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生與死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RG6----橙22喔~~




當他再次張開眼睛的時候,他發現自己正躺在小河的旁邊。他的四肢健全,也沒有透明化。
他不是死了的嗎?為什麼他沒化為幽靈也可以存活在這世界之中的?

啪啪啪───『恭喜你,第一千人呢。』

隨著聲音和掌聲,之前他所見過透明身影再次出現在他的面前。對方帶著苦笑地看著他,慢慢地開了口。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好,H了。(戴上安全帽,穿著防彈背心和拿著防暴盾牌。)

大家明白,留言明天再回OTL

-------------------------------------------------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預留進行中,努力釘窗中


他被帶到一個陰暗而又破舊的牢房之中,整個牢獄之中就只有他一人。除了偶爾會有人來咒罵他活該外,就只有自衛隊的人會來看看他有沒有逃走。

今天是他被關進來的第五天,每當痛楚開始消散得可以行動的時候,那個擁有淡金色長髮的少女就會過來給他送上兩刀。她說這是報應,因為阿爾佛雷德殺了她最心愛的哥哥。


不小心招惹到一個有戀兄情結的危險人士了呢。他自嘲著。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是一個美麗的月夜,但阿爾佛雷德無閒欣賞這美麗的月色。他緩緩舉起了手上的鋸刀把眼前的男人砍成碎片。

唔,這傢伙看上來一副花花公子的樣子,一定有暗病。還是把他砍成碎片好了,這傢伙的血要是給亞瑟喝了一定會壞肚子的。

他揮舞鋸刀的同時環觀四周,自他開始這種瘋狂並且異常密集的殺戮行動後鎮上的人口就減少了不少。死在他刀下的、被他的模仿犯殺死的、因害怕而逃走的…照他的估計最少減少了三分一左右的人口。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阿爾佛雷德有點奇怪。

 

在觀察了一星期後,亞瑟作出了如此的定論。

 

 

每天也跑到鎮上去並為他帶來一具健康強壯而且不油膩的屍體…那代表了他每天也奪去了最少一個人的性命。阿爾佛雷德並不是個愚蠢的人;即使總是在嬉皮笑臉,但其實他的心思可以細密得令人嚇一跳。

 

 

假裝完全不懂看別人的面色(根據他這些月來的觀察,他的確是不太擅長看他人面色,但絕對沒有他表現出來的糟糕),即使是惹人生氣對方也只能忍氣吞聲…

 

 

一次殺的量多而且間距也少,是很容易會被抓到的;事實上非常聰明的阿爾佛雷德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在平常他會先把由上一個獵物上取得的物品全都用光後才會找尋下一個獵物,絕不會像現在那樣亂來的。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他寧願增加被捕的風險也得天天外出去狩獵?他看著坐在自己面前大快朵耳的阿爾佛雷德,不禁去推想那個原因。

 

 

總不會喜歡上鎮上的女孩子吧?每天為了討好對方從獵物身上奪去飾品轉贈…為的就只是為博紅顏一笑。

 

 

這可能性還真高呢。阿爾佛雷德是個正常健康的青少年,會有慾望…會喜歡上身材美好又長得漂亮的女生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

 

 

雖然有提出過會以自己的身體來滿足對方的慾望,但在他們一起生活的這些月來,阿爾佛雷德並沒有要求過他的身體。也是呢,比起沒有脂肪的骨感身體當然是豐滿而又柔軟的女性身體比較好呢。

 

 

一但想到這件事情…心臟就隱隱地作痛。你們只是獵人和獵物的關係,你到底在期待些什麼?亞瑟.柯克蘭。

 

 

「嗯?亞瑟,你怎樣了?肚子又痛了嗎?」

 

停下進食的動作,阿爾佛雷德抬頭看著他。當他對上那雙天藍時,快將衝出唇邊的質問又被理性壓回肚子去了。

 

 

「沒事,你要不要喝點紅茶?我去泡給你吧。」

 

 

你有喜歡的女孩子了嗎?

 

 

簡單的一句話卻有著千斤的重量,問不出口;他懼怕著那個答案。

 

 

這是第一次,他第一次希望時間可以停下來。希望可以跟阿爾佛雷德永遠在一起。

 

 

「我喜歡你…阿爾。」

 

看著冒出水蒸氣的茶壺,亞瑟小聲地把自己心底真正的心意說了出來。

 

 

因為成為吸血鬼才能跟你相遇…因為成為了吸血鬼才不能跟你相守。那最少就死在他手上吧…

 

 

把自己死亡時的身影深深地刻在阿爾佛雷德的心頭上,讓他一輩子記得自己…那樣就夠了。這樣就能令他滿足地走向死亡了。

 

 

「真的…很喜歡你。」

 

滑下面頰的淚水滴在煮食爐上蒸發,可惜這並沒有為他帶走絲毫的悲傷。

 

 

喜歡上你是我這生最幸福的事情,但也是此生最痛苦的事情。呢,殺了我吧…我最喜歡的人啊───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即使是有了戀心的自覺,阿爾佛雷德也沒有因此而改變些什麼。他還是跟以往一樣,為亞瑟弄一些不適合他進食的餐點又或是享受亞瑟因為他的隨性而唸他。
他沒打算改變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即使是改變了也只會塗增痛苦而已吧。他們的壽命長度有著天和地的差別,勉強在一起的話…結果一定是會迎來痛苦的死別的。

對有著「永恆」的亞瑟來說,他的存在也只是一轉眼的時間而已吧。要是他曾經擁有過亞瑟卻要眼白白地看著因自己的逝去而令亞瑟有機會成為別人的東西…倒不如讓他殺死亞瑟吧。

與其讓亞瑟一個人獨活…有機會喜歡上別人的話…他寧願用這雙手令亞瑟今後的時間都只屬於自己。沒能得到的東西,毀掉就好啊…

這種想法明明是他一向的終旨,但最近一浮起這個念頭,他的心就像被黑霧包圍一樣,異常地煩躁不安。

殺戮是唯一可以令他遺忘煩躁感的事情,他開始每天都到鎮上揮舞自己的鋸刀。只有在鮮血飛散的一剎,他的思路才可以回復正常。

看著地上已失去溫度的軀體流出的鮮血,他沒法控制自己去思考亞瑟的事情。

亞瑟…一定很適合紅色的吧。在鮮血般鮮紅的襯托下他碧綠的眼睛和金色的髮絲一定會更加美麗的吧。刺穿心臟也不會死亡,在太陽下暴曬也不會化成灰燼…也許讓自己成為不死者還會比較容易吧?可是他不想成為吸血鬼呢。

他喜歡陽光喜歡進食。他不想得到永久的生命卻失去了生活的樂趣。

「長生不死的方法…是沒有的吧?」
要是有這種方法的話,古代的國王們早就找出來並且永久地治理這個國家吧。

有著整個國家情報的國王也不知道的事情…只是一介平民的他那可能於這樣短暫的一生中找到?

『我可以告訴你喔。不老不死和殺死吸血鬼的方法。』

夜深的城鎮安靜得令人懼怕,於背後突然出現的聲音更是令人驚心動魄。但於殺戮後興趣的精神令他一時忘了恐懼,他四周張望,最後成功在一棵枯樹上找到聲音的主人────一個拿著提燈的半透明身影。

『你跟我有同樣的氣味呢,少年。』
那個人笑著對他這樣說,透明的身影說明了他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在搖晃的火光下,那個人紫眸中包含的笑意更是一覽無遺。

『跟我一樣,有著戀上跟自己位於不同世界之人的氣味呢。』
「你憑什麼要我相信你聽你的說話?第一,我不認識你。第二,你是一個幽靈,誰知道你所謂的方法是不是要我由高一百米的古樹上跳下來?要是這樣子的話我倒寧願成為一個永遠不能接觸陽光的吸血鬼了,最少還可以吃吃牛肉三文治啊!」
『哎呀?哥哥我看上來像那些會教唆別人自殺的怨靈嗎?』

帶著優雅的微笑,自稱為哥哥的幽靈由枯樹上躍下。他小心地保護著手上的提燈,身上白色的衣物隨氣流而飄動…要不是你身上透明的色彩,也許沒多少人會相信他已經失去了心跳吧?

『你會相信我的。』

他把手上的提燈放於阿爾佛雷德的眼前。那是一棧不可思議的提燈,白色的火焰、沒有熱度的火光…而在那搖晃的光芒中…彷彿能看到一名有著白色羽翼的少女沉睡著。

「你想說什麼?」
疑惑地質問眼前的幽靈,阿爾佛雷德不得承認對方的說話很有吸引力。而且…雖然知道對方是自己最害怕的幽靈,但他卻完全不感覺到害怕。當他看到對方臉上特地留下的鬍子時…不知為什麼他很有一拳打下去的衝動。

『戀愛中的男人…尤其是戀上跟自己不同之物的男人…都會渴望跟戀人永遠在一起的方法。』
寵溺地看著自己手上的提燈,幽靈緩緩地說。
『我也是這樣走過來的。為了自己認定的伴侶,放棄了人之子的身份。我相信,你也會跟我選擇同樣的路。』
他停一會兒,對著阿爾佛雷德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為了所愛之人,成為不死者。』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越長越大之時,阿爾佛雷德也是有自覺的。其實自己是一個瘋狂的享樂主意者的自覺。

為了生存而殺人只是一個漂亮的借口,他非常清楚自己殺人的最大目標是為了享樂───要是想要得到生存必須的物品的話,他大可以用自己那大好青年的臉孔去騙一些足不出戶又目不識丁的老人們;那絕對比較容易並且安全。

可是那太不刺激了。比起平穩的生活,他還是更喜歡刺激有趣的生活,就像是他小時候景仰過的英雄一樣,即使他已經走上了一條不可回歸的罪惡之路。

人生只有一次喔。不好好享受的話到死亡的時候是一定會後悔的。所以他基本上就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不讓自己有什麼後悔的機會的。

而他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是讓眼前的這個人對生存產生執著了。

對於眼前這個叫亞瑟的男人,他的第一印象就是粗得可笑的眉毛,第二印象就是那微妙的委託了。自殺志願的吸血鬼真祖。這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個的了吧。

提出近似是包養的條件來委託他。這男人想自殺的心有那麼堅定嗎?

很沒趣呢。對生存沒有執著的人不會反抗,殺起來一點趣味也沒有。就讓他來製造亞瑟對生的執著吧,到他失去了死亡的意願才動手奪去他的性命…這樣才可以看到最棒的絕望表情呢。

「亞瑟,這次的牛肉好吃嗎?」
「比上次的羊肉容易入口…不過你多少也弄點蔬菜吃吧,只吃肉對身體不好的。」
只要他煮的東西亞瑟都會一點不留地全部吃掉,即使是一看就知道他吃等非常的痛苦。那雙美麗的碧綠總是充滿淚水一副想吐樣子地看著他。

這也是他想要的。他承認自己有些輕微的虐待狂傾向,看到這雙含淚的碧綠是他興趣。想看亞瑟哭著哀求自己,想聽他用那動聽的聲音求饒…那一定是件很美好的事情吧。

肉類並不是一種特別容易消化的食料。特別是亞瑟這種已經很久沒有進食過固體食物的人,胃腸的消化功能早已經弱化了,肉類對他們來說並不是一類很適合的食材。而他又特地用一些不是每個人也可以接受的食材又或是方法來料理,亞瑟會胃痛想吐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含著淚的碧綠總是令亞瑟那和實際年齡不乎的外表更添上一層幼嫩的感覺。要是只看亞瑟現在的樣子,有誰會想到他是一個吸食了無數人類生命的強大吸血鬼呢?

亞瑟給他的感覺並不像故事又或是傳說中的真祖那樣是因為貧慾而成為吸血鬼,亞瑟給他的感覺有點兒無慾無求。跟亞瑟住在一起的日子中,他可以看到亞瑟那近乎一成不變的生活。

起床、進食、看書、刺繡、入睡;不停的重複,單調到令人驚訝的地步。

「亞瑟,你每天都重複一樣的事情…你不悶的嗎?」

伏在桌上看著亞瑟一針一線地為自己修補衣服,他終於忍不住向亞瑟提出這個問題。每天都是做一樣的事情,不喜歡離開這間小屋子…就連每天空閒時會讀的書也只有兩三本,讀完一本再換一本不停重複。

這樣子的生活是真的不會厭倦的嗎?

「嗯,還好。我小時候身體不太好,所以已經很習慣一個人打發時間了。」
「你不會想有些什麼變化嗎?例如找個女吸血鬼談談戀愛又或是出門跟另一個吸血鬼交朋友什麼的?會比較現在快樂吧?」
「我沒太大興趣。」
「為什麼?」

亞瑟停下了手上的工作,他用那清澈的碧綠眼睛看著阿爾佛雷德。這一瞬間阿爾佛雷德突然的感到了心悸,他直覺覺得自己的心臟在剛剛跟亞瑟對上視線的那刻停止了跳動…這是他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感覺。

「因為我不需要,而且我覺得現在的生活已經快樂得快哭了。想要談天的話也不用找其他人…因為有你在…我…才不覺得跟你談天很快樂…只是我覺得可以聽到一些人類的聲音和自己說話的時候有人回應就已經很幸福的了而已…」

潮紅爬上了亞瑟那因不常接觸陽光而顯得病態白的臉蛋,說不出原因地…他伸出了手去撫摸那些精緻的臉孔。亞瑟是個男人,說到美麗當然是比不上那些天生麗質並且經過後天打裝的女人,可是他那勻稱的五官配上那有著豐富個人特色的粗眉卻有對無比的吸引力。

很可愛,阿爾佛雷德是真心這樣想的。

「阿爾?」

不知什麼時候,亞瑟對他的稱呼已經由瓊斯先生轉變成阿爾這親暱的稱呼了。他並不感到反感,反而因此感到了快樂。這種感情是什麼…他在自己心底早已經有了答案。他告訴自己那只是年輕的一時胡塗,並不是真實的。

「沒什麼,亞瑟。」

但是同時他也知道,即使那只是一時胡塗的感情也好…他也沒法像他想像那樣輕易的對眼前的這個吸血鬼下手了。他想看這個人絕望的表情…想看這個人哭泣的表情…想看這個人快樂的表情…

他…對眼前的這個人日久生情了。


後記:我也有爆字數的一天啊…(對能否關窗表示了擔心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晚安呢!亞瑟。」

空氣中微弱的腥甜氣味和阿爾佛雷德身上沾有的鮮紅都表示了桌上廚具的來源。亞瑟並沒有感到驚訝,對方是殺人魔,而且是一個已經被判了死刑的殺人魔。哪會有人看到他不逃還會賣東西給他?

「嗯,晚安。」
亞瑟看著桌面上的東西,基本的廚具、一些麵包和肉塊。他努力的在腦海中找尋著和父親一起煮食時學習過的食譜…他說過會滿足阿爾佛雷德的一切慾求,當然也包括著食慾。

他拿起了平底鑊想試試在沒食油的情況下把肉塊烤熟。『肉塊…不會是他剛剛…不…不可能的…再怎樣是個殺人魔他也還是人啊…』他向著煮食爐走去,走不到幾步的距離阿爾佛雷德就把平底鑊由他手中抽走了。

「我想你也很久沒有煮食的了,還是由我來吧。你的晚餐在地上,你可以先吃的沒關係。」

地上的…晚餐?他疑惑地往地上看了一眼。鮮紅色。地上有一具新鮮的人類屍體。晚餐…指的是屍體的血液嗎?

「亞瑟,幫我生個火…怎樣了?不合胃口嗎?還是不夠新鮮?」

果然是應該找個年輕女人嗎?還是說應該讓這大叔留下一口氣?阿爾佛雷德低下頭思考著,就像那只是一件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為什麼要這樣做?不吸血的話我的能力和回復力也會下降,也比較容易殺死吧!你這樣把自己的委託複雜化對你也沒有什麼好處吧!」

以往他委託的每個人都是在他一開口的時候就送他一刀,再把他身上為數不多可以變賣的物品全數拿走…只有眼前的這個男人在聽完他的委託內容後願意跟他一起回到他的家…而且還為他準備了鮮血……

這個男人到底是太正真還是太天真?

「殺死虛弱的你一點樂趣也沒有呢!要殺的話當然要在你有能力反抗下動手喔。獵物的悲鳴…為了生存而全力抵抗…用不甘心的眼神看著我…啊啊…真是太棒了。」

美麗的天藍色雙瞳染上了興奮的狂氣之色,阿爾佛雷德的外表的確是可以騙到很多人,但也沒法掩飾他骨子裡殺人魔的嗜血本性。

悲鳴是他的安眠曲…血液是他的興奮劑…人類是他最心愛的玩物。單純而天真的殺人魔…這個世界上最危險的人物。

「好了,快喝吧!你再不喝血就要流光的了喔。」
「喔喔…」

發現自己走神後,亞瑟驚慌地把地上肥滿的屍體拉起來,再由頸部開始吸食鮮血。稍冰的血液流進口腔,他看著阿爾佛雷德愉快地在煮食爐附近發現了一盒火柴。他升起爐火後,愉快地翻動著鑊中的肉塊。

亞瑟靜靜地打量著眼前的屍體。滿肚肥腸、血液喝下去有點油,身體除了致命的一刀外都沒有什麼特別的傷口。

沉默地看著愉快地把兩盤肉類放於桌上的阿爾佛雷德,亞瑟於心中想著。

這屍體沒有缺了一塊肉真是太好了。


「亞瑟,你在看什麼?我已經造好飯了~快來趁熱嘗嘗吧!」

把其中一盤肉片推到亞瑟的面前,咖啡色的肉片發出誘人的香氣。他呆滯地凝視著眼前的食物;他不知道自己應該作出什麼反應。

畢竟已經有很多年沒人為他造菜,也有很多年沒有意識到自己還擁有人類的進食功能了。在剛成為吸血鬼時,他還是會進食些人類的食物。但日子一久,他就失去了進食的動力了。

「怎麼?不想吃嗎?雖然比不上食店的廚師,但味道不會差的喔!」
「我不吃東西也不會死,吃了感覺有點消費,還是你吃吧。」

一個人進食實在太寂寞了。吃下去的東西都感覺不到什麼的味道,只是在消費資源而已。不吃又不會死,還是把食物留給有需要的人吧。

「生存和活著就不同的,亞瑟你就只生存,而不是在活著。你已經決定了要死,為什麼不好好地享受一下生活呢!來~啊。」

眼前是殺人魔的微笑,對方手上的叉子上有一片肉塊。正常人大約沒有勇氣吞下那肉片的,可惜他從來就不是一個正常的人類。既然不會被毒死而已也決心要死了也不用擔心些什麼吧。

他咬下了叉子上的肉片,肉類的味道在口中漫廷開來,比不上血液,不過卻有點輕微的羶臭味。久未沾過鮮血以外物品的味蕾產生了抗議,胃部分泌了大量胃酸,他很想吐。把肉片吞下去後,他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阿爾佛雷德那充滿笑意的臉上。

「好吃嗎?」
「還不錯,不過可能是因為我太久沒進食吧,我覺得有點難以入口。」
「我想是因為你不太能接受羊肉的味道吧,我下次會注意的了。」

輕輕用手把亞瑟嘴唇上的油份抹去,阿爾佛雷德愉快地說。

「你還是多長點肉比較好喔。砍上來也會比較痛快呢。」
「嗯,我會的了。」

亞瑟在對方的手上接過了叉子,把盤子上的肉片一片一片地送到嘴中。很久沒有活動的胃部在痛,可是他還是沒有停下口上和手上的工作。不想眼前的人失望,這是一種莫明的感情,他不明白它的起因,也不想明白。

心臟的不尋常的鼓動只是因為太久沒跟人類接觸的錯覺。他們只要維持將被殺害者和殺害者的關係就好;不需要更多了。


他,不希望到被殺的時候會捨不得離開這個男人。


後記:進度太慢了!!!!!(趴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過去的事情在夢境中不停重複,苑如夢魘。

『先生,很抱歉您兒子的病已經…』
『閉上你們的狗嘴!給我出去!庸醫!我的兒子才不會死啊!』

病重的孩子和溺愛孩子的父親…

『孩子啊…你不可以留下父親一個人自己離去的…你的母親都已經不在了…我只剩下你一個的了…』

孩子即將先離自己而去的事實將父親迫瘋了,他不停的尋找方法令孩子活下去…翻找古書…向老人請教偏方…可惜都對孩子的病起不了作用。

絕望的父親最終選擇了向禁忌的法術伸出了手。

『父親…?』
再次回復健康的孩子張開眼睛後,看到的,就只有偏地的鮮紅而已。

他由不安穩的睡眠中醒來,那個夢境太過真實…每一次的睡眠都像是在告誡他自己所抱有的原罪。

他因為吞噬了父親的…眾多人的性命而活了下來。身為人類的亞瑟.柯克蘭在那個瞬間已經死亡,而身為吸血鬼真祖的亞瑟.柯克蘭則在那個瞬間誕生了。

這是罪孽,他有過抱著必須背負死在他手上的人的生命而活下去覺悟的時候…但時間改變了一切。死在他手上的人越來越多,他每多活數天死在他手上的人又會多一個了。為了贖罪而殺死更多的人…這是不正確的。

死亡才是他應該選擇的道路吧。

決定尋死後,父親對他的生存的執念就成了他最大的阻力。他是因為父親希望他活下來的強大意念而令術式成功成為吸血鬼的。那執念給予他強大的力量,他不害怕陽光,更沒有一般吸血鬼的弱點。

對生的執念就是如此的強大,正因如此他才會選擇委託阿爾佛雷德。

阿爾佛雷德殺戮的原點是為了生存,為了活下去必要的金錢而殺人;為了活下去必要的食糧而殺人。即使有一半是因為興趣,但為了生存這點卻是像根基一樣的給予了他強大的力量。

為了生存而殺人的阿爾佛雷德和為了找尋能殺死自己的人而吸食他人的生命的自己…這樣相比下自己還真是個完全沒法被原諒的大惡黨呢。找不到任何可以被美化的理由…真真正正的大惡黨。

[b]父親…即使是這樣你也希望我能活下去嗎?[/b]


完成簡單的梳洗後,他走出了房子的大廳。這間房子不大,只是一家荒廢的民居而已。

這房子是他在無意間發現的。當他發現這房子時,它的主人早已化成一副白骨了。擁有者已經不再存在,他喜歡它遠離市鎮並且環境幽靜所以就決定以這房子為家。

他的居住只是一件很單純的事件,一個地方給他擺放東西、睡覺梳就已經是個很出色的家了;但他委託的阿爾佛雷德卻明顯不是這樣子認為。


「亞瑟,你說這兒就是你的家?」
「是的,有什麼問題嗎?」
「真祖不都是住在城堡的嗎?」

在傳說中的真祖都是一些貴族子弟,為了永遠的慾望而施行禁術。這種真祖當然會擁有城堡和眾多的財產,即使成功的例子不太多,但也足夠成為世人的既定印象。

這也不能怪阿爾佛雷德會誤會的。

「抱歉,因為我仍是人類的時候家景並沒有十分的富裕。擁有城堡的真祖都是由貴族又或是富家子弟變成吸血鬼的。我的父親的確是可以讀寫但仍是沒法子給他帶來富裕的生活…到他死亡的那一刻為止,他都只是一個農民而已。」

禮貌地向阿爾佛雷德解釋了一下情況,他在提到父親的事情時心中還是在隱隱的作痛。

父親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在母親過世的時候哭得死去活來…在他病重的時候不惜把家中一切可以變賣的東西都賣掉…就只為了保著他的性命。這就是他一直都沒法恨把自己變為吸血鬼的父親的原因。

即使是多討厭自己成為了吸血鬼的這件事也好…他也沒法子去否定父親是因為愛著他而做出這種行為的。他知道要是立場相反過來的話自己也說不定會做出同樣瘋狂的事情。

雙手和嘴巴上沾染父親的鮮血的觸感是永遠也沒辦法忘記的。甘甜可口的血液和自己鹹苦淚水混和的味道…一但想起來就會想吐…

這輩子再也不想感受到吞噬所愛之人生命的感覺。

「是嗎?不過這兒不會有幽靈出沒的吧?」
「呃?我想是沒有的…我從來也沒看過…」
「那就好。那我去弄點煮食道具來好了,還有要找點材料整修一下房子的外觀…這種活像幽靈住的地方如何可以住啊…」

殺人魔露出了安心的表情,輕撫自己的胸口。剛剛臉上恐懼的表情完全消失,與之交換的是一個爽朗的微笑…

要是不知道他的本性的話,一定會被這笑容騙倒把他當成一個大好青少年的。有多少人就是被這笑容騙到失去了自己的性命?

「堂堂的殺人鬼瓊斯會怕鬼?你殺了那麼多人居然會怕鬼?」
「別這樣嚴格啦亞瑟~殺人鬼也是人啦…有一兩件害怕的東西也很正常吧!再說,殺人和怕不怕鬼是完全沒有關係的喔~」

說得正氣凜然的,死在一個怕鬼的殺人魔手上…被殺的人也夠不甘心吧?也罷。要死在他上的不甘心感就當是贖罪的一環就好。

「呢,亞瑟你喜歡什麼顏色?」
對方溫柔地問,那語氣讓他想起了父親。很久很久沒有這樣子地跟人對話了。

溫柔而且開朗的他,要是沒走上歪路一定會成為一個萬人迷吧。

「我喜歡…天藍色。」

那是父親和眼前這個人眼睛的顏色。直率…清澈得如同鏡子一樣的;在那雙瞳的倒影中能清楚地看到自己的罪孽。這男孩比起殺人鬼更適合當警察吧。

[b]罪孽深重的我能死在這樣子的他手上,是我的榮幸喔。
最後的時間,能有人陪在自己的身邊…那就足夠的了。[/b]

那個人…是他的救贖呢。他看著坐在餐桌前的阿爾佛雷德,緩緩的笑了。



後記:試著給亞瑟一個幸福的過去…不過好像失敗了OTL
亞瑟看上來很戀父(汗)
結果拉拉扯扯的劇情還是沒什麼進展…[strike]這樣子RG6前真的可以完稿的嗎?[/strike]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無意外會是RG6的新刊
*心智未成熟者勿進,我不想教壞小孩(。
*H…目前沒有遲點相信有…
*為了生存而殺人的殺人魔X為了死亡而殺人的吸血鬼
*HE?BE?我也不知道…
*如可接受才向下拉吧…拜託了OTL







為了什麼而殺人?
為了生存。
為了什麼而吸食他人生命?
為了死亡。

犯下錯誤的起始永遠都只是單純的理由。

閉上眼睛的時候,有的時候還會想起墜下深淵的瞬間。
啊啊,一但掉下去…就沒法停下的了。


在這殘酷的世界中生存,連小孩也得讓雙手變得通紅。不這麼的話生存不下去…貧乏得連親生孩子也得捨棄,在這樣的時代中又如何能要求孩子保有正常的道德觀?


他第一個殺的人,就正正是他的父親。


因生意失敗成為了最底層的農民,無法接受而終日借酒澆愁。醉了,就把妻兒當成出氣包,不分青紅皂白的毆打他們。

在那個男人用刀子刺進自己妻子心臟的那天,他舉刀殺了對方;他的親生父親。

精神錯亂…對一個長期酗酒的男人來說也只是一個殺人的理由而已。不動手,下個死的人會是自己。那也只是個借口吧,他可以逃,也可以向別人求助;但他還是選擇了動手。

溫熱的鮮血濺到他燦金色的髮絲上,蔓延在空氣中的腥臭味令他差常地興奮。到底他是單純因為「想殺戮」而動手還是「為了生存」而動手…他自己也不清楚。他只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和他有著血緣關係的人類,已經不存在了。

把食油倒在地上,他走到門外擦了根火柴丟了下去。很快整個家就被火舌包圍,他打從出生就居住的土地快將變為焦土…他沒有不捨,只是感到無比的痛快。

他把自己的過去「殺死」了。

每個人心中都存在著破壞慾;只是看個人能否以道德觀來把它抑壓下去而已。在那一瞬間,他已經放棄「抑壓」這行為了。討厭一個人,殺掉就好。喜歡一個人,殺掉對方就可以獨佔他了。肚子餓了,隨便殺一個搶點錢來買東西吃就好。

沒了抑壓的他活像是一個原始人,想到就做,用殺戮來解決一切的問題。死在自己手上的人到底有多少呢?連他自己也忘掉了。

為了生存還是為了慾望?界限已經被模糊了。


他已經單純的成為了「殺人魔」。享受追捕獵物的快感,活著是為了殺戮,殺戮是為了活著;他成為了所有人懼怕的對象。身邊沒有任何一個可以交談的人,可是他不在意。能夠嘗到血的味道就好…血液是他的家人,也是他的戀人。

啊啊…這樣就夠了,這樣就滿足了。沒有他殺不了的人,沒有他得不到的東西。

他很滿足,即使是已經被抓住等待死刑的現在,他也沒有後悔。他活得自由,有什麼是需要後悔的?即使時間從新再來一次,他也是會走上這種路。

活著就是勝利。他已經勝過很多死在他手上的,他比他們多好一陣子,只是那麼一陣子就已經夠的了。

啊…真想殺人…想看到血…想感覺到鋸刃切割肉類的快感…

「人之子喔。你是真的可以殺死世上所有的生物嗎?」

在監牢中唯一的窗子傳出了聲音,村人?不,他們都怕得不敢接近這兒…聲音的主人…是誰?

「人之子喔。回答我的問題吧。你是真的可以殺死世上所有的生物嗎?」
「我沒遇過我殺不死的東西就是了。」

他老實地回答對方的問題,這是他很自豪的一件事情。不管對方是比自己高上好幾個頭又或是強壯上數倍的巨漢也好,他也有辦法奪去對方的性命。他有信心不管對方是誰,他也可以令對方失去自己的性命。

也許以他的被困之身會令人難以相信,但他是真心覺得只要他手上有一把小刀就可以輕易地由這監牢中逃出去的。

「很好。人之子喔,接受我的委託吧。只要你完成我的委託,我可以給你一切你所希望的事物。永遠的生命,金銀財寶又或是無上的力量只要你完成委託都可以擁有。而在此之前,只要你答應接受我的委託;我就會帶你離開這個牢房。」

對方的聲音帶有笑意,雖然聲音比正常來的有點高但明顯是個已變聲男人的聲音。他不覺得那是在取笑他,他反而覺得那笑聲而像是在自嘲…

這男人很有趣…真想看看他在自己刀下求饒的樣子…

「委託是什麼?」
「殺一個人。一個很多殺手也沒法殺死的人。不錯的委託吧,不但有酬勞,而且還配合你的興趣。你沒有拒絕的理由吧。」
「沒錯呢,我沒有拒絕的理由。可是,比起您的目標我想我對您更有興趣呢,先生。」

稱呼他為人之子,代表了對方並不是人類。不是人類的生物的血是什麼顏色的呢…是不是如同傳說中怎樣也殺不死的呢?

很想…親身嚐一下那滋味呢。

「是嗎?那正好。」
跟隨對方的語句終止,有著鐵窗的牆壁被暴風之刃切割成碎片。

在牆壁的另一方,站著的是聲音的主人───一名穿著藍色披風和馬甲,黑白條紋襯衣和白色褲子的金髮碧眼青年。看上來跟自己的年紀差不多…不過他知道對方的年齡一定比自己年長數十倍的。

非人者的年齡,是不能只看外表的。

「因為你的目標,我想要殺的對象…正正是我。吸血鬼的真祖───放棄了當人類的亞瑟.柯克蘭。」

那聲音和眼神都在訴說著他是認真的,正因如此,才更令人感到驚訝。

不老不死的真祖要委託殺人狂來殺自己…那可是一個天大的笑話呢。

「在你完成委託之前的一切要求我都會滿足你的,不過…女人那方面可能就沒辦法了。要是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用我的身體滿足你的。」
「為什麼要這樣做?你是真祖吧。有著無比驕傲的真祖。」
「因為…我非得痛苦地死去不可。」

在月色下吸血鬼用手按著自己的心臟,筆直地看著他的眼睛。堅定的碧綠就好比上等的寶玉一樣的美麗。

「不管是用白木樁刺進自己的心臟又或是暴露在陽光之下我都死不了。不吸血也是…身體機能一天一天的下降卻沒有死去。我沒法選擇死亡,也只好依靠號稱沒有東西殺不到的你…鋸刀殺人魔───阿爾佛雷德‧F‧瓊斯了。你會答應我的吧,瓊斯先生。」

答案很明顯吧。報酬優良,又是自己喜歡的工作…拒絕的理由在那?

「好,我接受。合作愉快,亞瑟。」
「合作愉快,瓊斯先生。」

契約成立。


-----------------------------TBC-----------------------------------

被本家激起了愛吸血鬼之心(。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