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CRISSCROSS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阿爾佛雷德跟伊凡.布拉金斯基走有一半是想弄清楚他的本意,而另一半則是好奇想讓他見的人到底是誰。

伊凡.布拉金斯基有一個姐姐和一個妹妹,但因為布拉金斯基家的血統也是數一數二純正,所以相信他這代也會保持近親通婚的傳統…可以排除他是想用姐妹的婚姻來拉攏自己。

那麼,他到底是想讓誰跟自己見面?

「放心吧~因為我不想跟你當義兄弟所以我要你見的人不可能是我姐姐又或是妹妹喔。」
走在前頭的伊凡帶笑的說著,他們都是生於貴族…拉攏人的手段大家都很清楚。女人,金錢,土地和權力…也不外符這些呢。

金錢對一個被全族人追討的人來說不重要。他傷了純血種之王,那還會有人跟他交易?有錢也沒用啦。
權力。這東西由他小時候就不缺。亞瑟寵他寵得要命,他大概是世上唯一可以令純血種之王為他做任何事情的男人吧。
而女人…他不在意,也不想要。這個世界上他想要的人由始至終也只有一個,即使是對那個人抱有無比的恨意的現在,還是只想要他。

「我也不想要你當我的義兄。同時,我相信自己對你的姊妹都沒有興趣。」
「彼此彼此吧,我也相信我家姐姐和妹妹也是對你沒興趣的。」
那充滿自信的聲音令阿爾佛雷德感到不快的同時也不得不認同伊凡的說話。在吸血鬼的社會…特別是貴族之間,近親通婚並不是什麼稀見的事情。

以他所知,有不少孩子打從一出生就不停被灌輸長大後必須跟流有相同血緣的兄弟姊妹結婚,對他們來說這是理所當然,不可能有任何拒絕的理由。

眼前的這個人也是吧。

從不知道真心的愛戀是什麼樣子的,單純的只為了留下優秀的下代而結合…那真的可以得到「幸福」的嗎?

井底之蛙不知曉海洋的的龐大,住在庭箱的孩子不知曉世界的一切;無知是「幸福」的。

知曉了世界的苦痛的孩子…再也沒法回去那無憂無慮的庭箱生活之中。就像他那樣,已經,不能回頭了。

即使那其實只是虛偽的「幸福」,對此刻的他來說,那也是令人無比懷念的「至福」。

無法否認地愛著那個人,愛得連單純地恨他也做不到。殺了對方,把他的血一滴不漏的喝下的話就可以解決的了吧。

報仇,跟欲望的結合。盡管不是他所希望的形式,但那樣做的話…對方的身心也會是他的了。

他不否認自己對於未來非常的迷茫。他不知道自己所做是否正確的,畢竟情報的來源是擁有「迷惑之聲」能力的伊凡…即使是有足夠的証據令他相信伊凡的情報,他還是對這件事抱有懷疑的態度。

迷惑之聲──能動搖人心,令人相信自己的能力…伊凡想他見的人不是伊凡的姊妹的話,那一定是一個可以令他完全相信伊凡說話的人了。

他知道伊凡的能力,這點伊凡也很清楚。這個証人,到底有什麼能量能令他完全相信伊凡的說話呢?

「好了,就是他了。」
「!?」
金色的短髮,紫色的眼睛…還有,跟他一樣的相貌。他是誰?
「嗯~我來介紹一下好了~阿爾佛雷德君~他是你那個本應死去的雙胞胎弟弟馬修君喔~為了不被亞瑟君發現滅口,我為他改了個別的姓氏~你不介意的吧。」

「你好,哥哥。」

看來,伊凡.布拉金斯基的確是準備了一個令他無法收手的秘密武器了呢。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聖誕祭活動文THE DAY FOR…中的電影文XDDDD




阿爾佛雷德有愛過亞瑟.柯克蘭。這點是他不能否認也不能無視的事實。

在還沒懂事的小時候開始就一直一直的喜歡著他。喜歡得無法自拔。
為了他的一句稱讚他可以拚了命的去努力,為了等待他的體溫可以硬撐起眼皮不睡覺…他是如此的愛過亞瑟.柯克蘭的。

正因如此他才沒法子去原諒亞瑟。由愛生恨是這麼的容易…當他被告知最愛的亞瑟就是自己最恨的仇人時,他心中就被憤怒所充滿了。

他沒辦法接受自己留在仇人的身邊。


所以他選擇離開────用最殘酷的方法。



他傷害了亞瑟的同時也傷害了自己。他裝作毫不在乎,但那只是在自欺欺人。不可能不知道啊…因為自己現在還是那麼的喜歡亞瑟…因為他現在是那麼的憎恨亞瑟。


「父親…母親…還有我的兄弟…我沒有錯,對嗎?」

他沉默地站在瓊斯大屋的遺址上,仰望著天空。小時候亞瑟曾經抱著他在那片天空中飛翔…可是當他自己學會了飛行後就再也沒有了。

胸口隱隱作痛,亞瑟那時候的笑容仍然深深的刻在他的心頭,怎樣也忘不了。
他沒有後悔離開亞瑟。可是每當他想到亞瑟的笑容和最後他看到亞瑟淚流滿面的樣子時,他總是感到很悲哀。

他沒錯,他是正確的。可是這感覺又是怎樣的一回事?

『阿爾你飛得很好呢,就像是老鷹一樣。飛得快也飛得高。』
亞瑟是這樣子稱讚他的飛行技術的。像只老鷹,又快又高。那也包括了鷹的其他特質的吧?

他是只老鷹─────一只自由自在,獨來獨住的老鷹。

他是不可能永遠留在亞瑟為他準備的鳥籠的。

他離開了亞瑟,得到了自由。傷害了亞瑟。
自由並沒有給予阿爾佛雷德過多的喜悅,過份的自由會令人墜落…他,是一只在天空飛翔的老鷹;他並不想墜落成為地上的蟻獸。

「回復自由的感覺如何?阿爾佛雷德君。」
「你是來取笑我的嗎?伊凡。」
阿爾佛雷德抽出自己那裝有銀彈的槍瞄準對方的心臟。而伊凡亦不甘示弱的用他的水管指向阿爾佛雷德的頸項。
用槍跟水管對峙著,他們誰也不讓誰。

天空的老鷹…雪地的白熊…孤獨而又高傲的存在們是容不下彼此的。

「跟王者柯克蘭為敵…你還真有膽量呢。」
「那是你告訴我的吧…亞瑟是滅我一族的兇手的這件事。」
「喔~是呢。」
伊凡露出了一個微妙的笑容…他在盤算著些什麼呢?阿爾佛雷德想不通也不想知道。

阿爾佛雷德並沒有放下自己手上的槍枝。亞瑟的事情他被憤怒仇恨推使他相信了這男人的說話,但那並不代表他信賴著伊凡,他還是不能完全相信對方。


「跟我合作如何?阿爾佛雷德君。」

伊凡仍然微笑著,他放下了自己心愛的武器,完全沒有攻擊的意圖似的。這是什麼的一回事?

「我有一個人想介紹給你認識喔。你見到他一定會很高興的~」
故作天真的說話,伊凡的笑容添上了不少神秘感。阿爾佛雷德放下了槍,但仍沒放鬆警覺。

「人?」
他疑惑地詢問伊凡,那個笑容令人感到異常的不安。可是沒辦法,在他傷害了身為純血種的亞瑟以後就不會再有人會幫助他;而在現在唯一會協助他的人…可能就是眼前的伊凡了。
「嗯,跟我來就知道的了喔~」

後記:RG衝太猛結果腦閉塞…過了RG後讓腦袋休息了一會但手感卻跑了…囧
只好慢慢的找回來吧… 總之,我復活了,開始正常更新啦!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聖誕祭活動文THE DAY FOR…中的電影文XDDDD



「這孩子…還活著?」
在瓊斯家屋宇的遺址下,他發現了他──瓊斯家最後的血脈。幼子沉睡著,像死掉般的沉睡著。他擔心的伸出手去觸摸那臉蛋,卻被幼子抓緊了手指。仍在沉睡的幼子露出了安心的笑容,完全沒有放手的意思。

有一股溫暖的感覺在他的心中縵然著,那是他不曾有過的感覺。他生為純血種一族的末子得不到任何稱為愛的感情了。他是末子,當然的家臣們會比較喜愛尊敬比他年長而且已經把自己的實力表現出來的兄長。
可以成為純血種之王的人就只有一個,年幼無力的他理所當然的成為了兄長和他們家臣們的眼中釘。暗殺,被襲擊都只是很平常的事。在力量至上的世界中,可以依靠的人就只有自己。他不停的學習修練,不停的向上爬,直到世界都被他踏在腳下為止。

成為王者的他腳下多了一班臣子,但他卻不能全心全意的相信他們,除了少數幾個他的血僕除外。血僕們只聽他的話,不會思考也不會反抗他…是最忠心的棋子。喝下他的血的奴隸,他的血僕。他從沒打算令人類成為他的血族,他不需要會思考會反抗甚至是背叛他的生物留在他的身邊。


即使是孤獨也好,他也不希望每天為了擔心被背叛而心驚膽跳。他有的是力量,即使世界上全是敵人也能活下去的力量。


沒有人需要他,他也不需要任何人。他就是這樣的一路走過來的,一個人,獨自的。


「主人,這孩子要怎麼處理?要殺還是交給瓊斯家的世交照顧?」
「不,由我親自來照顧。」
「好的,那麼小的去為您張羅所須的一切。」
懷中的孩子發出規律的呼吸聲,溫暖柔軟的觸感給他帶來了內心的平靜。第一次被需要,第一次跟人完全沒機心的接觸…是如此的令人感動…
「你是叫亞爾佛雷德對吧。」
他把幼子舉高,讓幼子沐浴於月光之中。
「亞爾佛雷德,擁有賢者名字的孩子。我,純血種的亞瑟.柯克蘭祝福你。你會擁有無比的力量,你會得到權力,你會得到你希望的一切。」
每次當亞瑟想起自己的行為時他都覺得自己非常的瘋狂,但在過了很久很久的歲月之後,他還是沒有一絲的後悔。

的確,那孩子奪去了他很多東西。但同時,他也為自己帶來了不少東西。他愛這孩子,很愛很愛;愛得願意把他的地位都送出的地步。

為什麼…為什麼兩人會落得互相憎恨,互相仇殺的地步?

「主人,請允許我們去殺了那個不知感恩的小鬼。是主人您養大他的…他卻傷害了您…請您下令!」
「請下令!」
「請下令!」
數十人的血僕不停的重複著那三個字節,本應是該為血僕的忠心感到欣喜的他卻只感到煩燥。他很倦,他想閉上眼睛什麼都不想一直的沉睡;也許當他張開眼睛的時間就會發現這只是一個惡質的惡夢而已。

「退下,我累了。全都給我退下。」
只要他下令,這些人偶都會聽令。不管要求是多無理,也不管下令時他的狀態是怎樣也好,他們都會聽令。那是自作自受,即使是現在──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知道他非常需要別人的陪伴的情況下;只有他的一句,他身邊還是一個人都不剩。

當腳步聲完全消失後他才意識到他為在的謁見室有多麼的巨大。他自己的呼吸聲從四方八面反彈過來,整個空間就變得更孤寂了。


「亞爾…亞爾…」
他任由自己的淚水落下,現在只有他一個人,他不用再載上那冷酷偉大的王的面具了。
「為什麼…我明明就那麼愛你的…」
亞爾佛雷德的來臨為帶走了他的孤獨,但他的離去卻帶來了近乎窒息的痛苦…是誰…到底是誰…
「是誰跟亞爾說是我滅了他一族的…?」
沒有人可以回答他的問題,除了已經離開的亞爾佛雷德以外,沒有人可以回答。

後記:北大復活萬歲XDDDD!!這篇劇情很無奈-3- 亞瑟一開始就表明了自己是清白的了,只是亞爾不信。 所以有人猜到兇手是誰嗎XDDD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聖誕祭活動文THE DAY FOR…中的電影文XDDDD





他的手緊緊的握著對方的頸項卻沒法使力,那是為什麼呢?
難不成他心中還留有愛慕對方的感情嗎?

不會的。

「我恨你。亞瑟.柯克蘭。」

不帶感情,他冷冷地宣告。

雙手仍舊的沒法使力他感到胃酸正在胃部中翻騰著,是啊,他恨這個男人。
恨得巴不得親手殺死他。

那又是什麼原因使他下不了手呢?

他聽到急速的腳步聲────是亞瑟的血僕們。人數很多,即使是身為貴族的自己也沒法全身而退的人數。
他放開了手,現在再花時間也是殺不了亞瑟的。那麼,先離開才是上策吧。

「總有一天,我會殺了你的。」

他假裝沒有發現對方眼中的淚水和自己心中那令人窒息的感覺。他轉身離開,卻感到步行的每一步都沉重得不得了。



早知道結果是如此的話,最初沒有相遇就好了。那麼他就能更徹底的恨這個人吧。


「再會了。純血種之王──亞瑟.柯克蘭公爵。」

他最恨的,最愛的亞瑟。下次一定會殺掉你的。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的?


「亞爾…亞爾佛雷德…」
站於吸血鬼頂點的他流下了淚水,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亞爾你寧願相信那些謠言也不願意相信我?



你就只覺得我把你養大,教你自保的方法就只是因為罪惡感嗎?亞爾佛雷德。



你就恨我恨得連讓我死得痛快也不願意嗎?



「真的不是我做的…亞爾…我真的沒有把你的一族消滅啊…」

收養你是出於自己怕孤獨的心,教你自衛的方法是因為不想失去你…
為什麼你就是不願意相信?


他自嘲的苦笑,他亞瑟.柯克蘭身為吸血鬼之王卻連一個比自己小上好幾千年的小鬼也留不住。


像是反映他的心情似的,天下起了雨來。冰冷的雨水混和他的淚,沿著他的面頰落到地上。

心臟很痛…痛得要窒息了…

「我真的很愛你的…亞爾…」

對方留在他頸項上的觸感已經消失得無影無縱,但他心中那無型的壓力卻越來越強…強得快要殺死他的地步。

後記:怎麼寫不長的…OTZ原本是有後面的…但看上來分開比較好就分掉了OTZ
這篇應該會看心情不定期連載,單純是來發洩一下北大被河的打擊…嗯。
100櫃謝謝了喔(下跪)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