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逆轉米.英),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你說要我和哥哥他們合併?」
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他的宗.主.國,他的哥哥。原本因戰敗、經濟關係而割讓植.民.地是一讓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他的宗.主.國-美.國不單是軍事強國,亦是世界經濟的龍頭;就現在的情況來說沒有必要也沒有理由把植.民.地割讓出去,更甚的是,他根本就沒有獨立的打算。

「啊啊,過兩天便會有正式的公文的了。」
一改平常嬉笑的言辭,那是亞瑟很少能看到的公事用的表情。這種近乎冷酷的表情令亞瑟感到非常的不自在,那種目光就尤如是面對外人似的,不停刺痛著他的身體。

不是的,對亞爾哥哥來說我並不是外人…

「是他們提出的吧?哥哥你是沒法子才答應的對吧!」
「的確是他們提出的,可是我沒有拒絕。有誰不想成為一個國家?我沒說錯吧,亞瑟。」

心中慢慢的泛起被拋棄的恐懼,那是比以往更為強烈的恐懼。一但嘗過被愛的感覺,再次失去的痛苦也會理所當然地加倍。

「膽小鬼…」
無法忍耐的淚水慢慢的緣面頰滑下,他只能任由自己的心情化的言語來表達自己的情緒。
「你根本就是不敢面對我!你連自己的感情也不敢面對!」

「喔…你怎麼想是你的事情。雖然你快要獨立了,但我想在你獨立前剩下的日子還是要尊重你的宗.主.國──也就是我吧,英.格.蘭。」
那是一個久違的稱呼───在他還是一個人在那個小小的島國上時為了方便而大家給他的正式名字。是那個人給他起名前他唯一的名字。他好像聽到了自己的心中有什麼碎裂了的聲音,而胸口則是彷彿給人淘空了的似。

「連你自己給我起的名字也要否定了嗎?美.國大人。」
他對自己居然可以用平靜的語氣來說話,雖然淚水還是停不下來,但他的言語冷得像冰的一樣。「我亞瑟.柯克蘭由今天開始就不再是你的弟弟!亞爾佛雷德.F.瓊斯,你給我記住!我恨你…我討厭你…我不原諒你!」

面頰傳來的灼熱和疼痛,還有亞瑟離開時甩門的聲音,都一一向亞爾佛雷德表示他的計劃已經成功。可是為什麼…為什麼…他還是會不自覺的流下淚水?

「你要幸福喔…我可愛的亞瑟…」

自那天酒後失態後,他就決定了要放開亞瑟的手了。他愛這個弟弟,他想佔有他,可是他又深怕會傷害到亞瑟…恨我吧,不要再喜歡我了…那麼你就會得到幸福的了。我給不了你的…幸福。

他靜靜的閉上眼睛,回想他們相遇的情況,已經…已經不能再擁抱你了吧,我小小的可愛的亞瑟。




「不會後悔嗎?柯克蘭大人…」
男人手上拿著銀針,一次又一次的問著。「這可是一生也消除不了的喔…」

「我叫你做就做。你不動手我自己來。」
「好的,我明白了。請你放鬆。」
「切……」
當銀針一下一下的刺進皮膚的時候,他想起小時候被三位兄長用弓攻擊的痛楚。那時是他那位英雄哥哥救他遠離那種痛苦的,怎知道多年後的今天,他卻帶來了另一種更難受的痛苦。要是要甩開他的手,當初又何必要牽起他的手?

我恨你,比誰都更恨你…所以…

「完成了…柯克蘭大人。」
亞瑟默默的看著自己於鏡中的倒影,左胸白晢的皮膚上被刺上了一對交纏的玫瑰。他和亞爾的國花。


我會違反一切你希望的事…你想我恨你,我就愛你。你想我忘記你,我就要把你的存在深深的刻在我的胸口上,讓我每一次心跳都想起你。


淚水又再次的滑下,悔恨…難過…有很多很多說不出的心情充斥著他的腦袋。我很想…很想…


「我很想成為你唯一的那顆星星啊…哥哥…我很喜歡你,我不介意你是我的兄長…我不介意你是男的…我只喜歡你…為什麼你就是不明白…」
用力的壓著胸口上的刺青,他失聲的痛哭。這個刺青包含了他的希望,他想成為亞爾佛雷德的戀人的希望,就算他已經無法再被那個人擁抱…他胸口代表他們的刺青也會永遠的在一起…永遠…永遠。


後記:
我很愛亞瑟的你們信我吧…(淚)
刺青苦惱了很久用什麼圖案…這個給了亞瑟不如另一個給亞爾好了…



另……總有一天那面想給其他cp登場可是又想不到他們的職業…有沒有大人可以給一下意見?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