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逆轉米.英),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我可愛的亞瑟,我希望你比任何人都要幸福啊…



他的亞瑟是個能幹的孩子,這點亞爾佛雷德打從一開始就知道。他只花了很短的時間就讓剛成立的大.英.帝.國上了軌道,外交、經濟都成熟得不像一個剛合併的聯合王國。這是一件好事。


在國際會議上,亞瑟的發言也越來越有力,他應該感到欣慰的──要是沒有那些該死的花邊新聞的話。


都不知為什麼,亞瑟家的人對名人和國家代表的八卦都很有興趣。而最近有關亞瑟的新聞就如雨後春筍般的不停冒出來,害他看得一整個心煩。上個月是和他的大哥,三星期前是二哥,半個月前是三哥,上星期是他的上司,今星期是和法蘭西斯。靠!你們當亞瑟是千人斬嗎!?


看了生氣,不看又不放心。這就叫自虐嗎?


他灌下了一大口酒,想借酒精來沖走腦中的混亂思緒。辛辣的酒精一下一下的刺激著喉嚨,他皺了眉,一口氣把剩下的液體全都吞送胃袋中。伏在吧枱上,腦袋的確是沈重的,可是那些思緒卻還是沖不走。

「亞瑟…」

亞瑟,他心愛的亞瑟。

「你呢,明明是自己決定要放手的,但又放得不徹底。」
溫暖的手輕輕的拍著他的頭,是法蘭西斯。
「要是那麼難受的話,你還有抱緊小少爺的選擇嘛。」

抱緊他,再也不放手。

「我給不了他幸福…」
緊握著拳頭,認真地說著。他希望亞瑟幸福,而他認為自己做不到。
「喔,是嗎?幸不幸福是小少爺自己決定的吧。世界的HERO一但戀愛了也只是個蠢蛋呢。」
法蘭西斯笑了。他看著亞爾佛雷德長大,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HERO露出懦弱的表情…真是奇景呢。

「只是你自己的心態問題而已吧。」
他一邊把玩自己手中的杯子一邊慢慢的說。

「你自由奔放,所以覺得自由比較好。」
「………」
「可是小少爺他是怎麼想的呢?也許比起天空他有更喜歡的地方吧。」


「明明你家接受同性的婚姻,你身為國家所什麼就不能接受自己和小少爺兩情相悅這個事實呢?」
「亞瑟已經不會再喜歡我。我甩開了他的手,我傷了他的心。他恨死我了。」
「我不這樣想喔。」

「告訴你一件好事。上次和EU開完會後我和小少爺去喝酒,他喝多了就開始脫,那時哥哥看到了喔。」
法蘭西斯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輕輕的說。


「這兒有一對玫瑰的刺青。」
看到亞爾佛雷德瞪大了眼睛,法蘭西斯知道這傢伙對那刺青的想法應該是和自己一樣的。不過,話要說出口才可以算是開解他吧。
「要是他恨你的話你認為他會把你和他的國花刺在自己的胸口上嗎?而且不是一隻,是一對。」


「這不就是他還把你放在心頭上的證據了嗎?」
拚命的隱藏著,但又非常想傳遞的心意。那種名為愛戀的心情。

說到底還是由這個笨蛋養出來的孩子,在表達感情的笨拙方面還真是不輸給某個人呢。

亞爾佛雷德沒說話,他默默的把杯中剩下不多的液體喝光,然後站了起來。雖然是看似賭氣的動作,但眼神是少有的認真,那是他下了決心要做一件事的目光。

「祝你好運,世界的HERO先生。」
舉高手中的高腳杯,法蘭西斯向著亞爾佛雷德的背影乾杯。說真的,這兩個傢伙再不和好,辛苦的可是他呢。老是聽亞瑟醉後哭訴自己有多喜歡亞爾哥哥,亞爾哥哥又是怎樣的不肯面對…他的耳朵已經快要生繭了。是好心又好,是為了自己的耳朵也好,他衷心希望這對膽小的英雄和不老實的公主陛下的戀愛可以完滿。


後記:我爆了…囧 先在這CUT一下…(掩面)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