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阿爾佛雷德有點奇怪。

 

在觀察了一星期後,亞瑟作出了如此的定論。

 

 

每天也跑到鎮上去並為他帶來一具健康強壯而且不油膩的屍體…那代表了他每天也奪去了最少一個人的性命。阿爾佛雷德並不是個愚蠢的人;即使總是在嬉皮笑臉,但其實他的心思可以細密得令人嚇一跳。

 

 

假裝完全不懂看別人的面色(根據他這些月來的觀察,他的確是不太擅長看他人面色,但絕對沒有他表現出來的糟糕),即使是惹人生氣對方也只能忍氣吞聲…

 

 

一次殺的量多而且間距也少,是很容易會被抓到的;事實上非常聰明的阿爾佛雷德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在平常他會先把由上一個獵物上取得的物品全都用光後才會找尋下一個獵物,絕不會像現在那樣亂來的。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他寧願增加被捕的風險也得天天外出去狩獵?他看著坐在自己面前大快朵耳的阿爾佛雷德,不禁去推想那個原因。

 

 

總不會喜歡上鎮上的女孩子吧?每天為了討好對方從獵物身上奪去飾品轉贈…為的就只是為博紅顏一笑。

 

 

這可能性還真高呢。阿爾佛雷德是個正常健康的青少年,會有慾望…會喜歡上身材美好又長得漂亮的女生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

 

 

雖然有提出過會以自己的身體來滿足對方的慾望,但在他們一起生活的這些月來,阿爾佛雷德並沒有要求過他的身體。也是呢,比起沒有脂肪的骨感身體當然是豐滿而又柔軟的女性身體比較好呢。

 

 

一但想到這件事情…心臟就隱隱地作痛。你們只是獵人和獵物的關係,你到底在期待些什麼?亞瑟.柯克蘭。

 

 

「嗯?亞瑟,你怎樣了?肚子又痛了嗎?」

 

停下進食的動作,阿爾佛雷德抬頭看著他。當他對上那雙天藍時,快將衝出唇邊的質問又被理性壓回肚子去了。

 

 

「沒事,你要不要喝點紅茶?我去泡給你吧。」

 

 

你有喜歡的女孩子了嗎?

 

 

簡單的一句話卻有著千斤的重量,問不出口;他懼怕著那個答案。

 

 

這是第一次,他第一次希望時間可以停下來。希望可以跟阿爾佛雷德永遠在一起。

 

 

「我喜歡你…阿爾。」

 

看著冒出水蒸氣的茶壺,亞瑟小聲地把自己心底真正的心意說了出來。

 

 

因為成為吸血鬼才能跟你相遇…因為成為了吸血鬼才不能跟你相守。那最少就死在他手上吧…

 

 

把自己死亡時的身影深深地刻在阿爾佛雷德的心頭上,讓他一輩子記得自己…那樣就夠了。這樣就能令他滿足地走向死亡了。

 

 

「真的…很喜歡你。」

 

滑下面頰的淚水滴在煮食爐上蒸發,可惜這並沒有為他帶走絲毫的悲傷。

 

 

喜歡上你是我這生最幸福的事情,但也是此生最痛苦的事情。呢,殺了我吧…我最喜歡的人啊───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