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BL有.注意






說來說去還是最喜歡這篇VV
請用XD






褐髮的少年坐在棺木上,端正的五官令人聯想到天使,但在細心觀察下,卻會發現少年身上的氣質和語調,並非是純白的天使羽翼,而是屬於墮天的惡魔羽翼。

「呢…伊薩克…」

少年正以無聊的語氣喚著棺木主人的名字,而手則正在把玩主人那把漆黑而順如絲絹的長髮。

「結果…連你也失敗了嗎?」

少年低下頭輕吻著男人冰冷的唇,用帶笑的聲線低喃著。

「真有趣呢~能殺你的人,我真想操縱看看呢…」

少年躺在男人的懷裡,再次的把玩男人的頭髮,突然像想到什麼的似,撐起了上身,半坐在男人的身上。

「怎麼…不高興嗎?也不去想想是誰令你保持現在的樣子,我可是很辛苦的呀!」

以略為不滿的語氣投訴著,男人身上插著很多不知名的喉管,從少年的說話中可以知道這喉管正是少年的傑作。
或許是那些喉管中液體的作用,男人的身體雖然冰冷但並不蒼白。如果不是在近距離觀察的話…大概也只會認為男人只是酣睡著,而不是永眠。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是你教我的呀~」

說罷,再次在男人的唇上落下了一吻。

「我到現在…還記得的呀…」

血佈滿在地上,發出一陣陣刺鼻的腥味。

而幼小的領主則坐在寬大舒適的椅子上,凝視著天窗外的藍天。

「是那兒出了錯呢…明明理論是很完美的…」他小聲的自言自語。

他聰明而且美麗。對不知情的人來說,他會是一位完美的領導者。
沒錯,他是聰明而且美麗,但他的性格十分殘酷。

太過聰明殘酷的他令他的父母過於害怕,把他關了起來。
他亦於不久後把自己一族的族人全數殺死,他很清楚明白,要是再如此的下去,被殺的人會是自己,因此才會狠下殺手,那時他才7歲。

當他的手上沾滿了自己親人們的鮮血之時,他並沒有恐懼,也沒有傷心,有的只有愉快,他…在那一刻正式化成了「惡魔」。

也許他的父母並非用這種方法對待他的話,他也許不會成為「惡魔」了。
可是…對於已經發生的事,再想也無法改變的了。他在心裡這樣告訴自己。


「好無聊呀…這個世界真的好無聊呀…」
幼小的領主仍然凝視著蒼藍的天空,慢慢的把自己心中唯一的想法說了出來。
「你覺得這世界很無聊嗎?」
從頭上傳來的煙味和低沉的聲音把幼小的領主注意力從藍天轉移到它們的主人身上。

漆黑如黑夜的幻長髮絲,如死水一般的細長眼睛,含著高級雪茄而形象討好的唇,他的外形就是如此的優雅,如此的吸引人。

「很無聊吧,這個世界。」不等他的回應,男人自己把話接了下去。
「因此我們要更新它。『我們要以火焰更新世界。』我們是薔薇十字騎士團,我是伊薩克.費南度.馮.坎柏菲,階位是9=2的機械魔道士,你也可以稱呼我當『魔術師』的。你想加入我們嗎?幼小的領主,狄特里希.馮.洛恩林,我們的需要你的知識和才能。」

男人含笑的說道,說話中有著命令的的語氣。
男人那只懸在半空的手,吸引著小孩。

第一次有人認同我…
     第一次有人需要我…
          第一次有人命令我…

小孩不自覺的就握住了男人的手,男人輕吻著那只白皙而細小的手,進而把小孩擁進懷裡。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這就是世界的真理,而我們將會得到勝利,我們在『那一位』的帶領下是不會落敗的。」

男人吻上了他的唇,下一刻影子包圍了兩人。當影子沉下到地上後,兩人的身影就在領主的城中消失了。

當小孩再次張開鳳眼,影入眼中的是華美而古老的房間,在萬千的燭光中有一張佈滿寶石的王座。擁有三對純白翅膀的金髮男人坐在王座上,繞著二郎腿,含笑的眼睛帶有不可違抗之氣。

「這就是你的新玩具了嗎?」
和眼睛同樣含笑的語調,那種氣勢令小孩嚇了一跳,在那種氣勢前,你絕對不敢違抗,絕對不敢說『不』。

「是的。主君。」男人環抱著限孩,親了親小孩的面。「不過,這是最後的了。」

「那你可不要把他玩壞了喔…他可是個很重要的人材喔…對了,要給他一個稱號呢…生體操控…操偶師…那…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們騎士團的『操偶師』了。」

那種彷彿可以看穿自己內心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那種戰慄的快感流遍全身,這裡果然有趣多了。

「這是我的光榮,主君。」
「那以後就由伊薩克教導你了。」
「我明白了。」
小孩向金髮男人深深行了一個體,男人在小孩行完禮後就馬上用公主抱的方式把小孩抱走了。
「真是著急呢…」
古老的房間中只剩外金髮男人輕輕的低笑聲。


「你有戀童癖的嗎?」
對於一進房,就馬上把自己丟到床上,壓到脫衣服的男人,大概沒有比戀童癖更適合的形容詞了吧…小孩想。他不討厭男人如此的做,也許…在初次見到男人的時候,小孩就已經被仔的強勢吸引了吧…

「我只是想知道…你在這種情況下的表情和聲音呀…」
輕吻著白皙的胸襟,男人慢慢的吐出自己的目的。

「那…我也想知道呢。」
小孩看著男人那漆黑的雙瞳,以微邪的聲線說著。然後送上自己甜美的小唇。


「抱我。」
------------------------------

「這些全都是你教我的…」

少年從手中放出了紅系…綁住了男人的手腳。

「扭曲的我…扭曲的愛…全部都是…」

當紅系進入了男人的身體,男人經然張開雙眼,從棺木中站了起來。

「正因如此,你不可以離開我…過去,現在,將來…」

少年抱著男人冰冷的身體,送上自己的唇。

「我愛你呀…伊薩克…你死了也不可以離開我。我會一直操縱你,一直一直…直到這微暗的感情…我的生命消失的那一天為止。」


                      That all...?
------------------------------
請不要被那個問題誤導了XD
真的真的沒有了下文了呀XD
好的要扔雞蛋石頭的這邊=W=
要打我的那邊=X=
請自便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