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一番星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架空(逆轉米.英),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呢,亞瑟。」
亞爾佛雷德緊緊抱著坐在自己大腿上看書的亞瑟,他這個弟弟自成了自己的戀人後就對自己多了很多的避諱…只是讓他像現在那樣坐著給他抱,也哄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才肯像這樣的給自己抱著。

明明小的時候就是這樣子的給他抱大的說。

「我還是去刺個青吧。」
「只要你別刺你上次說的噁心圖案,你要刺青還是刺紅我都不管你!」
不安的扭動著身體,亞瑟的臉紅得不得了。當他的兄長亞爾佛雷德回應了自己的感情以後,他才真正的意識到對方是個男人。
他是被亞爾佛雷德捧在掌心成長的。兄長對他過度的寵溺和保護令他對某些事情…特別是男女關係那方面不太了解。在獨立後是從法蘭西斯和另外三位兄長身上學到有關的知識,但在他的心中想像的戀愛還只到親面頰和牽手的地步。

因此,當他的亞爾哥哥向他行使戀人的權利時,他差點就被嚇哭。在他心中的亞爾哥哥可是個完美的英雄呢。

「咬著玫瑰花的鷹又怎會是噁心的圖案呢?」
把手臂收緊了點以固定那總是不自覺磨擦到自己某部位的臀部,在他懷中的亞瑟身體馬上硬直了起來。神經也太過敏了吧。
「我說過不做就是不做的了。除了你過份的引誘我除外。乖,別怕。」
安撫的輕拍那顆毛毛的金色腦袋,他可以看到亞瑟不高興的尖著嘴巴想掙出他的懷中。



很可愛…他的亞瑟真是這世界上最可愛的孩子呢!



「放開我!什麼叫不噁心!那…那根本就是…」
「是什麼?」
亞瑟的臉紅得可以滴出血來,他含著淚,近乎用吼的告訴亞爾佛雷德那個答應。


「根本就是咬著紅酒混蛋的OO的啊!嗚啊啊!亞爾哥哥我討厭你!」


亞爾佛雷德呆了一呆。為什麼一個頗為正常的圖案在經過亞瑟腦袋的處理下會成了色情圖案的?看來人民色情的話,身為國家的他們的腦袋再純也有限度呢…
他微笑,哭泣的亞瑟真的太可愛了…他忍不住的…想更加欺負他呢。

「要是玫瑰是代表法蘭西斯的OO的話…亞瑟你不就把一對紋了在胸口嗎?」
輕輕的把手放在他的左胸上感受對方心臟的跳動,別人說結婚指戒要戴在左手無名指的原因是因為那兒有一條直通心藏的血管。那麼,把他的存在直接刻在心臟之上的亞瑟,到底是愛他愛到什麼地步?


「才不是…我才不是這樣的意思…嗚嗚…」
「是的,是的。我知道喔,亞瑟。」
因為那個獨自的坐在樹下哭泣小小的孩子是你,所以我才會伸出我的手。明明知道弱小的國家消失是一件自然不過的事情還是伸出了手,拉著你一步一步走向強盛。
你知道嗎,亞瑟。在那個森林中遇上你的那一刻,你就是我的了。

「不管是身為哥哥還是身為一個男人…我也最愛你的了,亞瑟。所以要是你再亂動的話…我就當成是你在引誘我的了喔…」
忍不住吻上那白晢的頸椎,他笑著的接受了他弟弟惱羞成怒的搥打。


轉了好幾個圈,到最後…幸福其實早就在自己的身邊了。



後記:我愛逆轉兄弟啊!!刺青梗用完了我很滿足(心)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架空(逆轉米.英),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亞瑟.柯克蘭打開了門,當看到來人是他的前兄長亞爾佛雷德的時候,他的心漏了一拍。自他(被強制的)獨立合併後,亞爾佛雷德就沒有再到訪他的家了。正確一點的是───亞爾佛雷德要是沒有非得親身去處理的公事外,是絕不步入他的國境半步的。

 

有多久沒有看過他穿著便服的樣子?有多久沒有跟他說公事以外的話?這樣一想,亞瑟發現自己有想哭的衝動。他真的無藥可救的喜歡著這男人啊…

 

他奔命的壓下想哭著擁抱亞爾佛雷德的衝動,用平常心去面對這男人。「只是」一個友..國,「只是」一個友..國;他不停的自我暗示,就只為了壓下眼眶中的淚水。

 

「美...人,不知道你來這個狹小的島國有什麼重要事情呢?」

聲音有點兒振抖,但已經是他現在能發出最正常的聲音了。亞爾佛雷德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去拆穿這個笨拙得有點兒可笑的行為。

「我說,亞瑟。」

他張開手臂,而且露出了在亞瑟記憶中最常出現的那個溫柔的微笑。

 

「難得HERO來看你,你不招待我入去坐?」

 

和以前一樣。和亞瑟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一樣。

 

因為寂寞而帶哭音的質問和帶有寵溺的語氣,都和他的記憶分亳不差。明明就想好一大堆理由請他回去,但卻因為他的動作而不自覺的讓他進了屋。亞瑟看著眼前的茶具開始後悔起來。進屋就進屋,可以不上茶的吧。

 

明明就是希望他快快的離開,那你泡個什麼茶啊!?清醒一點吧!亞瑟.柯克蘭。

 

結果他還是用了家中最高級的茶葉為亞爾佛雷德泡了茶。加了五茶匙的糖的紅茶,加了大量楓蜜的司康餅;都是亞爾佛雷德喜歡的東西。

 

 

是習慣。每次他來這兒的時候都會為他泡茶,看著他喝下並給予讚許。那是小時候的亞瑟最幸福的時間。

 

 

現在亞瑟已經不再期望亞爾佛雷德會給他讚許了。應該是說,在自己出言要恨他後,亞爾佛雷德仍願意喝下他泡的茶的話…那已經會令他高興得要流淚了。

 

親愛的亞爾哥哥,請你相信我。就算我嘴巴上說有多恨你也好;我心中最深處的愛都只會屬於你的。

 

 

放下放有茶具和點心的餐盤,他戰戰兢兢的看著他的元兄長。你願意相信我,喝下我為你泡的茶嗎?親愛的亞爾佛雷德。

 

用指尖滑過骨瓷製的茶杯,紅茶的溫度馬上的傳至指節…令人懷念的觸感和溫度,自亞瑟獨立後就沒有感受到了。輕啜了一口茶,除了甘甜外,還有一種溫暖的味道…和抱著還是幼小的亞瑟同樣的感覺,令他的心也溫暖起來。

 

「很好喝喔,亞瑟。」

微笑著的給乎稱讚,這下只亞瑟再也忍不住了。通紅的眼睛分泌出大量的淚水,而害他哭泣的元凶卻還是滿面笑容的看著他。溫暖的大手輕輕的撫去他的淚,下一秒那雙手就已經用力的把他擁入懷中。

「好了好了,別哭了。」

 

一下一下的輕拍他的背部安撫著他,卻只令他流下更多的淚水。失而復得的喜悅充滿了他的心頭,他不敢合上眼睛,他深怕只要合上眼睛這一切都會消失。被淚水打濕的襯衣變得透明,胸口上的刺青就這樣出現了在亞爾佛雷德的面前。

 

不捨的撫摸那個刺青,就算是在現在要刺上刺青也是一件非常疼痛的事,更何況是麻醉還不是很發達的那個年代?

 

「很痛嗎?」

「比不起你拋棄我痛就是了。」

毫不留情老實作答,這是事實。對他來就沒有事情可以比得上亞爾佛雷德拋棄他來得痛苦難受。

「對不起。」

亞爾佛雷德也老實的道歉,要是亞瑟願意原諒他,要他當著全世界道歉他也願意。那個刺青讓他看得心痛,他不否認知道亞瑟就算知道要承受無比的痛楚也要把自己的存在刻於自己的身體上時的確是有一種無法言喻的滿足感。但當一想到那些銀針刺進亞瑟身體時的痛楚,他就心痛得不得了。

 

他吻上那個令他又愛又恨的刺青,他可以感覺到皮膚下的心臟的跳動,而且還有加快的跡象。要是可以分擔亞瑟一半的痛楚就好了,過去他給於的無法消去的話;最少,將來的就讓他分擔一半吧。

 

可有可無的OMAKE

 

「你可不要和你哥哥們還有法蘭西斯走太近啊!你知道你家的雜誌寫得有多難聽嗎!」

「那你放心好了,他們不會再寫(我)的了。」

第二天,就如亞瑟所說,八卦雜誌都不寫他了。不過取而代之的標題則是────老牛吃嫩草,傷風敗俗!前宗..A國向自己養大的前植..E國出手!!

亞爾佛雷德把雜誌用力撕開兩半,好一個完全影射本人的代名標題呢!

 

 

 

後記:我完了…我寫完了()應該還有一篇番外……刺青梗沒用到我不甘心()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架空(逆轉米.英),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我可愛的亞瑟,我希望你比任何人都要幸福啊…



他的亞瑟是個能幹的孩子,這點亞爾佛雷德打從一開始就知道。他只花了很短的時間就讓剛成立的大.英.帝.國上了軌道,外交、經濟都成熟得不像一個剛合併的聯合王國。這是一件好事。


在國際會議上,亞瑟的發言也越來越有力,他應該感到欣慰的──要是沒有那些該死的花邊新聞的話。


都不知為什麼,亞瑟家的人對名人和國家代表的八卦都很有興趣。而最近有關亞瑟的新聞就如雨後春筍般的不停冒出來,害他看得一整個心煩。上個月是和他的大哥,三星期前是二哥,半個月前是三哥,上星期是他的上司,今星期是和法蘭西斯。靠!你們當亞瑟是千人斬嗎!?


看了生氣,不看又不放心。這就叫自虐嗎?


他灌下了一大口酒,想借酒精來沖走腦中的混亂思緒。辛辣的酒精一下一下的刺激著喉嚨,他皺了眉,一口氣把剩下的液體全都吞送胃袋中。伏在吧枱上,腦袋的確是沈重的,可是那些思緒卻還是沖不走。

「亞瑟…」

亞瑟,他心愛的亞瑟。

「你呢,明明是自己決定要放手的,但又放得不徹底。」
溫暖的手輕輕的拍著他的頭,是法蘭西斯。
「要是那麼難受的話,你還有抱緊小少爺的選擇嘛。」

抱緊他,再也不放手。

「我給不了他幸福…」
緊握著拳頭,認真地說著。他希望亞瑟幸福,而他認為自己做不到。
「喔,是嗎?幸不幸福是小少爺自己決定的吧。世界的HERO一但戀愛了也只是個蠢蛋呢。」
法蘭西斯笑了。他看著亞爾佛雷德長大,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HERO露出懦弱的表情…真是奇景呢。

「只是你自己的心態問題而已吧。」
他一邊把玩自己手中的杯子一邊慢慢的說。

「你自由奔放,所以覺得自由比較好。」
「………」
「可是小少爺他是怎麼想的呢?也許比起天空他有更喜歡的地方吧。」


「明明你家接受同性的婚姻,你身為國家所什麼就不能接受自己和小少爺兩情相悅這個事實呢?」
「亞瑟已經不會再喜歡我。我甩開了他的手,我傷了他的心。他恨死我了。」
「我不這樣想喔。」

「告訴你一件好事。上次和EU開完會後我和小少爺去喝酒,他喝多了就開始脫,那時哥哥看到了喔。」
法蘭西斯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輕輕的說。


「這兒有一對玫瑰的刺青。」
看到亞爾佛雷德瞪大了眼睛,法蘭西斯知道這傢伙對那刺青的想法應該是和自己一樣的。不過,話要說出口才可以算是開解他吧。
「要是他恨你的話你認為他會把你和他的國花刺在自己的胸口上嗎?而且不是一隻,是一對。」


「這不就是他還把你放在心頭上的證據了嗎?」
拚命的隱藏著,但又非常想傳遞的心意。那種名為愛戀的心情。

說到底還是由這個笨蛋養出來的孩子,在表達感情的笨拙方面還真是不輸給某個人呢。

亞爾佛雷德沒說話,他默默的把杯中剩下不多的液體喝光,然後站了起來。雖然是看似賭氣的動作,但眼神是少有的認真,那是他下了決心要做一件事的目光。

「祝你好運,世界的HERO先生。」
舉高手中的高腳杯,法蘭西斯向著亞爾佛雷德的背影乾杯。說真的,這兩個傢伙再不和好,辛苦的可是他呢。老是聽亞瑟醉後哭訴自己有多喜歡亞爾哥哥,亞爾哥哥又是怎樣的不肯面對…他的耳朵已經快要生繭了。是好心又好,是為了自己的耳朵也好,他衷心希望這對膽小的英雄和不老實的公主陛下的戀愛可以完滿。


後記:我爆了…囧 先在這CUT一下…(掩面)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架空(逆轉米.英),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你說要我和哥哥他們合併?」
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他的宗.主.國,他的哥哥。原本因戰敗、經濟關係而割讓植.民.地是一讓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他的宗.主.國-美.國不單是軍事強國,亦是世界經濟的龍頭;就現在的情況來說沒有必要也沒有理由把植.民.地割讓出去,更甚的是,他根本就沒有獨立的打算。

「啊啊,過兩天便會有正式的公文的了。」
一改平常嬉笑的言辭,那是亞瑟很少能看到的公事用的表情。這種近乎冷酷的表情令亞瑟感到非常的不自在,那種目光就尤如是面對外人似的,不停刺痛著他的身體。

不是的,對亞爾哥哥來說我並不是外人…

「是他們提出的吧?哥哥你是沒法子才答應的對吧!」
「的確是他們提出的,可是我沒有拒絕。有誰不想成為一個國家?我沒說錯吧,亞瑟。」

心中慢慢的泛起被拋棄的恐懼,那是比以往更為強烈的恐懼。一但嘗過被愛的感覺,再次失去的痛苦也會理所當然地加倍。

「膽小鬼…」
無法忍耐的淚水慢慢的緣面頰滑下,他只能任由自己的心情化的言語來表達自己的情緒。
「你根本就是不敢面對我!你連自己的感情也不敢面對!」

「喔…你怎麼想是你的事情。雖然你快要獨立了,但我想在你獨立前剩下的日子還是要尊重你的宗.主.國──也就是我吧,英.格.蘭。」
那是一個久違的稱呼───在他還是一個人在那個小小的島國上時為了方便而大家給他的正式名字。是那個人給他起名前他唯一的名字。他好像聽到了自己的心中有什麼碎裂了的聲音,而胸口則是彷彿給人淘空了的似。

「連你自己給我起的名字也要否定了嗎?美.國大人。」
他對自己居然可以用平靜的語氣來說話,雖然淚水還是停不下來,但他的言語冷得像冰的一樣。「我亞瑟.柯克蘭由今天開始就不再是你的弟弟!亞爾佛雷德.F.瓊斯,你給我記住!我恨你…我討厭你…我不原諒你!」

面頰傳來的灼熱和疼痛,還有亞瑟離開時甩門的聲音,都一一向亞爾佛雷德表示他的計劃已經成功。可是為什麼…為什麼…他還是會不自覺的流下淚水?

「你要幸福喔…我可愛的亞瑟…」

自那天酒後失態後,他就決定了要放開亞瑟的手了。他愛這個弟弟,他想佔有他,可是他又深怕會傷害到亞瑟…恨我吧,不要再喜歡我了…那麼你就會得到幸福的了。我給不了你的…幸福。

他靜靜的閉上眼睛,回想他們相遇的情況,已經…已經不能再擁抱你了吧,我小小的可愛的亞瑟。




「不會後悔嗎?柯克蘭大人…」
男人手上拿著銀針,一次又一次的問著。「這可是一生也消除不了的喔…」

「我叫你做就做。你不動手我自己來。」
「好的,我明白了。請你放鬆。」
「切……」
當銀針一下一下的刺進皮膚的時候,他想起小時候被三位兄長用弓攻擊的痛楚。那時是他那位英雄哥哥救他遠離那種痛苦的,怎知道多年後的今天,他卻帶來了另一種更難受的痛苦。要是要甩開他的手,當初又何必要牽起他的手?

我恨你,比誰都更恨你…所以…

「完成了…柯克蘭大人。」
亞瑟默默的看著自己於鏡中的倒影,左胸白晢的皮膚上被刺上了一對交纏的玫瑰。他和亞爾的國花。


我會違反一切你希望的事…你想我恨你,我就愛你。你想我忘記你,我就要把你的存在深深的刻在我的胸口上,讓我每一次心跳都想起你。


淚水又再次的滑下,悔恨…難過…有很多很多說不出的心情充斥著他的腦袋。我很想…很想…


「我很想成為你唯一的那顆星星啊…哥哥…我很喜歡你,我不介意你是我的兄長…我不介意你是男的…我只喜歡你…為什麼你就是不明白…」
用力的壓著胸口上的刺青,他失聲的痛哭。這個刺青包含了他的希望,他想成為亞爾佛雷德的戀人的希望,就算他已經無法再被那個人擁抱…他胸口代表他們的刺青也會永遠的在一起…永遠…永遠。


後記:
我很愛亞瑟的你們信我吧…(淚)
刺青苦惱了很久用什麼圖案…這個給了亞瑟不如另一個給亞爾好了…



另……總有一天那面想給其他cp登場可是又想不到他們的職業…有沒有大人可以給一下意見?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架空(逆轉米.英),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想成為你唯一的星星,而不是那些星星的其中之一。

他還記得當初和那個人見面的時候,他給自己的兄長的弓箭射得滿身是傷,是那個人幫他包紮並且打跑了三名兄長的。那個人讓他叫他當哥哥,那個人雖然不相信妖精的存在,但卻從不取笑他。


比較自己的三位親兄弟,這個掛名的兄長給予自己的愛…實在是深得可以溺死自己。所以他很喜歡這個人…很喜歡很喜歡。


「亞瑟,來喝咖啡吧。」
「謝謝…哥…哥哥…」
接過杯子,他怯生生的道謝。哥哥…哥哥…哥哥,很響亮的名詞。其實他不喜歡喝咖啡,但他喜歡叫那個人當哥哥。當他叫那個人「哥哥」的時候,那個人總是以溫柔的笑容來回應他;那是一種彷彿能獨佔那個人似的感覺。


喜歡,喜歡。最喜歡你了,「哥哥」。


「啊啦,亞瑟。過來,給你的HERO哥哥抱一下~!」
「哥哥!為什麼喝到那麼醉的?」
「你說什麼啊!亞瑟,HERO是不會醉的喔~」
「當你說出這句說話時就已經醉了吧…」
張大雙手作擁抱的姿態,面色紅紅的一下只就抱著了他。心跳漏了一拍,他的臉也跟著紅了。混合著酒的氣味,那個人的氣息是那麼的接近…擁抱由小到大早都已經習慣了,可是當那個人因酒醉而略為急速的氣息吹過耳殼的時候,他還是不禁的漲紅了面孔。

「嗯…都長這麼大了…」
輕輕的撫著他的臉,感慨的說著。喜悅和悲哀,混合兩個相反感情的天藍色目光筆直的看著他。「為什麼你要長得那麼可愛?」
「呃?」
那個人珍重的捧起他的下頷,輕輕的吻了上去。舌頭滑過他的牙齒,再和他的舌頭交纏。
那個人的氣息頓時充滿他的感官,生理性的分泌出淚水,心中充滿了幸福的感覺。

啊啊,要是夢的話就讓我一直睡下去吧…

「我愛你啊,亞瑟…」
那個人於進入夢鄉的最後一句,他夢寐以求的那句說話。你知道嗎?
「打從你向我伸出手的那天起,我就喜歡你了…亞爾佛雷德…」


那是他最後一次以弟弟的身份接受他的愛。


後記:我家逆轉米.英的亞瑟的傲是在獨立後才有的ORZ所以現在就一整個小少女…下篇是獨立…(遠目)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