚流滿面的緊抱你,而你並不能了解這行動的理由。


「LEN,這只是在自欺欺人而已。這孩子不是RIN,而RIN也不可能復生的。」
「哥哥,她是RIN。我把RIN的腦部移植到我造的機械身體上。她是RIN,我最愛的姊姊-RIN。」
你當下看到藍髮青年的表情呆滯下來,他慢慢的流下了眼淚,就如同被喚作LEN的少年第一次見到你一樣,緊緊的抱著了他。
「這樣RIN不會高興的…RIN不會高興的…」
你不能理解他的行動,你亦不明白為何那一瞬在LEN面上出現的悲哀的表情。


他死了。
病死了。
你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你被帶到靈堂送他最後的一程。
「是她了…」
「真的嗎?」
「噁心死了…」
數落聲不停的出現,「別在意,RIN。」藍髮的青年用手掩蓋你的耳朵。
他的聲音像是快哭的似,他的雙手也在抖動著。
「RIN,LEN給了你另一次的生命…你不要為這些事在記憶中畫上不愉快的一筆。」
「你是RIN,我們的妹妹RIN。LEN的姐姐RIN。你要記著,你是RIN。就算你失去了記憶和情感也一樣。」
說到這句他的淚水落下來,打在你的髮絲上。
「LEN是笨蛋呢,帶了你回來又自己離開了。」
「哥,別哭。說好要笑著送LEN走的…」
「MIKU,你也別哭了…KAITO,你怎麼不做好榜樣?」
「姐,你也在哭啦…」


你無法理解他們哭泣的原因。
你想了解那個原因,於是你打開了那個人最後留給你的那個名為潘朵拉的程式。
那一瞬,你的眼睛流出了散熱用的冷水。
你的「心臟」開始疼痛。
「你」的腦子回憶起很多東西。



「生日快樂,RIN。」
LEN笑著的把蛋糕捧在你的面前,你從質材的顏色上判定出那只是臘製品。
「要求輸入指令。」
你本能的從發聲器播出句子,你可以看到他臉上的笑容僵硬了一點。
「蛋糕,看上去好吃嗎?」
「否定,這只是仿製品,並不能進食。」
他苦笑,伸出了右手輕撫著你那仿造毛髮。
「RIN不能吃,我也不會吃的,所以才會買仿製品的。」
在你和他相處的多年來他也真的除了必要的餐飲外不吃其他的零嘴。


他總是在笑,在最後的一刻還在笑。


「結果還是發病了。」
被他稱為兄長的人小聲的說著,他緊緊的握拳,聲音是用振出來的。
「和RIN一樣。已經…沒方法了。」
紅衣的女性抱著了他,他也回抱著女性,你看到他們的眼框都是濕的。
「姐,我是為了要保護LEN才去考醫生的…可以為什麼我到了最後還是什麼也做不了?」
「不是你的錯,KAITO…不是你的錯…」
「對吧,RIN…」
她哭喚出來,像是徵求你同意的叫著你的名字。


「MIKU姐…哥和MEIKO姐呢?」
「她們在外面喔。LEN,別說話了…你要好好休息喔。」
綠髮的少女看著虛弱的弟弟,強抖精神的說著。
他載著氧氣罩,手上打著點滴,臉上還是那溫柔的笑容。
「姐…我想見RIN…」
「可是她會干擾醫療機…」
「我的身體我自己很清楚,讓她進來…」
少女打開了門,她把你推進去,自己則離開了那個空白的房間。
「RIN,和他道別吧。」
她小聲的念了一句。

「RIN…對不起…RIN…」
他向你伸手,你不懂得去握著那只手,只是任由那只手掛在半空。
他沒怪責你,他只是輕聲的叫你坐到床沿去。
他比你記憶中的更為瘦削,臉色比你記憶中更為蒼白。
那時你不知道那是澀死病人的樣子。對,你什麼也不了解,什麼也不明白。
「對不起,我強把你喚醒。」
「對不起,我不把心賜予給你。」
「對不起,因為我怕你會恨我自私。」
「對不起,我得留下你走了。」


「謝謝你,RIN。謝謝你…」
他眼角中流下了晶瑩的淚水。
「謝謝你愛我。謝謝你到我死也不離開我…謝謝你回到我的身邊。」
他的手輕撫著你的面,同時你收到了一條聲音訊息。








「LEN是笨蛋,我才不可能恨你呢。」
「從小到大都是LEN在遷就我…就連我最後的願望你也實現了不是嗎?」
散熱用的水不停的流出,這是身體已成機械的你的淚水。
『LEN,就算死了我也想留在你身邊喔…』
你在臨終時說的那任性的戲言,他努力的為你實現了。

所以你「存在」在這兒。

「我愛你,LEN。很愛很愛…」
你想到了LEN喜歡你的歌聲,你閉上眼睛,默默的唱起歌來。

「アリガトウ…この世に私を生んでくれて…」
謝謝你把我再次帶回你身邊,LEN。

「アリガトウ…一緒に過ごせた日々を…」
謝謝你不厭煩我什麼也不明白什麼也不了解,讓我留在你身邊。

「アリガトウ…あなたが私にくれた全て…」
謝謝你愛我,我死後你死前一直直愛我。

「アリガトウ…永遠に歌う」
LEN,你聽到嗎?我為你唱的這首歌…







「RIN…?」
歌聲由你的口中唱出,那不是你唱的,可是那是從你口中發出來。
你看到他眼中湧出更多更多的淚水,他臉上掛著的是比你看過的更加更加幸福的笑容。
「是嗎…你是這樣想的喔。RIN…」
他安心的閉上眼睛,眼角還在分泌出淚水。
你唱完後安靜的坐於床沿,一聲不發。
「RIN。」
他輕聲的收喚你的名字,就像是至寶一樣。
「要是你想知道這一切的話。回去打開我電腦中那叫潘朵拉的程式。」
他靜靜的躺著,像是想到什麼的他向你說了一句話────「RIN,謝謝你生為我的姐姐,謝謝你願意和我相愛,不用再多了,你給我的已經很足夠的了。」
他嚥下了最後一口氣,安穩的,含笑的離開了。







「LEN…」
你的身體發熨,你明白是因為你經由「哭泣」這個行為把散熱用的水份都流走了。
機械過熱會損壞,這是理所當然的事。你完全不害怕。
怕什麼?你想。你早就死過一次了,還有什麼好怕。
第一次,你得離開LEN,所以你不安。
這一次,你可以到LEN的身邊去,所以你不怕。
「LEN,謝謝。」
最後的一滴「淚水」在你發熨的身體上蒸發,你感到眼前一黑。
這次,真的可以再會了。以「人類」的身份。





「他們都是帶著笑的。」
KAITO輕聲的對他的姐妹說,臉上是有點不捨的笑容。
「他們現在一起很幸福的了。」
MEIKO慢慢的把花放到那相遇的墓碑上,言語中充滿著信心。
「喔,那是當然的呢MEIKO姐,他們現在永遠在一起了嘛!不是嗎?KAITO哥!」
MIKU大笑著,不必要哭呢,她的弟妹在那一面可是活得很幸福。
一定一定,非常的幸福。



後記:
ココロ+ココロ.キセキ的MIX…
在我心中的故事是這樣的了,雙子配對我來說吸引力是無限大的。
在個人的想法來說,人心要由零開始製造是幾乎不可能的。
就算是天才也得花上一生的時間,結果就變這樣子了。
這裡的心是一個程式,可以把在RIN生前儲存的感情和記憶提出,而RIN死後的記憶是儲在腦中的表層,容易讀寫的。
生前的記憶在比較深的層面,當LEN有能力去提取時,他又怕RIN會恨他而不敢動手。
到聽到RIN的歌聲,知道RIN不恨他時,他才敢告訴RIN有這程式的存在。
所以程式才叫潘朵拉。
對LEN來說,災難就是RIN可能會恨他,而在盒子中的希望當然就是可以和「再生」的RIN相處。
LEN的軟弱是出自愛,所以大家不要討厭他吧…O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GUNDAM 00 23,24集衍生



「LOCKON,LOCKON,LOCKON…」
HARO不知呼叫了他多少次,沒有回應,沒有停止,它只是不停的叫喚他的主人。
沒有人去阻止它,也沒有人想去阻止它。
剎那沉默著。
他一定都以為自己是孤單一人的,可是現在那孤寂的感覺是什麼?
「剎那,剎那!」
「啊?」
「別哭,別哭!對不起,對不起!」
他沒發現自己在流淚,反倒是HARO無機質的聲音急速了起來,就像是擔心著一般。
「剎那,剎那!笑吧笑吧!LOCKON最喜歡,最喜歡!」
「他教你的?」
他沒有笑,只是靜靜的抱起了HARO,金屬的重量說不上是拿不起,可是還是有點沉重。
那個人是如何抱著它四處走的呢,他不禁的想。
「LOCKON!剎那,最喜歡!死了也,一直在一起!不要哭,不要哭。」
「嗯,我知道。HARO。」
這感情於心中沉積著,他不太懂得笑,他只記得自己好像只在LOCKON說他是GUNDAM痴時笑過了一次。
那他是在那一次喜歡上自己的笑容的嗎?
「喂!剎那!你的笑容果然是很好看呢!比我想像中更加更加的好看!」
「LOCKON?」
從HARO中發出LOCKON的聲音,雖然明知是錄音可是眼睛就是熱得不得了。
「剎那,你知道嗎?笑容是會傳染的喔!你笑的話我會很高興呢!」
開朗而又溫柔的聲音,為什麼再也聽不到呢…
「剎那,我喜歡你喔。就算你是KPSA的人我也喜歡你。你不用在意任何的東西,去做你認為對的事吧。就算現在不行,總有一天你會找出你的答案呢!啊啊…還是不行…HARO你刪掉它吧…這樣子太丟臉了,不能給剎那聽到的…」
「你說我是笨蛋你才更笨呢…LOCKON.STRATOS。」
他輕輕的笑了,要是哭喪著臉那和小時候的自己有何分別?他的目標可是要成為GUNDAM呢!
「我也喜歡你…LOCKON。」
「剎那,剎那!笑了笑了!LOCKON,LOCKON!」

忘了在什麼時候已經習慣有你在身邊。
在失去你的現在,請讓我以你的說話為支柱,令我能更堅強的走下去。

「寂寞的是他吧…HARO…你去陪著他吧。」
他放開了手,讓HARO落在那個人平時所在的位置。
他還活著。正因為如此他才更要戰鬥。
他不可以令LOCKON付出的努力白廢的,這是LOCKON的心願,也是自己的目的。
只要坐在GUNDAM上,那個人的心就會永遠和他只存。
「EXIA,剎那‧F‧塞耶出發。」
他慢慢的說出了這句,緊握著控制桿,向著他的未來出發。

後記:看完24很想寫些什麼…就算是知道自己對剎那的個性找得不好也是。剎那,請你走下去,不要令大家的死白廢。水島,我也請你停手吧。不要再殺人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9年10月6日。
某個人死了。

「他無限的可能性就此失去了…」
校長的說話一句也無法進入SEES成員的耳中,什麼的暴力事件都是謊話。
真實就只有他們知道。
真田對於自己的冷靜感到驚訝,死的人是自己的青梅竹馬朋友,
也是自己最愛的人。
沒有哭,淚水一滴也沒有流出。
哭過不停的風花比起自己更加像是他的戀人。
苦笑。
一切都是夢,醒來後一切都會像平時一樣。
知道的,
自己是知道這一切都是事實。
只是… 自己不願意去接受。

上課也是無法集中,
腦海中不停的浮現出小時候的影像,
還在孤兒院中的自己,妹妹,還有真次郎。
幸福的過去,令人懷念的日子。

「我會陪著你的,明。我會陪著你的。」
失去妹妹的那段時間,是他陪著自己,令他可以再次站起來的人正是真次。
アキ ボクハキミカスキヨ
那時他說的話都不太記得了,就只有小時候他安慰自己的話記得最清楚。
那個已經無法完成的誓言。

他知道自己很愛他,他也很愛自己。
他為了自己加入SEES,而自己為了他想要變強。
結果是這份感情把他推入深淵嗎?
他暴走殺害了天田的母親,結果現在也為了天田而死。
這是因果報應嗎?
要是他們只是普通朋友,荒垣可能不會加入SEES,那現在的一切都可能不同了。
要是他們只是普通朋友,他就不會感受到他那窩心的體溫。
他很貪心。他知道要是他不加入SEES就不會死,可是他還是很慶幸他能在宿舍中過了那年多的半同居生活。
他的確貪心。

下課後失神的走到禮堂中他的遺照前,看著那張照片,他不禁自言自語的去抱怨很多的事。
「就說多拍點照的吧,這張都不好看…」
「你自重回宿舍後都沒為我煮過一餐飯…」
「你就不可以留下一些你存在過的証明了嗎?」
他的身影太薄弱,他活的時間太短,他不想再傷害別人。
他就像自己的影子,像是要人記不起他的似。
「我不想忘記你。我不想。」
從遠處傳來的柔和的鎮魂曲,像是在安撫他的心靈的似,把他心中想說的話全都引出來。
我們的領袖真是個好孩子呢…真次。
他輕輕的笑了,合上了眼睛,他於心中描繪出那的形象。
「我呢…會繼續走下去…」
「代替已經無法走下去的你,幫你走下去。」
心中的決意伴著琴音,一點一點的流出,他轉身離去,面上掛著淡淡的微笑。
「我會代替你補償天田的,所以你就放心在彼岸等我吧,真次。」
他離開了禮堂,看到了剛才還在拉奏的身影。
那個藍色的身影微笑著走近他,那個人拿著小提琴,輕聲的問了一聲。
「你沒事嗎?真田前輩…」
「多虧你的琴聲…舒服多了。謝謝你,久遠。」
他輕輕拍了拍他暗藍色的髮絲,臉上掉著滿足的表情。
「前輩。」
「什啦,久遠。」
「我覺得…荒垣前輩其實是很想完成和你的約定的。」
「啊啊,我知道。」

因為我也是…就算死也想完成和他的誓約。

「好了,我們回去吧!」
他用力的拍了他後輩的背部,笑著的向著宿舍的方向前進。

後記:死別5題完了ORZ
很怪的一篇文囧
由開始到結尾花了N個月才寫完ORZ
久遠是主人公的名字。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已經偷跑在玩了(心)

TODDC

愛する人

「瑪莉安…」
他於黑暗中低喃著這名字,他眼中慢慢的流出淚水,淚水沿著他的臉掉下,掉到那無底的黑暗中。
「夏露…斯坦…露蒂…菲莉亞…伍德羅…大家…」
「你那麼想念你背叛了的人嗎?」
從天空中傳來的聲音有一種神聖的感覺,可是他不想去回應那聲音。
「你想見他們。對吧?」
那聲音像是在輕笑似的,不等他回應那聲音就接了下去。
「我給你新的生命,只要你為我辦事就可以見到你所愛的人們。」
天空氾出白光,包圍了他,那白光說是溫暖,但給他非常不適的感覺。
「醒來吧,我的人偶,里歐.馬古那斯。」
強光淹沒了他,他一瞬間失去了知覺。

今次,一定…


DMC4



「不要走…維吉爾…」
他緊緊的握著兄長的手,他哭著,他求著。
「不要走。」
那些年來的孤寂,在他心中深深的生根成長。
「求求你不要走。」
他哭號著,他的兄長也無可奈何的嘆了一口氣。
其實是自己的錯,一次又一次的掙開了弟弟的手,結果弟弟心中有了舊傷,他不出現在視線範圍中就以為他要離開了。
他知道這傷口得靠他去治療,所以他現在在這兒。
「但丁。我不會離開。我不會。」
他知道自己很恨這弟弟,同時又比任何人都愛他。
所以他緊緊的抱緊弟弟,讓他的淚水都流在他身上。

DEVIL MAY CRY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會偷跑的吧…大約…orz


TODDC

堕ちていく

從那天起夢中只剩下了血腥的黑暗。
那一天他把七將軍中他當成父親般尊敬的人殺掉了。
那個人不相信的目光,那個人死前呼叫他名字的聲音。
全部都成了夢魘的一部份。
「夏露,我會下地獄的吧。」
他閉上了紫瞳,任由雨水打在他身上。
在那個夢中他不停的掉下,黑暗包圍著他的全身。
聲音發不出來,由指尖到身體都只是冷凍的冷氣。
那就是地獄了吧。
現在倒在地上的那個人和他沒有任何的關係,只是那個人下令要他殺了他而已。
「我會下地獄的吧。」
這雙沾滿鮮紅的手,又怎可以會上得到天堂?

由那天起,不再相信有救贖,慢慢的向下墮落。


DMC4

父之名

「你說你殺的不是人類?你憑什麼要我信你!」
那只恐怕比他還要小上一半的孩子用極之沒禮貌的方式向他質問,在這小子身上他仿佛能看到他自己以前自大狂妄的影子。
他輕輕的笑著,這小子就尤如他的分身,他有點明白兄長為何會附到他身上去了。
這小子和他兄長的想法接近,而且行為自己有點相近。
要是他是女人的話和這小子站在一起不被當母子就出奇了。
「In the Name of the Father.我以父親的名義起誓。」
他看到那小子按著頭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他知道他兄長對這句話起了反應。
嘛,他們兩個都很尊敬他們的父親。
「以父之名?你爸是老幾啦!名義高值得我信你!?嗚…」
「那樣說太不尊重我爸了吧,小子。」
他眼看著那孩子抱著頭跪了在地上,像是在忍受極大痛苦似的。
他生氣了,維吉爾他。
「我父親是誰,你的右手知道喔。你可以問問他。」
指著他的右手,但丁意味深長的笑了。
相對於但丁的微笑,尼祿露出困惑的表情。
有一個名未不知為何的在心中不停出現。
「斯巴…達?你是神的兒子!?」
「喔~我是他兒子沒錯,可是我爸不是神喔~他只是我和哥哥最尊敬的老爸而且,對嗎?」
他向著尼祿反問,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你怎麼知道你啊!臭大叔!」
頭痛看來明顯的減少了,証據就是尼祿已經可以站起來了。
他不是沒發現自己的右手和這傢伙產生了共鳴,可是他不能了解原因。
「啊啦~小子你不用生氣呢~我又不是問你?對了,我再起一個誓好了。我,一定會把他搶回來,如何?我以父之名發誓,我一定做得到喔~維吉爾。」
他向著沒有進路的前方跳下,含著大大的笑容。
尼祿輕輕的按著數分鐘前還痛得發麻的頭,大聲的罵叫發洩他的情緒。
「那兒來的白痴奇怪大叔還要跟我說他是神之子!天啊!為什麼他說的東西我完全都不明白的!!」

以父之名,我必定要把你奪回。

後記:今天明明很期待偷跑的結果沒有(泣)和友人又在宣傳片看到但丁被踢時慘叫了,呀呵呵o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電話給我快快到XD


TODDC

優しい裏切り

『這樣就好了。這樣的話瑪莉安就…』
他合上了眼睛,在心中默念著。
他必須要堅定,他必須成為完全的背叛者。
「就算再轉生多少次,我也會選擇同樣的路!」
對,已經決定了,為了瑪莉安。也為了大家。
他們的實力於一比一的確比不上他。
可以,四比一呢?
他們可以勝過他。殺了他。
這是兩全其美的方法,唯一的。

那個天真得令人討厭的熱血笨蛋。
那個什麼也不知道的他最親愛的姐姐。
那個相信著神的虔誠神官。
那個年輕寡言的國王殿下。
恨我吧,不要原諒我。
不要後悔殺死我。
不要後悔救不了我。
我不溫柔,我很自私。
我要令大家厭惡我,我背叛了世界。
我留下了大家,我不想要你們的淚。
所以你們不要一面快哭的樣子。

「里歐!!」
「對不起…夏露。」
我帶不走你們任何一個人的性命。
請容我帶走你們對我的感情,請你們不要為我這背叛者流下任何一滴的淚水。

那一個,令人心痛溫柔的背叛者。


DMC4

一人

但丁翻過身,手接觸到的是冰冷的床單。
多少年也好,他也無法習慣床沿沒有人的冰冷溫度。
長久的獨身生活很自由,很自在。
可是心中就像欠缺了什麼似的,空虛。
他開始有了一個奇妙的習慣,抱著暖水袋入睡。
「你是生理期的小女生嗎,還要不是用這種不上不下的溫度。」
熟悉的情報屋如此的取笑他,害他一拳打了向他那不算平坦的肚子。
雖說如此,可是他仍然沒改正這習慣,仍舊抱著恆溫34度的暖水袋入睡。
那個溫度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令人眷戀,就像他在身邊一樣。
一年前再會,然後離開的那個人。
會再見的吧,我們。
畢竟我們是雙胞胎,畢竟,你對我又愛又恨。
但丁更加用力的抱緊那個暖水袋,在心中勾出半身的影象。

單獨一人時想念你的溫度。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期待啦XD


TODDC

今だけは笑顔で

「艾美里歐,今天的茶點是布丁喔!」
黑髮的女傭親切的叫著他的名字,輕輕的把黃色的甜點放到桌上。
「謝謝,瑪莉安的布丁最好吃的了!」
少年露出了合乎他年齡的燦爛笑容,那天真的樣子令人無限的疼惜。
「艾美里歐的笑容最好看的了,不多笑點給斯坦先生他們看?」
「小少爺有笑喔~不過是恥笑他們~啊…對不起…」
少年用了點力向配刀叩了下去,再以微笑的去回答女傭的問題。
「我會的了,瑪莉安。」
他於死亡前最後向她作出的誓言。

於短暫和平中的最後笑容。


DMC4



維吉爾合上手上的書本,那是一本雙胞胎兄妹相戀的故事。
兄長是一個出色的人,妹妹卻只是一個又笨又遲鈍的孩子。
他們兩個離離合合,最後於異國再會。
故事就到此為止,沒有說出他們最後有沒有給家人接納,不過也不失為一個happy end。
其實維吉爾對於某個書評人寫的一句評語很同意。
鏡永遠是良好的說謊者,它會完完全全的把對象逆轉,映照出來。他們兩個剛好是相對的存在,當然會互相吸引,只是不巧他們是不被人們接受的雙胞胎關係而已。
他同意這句話,因為他感同身受。
他在但丁是完全相反的,不是指外表,是內心。
但丁外向,他內向。
但丁嗜甜,他一看到甜食就投降。
還有更多更多。
人是好奇的生物,要是自己完全了解的事就會失去趣味,所以往往就會去追求不一樣的東西。
所以才有七年之癢的存在嗎?
人類的理論有時也有道理呢,他輕笑。
「維吉爾,你在看什麼?」
「沒什麼。」
他輕輕的拉下雙生弟弟的頭烙下了一吻。

鏡像誠實而又謊話連篇,它永遠都是你相對的存在。

後記:哥哥在看的是某本少女漫啦(巴)不過在此請當是淒美的愛情小說,當然沒有H啦XD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27 Sun 2008 00:36
  • 4天

開始用力的等電話XD


TODDC

偽りの名

「里歐。」
「里歐大人。」
「里歐先生。」
那些人叫喚自己的聲音於腦海中久久不散。
里歐?艾美里歐?我到底是誰…
「我到底是誰…」
「小少爺?」
對一個小小的孩子來說,客員劍士這份壓力還是太大了吧。
再者,對一個小孩來說要了解他那兩個名字的用法總有點困難,結果,他已經對自己的存在產生了疑問。
「夏露…我是誰…我叫什麼名字…為什麼姐姐會不在…」
「艾美里歐。小少爺的名字是艾美里歐.卡特雷特。是您母親為你起的名字。你是我現在的主人。那樣就足夠了…不是嗎?」
「夏露…」
「當您再次迷惑的時候,就算是多少次,我也會叫你的名字的。」
「謝謝…夏露。」
少年用力的把自己的配劍擁抱入懷。

你所喚起的我真正的名字。

DMC4

.雙子

「哥哥,雙胞胎是什麼?」
小小的銀色腦袋歪著頭,問自己的兄長。
「為什麼這樣問?」
和他有著相同姿態的男孩反問,他弟弟腦袋不怎樣好又不是第一天知道的了。
「因為別人說我和你是…可是我不明白喔…」
「那麼…」
他放下了手上的書,輕輕的握上了他弟弟的手,和體溫低的他不同,弟弟的手就像要把他溶化似的溫暖。
「你只要知道一件事就行了。我們本來是一體的。明白了嗎?」
「一體…」
「我們本來是同一個人,可是在母親的肚子中分開成兩個人。明白嗎?」
「大概吧…那麼我們是不會分開的了吧!」
「應該吧。」
「嘿嘿…太好了!」
弟弟微笑著抱緊了他,他也報以小小的微笑。
他很愛他的弟弟,超過了兄弟的感情,他是知道的。
他想獨佔他,想擁有他。
也許未來他們要分開,不過現在…就讓他們擁有著彼此吧。

擁有同一靈魂,比任何人都更親近。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給NERO的挑釁汗到了…


TODDC

小さくとも大きな

「客員劍士呢…還這麼小…真利害呢~」
「可是不但心胸狹窄,又很矮小,還要很不直率!」
「露蒂…」
男人苦笑著,他的妻子老是這樣子對那孩子作出抨擊,可是臉上總是掛著寂寞的表情。
「到最後也是不直率,明明有其他方法的!卻選了那種方法…」
「………那時他說了不對嗎。就算轉生多少次也好,我也會選擇同樣的路。他這樣是為了他喜歡的那個人,也是為了你吧。」
他用右手輕輕的撫上妻子的臉,讓她直視著他那藍色的瞳孔。
她是在怪自己活了下來吧,因為母親的選擇,她被送到孤兒院。
也是因此,她不能原諒自己,自由的自己。
「露蒂,你是里歐的姐姐。里歐知道自己已經背負著很多的罪了,他是個溫柔的孩子,他一直在心痛。痛得麻痺了,他倦了,他選了死亡。為了救我們,為了那個人。他不認回你,他不想你也得背上有一個背叛世界的父親和弟弟,不對嗎?」
他輕輕的說著,用他的言語,說著他知道的事。他也許能夠了解那孩子的心,畢景,他也有只注視他的時間。
「露蒂,笑一個。那對孩子才好的。到孩子出生…長大後,我們得把他舅舅的事說給他聽,對嗎?那個很小…又很偉大的客員劍士的故事。」
以前我喜歡的那個人。

背負著沉重命運的,既小卻又偉大的少年。


DMC4

銀髮

承繼著父親的銀髮永遠是但丁的煩惱之一,他的髮質不差,可以說得上很好,可是說到要打理。他的頭馬上就痛了起來。
「男人的話不打理也沒問題的吧!妳們吵死了!」
接近怒吼的聲音恨恨的進入了兩位女士的耳朵中,可是兩人仍然用她們最大的努力去說服他。就打理頭髮這件事。
「難得髮質那麼好不好好打理太浪費了!」
「就是嘛!不用護髮劑又不吹乾頭髮是不行的!再說有沒有想過留長髮,一定會很美的~!」
兩位女人左一言右一詞,明顯是在挑戰但丁脾氣的極限。當然,但丁的脾氣是不怎麼的好。
「媽的!為什麼我要留長髮!還有說男人美絕對不會令人高興的!你們馬上給我回去!」
用吼的說完這句話,一直在旁看著的維吉爾走致弟弟的身旁,強行的把他拉走。
「等一下!我還沒說完啊!!!」
「你們先回去。」
冷淡的說完送客話,兩人就消失於大廳中。
「維吉爾!你幹嘛拉走我!」
氣沖沖的但丁完全冷靜不下來,而維吉爾就只是輕輕的撫上了他頭上的銀絲。
「不用護髮劑就算了,最少把頭吹乾。這樣最少不會變差得太過份。」
「連你也要我打理嗎…?」
不滿的嘆了口氣…什麼時候連維吉爾也像女人在意這種事了。
「不想手感變差而已,再說那樣子容易感冒。」
「那麼你幫我?」
雙手輕輕環上兄長的頸,果然維吉爾最在意我了~
「要是你聽話的話。」
但丁輕笑的吻上了他兄長的唇。

那隻撫上自己髮絲溫暖的手。

後記:啊啦…都頗長的呢…D那篇時期是KYEL懷孕期。DMC那篇中的但丁是我心聲啦XD 不用護髮劑又不吹乾頭髮是不行的!是我友人們對我說的話XD不過我髮質不太好就是了XD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目前好像是黑暗風時期… 

TODDC 

最悪の出会い 

「你好,エミリオ君。我的主人。」
它笑著,很久沒有了,有資格成為他主人的人,可以聽到他聲音的人。
「嘿…嘻嘻…」
嬰孩小小的手揮呀揮,響亮的笑聲充滿著整個房間。
「知道我在說話嗎…真是個聰明的孩子。」
它輕笑,在心中烙下了誓言。 
『我一定會守護你,代替你的母親,代替你的姐姐。』 

「對不起…夏露…」
「你在說什麼啦小少爺,要是對不起的是我啦。」
害死您的母親…不就是我嗎?
就算沒有直接的關係,如果我不是和你產生了共鳴…她也不會因為悲傷而… 
「夏露,別想了。母親的死是修格的錯。他從母親手中搶走我,害她悲傷過度而死的。」
他合上了眼睛,滿足的笑了。
「我好幸福喔…夏露。我在最後見到了姐姐,我遇上了像是父親又像是哥哥的你。還有瑪莉安。我很幸福喔。我和你相遇…真的太好了。」
「小少爺…謝謝…」
它也合上了它的眼睛,陪同他的主人等待洪水的來臨。

引導他步向死亡的,最差也是最幸福的相遇

 DMC4

 惡魔獵人 

「沒有感覺嗎?」
翠絲輕笑著,這男人很輕浮,可是在任務中對殺死惡魔全不猶豫,就算是再美的惡魔,再強的引誘。
「沒有。再說會因為殺惡魔而有猶豫的人,不可能當惡魔獵人的吧。」
合上眼睛,是在祈禱嗎?
「你一到任務就像變了個人呢。」
「你是說我不像是我嗎?也許吧。」
他不會回來了。所以… 
「像是那個黑騎士的似。」
「因為我們是雙胞胎吧。」
我們合而為一,你會活在我體內。 

在黑夜中飛舞的獵人。

後記:DMC的好爛(奔)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24 Thu 2008 00:23
  • 7了XD


抱著要被當掉再補考的心情開心地倒數(喂)


TODDC

03: マント

「啊…斯坦先生和里歐君的斗蓬…」
綠髮少女頗為驚訝的喊著,而話題中心的兩人也回頭看一看自旅費開始就相伴的斗篷。
「啊…什麼時候破到那樣的…那樣子睡覺會好冷的啦!」
「你腦袋就只有吃和睡的嗎。」
黑髮少年用著你很可悲的目光看著前人,口中說著冷淡的話。
冷淡還冷淡,不過卻合乎事實,不對嗎?
「我來幫你們補吧~很便宜的喔~」
「又不礙事。不用了。」
回絕了黑髮少女的好意,他轉身就走。
「車,你不要就算~!斯坦!我幫你!免費的!」
「謝…謝謝…」

「小少爺為什麼不給露蒂幫助?她多數之後都不收費的啦。」
小小的聲音自心中響起,少年口氣明顯地軟化,把心中真正的想法說出。
「給她補了…我會很珍惜它。那樣不就更礙事嗎?」
「果然,小少爺是個好孩子呢~」
那聲音,輕輕的帶著笑意。


藏於內心的,那真正的感情。

dmc4

半魔

「你不是人!!」
那只銀藍色的身影指著自己責罵的樣子完全不像他,可是,他就在那兒不是嗎。
那一只正在對著自己的手。
「對喔我不是人。」
恨我吧,恨我吧,如同那個人一樣。
恨得想把我殺掉,恨得比愛更深。
用有他在的那只手刺穿我,讓我的血為他染上鮮紅。
那麼他就會醒,對吧。
「惡魔!?」
那孩子更加的激動,瞳孔中的鮮紅慢慢顯現。
「我不是惡魔,也不是人。我在它們的狹間中,找尋著我的葬身之地。」
恨我吧,殺我吧。
「在你手中的,我的同類,我唯一的親人。變強吧,用他刺穿我吧。」
就算要了我的命也不要緊,他醒來的話。
「為了復仇。變強,渴求力量吧。」
和他更加同步,令我可以再見到他。
「Adios ,kids.」
下次再見,我的。維吉爾。
唯一和我相同的存在,我的半身…半魔的維吉爾。

存在於愛與恨中的可悲的半魔們。


後記:我難得正經打DMC4文XD為什麼會那麼黑暗風的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天考試我還未溫完呀呀呀(巴)



TODDC

剣士

清脆的聲音,毫不拖泥帶水的動作,如同舞蹈的戰鬥。
黑髮少女看著報張上的描寫,臉上推滿了可以用詭異去形容的笑容。
她回頭去看著被描寫的當時人,用一種莫明溫柔的聲音去吸引他的注意。
「リオンくん~~」
「不行。 」
「我什麼也未說啊!你不行個什麼!」
「總之你想用我來賺錢就是不行!!」
「切!天才客員劍士也只是個小氣…嗚呀!」
少女認聲倒地,只見黑髮少年用歪曲的笑臉狠狠地按下某個按鈕。

如同舞蹈一般作戰的華美而又可愛的劍士。


DMC4



那是一個有著蔚藍天空的好日子。
「安祖那傢伙啊!又幫我接下了古怪的工作了!」
但丁自顧自的抱怨著,他自然是沒看到他兄長臉上掛著的小小的不滿。
「喂喂!維吉爾你有沒有在聽我說的!」
「………」
「喂!!」
「………」
「!?」
出奇不意的,維吉爾吻了但丁,蜻蜓點水的一吻。
來自兄長主動的親密行為,就算不是很令人羞澀的動作,也令但丁漲紅了臉。
「喔…你也懂得羞恥的嗎?我還以為你只會在我身下才會臉紅呢。」
「你多事!」
「對了。你這表情只可以給我看到。」
「?」

寂靜地燃燒的蒼色妒忌火焰。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22 Tue 2008 00:30
  • 9天XD

開始倒數XD

每天短文各一。

TODDC

黒髪

「就沒有方法可以把這頭髮變成其他顏色嗎?」
小小的少年對著鏡中的倒影,帶點自言自語的嘆息。
「以前哈古洛特是有做過可以改變髮色的道具啦………嗚…小少爺你不喜歡黑髮嗎?」
「和那傢伙太像了。」
「可是露蒂也是黑髮吧。那也是你們是家人的証明呢…而且瑪莉安不是也說過喜歡你的髮色嗎?」
自心中響起的聲音就像是想阻止自己的不停的找藉口。嘛,聽上來也合耳的呢。
「那為了瑪莉安,我就忍耐一下吧。」
「太好了…啊呵呵…」
回應著那安心的聲音,黑髮少年臉上帶著小小的微笑。


你喜歡的黑髮,我和她的牽絆。


DMC4



紅色的血,紅色的水果,紅色的大衣。
維吉爾看著地上那一片紅色的混合體不禁皺起了眉頭,以常識來說他應該把那個破破爛爛的弟弟救起來,不過他的理智在說不要。
他把洒在地上的豔紅水果拾起,甜美的香味引誘人咬下,就像他的弟弟一樣。
大概弟弟也是因為太愛吃這水果才會變得像它吧,他想。
在收拾完地面後,他才樂得把弟弟抱回房,喔,當然是公主抱呢。
「哥哥…」
小小的夢話傳入耳中,維吉爾的嘴角微微的上揚。

像成熟豔紅草莓一樣甘甜的時間。


後記:
夏露是受害者XD個人支持是某人亂染別人的頭XD
DMC看不明是正常的囧。我自己也不太明orz但丁會流血昏倒大概是某某惡魔的惡作劇吧…(猛抽)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破了一週目~~
來個小設定XD


姓名 :久遠 怜夜(Kuon reiya)
生日 :9月13日
生日花:彼岸花
花語 :放棄,悲傷的回憶及互相思念
身高 :160左右
學部 :劍道,演奏部,學生會(半所屬),同好會

設定:
個性隨和,沉默。
不太會和女孩子相處。
劍道部中的第2把交椅(因為對友人會不自覺手下留情),演奏部中是小提琴(比較喜歡拉慢而沉重的悲曲)
學生會只是偶爾去幫手一,兩次。本人沒有屬於學生會的感覺,是學姊暗中決定下任會長的人選,副會長是綾時。
是一個上課答問題老是答錯又會拿到學年TOP的神秘人物。
順便一提,身高比綾時少10CM左右,綾時和順平差不多高。
小名是怜。對人基本上會用敬語,一但生氣就會非常毒舌。其實是一個關心同伴的好孩子?
十年前的事是心中的傷,一但情緒不良就會夢到。
CP當然是綾主啦XD
綾時是S攻。小怜是強受還是弱受?是弱受吧…反抗有…但綾時的懷柔勝出吧。
主要武器是劍和槍。

稱呼方法:(對人)     (被稱)
ゆかり :岳羽君   久遠君/怜夜君
アイギス:アイギス君    你/怜君
コロマル: コロ       /
桐条  :桐条前輩   久遠君/怜夜君
真田  :真田前輩    久遠/怜夜
順平  : 順平     久遠/怜
荒垣  :荒垣前輩     久遠
風花  :山岸君    久遠君/怜夜君
天田  :天田君     久遠先生
綾時  : 綾時     怜/小怜

那些君是因為叫同學太怪了ORZ
比較親近的人會叫怜,沒有那麼親近的會叫怜夜。
(其實是別人的性格?アイギス外的女性都叫怜夜,アイギス是因為十年前聽怜父母叫他怜改不了。)
綾時和順平是裝熟魔。真次前輩性格如此。天田小朋友有禮貌。
暫時如上。XD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月君是KIRA的機會率有15%。」
「我不是KIRA。」
L保持自己一貫的風格盤坐於椅子上,幽幽的吐出了自己的結論。完全無視紅茶的飽和度,把半罐的砂糖倒進紅茶中,聚精會神的看著砂糖慢慢溶於紅茶中的情況。
而坐於正對面的月則是面帶微笑地看著他的行為,L低頭嘗了一口紅茶,然後露出一副滿足的天真表情。這一切一切月都看在眼中。

「月君。」
「什麼,龍崎?」
「如果想喝紅茶的,茶壺裡有。你可以自己倒。」
「我知道,而且我看著的不是你那杯糖水。」
「那是你不懂欣賞它那甘甜的味道而已。」
「喔,那真是對不起。對我來說有比它更吸引的事物呢。」
「是嗎。」
「是的。」

經過一陣子的沉默後,L低下頭打算享用他的紅茶,卻冷不勝防地被月輕柔的抬起了頭來。
月用手固定著L的頭,居高不下地看著L。
低頭,吻上那片蒼白的吻。
從口中傳遞的是甘甜的糖味。
良久,才願意分離。

「月君…」
「什麼事,龍崎。」
「你是KIRA的可能性又高了。」
「為什麼?」
「因為KIRA很有可能會令我喜歡上他,擾亂我的推理。」
「是嗎?那再來一次?」
「嗯。」

夜神月愛L。
而夜神月是KIRA。
KIRA是L的敵人。
想獨佔。
謹謹如此,所以。
殺。


-----------------------------------------------------------
奇怪的短文囧
不要用東西攻擊我QQ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バジル(巴茲爾?暫譯啦="=)
2.迪諾
3.澤田家光
4.風太
5.雲雀恭彌
6.獄寺隼人
7.藍波
8.柿本千種
9.山本武
10.城島犬
11.澤田綱吉
12.六道骸
炸,還有很多人想加啊(踹)
以上由計算機的隨機小數所得(笑)
完全不排除會有ver.2的出現XD
因為我爽=﹏=
指環篇的大家呀XD
要是有VER.2你們可能會有份XD
是可能XD因為我愛黑曜並中和迪諾(笑)
要是有台譯和港譯同時出現不要奇怪,
因為我是港台通殺的XD

01、你有看過06/11的同人嗎?你會想看嗎?
06-隼人君 11-廢27
有囧
不過不太想看…(遠目)
山獄王道呀~

02、你認為04性感嗎?有多性感?
04-風太
=口=
正太性感就可怕了…特別是風太ORZ

03、如果12讓08懷孕了,他們會如何反應?
12-MUKUROSAME 08-小千
骸柿(爆)
我是好柿受可是不是骸柿是犬柿喔~XD
骸大人會有什麼反應!?
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爆)
他是故意的XD
小千呢~
會被犬煩死的吧XD
因此是容易動怒………對犬XD

04、你可以回憶起任何關於09的同人嗎?
我說…山獄王道XD

05、02是否跟06匹配?
02-BOSS 06-隼人

我不好…ORZ
回去找恭彌吧BOSS囧

06、05/09或者05/10?你覺得如何?
05-委員長大人 09-山本 10-犬
不行orz
D雲,山獄,犬柿本命囧
我受不了囧
如果是骸攻的就行= =+

07、如果07看到02跟12在H,你認為07會如何反應?
07-牛小鬼 02-BOSS 12-MUKUROSAME
囧囧囧囧囧囧囧
兩個攻是H不了的…信我啦ORZ
我倒是覺得他們在打啦…BOSS要奪回恭彌大人啦
藍波學會H是什麼我才答這一條= =++++

08、給03/10的同人寫一個小簡介。
03-家光大人 10-犬
囧囧囧囧囧

我後悔現在發生的一切…
我應該把犬和某人兒子換一下位的orz

09、01/08有沒有可能會是很可愛的配對呢?
01-バジル 08-小千
="=
好吧
上面是攻的亂來…
這題到受了嗎囧
可愛吧………(汗)
可是你們認識的嗎囧
要是03X01,10X08就一定超可愛= =+++

10、請寫一個關於07/12的同人題目,悲文或者甜文都可以。
7-藍波 12-骸大人
囧囧囧囧
「於虛幻之中」
一定是+而不是X
我好肯定

11、如果想讓04跟別人H了,你認為什麼樣的情節適合?
04-風太
………
在他被骸大人捉了的時候…(笑)

12、你朋友的名單裡有人看過07的同人嗎?
7-藍波
有吧…
有人說喜歡利藍的= =

13、你朋友的名單裡有人看過03的正常向文嗎?
3-家光大人
我說一定沒有囧
而且我也沒見過囧

14、你朋友的名單裡有人寫或者畫11嗎?
11-27
朋友的同學就有(汗)
骸綱…

15、你朋友的名單裡有人寫02/04/05配對的同人嗎?
02-迪諾 04-風太 05-雲雀大
沒有囧
不過風大亂入來做什麼ORZ

16、遇到什麼事、10才會發瘋般的大叫?
10-犬
………小千死時?囧骸大人死?囧
看到骸大人親了千種?
我想到一大堆(笑)

17、如果要你寫一首歌的名字來代表08,你會選哪個?
08-柿P
唔……
冷靜…吧囧
想不出ORZ
有沒有人發現我用了很多名字來叫千種呀XD

18、如果你要寫一個01/06/12配對的文,你將怎樣寫開頭的文章尺度?
1-バジル 6-獄寺隼人 12-六道骸
………20禁3P文囧
可是我不會寫的ORZ
當鬼畜攻遇上兩只小受呢(笑)

19、如果02要對10說一句話,你認為是什麼?
02-BOSS 10-犬
(汗)
你真的不是狗?/你的名字真的不是讀INU?
其實後面的那題是我私心XD
(日文中犬可以讀成KEN和INU,INU在解釋上是指狗XD而KEN就只是一個名字)

20、你上次看05的同人是在什麼時候?
05-恭彌
剛剛…
剛上了D雲的網XD

21、你認為06最大的不為人知的怪癖是什麼?
06-隼人
偷偷收集胃藥保護自己免受姐姐的傷害=﹏=

22、你認為11會跟09發生H嗎?清醒的狀態下、還是宿醉的狀態下?
11-27 09-山本

不會。
我肯定。
我拒絕作答囧囧囧囧。

23、如果03/07是一對,誰是在上面的?
03-家光大人 07-牛小鬼
家光大人吧…囧
藍波點壓家光呀囧

24、「01跟09本來一直很開心的在一起,直到09跟04跑了。01非常傷心,後來跟11有了一夜情,又跟12有了一段簡短並且不開心的關係,後來他聽從了05的建議,終於找到真愛也就是03。」——如果這是一篇同人,你會給它什麼題目?寫出3個會讀這篇文的朋友,再說出一個會寫這篇文的人。
バジル跟.山本本來一直很開心的在一起,
直到.山本跟風太跑了。
バジル非常傷心,後來跟綱吉有了一夜情,
又跟骸大人有了一段簡短並且不開心的關係,後來他聽從了雲雀的建議,
終於找到真愛也就是家光大人。
先不管山本和バジル點搭上的
也不管山本何時成了戀童的
後面的汗東西也不管了
最後的答案居然是我支持的CP
這才是最神奇的

25、如果11/08是原著本來的配對,你會如何?
11-27 08-小千
…………
誰來令時間倒流…
我要把10同11互換囧囧囧囧囧

完=﹏=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