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いつか...きっと...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母親,母親,為什麼父親都不來看我們?」
她只是苦笑著把兒子擁入懷中,用著不留神就會聽不到的聲線低喃著:「總有一天,總有一天…」
男孩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他慢慢的回抱著母親。他閉上了兩眼,感受著母親的體溫。於他的角度看不到母親的臉,更別說是從她眼中滑下的溫熱。
那個體溫非常的溫暖;暖得讓男孩可以無條件的去相信她所說的任何一句話。


無知是幸福的。那時的他呆呆的相信著母親的話,等待著不會到來的父親;平靜而安穩,是他人生中最為幸福的時間。雖然是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但心靈卻是異常的滿足……

「母親,我來看你了。」
於貧民區的小教堂中,一個小小的墓碑就存在於此。碑上沒有姓名,也沒有宗教性的裝飾。那就是亞瑟母親的墓。

被主人看上,愛上了主人。身為女傭卻懷了主人的孩子,比正室還更早。為了逃避正室的追殺而入住貧民區,獨力的撫養兒子,最後病故。在這個時代不會是第一個,更不會是最後一個的可憐女性;但對亞瑟來說,卻是令他最心痛的一個。

母親,母親。和他相依為命,把最好的都給他,他最喜歡的母親。

要是沒有生下他,也許母親就能在父親對他厭倦前一直的待在他身邊的吧…是自欺欺人也好,最少…她就不會這樣因過勞而死吧…

「我跟你說呢,母親。亞爾他又蹺掉會議了,他根本就沒有繼承人的自覺呢…」
說到異母弟弟,他不禁心頭一緊。對母親,沒有說謊的必要。
「我很笨吧…母親。喜歡上男人…喜歡上自己的弟弟…」

那天向自己伸出的小手不知不覺間變得比自己的來得要大…而他對亞爾的感情也在不知不覺中變了質。
不是對弟弟的溺愛,而是把他當成一個男人…他,愛上了自己的異母弟弟。

「我喜歡他,我想親吻他…我想被他抱…」
這是沒法實現的愛戀。不論是神,又或是社會也不會接受的。他們是同性,而且更是血脈相連的兄弟。
他知道這是不應該的,但他還是不可自拔的深陷其中。他可以在亞爾面前裝若無其事的,但他卻無法忽視心中的感情。

「母親…你也是這樣無藥可救的喜歡父親的嗎?」
就算是知道會招上殺身之禍,就算知道父親不是真心的,還是死心塌地的愛著他,並生下了自己…
淚水安靜的落下,他和母親也是一樣的。喜歡上不該喜歡的人…無藥可救的深愛著。
「我真的…很喜歡亞爾喔……」



「這樣子真的好嗎?路德…亞瑟在哭耶…」
神父──沒落貴族菲力西亞諾問著他的保鑣兼戀人的路德維希。他緊緊的盯著亞瑟,面上充滿擔憂。
雖然說不上和亞瑟是熟絡,但因為亞瑟每個月最少也會來探望母親兩次,所以兩人也算是點頭之交。生性善良溫柔的菲力西亞諾會擔我也是無可厚非的事。
「有些事情…我們外人是插不了口的由他吧。」
路德維希幽幽的說,輕掃著戀人的背部來安撫他。貴族的事,戀愛的事,都不是外人可以插口的。



「是嗎?那麼我先告辭了。」
語氣中明顯的充滿著失望,但法蘭西斯還是禮貌的向對方行了體才退出房間。
「是第幾次的失敗呢…」
他背靠門板苦笑著。生性輕浮的他居然為了這件事三番四次來請求伯爵的同意,看來他的病也不淺呢。

「亞瑟…」
「亞爾?」
疑惑的抬起頭,看到的是不停流淚的亞爾佛雷德。流著淚的他口中呼喚的是他異母兄長的名字。
他並沒有發現法蘭西斯的存在,只是自己一個在流淚而已。


「看來,病入膏肓的人可不只我一個呢…」
法蘭西斯默默的在心中作出了一個決定。「祝我們可以得到特效藥吧,小亞爾。」



而這個決定,就是引起之後一連串風暴的引火線。


後記:切入核心!劇情總算有些前進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他沉默的走過母親的身邊,假裝沒有發現她那糟得不得了的臉色。臉上的灼熱並沒有減退的跡像,刺痛的感覺令他的理智保持在一個還算清醒的程度。

他忍下了想回饋對方一巴的衝動,不是因為考道又或是其他原因。只是因為亞爾佛雷德認為她連被打價值也沒有。

在煩躁苦悶之下,他想起了那個月夜的事情。

他還能清楚的記得他戀上亞瑟,對母親絕望的那一天的事情。




那是一個冰冷的月夜。他因為犯下了一些過錯而被母親關在沒有火爐的房間中,窗外下著雪。他只穿著單薄的衣服,氣溫是刺骨的冰冷,他不禁緊緊的抱著自己發抖。

母親,母親,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沒有食物和禦寒的衣物,他覺得自己快要死了。那時他相信母親的嚴厲是對他好的,他相信母親是愛著自己的……他相信自己受不了的時候母親會來救他的。

「好冷…好餓…誰來救救…我?」
忍不住流下了眼淚,饑寒交迫的感覺快要把他迫瘋了,誰可以來救救他?

「亞爾!」
「哥…哥?」
「你沒事吧,我拿了衣物被子食物給你。乖,別哭吧。」
輕輕的為他抹去淚水,他的亞瑟哥哥無論是語氣或是動作都表露出擔憂的情緒。哥哥是真心的擔心著他的。

亞瑟為冷得手指不靈活的他穿上了厚厚的衣服,又細心的把熱湯一口一口的餵給他喝,還因為知道他怕黑而陪他到天亮,明明就只穿著的衣服不比他之前的多多少,但還是一次又一次的問他冷不冷,要不要把自己的衣服給他穿……

隔天早上,他知道了亞瑟是瞞著母親來照顧他的,他看到母親大聲的責罵並甩了亞瑟一巴。

「我教兒子要你這個野種來管嗎!?亞爾佛雷德是我兒子,我要冷死他餓死他也不關你的事!」

那句話狠狠的刺進了他的心。他早就知道自己是政治婚姻所生出來的孩子,但他還是相信母親是愛著他的…但結果…那只是他一相情願的想法而已。
他想哭,可是看到兄長因保護自己而被打被責備,他知道自己是絕不可以於這個時候哭的。明明知道被發現一定會給母親責怪,但亞瑟還是向他伸出了手。

於那個瞬間他就決定了,他要保護那個即使被打也要幫助自己的哥哥…他的戀愛,他的決心都是在這刻開始的。


「我喜歡你…亞瑟。」
他低喃著,被拯救的人不是亞瑟,而是他。在絕望之時,是亞瑟救了他。

「我愛你,我想要的…亞瑟。」
即使你是我的異母兄長,即使你只當我是弟弟。


他停下了腳步,不自覺的流下了悔恨淚水。到了現在也好,他什麼也給不了亞瑟。不管是本應屬於亞瑟的繼承人之位又或是這個家長子的身份也好,他也無法還給亞瑟。


連最簡單的,阻止那些人侮辱亞瑟也做不到。



後記:已經習慣空閒時上北大…現在因內地的和諧檢查而上不了真痛苦……(泣)


這篇本是RG3時因沒什麼米英本而跟友人說要暑假CW出本的東西…結果?今年都要完了都沒入正題啦(茶)
原本是想輕輕帶過亞爾的回憶的…因為原本想用來點番外,現在好像不用了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完成一場感覺不錯的下午茶後,亞爾佛雷德獨自的回到大屋中。他心情愉快的哼著歌,慢慢的在走廊上步行。沿途僕人們向他行禮,他也只是舉手向他們示意停止。

他不喜歡太拘謹的場面,也不喜歡那些禮儀課和會議,可以的話他甚至不想繼承這個家。他寧可生為貧窮平民,自由自在的渡過一生,而不是被貴族的身份束縛著。

他不稀罕貴族的身份又或錢財,他最想要東西也許就只有一樣。微小的,說出來會給人取笑的…微不足道的願望。


走廊盡頭出現了一個身影,是他現在最不想看到的人。
「亞爾佛雷德!」
迎面向他走來的是有著金色長髮和紫水晶眼眸的女人,他的母親。她不滿的打量著兒子的衣裝,再看了看他的臉,開始不滿的批評著。

「你怎麼不好好的把鈕扣扣好!」
「又不是見客,穿隨便一點有什麼關係喔!」
微笑著的回答,由懂事至今,她就一直是這樣的個性。給我穿好衣服!給我去上課!別丟我的面!尤如女王一般,不容許別人不服從她的命令。
要是只有這些他還可以忍受,只可惜她最愛抱怨的偏偏就是他最不能忍受的事───關於亞瑟。

「你沒參加會議對吧。」
「是的,我沒參加。」


會議這些事他不太多管,而且就算他不出席,他可愛的亞瑟哥哥也會代他去的。而且亞瑟的處事手法比他來得高明圓滑,比他更加適合處理這種事情。即使是他們的父親也不是事事親力親為,身為繼承人的他就算是把事情交給兄長處理也算是合理的吧。
他可以看到他的母親不滿的縐起眉頭,但他完全沒有罪惡感的產生。這女人對他來說比起母親,更像一個陌生人;把從出生開始他和馬修就是由奶娘照顧,母親就只會在偶然來看他們一兩次,被她抱著的記憶更是屈指可數。他實在是不能把她當成母親來尊重…


「你出不出席會議我不管你,但你和那賤種那麼親密就是不行!」
亞爾佛雷德握緊拳頭,他知道要是和這女人起了爭執的話亞瑟的立場就只會更糟。所以他忍下來,為了他最重要的哥哥。
看到亞爾佛雷德不作聲,她得意起來,開始繼續侮辱的說話。
「都不明白你爸為什麼要把他接回來,只是一個低劣女子生下的私生子,我管他生還是死!」

腦中好像有什麼斷裂的聲音。亞爾佛雷德感到自己的身體在不停的發抖,他忍不住怒火。不管是誰,他也絕不允許別人侮辱和傷害亞瑟的。
「你還真冷血呢,母親大人。」
「唔?」
「你別忘了亞瑟是我的哥哥,你的養子。把自己的孩子說成賤種,而且還說不管他的生死。你還真冷血呢…」
他看不起對方的眼睛看著他的母親,冷笑著的把話接了下去。
「還有,你別把亞瑟當成污點比較好呢…要是你不是女人,只怕你也會犯下同樣又或是更嚴重的錯吧。母親大人。」
「你!」

臉上感到一陣灼熱,痛楚馬上的傳到神經末端。他馬上的理解到母親打了他一巴掌。肉體上的痛比不上心靈的痛,這一巴掌再怎樣也比不上他聽到母親侮辱亞瑟時的心痛。

他用凶狠的眼神看著母親,心中充滿著無比的恨意。

亞瑟對他很重要,可以說是比他自己的生命更為重要。

要是說他小時候的天真救助了亞瑟的心靈的吧;同樣的亞瑟亦救助了他的心靈,在他最痛苦最絕望的時候向他伸出了手。所以當他已經比亞瑟長得更高更壯的現在,他發誓要在這個完全說不上是溫暖的家中保護亞瑟。


這一點即使是也沒法動搖他的決心的。


「別以為自己高高在上喔,母親。」
他冷笑,用毫無溫暖的聲音低喃。
「在我看來你比罪犯還不如喔…亞瑟是我的哥哥,這個世界上唯一的一個,和馬修同樣是我的兄弟。」


「所以…你別想耍手段傷害他們喔…」

他已經不是那個會蒙昧無知的小孩,他不會害怕母親的責罰,也不會再盲目地跟從母親的命令了。


後記:來証明這不是坑(巴)那位先生你是誰!?你那麼帥我不認識你!(驚)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架空,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另一對CP還沒出來就不寫上去了。



「呢,你是亞爾的哥哥對嗎?」
那孩子用稚嫩的聲音問著。那孩子還太小,不明白身為『哥哥』的他會給自己危害,所以才能如此天真的跟自己說話吧。不等他的回答,那孩子又自顧自的對他微笑了起來,很溫暖,很溫暖的微笑。
「亞爾很想見你喔,哥哥!」
也許是在這個家中過於孤獨,當那擁有天藍色眼睛的孩子向他伸出手並叫他哥哥的時候…他不自覺的哭了。
那是他成為這個家成員第一個冬天發生的事。


「有關今年的稅收就這樣決定吧。麻煩你了,鎮長。」
禮貌性的露出微笑,亞瑟向前人伸出了右手。剛完成這漫長的稅收會議,他只想快快送走這些人員,好好的去享受一個悠閒的下午茶。那可是他最幸福的時間呢。
「好的,我明白該怎樣做的了柯克蘭先生。」
彎下身敬了一個禮,鎮長也回亞瑟一個彊硬笑容,握了手後也就馬上的退出房間了。

亞瑟知那個笑容出現的原因,明明就是有關一整年的稅收的會議,這方的代表人員居然不是當主亦不是下任當主,而是他這個養子…對方會感到不高興也是當然的事吧…他閉上眼睛,想回他初初來到這個家的情景。完全放任他的養父和明顯的是討厭自己的養母,那些於他背後說上不少難聽的話的僕人們,還有一直都不知他存在的弟弟們。

那只小小的溫柔的手,在這個家中第一個給他擁抱的孩子。他最重要的………


「亞瑟!!!會議完結了吧!我們去花園吃下午茶吧!」
白天不要說人,晚上不要說鬼。這句話還真準確呢…他慢慢的把視線轉到門前,隨著門板撞擊牆壁的聲音出現果然不出所料的是剛才蹺掉會議害自己得成為代替人的罪魁禍首。

「亞爾,首先,身為承繼人,你是不應該逃掉這麼重要的會議的;第二,你跟我那麼親密…養母大人會不高興的。」
嘆了口氣,亞瑟的心情一整個放鬆下來。都多大了…還像個小孩子似的。

「那老太婆要抱怨的事多得不得了,也不欠這樣的一件事了吧!」
他看到弟弟帶點不滿的鼓起了面頰,興沖沖的跑過來一手就把自己由座位上拉起來,一直的拉著他離開房間往花園走去。
「而且承繼人什麼的,我才不管耶!反正都只是錢錢錢什麼的,我只要有亞瑟就夠了!」

「都十九了…別那麼孩子氣了好嗎?亞爾。」
「我只要亞瑟…我只要你一個…」
聽到那麼孩子氣的說話,亞瑟認不住笑了。他最可愛最可愛的弟弟,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為什麼總是長不大的呢…亞爾。

「那麼馬修呢…他是你弟弟喔。當哥哥不可以不要弟弟的對嗎?」
「他有那個臭傢伙嘛…是他不要我不是我不要他…」
一手的把亞瑟推到椅子上,亞爾也於旁邊坐了下來。他望向大門的方向,當他看到那個和自己非常相似的身影出現時,他就刻意的加大聲音,對門口的方向說話。
「那個誰呢!認識了一個色狼就不要哥哥了!叫他來喝個下午茶也得等那麼久,我把亞瑟哥哥帶來也不用花那麼多時候呢!」

「我只是去拿茶點喔,亞爾。」
早已習慣雙生兄長的孩子氣,馬修只好以笑容來回應。他把手上的盤子放於桌上,再把坐於地上的寵物熊二郎抱回懷中,最後他坐在亞爾對面的位置。「明明就是承繼人卻完全沒自覺呢你。母親大人已經把我的時間表排得滿滿的了,你的也是一樣吧。」

「蹺掉了,你知道我最怕就是上課的了吧。」
咬了一口餅乾,牛油味馬上的在口中抗散出來。他可以很清楚的看見自己的兩位兄弟同時的嘆了一口氣。切,蹺課的是我不是你們嘆個什麼氣啊。

「亞爾,你是很聰明…可是也不能老是蹺課的吧…」
「就是嘛,不單只是蹺課…連會議也蹺掉…真是辛苦老是代你去會議的亞瑟哥哥了。」
「不,你們是我可愛的弟弟嘛。為了弟弟我也是不怕辛苦的喔。」
亞瑟為自己和馬修的杯子中添上紅茶,芬芳的香氣馬上充滿了鼻孔。只可惜這些香氣卻完全沒有為亞爾那近乎爆發的情緒降溫,反而奇妙的把他的情緒一下只推上神秘的高峰。


「你們夠了!蹺課是我的事你們不要你一言我一語非常愉快的給我討論好不好啊啊啊啊!!」


後記:結果我還是開坑了ORZ請大家用力毆打我讓這東西不成坑吧ORZ



題外話…有多少人已經由之前的偽‧預告猜到劇情了?要是因為你感到你的猜想很狗血而說劇情一定不會這樣走的時候……我猜你八成已經猜對了囧

這東西很狗血很狗血的說…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照常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母親,母親,為什麼父親都不來看我們?」
她只是苦笑著把兒子擁入懷中,用著不留神就會聽不到的聲線低喃著:「總有一天,總有一天…」
男孩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他慢慢的回抱著母親。他閉上了兩眼,感受著母親的體溫。於他的角度看不到母親的臉,更別說是從她眼中滑下的溫熱。
那個體溫非常的溫暖;暖得讓男孩可以無條件的去相信她所說的任何一句話。




「呢,你恨我嗎?哥哥。」
當對上了那尤如天空的雙瞳,他還是不爭氣的別開了眼睛。
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沒辦法直視那對美麗的眼睛呢?
「我不恨你。從來都沒有。」
打從一開始見面時,那只握著自己的小手,早就把他的怨和恨都帶走了。這弟弟不管是好還是壞,都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人。
「那為什麼要避開我?」
他無法作答。真正的答案是不可以說出口的。
「呢…你是怎樣看我的?亞瑟哥哥。」



「我跟你爸提親又失敗了喔。亞瑟。」
優雅的吸吮著杯中的紅茶,男人語氣平淡得像在說別人的事一樣。他永遠都無法了解這個男人,就如果男人無法放棄和他們家聯婚一樣。
「你認為他會甘心把心愛的兒子嫁你嗎?法蘭西斯。」
男人沒表示同意又或是反對,只是看著他玩味的笑了笑。
「那要是他『養子』呢?他會答應的吧。」
伸手去觸摸他的臉頰,那雙不輸給他弟弟的蒼藍對上了他的碧綠。他嘆了一口氣,輕輕的拍開了男人的手,無比認真的說著。
「他的確會答應。因為我只是他『養子』。不過我可不想嫁你這紅酒混蛋!你給我閃邊吧!」
「我也不想娶個新婚夜就會謀殺親夫的小混混回家呢!不過…」
那雙蒼藍帶上了認真,這是他從沒看過的。
「我需要你,亞瑟。」


破壞平衡點的言語,帶來暴風的行為。

「我不允許!我不許你跟法蘭西斯結婚!」
「你不要我了嗎?法蘭西斯哥哥?」

交錯的思念,沒法言喻的想法。

「我喜歡他,不管是以哥哥的身份又或是以一個人的身份…」
「所以你就更應該答應我,亞瑟。」

總有一天,總有一天…這想法可以傳遞給你吧…

「繼承人什麼的找個養子不就行了嗎?」
那個人輕輕的擁抱著他,微笑的低語著。
「呢,我愛你喔。亞瑟。」



いつか...きっと...



後記:有感是大長篇,長到我會想棄坑的那種…囧
而且會狗血得不得了…所以可以不用期待的…因為會不會斷尾我也不知道o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