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聖誕祭活動文THE DAY FOR…中的電影文XDDDD



「這孩子…還活著?」
在瓊斯家屋宇的遺址下,他發現了他──瓊斯家最後的血脈。幼子沉睡著,像死掉般的沉睡著。他擔心的伸出手去觸摸那臉蛋,卻被幼子抓緊了手指。仍在沉睡的幼子露出了安心的笑容,完全沒有放手的意思。

有一股溫暖的感覺在他的心中縵然著,那是他不曾有過的感覺。他生為純血種一族的末子得不到任何稱為愛的感情了。他是末子,當然的家臣們會比較喜愛尊敬比他年長而且已經把自己的實力表現出來的兄長。
可以成為純血種之王的人就只有一個,年幼無力的他理所當然的成為了兄長和他們家臣們的眼中釘。暗殺,被襲擊都只是很平常的事。在力量至上的世界中,可以依靠的人就只有自己。他不停的學習修練,不停的向上爬,直到世界都被他踏在腳下為止。

成為王者的他腳下多了一班臣子,但他卻不能全心全意的相信他們,除了少數幾個他的血僕除外。血僕們只聽他的話,不會思考也不會反抗他…是最忠心的棋子。喝下他的血的奴隸,他的血僕。他從沒打算令人類成為他的血族,他不需要會思考會反抗甚至是背叛他的生物留在他的身邊。


即使是孤獨也好,他也不希望每天為了擔心被背叛而心驚膽跳。他有的是力量,即使世界上全是敵人也能活下去的力量。


沒有人需要他,他也不需要任何人。他就是這樣的一路走過來的,一個人,獨自的。


「主人,這孩子要怎麼處理?要殺還是交給瓊斯家的世交照顧?」
「不,由我親自來照顧。」
「好的,那麼小的去為您張羅所須的一切。」
懷中的孩子發出規律的呼吸聲,溫暖柔軟的觸感給他帶來了內心的平靜。第一次被需要,第一次跟人完全沒機心的接觸…是如此的令人感動…
「你是叫亞爾佛雷德對吧。」
他把幼子舉高,讓幼子沐浴於月光之中。
「亞爾佛雷德,擁有賢者名字的孩子。我,純血種的亞瑟.柯克蘭祝福你。你會擁有無比的力量,你會得到權力,你會得到你希望的一切。」
每次當亞瑟想起自己的行為時他都覺得自己非常的瘋狂,但在過了很久很久的歲月之後,他還是沒有一絲的後悔。

的確,那孩子奪去了他很多東西。但同時,他也為自己帶來了不少東西。他愛這孩子,很愛很愛;愛得願意把他的地位都送出的地步。

為什麼…為什麼兩人會落得互相憎恨,互相仇殺的地步?

「主人,請允許我們去殺了那個不知感恩的小鬼。是主人您養大他的…他卻傷害了您…請您下令!」
「請下令!」
「請下令!」
數十人的血僕不停的重複著那三個字節,本應是該為血僕的忠心感到欣喜的他卻只感到煩燥。他很倦,他想閉上眼睛什麼都不想一直的沉睡;也許當他張開眼睛的時間就會發現這只是一個惡質的惡夢而已。

「退下,我累了。全都給我退下。」
只要他下令,這些人偶都會聽令。不管要求是多無理,也不管下令時他的狀態是怎樣也好,他們都會聽令。那是自作自受,即使是現在──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知道他非常需要別人的陪伴的情況下;只有他的一句,他身邊還是一個人都不剩。

當腳步聲完全消失後他才意識到他為在的謁見室有多麼的巨大。他自己的呼吸聲從四方八面反彈過來,整個空間就變得更孤寂了。


「亞爾…亞爾…」
他任由自己的淚水落下,現在只有他一個人,他不用再載上那冷酷偉大的王的面具了。
「為什麼…我明明就那麼愛你的…」
亞爾佛雷德的來臨為帶走了他的孤獨,但他的離去卻帶來了近乎窒息的痛苦…是誰…到底是誰…
「是誰跟亞爾說是我滅了他一族的…?」
沒有人可以回答他的問題,除了已經離開的亞爾佛雷德以外,沒有人可以回答。

後記:北大復活萬歲XDDDD!!這篇劇情很無奈-3- 亞瑟一開始就表明了自己是清白的了,只是亞爾不信。 所以有人猜到兇手是誰嗎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晴 的頭像
星月晴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