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reborn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Reborn子世代自創cp注意。



天從雲雀手中接過風花的手時,他腦中滿滿都是理艾的樣子。

『我們結束吧,天。』
理艾過長的留海掩蓋著他的臉龐,天無法看到他的表情。
『你會娶風花姐的吧,天。』

近乎賭氣的向風花求婚,急速的進行婚禮。
是年他二十八歲,理艾十八歲。

婚禮上理艾沒有出現,聽說是因為工作太忙碌,無法出席。

於他婚後兩個月,理艾也結婚了。
對手是友好同盟的大小姐,典型的政治婚姻。
他也沒有去出席理艾的婚禮,聽風花說新婚子是個可愛的小姐。
也對的,天想。理艾本應就是喜歡這種女生的。

理艾.卡伯羅涅,大概自出生開始就人如其名,活於謊言當中。

「天哥…」
近乎自言自語的低喃著,早已近乎看不見的理艾輕輕撫上天送他的mp3。那是他八歲那年的生日禮物,轉眼間,他們已經相識十二年了。

第一次見面,是他剛得到卡伯羅涅這個姓的時候。

「天~~~!人家好想你喔!」
當風花撲向天的時候,他一心只認為他會成為自己的姐夫。誰知道當半年後天向他告白時他真的嚇了一大跳。

天是一個細心的男人,這點和他的兩位父親都很不同。
「理艾,眼睛痛嗎?」
「理艾,你冷嗎?」
理艾是一個白子,他要注意的事打從出生開始就比別人多上數倍。而天總是把那些事記得一清二楚,一次又一次提醒他,關心他。還是連他父母也做不到的事。


所以他喜歡上天,天就是他在這不斷被吞噬的世界中最明亮的光芒。當他的眼睛快要完全看不見的時候,他就知道是時候了。是時間把這光芒還給姐姐了,也是時候回報把他養大的養父母了。

他知道天脾性,所以他向天提出要天娶風花。他不管迪諾的反對於剛成年就成婚。

他的時間已經不長了。父親收養他的原因是想找一個後繼者,所以他要留下卡伯羅涅的繼承人──他的孩子。

其實他可以像父親一樣去找尋,找一個和自己流有相同血緣的孩子。可是他知道已經沒時間去尋找了。

癌細胞已經吞噬了他一半的生命。沒時間了,沒時間了。

他背叛了天,背叛了自己。他把一切都背負上身。

「對不起,天…對不起…天…」
我愛你。

那三個字卡於喉頭上,怎樣也吞不下去。淚水恨恨的在眼中打滾,不停的落下。

這是報應。他想。到他死的那一刻,他也不可再把那三個字說出。自他放開了天的手那一瞬間起,他就把自己愛戀的心殺死了。


因為,這世界已經沒有人能像天一樣令他打從心起的深愛著。



後記:
結果還是捨不得把便當送上(泣)
子世代中最喜歡理艾的了…(遠目)
順便一提,理艾是迪諾養子,名字是親生父母起的,liar-謊言。
過一陣子寫個短篇集把理艾一生(喂,主角不是九音和久遠嗎!?)簡介一下好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距離


山本天不是一個天生聰穎的孩子,他的一切都是用努力所得的。
他每天花六小時唸書,六小時練劍,為的是不負嵐守和雨守之名。
他是山本武拾回來的孩子,真正的父母是敵對黑手黨的成員,在對抗戰中死亡。
他的老爸山本武不知是心軟還是發神經的就把他拾了回來。

靠!這是八點的肥皂泡連續劇嗎?每次他想到自己的身世會想吐糟,比八點還八點檔啦。
還要真的像是八點檔的劇情一樣,他不恨彭哥列。
隼人父親,老爸對他不錯,京子夫人和十代目也是。
連外嫁了的霧守庫洛姆也常帶伴手禮回來跟他玩,生活寫意安心,別人對他的成績也沒什麼要求。

問題是他自己。

他感謝大家對他好,可以他沒法開懷。
要是像久遠或風花那樣是守護者的親生孩子他可能可以開開心心的接受這一切。
他不行。
他沒有老爸和父親的血,他沒法子說服自己安心的接受一切。
於是他唸書,為了更接近一點他那個唸書天才隼人父親,於是他練劍,為了更去接近那個天生殺手的老爸。



喜歡的類形


「你還真努力呢…糖果。想變好吃一點嗎~?」
躺在草地上笑得甜美的是下任首領的未婚夫───久遠.達爾達洛。他一臉壊笑的看著練習面部打擊的天,一整個就是在打壊主義的樣子。
天白了他一眼,他不知道該去糾正他錯誤的漢字用法還去叫他不要躺草地。
「練劍。」
用兩個字回答了久遠的問題,天現在只希望這個和下代首領同名的混蛋消失於他的面前。
「喔~天你不想理我嗎?那要我告訴風花姐你在這嗎?」
「對不起久遠小弟我錯了你別再把我的練習場地告訴風花啦啦啦啦!」
一秒,只有一秒天就敗倒在久遠的面前了。誰說孩子會像父母的!你有看過山本武和獄寺隼人會拜在庫洛姆面前的!?
「我不明白你為什麼會那麼怕風花姐的。明明風花姐就是一個大美人嘛。」
久遠換了一個姿勢坐於草地上,這句是真的心。
雲雀風花的樣貌是一等一的好,十足有大和撫子的味道。
「不說話不動的話就是!都不知道那位捐卵者是不是女子摔角手來的…」
天總是覺得被風花喜歡上是他最大不幸,那個雲守的女兒暴力得不像女生,性格又自我中心,再說又沒大沒小。
真的不是他喜歡的類。
「那天喜歡什麼類的女生?」
「問人的先說。」
「九音。」
「呃?」
「我喜歡九音那種女生。」
呆了一下,天無言的看著久遠…那有人用人來當類型的!?
不過基於禮貌,他還是答話了。
「我喜歡文靜乖巧型的,會令人想保護的更好。」
「喔~病弱型。總之不是九音就行了!」
「你啊…直接點問我對小姐怎樣看不就行了嗎?」
「人家會不好意義的嘛~~」
天殺的!這個八歲的小鬼為什麼會這麼的欠揍的啦啦啦啦啦!!!山本天,於這一刻終於明白為什麼當年隼人父親會那麼的想幹掉藍波先生了。


父女

雲雀風花是一個奇突的孩子,她像她的父親,那個處心積慮打造出另一個自己的男人,不過也許更像她基因上的母親,1418號捐卵者。
她沒見過她的母親,生母又或是基因上的,也不知道她們是誰。
代母是印度的一位窮苦女性,以出租子宮為生。
生母倒是知道多一點,黑髮黑瞳的日本女性。
她聽說父親一步入卵子銀行的第一句是:「1418是黑髮黑瞳的嗎?」
那就是她誕生的原因。

和她一同植入代母子宮中還有其他的四人,而順利出生的就只有她。
悲哀嗎?父親於她三歲的時候問過她。
不,完全沒有。她是如此回答的。弱小的草食性動物的死不必要傷心。
換來的是父親滿意的笑容和她口中種馬的悲鳴聲。


後記:我最喜歡的不是天(默)真的。有人猜到1418的含意嗎?設定什麼的有人想看才發吧…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續不愛


1.
アイシテル ツナヨシ

九個音節清晰的進入了青年的耳膜中,那個已經不存在的聲音,說著那不曾說過的話。青年栗色的瞳孔現了一瞬的苦澀,他微笑的向著面前的墳墓低喃了一聲:「可是我…不愛你。一切都留給下一代吧,骸。」

也許是超直感的關係,綱吉心想。一切都只是感覺到,他,不會回來。這些只是音節,不是句子。這九個音節只是向被稱為『愛』的這個感情告別的儀式,不是告白,也不是什麼愛的句子,它只是在說,一切都完了,一切一切都完了。

2.
綱吉會夢到骸,不只一次,只要是心情比較差的那一天就會夢到。那不是美夢,但也說不上是惡夢。他總是會一鼓腦兒的把他心情差的原因都歸咎於他對他破口大罵,而骸,也只會在那兒安靜的由綱吉打罵。

每次綱吉醒來都發現枕頭濕透的。

3.
兩年後京子懷了孩子,檢查的結果是個女孩。他的忠犬獄寺高興得不得了,高呼著彭哥列有後了萬歲!背影是他和戀人的養子不滿的面容,原因是獄寺因為這件事忘了他的生日。

綱吉在當天晚上輕聲的和京子說著:「是女兒的話就把庫洛姆的兒子招贅吧。」
京子輕笑著,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的了,她回話,那個人一直都在你心裡,不是嗎?
妻子居然知道這件事令他抖擻起來,心中無疑的湧起了罪惡感。
「就算如此我也愛你,我不會反對的。」
京子面上那一零一號的天真笑容,從何時開始,成了一重負擔?
「對不起…京子…對不起…」
那一晚他抱著妻子哭了一整晚。

3.
正如檢查的結果,孩子是個女生。她被起名為澤田九音,命名的正是她父親本人。
這孩子就如同他當天以超直感聽到的那九個音節一樣,宣告著他和骸之間的終結。今天起他會是京子的好丈夫,九音的好爸爸。他不會再是那個愛著骸的綱吉。

4.
孩子一天一天的大,也就長得越來越像綱吉。
「爸爸,爸爸,你喜歡這個叔叔嗎?」
小小的食指指著庫洛姆為他和骸拍的合照,心中有某一種東西破蛹而出,手在抖動,淚於眼中不停的打滾。

綱吉結果還是騙不了自己。

他還是忘不了那一晚,他到最後還是死心塌地的愛著六道骸這個人。

「爸爸有那兒在痛?」
女兒天真的聲音於這一瞬變的無比的刺耳,他可以做的只有整抱著女兒不停的流淚。

5.
「久遠身上沒有流著骸大人的血,BOSS。」
九音出生那天庫洛姆無比認真的說著。
「就算是再像也是如此,他和骸大人沒有任何的關係。這樣,也好嗎?」
庫洛姆的丈夫不是黑手黨的人,而是一個和彭哥列有來往的政治家。不是她身邊最親近的犬或是千種,因為那兩人其實一直在交往,他們不言於聲可是他知道。的確有不少同盟也表示希望能夠和庫洛姆成婚以加強同盟關係,也給他一一的拒絕了。原因只是單純的因為骸討厭黑手黨而已。

骸就算失去了身軀,他還是可以左右你的決定。

「啊啊,只有微少的關係也好。我也想和他有一點兒的關連。」
「就算令女兒不幸也是?」
「你的兒子才不會是那種爛男人喔。」

那是莫明的自信。真的真的,就算只是骸他半身兒子的妻子的父親,他也想和他有一點兒的關連。

6.
「小姐!小姐!您想到那兒去!?」
銀髮的青年快步的追上前頭的啡髮少女,引起了對方異常不滿的反應。
「那兒也好!我才不要和那個什麼前霧守半身的兒子訂下什麼婚約!」
「您最少也說是現任霧守的兒子吧,小姐…」
回應青年的這句話,少女立刻回頭,用橘色的雙眼望著青年。
「父親不是因為那個人是庫洛姆小姐的兒子才要我嫁給他的。」
她就像是忍耐著什麼的似,咬緊下唇,緊握拳頭。
「父親是因為他是父親所愛著的前任霧守-六道骸半身的兒子才希望我嫁給他的。天,六道骸一直都佔據著父親的心,我和母親加在一起才有一個他重要。」

「你說我會想嫁給他半身的兒子嗎?」
她的聲音抖擻著,名為天的青年啞口無言。

7.
天可以體諒小姐的心情,但要是不把她帶回去,他那個隼人父親可是會用炸藥把他轟飛回日本的。
「總之小姐,您自回去吧!向首領說的話他一定會理解的。我和老爸也會幫口的啦…」
「我是不會回去的了!你回去跟獄寺先生說吧!山本先生會保著你,最多也只是會飛到西西里不會飛回日本的!」
「小姐……」
無視青年的哀嗚,少女自顧自的向前走。

「喂啊?這不是天嗎?那這位不就是…呼呼,我可以告訴獄寺先生嗎?」
在他們眼前出現的是身材高瘦的藍髮少年,紅藍的異色瞳更是進一步突出了他的氣質,他輕輕的牽起少女的手,烙下一吻。
「初次見面,彭哥列的公主。九音小姐。」
面上出現了紅暈,面前少年的長相出色之餘,性格又不錯。九音於這一瞬覺得和他共渡一生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你好像玩得很高興呢,久遠。」
Kuon?天好像很久沒叫過我的名字呢?九音想。
「才沒有呢,天。這是禮儀,禮儀。對未婚妻的禮儀。」
少年笑著回話,九音感到自己的腦袋開始當機,千萬不要告訴我這想法是事實…

「我叫久遠.達爾達洛斯,霧守-庫洛姆的兒子,你的未婚夫。」

九音於這一刻咒罵上天,怎麼父女的喜好會如此的相似。媽的,她墜入情網了。

結果兩人是手牽手的回到會場去的。

8.
「一切都照你想的前進著呢,蠢綱。」
「有一件事不同呢,reborn。」
他向著女兒和未婚夫那甜蜜的笑容,淡淡的說著。
「九音她,不但告訴我我和骸已經完結,也一直的告訴我,我還是很愛骸。」


後記:
明明是悲文…一到子世代那面就變歡樂了…媽的…(泣)
孩子們的名字如下:
澤田(sawada) 九音(kuon)
山本(yamamoto) 天(ame)
久遠(kuon).達爾達洛(Tartarus)
天是養子,名字明顯是山本改的,用了兩秒時間(喂)
而九音和久遠只是單純的想玩文字遊戲orz
久遠的名字有暗示他像骸(咦),久遠=永遠=永生=輪迴(好勉強orz),Tartarus是冥界最深處=地獄的盡頭(也很亂來)。
順便一提本文天21歲,九音16,久遠18。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人稱練習。
好苦好苦的6927。
慎入。




你們的相遇並不浪漫,可是卻是非常的轟轟烈烈。

你們把劇場破壞得亂七八糟,最後你間接害他被關於牢中。

你的家教說你不必擔心他們,可是你做不到。
在那天起一聽到有關犯人入獄的消息你都會問起他們的事。
你沒發覺,可是「六道骸」這號人物卻在你心中扎了根,就算你沒刻意去想,這名字還是會在你口中脫出。

再次見到是在你的指環戰,他的半身以你霧守的身份出戰。
只是代理,因為你父親選的霧守是他不是那女孩。
在那戰鬥中你接觸到他的記憶,你對他的印象多了口是心非而且重視朋友這一項,還有就是你知道了他還生存。

於是你提到他的機會就更多了。

過了好幾年,你承繼了你應有的位置。
你下令和服仇者交涉,把他放出來。
代價是他必須對你絕對服從。

你仍是沒發現他於你心中越催重要。

蠢綱,你是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
前家教提點你,你仍是不明白。
你不明白你愛他,你不明白他愛你。

平衡點是會倒塌的,由其是在一方重得很過份的時侯。
他愛你愛得快瘋了,他想你想得太多了。
他破壞了這平衡點。

那一天他抱了你。
我愛你,我愛你,綱吉。我愛你。
腸藏被壓迫的感覺害你想吐,可是有另一種感覺於你心中升起。
奇異的滿足感。
你是我的東西…綱吉,你是我的東西…
他的聲音很溫柔,可是動作卻是很粗暴。
你知道你反抗他會停手,可是你沒這樣做。
你只是在他身下喘息,一句拒絕的話也沒有說出來。

你感到濕熱由你的眼中流下。




這件事你沒有說出來,他也沒有,也許該說他沒有機會說出來。
隔天他就從你眼前消失了。

總部沒有他的消息,庫洛姆聯絡不上他。
就如同霧消散一樣,他消失了。

起初,大家也著急地找他,當過了數個月,持續的就只有他忠心的部下和你而已。

再過了幾年,你娶了你一直喜歡的女孩子。
你意外的沒有感到興奮,也沒有什麼重大的喜悅。
日子平凡也幸福,只是你不滿足,就像是欠缺了什麼。

首領,請你跟我來。
她的半身如此的要求著,你也沒有拒絕的理由,所以你就跟她去了。
她帶你去的地方是一處斷崖,面對著大海,你面前有一個小小的墓。

骸大人叫我要你結婚後才可以帶你來…
她眼中充滿著淚水,聲音很小,你得很用心才聽得到。
他說這兒能夠很清楚的看得到天空所以他就選了這兒。
墓上刻著他的名字和出生死亡的日期,死亡日期是在他抱了你的三天後。
同樣的,那上面義大利文細細的刻了一些字,「我永遠愛著我的天空」。

我不愛你!我不愛你!六道骸我不愛你!
你鼻子一酸,你忍不住對著墳墓大叫。
你現在知道你自己想要什麼,可是你已經沒法子得到了。

其實你愛他,比愛你妻子更愛。所以你那時才沒有反抗。
太遲了,一切都太遲了。

我愛的是我的妻子,我愛的是京子。我不愛你,我不愛你…
近乎發瘋的大叫,你只是在發洩你的情緒,你不知道這些話是說給你自己聽還是他聽。

我不愛你…六道骸…我不愛…
你雙腳失去了力度,跪到在他的墓前,你口中仍然的叫嚷著你不愛他,可是你的淚水還是留下來。

就如同他當初抱你時一樣。



後記:
我是混球…ORZ回去拉MAYA了…(巴死)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骸,要是我有什麼事…你要代我守護彭哥列。可以嗎?」
栗髮青年苦笑著,他看著面前那個靛髮的幻影輕喃著。
眼前的他沒有實體,他只是應青年的要求前來相見,他現在正於遙遠的彼方執行任務,為了他所愛的青年。
「你認為我會保護我最討厭的黑手黨嗎?綱吉。」
他輕輕的撫上青年的瞼,幻影的右手於青年停留,無法傳遞的體溫和觸感,帶來苦澀的感覺。
「可是我說的,你就會去做。不對嗎?」
無奈的笑了笑,那是復仇者開出的條件,他要是反抗身為彭哥列十代目的青年,他就會馬上再次被關入水牢。
所以他不會反抗,雖然那同時也是出於對青年的寵溺。
「你很清楚呢,綱吉。」
「因為是你的事。」
他苦笑,而青年也回以同樣苦澀的微笑。
「時間快到了呢,綱吉。」
「也對。」
他所在的國家現在是清晨,和任務開始的時間只剩下一點的時間,他不得不走了。
「骸,小心慢走。」
「我出門了,親愛的綱吉。」
他輕輕的在青年的臉上烙下了一吻,慢慢的消失於房間中。
他離開後,房間又回復了寂靜。
青年坐於那華美的辦公桌前,輕輕的嘆了口氣。
不安感於心中蔓延著,那是什麼原因?


砰!


胸口突然傳來的痛楚清晰得不得了。
『超直感真是準確無比呢…』
他露出了苦笑。
『還好,最後也見到了骸…而且也…拜託了他守護彭哥烈。』
他感到口中充滿了血腥味,連呼叫吸也是充滿著鐵鏽味。
他咳出一口又一口的鮮血,他現在深切的了解到瀕死的滋味。
『真的好嗎?這樣子一個人的逝去。』
自心中湧出的聲音,對,他不是英雄,他只是個膽小鬼。
「骸…骸…我…」
他感到淚水慢慢流下,連同他的生命。
「對不起…我們…要下世…再見了…骸…」
他的淚落到那華美的辦公桌上,他不甘心的合上了兩眼,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骸,我喜歡你。』
「綱吉?」
從天空傳來的輕柔的聲音,很溫柔,很奇妙的感覺,就像要消失一般。
「錯覺嗎?」
他輕輕的吻上了當成項鍊配帶著的指環,那指環是模仿大空指環而製成的。沒有任何的戰鬥力,但是代表了他所愛的青年,所以他不願意去把它放下。
「為你而戰,我的彭哥列。」


收到消息的時候已經是完成任務之後的事。
他接到電話時心情異常的平靜,反觀電話另一頭的雨守,聲音抖振得不得了,就像是要把淚水都忍下來的似。
「我們發現的時候已經太遲了。抱歉…」
『其實真正要說抱歉的人是我…要是我再多留一會。結果就會不同了吧…』
一整個通訊過程他都保持沉默,他最想保護的生命就他看不到的地方消逝。
他內心很平靜,平靜得超乎他自己的想像。
「那麼你就盡快回來吧,骸。」
他發現他完全沒有把對方說的任何一句話聽入耳中,也只是含糊的答一聲明白就算了。


結果他回去時已經是葬禮完結之後的事。
嵐守緊握著他的衣領,迫問著他為什麼不出席葬禮。他不作一聲的態度更令嵐守憤怒,一拳厚厚實實的打中了他的面頰,大概是牙齒撞到了口腔內的皮膚,口中蔓延出一股鐵鏽味。
「說話啊!我叫你說話啊!你是十代目最愛的人,為什麼你就不去送他最後的一程!」
近乎崩潰的聲音,嵐守的的確確是比任何人都更加的敬愛他們的首領。
他仍舊的沒有說話,他的視線遊到那張華美的辦公桌上,那個人就是在那兒嚥下最後一口氣的。
他的嘴角慢慢的向上揚,你是用什麼表情面對死亡的呢,我親愛的彭哥列,我很想知道喔。
「你還笑!?」
他更用力的送上一拳,連同他懊悔的淚。

聽說第一個發覺的人是他,他急得不得了,緊緊的抱著只剩下微溫的青年跑了十多分鐘到醫療室急救。
他身上沾滿了青年的鮮血,氣急敗壞的樣子把身經百戰的夏馬爾也嚇到了。
不過青年還是反魂無術了。
他哭得比誰都更兇,他於葬禮上的付出比誰都更多,他的懊悔比誰都更多。
他後悔沒有留在青年身邊,他後悔沒法挽回青年的生命,他最後悔的是無法帶這個青年一生最愛的人去送他最後的一程。

「隼人,停手吧。」
「可是…」
雨守緊緊的握著嵐守那纖細的手臂。最近吃不好睡不好,你瘦了,用心痛的語調輕喃著。
他還是不作聲,就算是被嵐守毆打,和現在雨守的阻止。
他看著那兩人的交流,他也曾和這個人用相同的語氣說同一句話。
對。
就在他愛的青年第一次殺人的時候。


綱吉,你不吃點東西嗎?
不用了。我不餓。
說謊,你好幾天沒吃東西了。
我不餓,我想睡了。
我陪你好嗎?你一個人會造惡夢吧。
謝謝…
他把青年輕輕的擁入懷中,他感到青年在微微的發抖。
他嘆了一口氣,在他的額上輕輕的親吻。
有我在。我在你身邊啊,綱吉。你看你,最近吃不好睡不好,瘦了很多呢。
他帶點心痛的吻上了他帶著大空指環的右手無名指。


「要是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用衣袖把嘴邊的腥紅抹去,他再次露出了他平時優雅的微笑。
對呢,我還有必須要做的事。
我答應了你要保護這裡的。我親愛的綱吉。
那個人總是在他快要走錯路時把他拉回正路,今次也是。

「啊啊…沒有綱的彭哥列,也已經沒法子束縛你吧。不過,答應我們,你不可以亂來,你死去又是再次被關入水牢,都不是他想看到的。」
雨守輕輕的架著正想出聲罵人的嵐守,認真的向他要求答覆。
他嘴角上揚的幅度變得更加大,他向著大門前進。
「我只會聽綱吉的說話呢,我沒有義務去回應你們的問題。」
他打開了大門,不帶一點留戀的離去。


「你好,白蘭大人。我是入江大人派來的新人。我叫里歐。」
他露出了天真的微笑,這名字的主人早已化成冰冷的屍塊,沉於大海中。
「是嗎?多多指殺呢,里歐君。」
他化成了年輕的青年假冒名叫里歐的老人,目的不就只為了那兩個嗎?
復仇和保護彭哥列。
面前的那個人正是下令殺害他所愛青年的兇手,只要下手就行了吧。
可是不行喔,我答應了綱吉要保護彭哥列喔。
現在殺了他只可以復仇達不到保護彭哥列的目的。
忍下來喔,六道骸。
「你可以幫我把那些花插起來嗎?里歐君。」
笑得人畜無害,只看外表實在看不出他就是黑手黨的首領,這點他的綱吉也一樣。
「好的,白蘭大人。」
他假裝心情良好的哼歌,他手中的曼陀羅花就像是知道張會發生的事情一樣開得燦爛。






「六道骸君,你知道曼陀羅花的花語嗎?是變裝喔。」
眼前人仍舊的笑得人畜無害,他雖然已經滿身是傷,但仍用他那優雅的笑容回答眼前人那自問自答的問題。
「當然知道呢,你剛才就已經說過了。」
他挺直身體,用叉子作出攻擊,可惜,還是被那傢伙擋下。
「你還有力量攻擊嗎?彭哥列的守護者真是有趣呢。」
笑意更深的笑容,又是一下攻擊於他的腹部,他從口中吐出腥紅。
那是很久沒有感受到的感覺,對上一次是第一次和他所愛青年戰鬥。
滿口鮮血的感覺真的不太好受,他想。
強行的把身邊撐起,可是對方又再一次的把他打倒於地上。
「有什麼理由令你對彭哥列那麼忠心呢,骸君。」
帶笑的聲音於他聽來變得遙遠,他口中不知為何的吐出了他最愛的人的名字。
「綱…吉…」
「為了愛,為了並盛中2年A組的澤田綱吉君嗎?」
他輕笑,可以去見你了吧,綱吉。
他近乎放棄的閉上兩眼,心中想著他最愛的那個人。
接下來,拜託妳了,庫洛姆。保護他,保護綱吉。

「骸…大人…」
半昏迷的庫洛姆無意識的輕喃著他的名字,靜靜的落下了淚水。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悔恨的淚
---------------------------


「入江正一,為了我們的未來。就請你消失吧。」
那個灰髮的混血青年,輕輕的扣下了扣板,子彈從槍管中射出,撃中了他的胸口。
他不認識射殺他的這個青年,也不清楚他得消失的理由,他只知道自己的生命正在消逝。
他好像看到一個白色的身影,他口中吐出了一個自己不認識的名字。
「真的很抱歉…白蘭…大人…」
他合上了眼睛,很倦很倦,他已經要睡了,永遠地。
「你殺了這個小子嗎,隼人。」
黑髮的青年痛惜的把灰髮青年擁抱入懷,他不給任何人看到懷中人的淚容。
「我這樣就可以保護十代目了吧…武…別一個次元的我們可以和十代目一起了吧…」
他的淚是為了什麼而流,他不知道,胸口好悶,淚水停不了。
為了十代目的生存而殺了現在還無辜的小孩。
這是對還是錯?
「嗯,我們已經改變了未來。已經沒事的了…隼人。就像白蘭想保護這小子一樣,我們也只是想保護綱而已…」
他更加收緊了手臂的力度,把懷中人抱得更緊,讓他的淚都落在他胸口上。
----------------------------------------------------------------------------------------

遺憾的淚
-------------------

白蘭大人。
真的很抱歉白蘭大人。

「小正…」
「白蘭大人?」
白蘭張開了兩眼,映入眼中的是一張蒼老的臉。
「嘩!!!里歐我不是叫你不要在我睡時接近我的嗎!?」
「這很沒禮貌呢,白蘭大人。再說不接近你又如何叫醒你呢。」
這是今天的文件,里歐把厚厚的文件放到桌上,要在明天前處理好,他補充。
白蘭認命的隨便抓起了一張文件,流暢的於上面簽上了簽名。
「白蘭大人。」
「怎啦,里歐?」
他再拿起另一張文件,再次重復簽名的動作。
「小正是誰?」
他呆了一呆,很熟識的名字…可是他不知道是誰。
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自心頭升起,眼眶很熱,淚水快要落下。
「白蘭大人?」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那麼悲傷…」
他用左手遮閉雙眼,落於掌心的熱度是為了什麼?
心中的痛又是什麼?
「白蘭大人,你也許是太累了吧…」
老人把手按在白蘭的肩膀上,輕輕的摸了摸他的頭。


「啊啊…居然哭了呢我…有多久沒哭過呢。」
上次哭好像已經是母親過世時的事了,他帶點自言自語的輕喃著。
「小正,小正,你是誰啦?」
他閉上了眼睛,任由淚水落下,他習慣性擺放的秋牡丹仍舊開得燦爛。

--------------------------------------------------------------

欲哭無淚
------------------------


「入江正一,我們來看你了。」
粟色長髮的青年半跪於小小的墓碑前,表情盡是苦澀。
「我們用你的生命來換取了我們的幸福,真是抱歉呢…」
他看了看背後捧著一大束白蘭花的靛髮青年,青年對他回了一笑,把手中的花束交到他的手上。
「我們害你和白蘭痛苦,我們做到的補償就只有這樣吧。」
他輕輕的把白蘭放到墓碑前。
「我們只可以讓這些花代替他陪著你,入江正一。還有就是…」
「祝你們下輩子可以幸福。」
靛髮青年代替他說了下去,把他身體和後悔的心靈緊緊的擁入懷中。


後記:
本是一篇來的…分成節感覺好多了O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一口氣全文補上!!



十年。
兩人相識的時間。
正確一點是十一年。
因為在未出生時就已經知道對方的存在。
詛咒。
因為是被創造出來的生命。
一生都要背負血腥的命運。



孽緣。戀人。
不相關的字詞。
明明就是不相關。
為什麼會變成相同的呢。



十年。
用了十年來了解你。
用了十年來愛上你。
詛咒。
會因為愛而解開。



閉上眼睛。
不同以往看到血泊的影象。
看到的是你的美麗的金髮。
陽光般的金。
海水般的藍。
它們不知不覺中取代了黑。
成為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顏色。

「コラ。利邦。你看,下雪了。」
你伸出手去接著飄雪。
輝金配上純白的雪。
令我看得異常著迷。
「對。是雪。」
有一段頗長的時間。
很討厭雪。
討厭它們的冰冷。
討厭它們的寂靜。
可是當和你在一起。
一切一切都沒關係了。
雪白令你的金髮更加耀目。
寂靜更能襯托出你的開朗。
愛雪。愛你。
緊抱你。
永不放手。
「明天是情人節。
我們交換禮物吧。」
無視你的不滿。
吻上你的唇。
期待明天的禮物。

「可惡コラ!!利邦這混蛋!!」
腦中沒法子把下午的事整理。
親吻。雪。情人節。情人節。情人節。情人節。
「可惡的利邦!!難得一天的假期卻要我準備什麼禮物…死吧コラ!!」
把枕頭當成戀人。
狠狠地潮它攻擊。
連身為拍檔的菲爾可也看呆了。
整理羽毛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
用力的把枕頭丟到牆上。
枕頭以完美的角度反彈向菲爾可休息的木架。
「嗄!?」
菲爾可給突如奇來的攻擊嚇了一跳。
急急忙忙的飛往主人身邊。
嗄嗄嗄的叫了幾聲以示不滿。
「菲爾可。」
稍為冷靜下來的他叫著拍檔的名字。
疑惑的問道。
「我要送什麼東西給利邦コラ?花嗎コラ?」



碰!!
菲爾可告訴自己。
這是因為自己那天然得可怕主人的無心之言害的,
絕對不是自己沒平衡感也不是飛太久了不會站。
慢慢的飛回原來的位置。
開始回答主人的問題。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
譯:那是在上面的人送的。只可惜你是被壓的那個!
一針見血的說出主人心中的痛。
沒錯。
他是一只受(大心)。
而他家的攻就是那個愛耍浪漫嘴巴上有一公升蜜糖的超.一流殺手利邦。通稱鬼畜邦。
「那你說我可以送什麼呀コラ!!那混蛋什麼也不缺!!你不是要我做巧克力吧コラ!!」
給自家寵物說中了心中的痛。可樂尼洛不禁咬牙切齒的說著。
明明大家也是男的為什麼我要被壓。
明明只是孽緣為什麼會變成戀人。
最重要的一點是……
為什麼千不著萬不著自己要喜歡上他啊!!!
忍不住的又往枕頭用手的打了一下。
氣死人了!!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
譯:主意不錯。不過你也不想做這種少女的行為吧~
無視主人的狂抓。
不…正確一點是習慣了。
自從主人和有孽緣的利邦交往後。
這種事就和吃喝一樣的普通。
幾乎每天也會發生一次。
不過,
本人在狂抓完往往就會和戀人和好,
甜甜蜜蜜的過。
唉。
見怪不怪呢。
菲爾可想。
「那你說要送什麼コラ!!」
的確是不想像小女生那般送巧克力(酒心)。
可是腦中完全想不到有什麼好送。
衣服。
那人總是說他沒品味。只穿軍服。
槍械護理用品。
很實用。但不是情人節應該送的物品。而且送了一定會說他不懂情趣的。
日常用品。
那傢伙的日常用品有綱提供,而且他最重要的日常用品只有香煙。
苦惱。
可以送什麼呢。
不要像小女生要有品味又要有情趣。
真難想。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
譯:送你自己出去吧他一定很喜歡~反正你送什麼他也一樣高興的。
好整以閒的說出爆炸性發言。
反正說是寵物不如說是惡友比較好。
阿龍和利邦也是這種的相處方法。
「你想死嗎コラ?」
高舉枕頭作出攻擊姿態。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
譯:不是不是~反正想不到。出去找找看吧~
飛到主人的肩上。
用頭部示意主人外出。
「明明就是你自己想去散步吧コラ。」
口中雖然不滿。
但仍然在穿上外套後步出房間。

在白雪的洗禮下西西里島不同於平時黑手黨橫行的面貌,
變得寂靜和平。
連步行在街道上也有重生的感覺。
一想到重生就想到同名人士的要求頭又開始痛了。
「買什麼好呢…コラ。」
漫無目的的在街上步行。
街旁林林種種的店舖都因為明天的節日放出了很多精美的商品。
可是就是全都看不上眼。
多精美的精品也好也冇法吸引他的注意。
店舖中滿滿的女生其實亦是一個原因。
可樂尼洛的自尊不容許自己進入一間滿滿是女生的店舖。

「喂,小朋友。要不要跟大哥哥去玩啊?」
幾個穿著頗為光鮮的青年團著可樂尼洛,
用玩世不恭的口氣說出泡馬子的說話。
明顯的就是不知名的富家公子。
「我沒時間コラ。」
以平靜的語氣說完就轉身走。
一來自己不是女人但給男人泡令他很不爽。
二來要是找不到明天的禮物明天會發生什麼事真的是不知道。
只要一想到要是利邦收不到禮物會做的事。
可樂尼洛就打從心中發寒。
「可是我們有呢~」
「不可以走呢~」
「和我們去玩吧~」
青年們仍然不放棄。
持續的死纏。
「你們………」
忍耐畢竟有限度。
而且可樂尼洛的耐性並不屬於很好的一群。
現在他已經是瀕臨暴走了。
「啊!條子啊!」
「糟了!快跑!」
略為偏高的聲音一喊出條子兩個字,
男人們就一窩蜂的逃走了。
「喂。幫了你。給我報酬吧!」
「還是沒有變呢你。瑪蒙。」


黑色的過眼斗蓬,滿口的金錢交易。
的確是藍色的阿爾柯巴雷諾的瑪蒙。
「沒變?才兩三天不見。會變才怪。」
略有不滿的語氣,不過下一秒就轉成諷刺的語氣。 
「喔喔~你在這兒幹什麼~?難不成是買巧.克.力~?我可以介紹你一款利邦會喜歡的。」
「多事!你才是來做什麼的!」
先不管瑪蒙是如何得知利邦的喜好。給諷刺的可樂尼洛決定先反擊為妙。
「當然是買包裝用品吧。巧克力還是要自己做才有意思吧。」
瑪蒙自傲地把自家製作的巧克力向可樂尼洛展示。
一面亦不忘說著我看你還是買比較好反正你站在女生群中也不會很顯眼之樣的說話。
令人火大。不過瑪蒙那開玩笑式的諷刺比起利邦那種。真的是小巫見大巫。
瑪蒙是會適可而止。
而利邦呢?
他是那種非得把你氣死不罷休的人。
自己也有不少次被他氣得半死,
可是每一次也給他的甜言蜜語說服。
總是感到會喜歡他的自己是呆子。
「那,你還在做什麼。不快一點去買コラ?」
沒記錯這店鋪也是非常有名的。
不快一點就沒貨的了。


「早就買好了~最便宜的那種。」
「果然。比起人類你還比較愛錢コラ。」
嘆了一口氣,嘛,自己也是知道的,瑪蒙就是這種人。
「反正內在比較重要,再說心意補救,更加可以為人留下回憶!」
你果然沒有情趣,瑪蒙又再下一擊。
「就是那個コラ!!謝啦瑪蒙。」
不過可樂尼洛就像是想到什麼的大叫著,他緊握瑪蒙的手,道謝後就奔進商店,只留下了一面汗顏的瑪蒙呆立原地。


「啦啦啦~」
買到想買的禮物,可樂尼洛的心情變得十分良好,笑容滿臉的哼着鼻歌,向和利邦約好的地方前進。
菲爾可只感到不可思議,明明昨天還苦惱得不得了,怎麼今天卻成了一副幸福少奶奶的樣子?
人類真是難以令人明白,牠心中暗暗的想。
「喂,利邦!這兒啦コラ!」
大聲的呼喚着戀人的名字,可樂尼洛用力的揮動雙手。
利邦含笑的向他的方向前進,他手上拿着的一大束豔紅玫瑰,加上天上降下的粉雪和他本身俊逸的外貌,吸引了不少好奇的目光。
當他把手中的玫瑰交到可樂尼洛手上時,可樂尼洛的臉不禁紅了起來,一方面是因為收到那麼多的玫瑰,另一方面是因為旁人的目光。
旁人射來的驚訝和羨慕的目光刺得他很痛。
「怎麼啦,不喜歡玫瑰?」
不過身為男人送這個是很當然的,他加上了這句。
可樂尼洛搖頭,他並不是討厭玫瑰,只是身為男人捧着一大束花有點兒丟臉,不過念在利邦也是一路上捧着過來,他也不好意思說不要。
「一共九百九十九支,你可以數一下。那麼,你要送什麼給我?」
輕輕的撫上他漲紅的面,利邦笑着的去期待他的答案。
「這個コラ。」
他從懷中拿出了一個小箱子,青色的包裝加上黃色的絲帶,代表他們的顏色。
「可以打開嗎?」
他輕輕的點頭,表示可以。
「相架?」
箱子中的是一個玻璃製的相架,簡單的設計配上琉璃色,有一種珍寶的感覺。
「你都不拍照呢コラ,最少也留下一張的回憶啦!」
他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輕聲的加上了一句多虧毒蛇他才想到送這個。
利邦的笑意更深了,他本身還有另一份禮物,可樂尼洛送的這東西也許是剛剛好呢。

「可樂。把手伸出來。」
他左手握着他的右手,用右手輕輕的把某東西套入他的無名指中。
那是一只銀製的指環,上面有一顆小小的黑曜石。
金屬製的指環明明是十分冰冷的,可是可樂尼洛就只感到身體很燥熱,臉蛋就像要燒起來一樣。
「這個送你。不要用來當頸飾,會比真正用途更危險的。」
他低頭輕吻着可樂那套上了指環的無名指,含笑的輕輕的說道。
「帶上這個和我拍照吧,我的小可樂,我唯一的伴侶。」
無視對方那呆滯的表情,他狠狠的吻上了那可愛的雙唇。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瑪蒙。我喜歡你喔。」
金髮的男孩緊緊的抱著懷中的小嬰兒,男孩笑得詭異,嬰兒則是面帶不悅的嘟起了小嘴,緩緩的吐出了一句。
「抱一下,一萬美元。」
「要是你肯給我抱的話,再多十倍我也願意給喔。因為我是王子耶!」
「好的。那每分鐘十萬美元,成交。」
小嬰兒滿足的給男孩抱著,男孩也知道嬰兒所滿足的並不是他的體溫,而是他付出的金錢。
「要是有一天你願意免費的給我抱就好了…うしし」
「等到我死的那天吧。貝爾。」



那一天,雨下得很大。
已經成長的小嬰兒…不…是小孩,跑到了他的休息室。
他並不驚訝,大概是小孩發現了他所做的惡作劇而來收取補償金吧。他想。
他在這些年中給小孩的金錢數以十億美元,可是他不介意。
他是王子,多多的錢他也給得起,華利亞的薪水也不低,給瑪蒙的錢還不及他這幾年薪水的一半呢!
「你太寵瑪蒙了!」
這些年來這句話幾乎每星期他也會聽到一次,他自己是知道的,這孩子心中就只有金錢,對這孩子來說他只是其中一個金主。
可是他不在意,他喜歡瑪蒙。他只要瑪蒙一個,就是因為瑪蒙只在意金錢,所以他才會當金主。
只要瑪蒙的眼中有他的存在就好了。
瑪蒙不會給他愛,那他就要多給瑪蒙一倍的愛。
因為他是王子。因為他愛瑪蒙。
就算是如何的歪理也好,因為他是王子,所以一切都沒問題。

「貝爾。」
「うしし…瑪蒙,又來收數了嗎?這次要多少?」
瑪蒙的聲音很平靜,就像是作出了什麼覺悟似的,只可惜貝爾並沒有發現這份覺悟,用著平常半開玩笑的語調對答著。
他張開雙手要抱瑪蒙,也難得瑪蒙沒有拒絕,靜靜的坐在他大腿上讓他抱著,貝爾有點驚訝,可是這是個難得的機會,也沒問什麼,只是笑得更開心的抱緊了瑪蒙。
他們誰也沒出聲,瑪蒙閉上了眼睛,第一次依戀著貝爾的體溫,當然這是貝爾不知道的事。貝爾像平常一樣把玩著瑪蒙的頭髮,平常收藏於帽子中沒怎樣接觸塵埃和化學物品的髮是如此的柔軟,而且上面還有瑪蒙的氣味,因此貝爾總是喜歡把玩瑪蒙的頭髮。

「貝爾,要是我明天就會消失於你面前,你會怎樣?」
先開口打破這寧靜的是瑪蒙,平靜的聲線令貝爾有點懼怕,這問題他從來也沒想過,也許他是刻意的不去想這問題。
他在瑪蒙身上放的心意太多了,一但他失去了瑪蒙,只怕他活不了。
「大概…我會哭吧。」
「我很喜歡你喔。瑪蒙。不過我不太可能會為了你去死。うしし。」
「那就可以了喔貝爾。放開我。」
瑪蒙滿足的離開了貝爾的懷抱,有他為我哭就可以了。那怕是沒有人記得我的存在也好。
「給你一個守護咒。」
踮起了小小的腳尖,瑪蒙吻上了貝爾的唇,輕輕的吻,眷戀的吻。
這個吻的時間並不長久,只是短短的一瞬間,瑪蒙留下了呆滯的貝爾,轉身就走。
「這是賣給你的喔,貝爾。一億美元。」
帶笑的輕快語調,瑪蒙最後用微笑來向他道別。
「明天見。貝爾。」
看到瑪蒙的笑容,貝爾回以微笑,也作出了道別。
「明天你醒來就會存入你戶口的了,我喜歡你喔瑪蒙。うしし。」


平常的日子結果還是結束了。
他在那一天觸到的不再是瑪蒙溫暖的身體,而是冰冷的屍體。


「死因是失血過多。大概是在任務中因為73射線影響了身體而被敵人擊中而………」
醫生的話他一句也聽不入耳,他的目光由始至終也只落於那小小而冰冷的身體上。
『明明說了明天再見的。結果是這種的再見。』
貝爾緊緊的握著瑪蒙冰冷的小手。心中想著。
『要是夢多好喔。要是這是幻術就好了。』
你會爬起來對我大叫…會怪我沒把金錢好好的存入你戶口…
『要是昨天我有注意到的話……最少…我也可以好好的向你道別呢。』
心中好像有一團黑煙,理智上明明是明白瑪蒙已經死亡,可是心中卻沒有傷心的感覺。
因為太突然了,因為這事實太難令人信服。
他打從心低不相信瑪蒙的死亡。
「嗚喔喔喔喔!貝爾,想哭可以哭的喔,那小不點也是這樣希望的吧!」
史華路是如此說的,他當然也是知道的,昨天瑪蒙也是這樣說的。
有他為了自己哭就足夠了。
「我哭不出呢…那傢伙就像睡著一樣的,我那哭得出。」
他的聲音震抖著,他知道自己很想哭,他知道自己應該要哭的。
「你可以哭的,你可以。」
史華路緊緊的抱著他,讓旁人看不到他的表情,輕聲的說著,史華路知道,他,等著有誰告訴他可以放聲大哭。
史華路一直都在看著他們兩個成長,被說成保母他也認了,他可不想連貝爾也失去。
這孩子得好好的把悲傷都發洩出來。
「嗚…嗚嗚…瑪蒙…」
他還是哭了,所有人就只能沉默的看著這一切,他們都明白除了讓他哭外並沒有其他發洩的方法。


他結果哭紅了雙眼。
瑪蒙的葬禮非常的冷清,就只有華利亞和梵哥利的主要成員,加上為數不多的亞爾哥巴尼洛。
沒有哭泣的聲音沒有牧師為他作告別禱告,他知道這些瑪蒙都不需要。
他們是暗殺者,本應草草地埋葬,可是他們梵哥利十代目不願意這樣做。
「我不認為因為你們是梵哥利的黑暗面所以得連死也得偷偷摸摸,我無論如何也得為瑪蒙舉行一個葬禮,如何簡單也好。我也想大家可以好好的向那孩子告別。」
他是這樣說著的,要是以前的自己一定會怪他是偽善者,可是他現在很感謝他,因為他可以好好的向他道別。
「一路以來,辛苦你了瑪蒙。」
「貪錢的小鬼,永別了。」
「一直配合著那變態傢伙,辛苦了。」
「極限地再見了,黑斗篷小鬼。」
「草食性動物。」
「貪婪的亞爾哥巴尼洛,真希望可以和你再戰一次呢。」
「藍波大人向你道別了,拜拜。」
「…………垃圾。」
「嗚喔喔喔喔!好好的睡吧瑪蒙。」
「小瑪蒙,這還是那麼可愛呢…」
「Boss也說了那我也說吧。再見。」
「毒蛇,再見。」
「再見了cola,毒蛇。」
「再見了,毒蛇。73射線…果然影響得太大了…只有我…」
最後是他的告別,所有人都自動的退開給他直接的接近棺木。
他手上拿著一朵小小的紅玫瑰,行到棺木的正前方,他可以清楚的看到瑪蒙的臉,他坐上了棺木的邊沿,可是沒有人去阻止他。
「瑪蒙,這個送給你。不是金子做的很失望吧。」
他把紅玫瑰放於瑪蒙的胸口上,他感到自己的鼻子酸酸的。
「到最後你也不回應我的感情呢,自私的小鬼。」
淚已經流了下來,他無意去阻止亦無意去停止流淚。
「我呢。可是王子喔,說過的東西一定做得到。我不會為了你去死。」

「可是我的淚,會好好的為你而流。你,會活在這兒,我的心裡面。」

後記:王子x瑪蒙很喜歡也很怨念。這篇沒指出瑪蒙是男還是女,大家可以自由設定。道別的次序是綱>山本>獄寺>了平>雲雀>骸>藍波>X老大>史華路>人妖>利飛>利邦>可樂>拉爾。沒寫的彩虹寶寶已死。大約如此吧。好有決心補完死別五題的某人上。

再說,我寫完才看到可樂比瑪蒙早死…而且還是自殺…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迪諾。」
黑髮的青年低喃,今天的陽光份外刺眼,就像名字的主人一樣。
令人無法直視。

他從不叫人的名字。
一是叫姓,一是全名。
名字,暱稱都不會出現於他的口中。
原因無他,只因為他相信言靈的存在。

名字是有意思的。
他如此的相信。
和對方親暱到可以用名字或是暱稱稱呼的人,
就只有親人和自己最重視的人們。

那個男人不一樣。
才第一次見面,
他就已經叫他當恭彌。
結果他得到了一下拐子。

恭彌…恭彌。
長久下來也已經習慣了他的稱呼,
那一天他叫著自己名字的聲線和樣貌也令人難忘。


「恭彌…我愛你喔…恭彌…」
男人含著笑的面容和無力的聲音,
總是一次又一次的出現在他的夢中。
「你沒事就好了…,恭彌。」
他倒在青年的懷中,身體漸漸的失去溫度。
「迪…諾?」


他不記得自己有拜託過他保護自己,
也不記得自己有重視過他。

不對的。
有重視過。
每個人也只是恐懼他,
真真正正愛他的人…
也只有這男人。
是他改變了自己,
是他令自己可以相信別人和被人信賴。
對喔。
其實自己是愛他的。



「太遲了。」
青年合上眼睛,在心中描繪出男人的樣子。
已經太遲了。
「你這名字會成了禁忌。」
一但叫出口,
這心中的感情就會流失的了吧。
「把這束花和它的言靈送給你,臭種馬。」
他恨恨的把手上山楂花丟到黑色的墓石上。
轉身就走。

不會再叫你的名字。
一但叫了就像要慢慢的接受你的死。
もう…
君の名を呼べない。


後記:
山楂的花語是唯一的愛。
結果拿了迪諾來開刀。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搖籃事件。

 

由第九代親生兒子XASXUS發起。

 

最後亦由XASXUS被罰以深睡之刑終結。

 

XASXUS所領導的VARIA則因為被指只是單純的遵從BOSS的命令而沒有受到處分。

 

 

 

「我們。是VARIA。」

 

面向那個冬眠裝置。幽幽的說著。

 

VARIABOSS。只有你一個。」

 

閉上眼睛。轉身。

 

「我等你。那時的誓言。我會永遠遵守。」

 

冬眠中的那個人。沒法聽到。沒法回應。

 

一切一切。都只是對自己說。

 

為了肯定自己的決心。

 

 

------------------------------------------------------------------------------------------------------------------------------------------------------------

 

 

手起。刀落。

 

前一刻仍然生存的生物。

 

化成碎片。

 

鮮紅。

 

佔在身上。臉上。髮上。

 

 

和從前相同的情況。

 

不同的。

 

只有身邊欠缺的那個人。

 

那個自大。

 

有虐待傾向的上司。

 

 

 

手上沾染鮮紅。為誰?

 

為了VARIA。為了命令。

 

把髮留長。為誰?

 

為了自己。也為了那個人。

 

哭泣。為誰?

 

為了他。我所等待的他。

 

等待。為誰?

 

為了自己。為了他。我所等待的。

 

命令我的。我追隨的。

 

我最愛的。他。

 

 

 

「快點醒吧。混帳BOSS。」

 

天空。灰黑的。

 

冰冷的雨。

 

 

 

你是雨。

 

你在說什麼?BOSS

 

你是我的雨之守護者。

 

………太早了吧。承繼人的傳令也還沒下來。

 

這是命令。

 

喂喂喂。就說了。太早了吧!!!!

 

再說這個杯子就會撃中你的腦袋。閉嘴。烏鴉。

 

………是………

 

你是我的東西。乖乖聽話就對。

 

 

 

--------------------------------------------------------------------------------------------------------------------------------------------------

 

「頭髮。長了很多。」

 

男人以高傲的姿態坐著。9年。

 

沒有怎樣改變。

 

只有樣子成長了。

 

個性。行為。聲音。

 

都和記憶絲毫不錯。

 

「你以為自己睡了多久。長了。是正常的。」

 

慢慢的收拾這個房間。

 

這已經成了習慣。

 

9年來。

 

一直一直都是這樣做的。

 

代替著它的主人。

 

9年。你一直都在等嗎?

 

「我是你的東西。所以。我等你。」

 

停下手上的工作。回頭看著那黑色的瞳孔。

 

「正因為我是你的東西。我一做的一切都只會是為了你。

 

要是我有半點妨礙到你的話。我會自盡。

 

要是我敗了給你以外的人。我會帶著劍士的尊嚴而死。」

 

認真地。說著。

 

早就在相遇時已經於知道。

 

一輩子。會追隨著這男人。

 

「很合你的作風呢。烏鴉。我的雨。」

 

滿意的微笑著。那是最後一次他為了他而笑。

 

 

 

-----------------------------------------------------------------------------------------------------------------------------------------------------

 

 

妨礙到你。我不會原諒自己。

 

敗了給你之外的人。你不會原諒我。

 

現在。

 

這兩件事我都犯了。

 

所以。

 

 

 

「不要沾污我劍士的尊嚴。」

 

死亡。

 

並不可怕。

 

因為這只是一個更長的等待而已。

 

9年。等過了。

 

我等你。

 

我的BOSS

 

今次。

 

我希望能等過60年。

 

希望你能走完幸福的一生。

 

希望你能像那時候一樣。

 

懂得歡笑。

 

我永遠。等你。

 

等上幾年也是。

 

因為。我是你的東西。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寫這東西是我無聊是我白痴XDDD
是我給某已經和原作分開了路的某M姓動畫的85的GL情節囧到後的發洩東西(踹,出版社不同也關事的)
其實是想知道自己想的和其他同不同的東西XD也可以說為了之後可能會寫的同人設定點東西啦XD
好吧開始XD

全部用日文原名,因為我已經給港版的譯名囧到了…台版的也是…orz
リボーン--->1(原作已經設定了啦)
ツナ,隼人,武---->14(原作啦原作)
千種,犬,骸----->14~15(原作說是中二即是14…可是我怎樣也覺得是15囧)
了平,雲雀--->15(中三嘛…可是我覺得他們有16歲囧)
ランボ---->5(我不想向一只牛表達感想= =)
ディーノ---->20~24(個人的感覺…不可能大過24吧囧)
フゥ太---->10~12(看外表大約啦。不過這套漫畫的外表信不過=___,=)
コロネロ---->10個月左右吧(我就是喜歡他比某r小一點點呀)
スカル,マーモン----><10個月(我就是覺得他們比リボーン和コロネロ小= =+)
ランチア---->18~20吧(樣子看來是…而且又比骸大好幾年)
バジル---->14~16?(樣子像啦…)
S・スクアーロ---->20~24(和dino一樣的吧…)
ザンザス---->20~26(應該是和dino們同年的可是樣子又不像囧囧囧囧)
ビアンキ---->20<26?(感覺是吧)
イーピン---->5~6(嗯嗯…又是我的感覺)
クローム---->13~14(比骸小的吧她囧)
ベル王子---->12~14(大約是那麼上下的吧= =")
醫生------>34UP?
爸爸------>34UP?
媽媽------>30左右
記得的人大約是那麼多的吧
想寫的也是這麼多
如果有其他的再補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