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Tales of (2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劇透有。

時間在ED後。

個人的「不改動劇情下能夠讓我原諒馬場的ED」。

筆就是我的武器,我是不會忘記這個恨的。

反正都會出完全版的了。快點公佈吧。

不,馬場你還是辭職吧。換別人上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罪人,你是罪人。

 

 

如同夢魘追著自己的罪惡感,即使想忘記卻潛藏在靈魂的深處────在你快樂幸福的時候悄悄的提醒著你不配擁有。

 

 

 

 

他不曾安眠。

單獨一個人的時候是,和自己一起的時間也是。

FLYNN不只一次有這種感覺,再這樣下去YURI會死的。他一下一下的梳著YURI的長髮,不時的找自己喝酒也只是麻醉自己吧。

 

他心痛YURI,不只他,大家也是。

 

YURI。」

他輕聲的呼喚,因酒精而濕潤的紫水晶盯著他,令他心跳漏了一拍。他愛這個人,無可否認的,深愛著。

 

「逃避…不是辦法喔。」

「法律又不肯制裁我,那我可以怎樣做?」

酒精催化了腦部,YURI毫不猶豫的回答他────心底的那沉積著的答案。

 

即使全世界也原諒他,他也無法原諒自己,典型的自衛殺人後遺症。見多了來認識是不同的,就算他見過很多這種人也不見得他可以治好YURI。他能做的事很少,真的很少。

 

「要是自責,倒不如贖罪吧。」

他輕聲的說著。他並非一個後向性的人,對他來說與其是後悔倒不如向前走。他知道YURI也是這種人,只不過YURI現在不小心迷了路而已。

 

「我的副官──騎士團長補助還空著喔。用自己的性命去保護居民,站在最危險的前線上,還有一個不會照顧自己的上司。有工作是比這份更適合贖罪的嗎?」

 

留在我身邊…痛苦的時候依賴我,快樂的時候跟我一起笑。什麼時候變得如此遙不可及?

 

「要罪犯當副官,你瘋了嗎?」

「有的時候眼光要放遠一點…這是你說的吧。」

「我拒絕的話?」

「你不會的。」

 

由小到大都熱心助人的YURI,充滿正義感的YURI。把他迫上這條路的是無力的法律還是腐敗的貴族?

要是能把YURI的心病治好的話,他寧願用他的地位來交換。平靜的在下町渡過平凡的一生,和YURI兩個人笑著渡過。

 

YURI無法拒絕別人真心的要求,不是嗎?」

「真拿你沒辦法…」

 

以後多多指教了,FLYNN。小聲說出這句話,兩人都笑了。

 

YURI閉上眼睛,他想今天應該會難得的作個好夢。

 

 

後記:序……(掩面)交代一下YURI重回騎士團的原因。超意味不明的,對不起…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76.在做的時候,最希望對方說什麼?
F:我還要,再來,我愛你,用力點。
Y:第三句我考慮一下,其他的想也別想!
F:那叫我名字如何?
Y:平時也在叫的了吧。

77.在做的時候,最喜歡看到對方的什麼表情?
F:如癡如醉的表情。
Y:………我是男人…找點好點的形容詞好嗎?

78.覺得和戀人以外的人發生關系也無所謂嗎?
FY:當然不行!!

79.對SM之類的有興趣嗎?
F:好像不錯?
Y:你敢我一定會魔武器斬死你!!

80.要是對方突然不再需要你的身體了,你會怎麼辦?
Y:因為忙得不可開交吧。(挑眉)
F:不要身體要我的愛就行啦(笑)

81.對於強暴有什麼樣的想法?
FY:犯罪。
F:簡直不可以算是男人來的。
Y:唔…這種事要你情我願的吧。

82.在做的時候,覺得什麼是最累人的?
F:不弄痛YURI吧。
Y:那很累嗎。那不要做就行啦
F:不碰YURI我沒動力工作啊。

83.到目前為止,在哪裏做過最興奮最驚險的一次?
Y:旅館。
F:公主大人們在隔壁房間。

84.有過受君主動要求的嗎?
F:有。

85.當時攻的反應是?
Y:呆了三秒,之後撲上來。

86.攻有做過強暴的行為嗎?
Y:請看81。

87.當時受君的反應是?
F:可以PASS了。

88.對於H的對象,有具體的理想像嗎?
F:我只要YURI。
Y:身為男人我還是希望當上面的那個…

89.對方有滿足你的理想嗎?
F:當然有!
Y:和他的話當下面也沒關係了。

90.在做的時候用小道具麼?
FY:沒有

91.你的第一次是在什麼時候(幾歲)?
Y:16?
F:好像是…

92.那時是和你現在的戀人嗎?
F:我只和YURI做過。
Y:同上。

93.最喜歡被吻哪裏?
Y:額頭。
F:嘴巴。
Y:就那麼喜歡接吻嗎你。

94.最喜歡吻對方哪裏?
F:額頭和鎖骨…手指也喜歡。
Y:面頰吧…

95.H時,對方最愉悅是在什麼時候?
Y:叫他名字的時候。
F:快去的時候。
Y:你非要說這些的嗎?
F:那它問這些就得答這些的嘛。

96.在做的時候,腦子裏都在想什麼?
F:想著對方是禮貌。
Y:沒精神去想東西了吧,正常來說…

97.一個晚上通常都做幾次?
F:一至三次?
Y:看時間吧。

98.在做的時候,是自己脫衣服還是對方來脫?
Y:都有。
F:有時手受了傷YURI會幫我脫的…

99.對你而言,做愛是?
F:愛的昇華。
Y:感受他的方法。

100.辛苦了!那麼和對方說一句最想說的話!
F:我期待跟你的協力秘奧義(笑)
Y:放心吧,用的機會多得很。





後記:我還是H苦手…沒腦汁了(掩面)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63.對於H時的對方,你有什麼想講的?
Y
:野獸!

FYURI實在是美得我不敢直視啊…

Y:……你不也是嗎(小聲)

 

64.是喜歡做呢還是討厭做呢?

F:喜歡,可是不可以過量。YURI會很辛苦的。

Y:喜歡,和他做的話。


65.平常是什麼樣的情況下會想做?

Y:戰鬥後。

FYURI洗完澡後。


66.有想嘗試做做看的地點嗎?

F:這種事是應該於床上做的,沒有例外。

Y:他是死腦袋,就了是就是的了。

F:那根本就應該如此嘛!


67
.是在做之前還是之後淋浴?

Y:做完就睡死了。

F:所以都是做之前洗的。


68
.在做的時候,兩人有約好什麼嗎?
F
:別在看得到的地方留吻痕?YURI的衣服露太多,我都不知道可以吻那兒了…

Y:什麼也別想,只要想著他。

F:因為YURI你總是給罪惡感追著跑嘛,最少在我身邊時就放鬆一下好嗎?

 

69.有和對方以外的人做過嗎?

FY:沒有。


70.對於沒有感情也沒關系,只有得到對方的身體就可以了是如何看待的?
F
:這是犯罪,不可以!

Y:就一個男人來說,這樣子就只有空虛吧。

 

71.對方被強暴了怎麼辦?

Y:喂喂,有人會去強姦一個強得可怕的騎士團長?

F:直接幫他砍掉重練就好啦~


72.是在做之前還是做之後比較不好意思?

Y:只要沒穿衣服就會很不好意思!

F:由你說出來沒什麼信服力呢…YURI


73
.要是好友說只有今晚,我很寂寞然後要求發生關系,你會怎麼做?

FY(對望然後互指)好友。


74
.覺得自己技術如何?

F:可以滿足YURI

Y:還好?

F:對於YURI我也很滿足。


75.對方的技術好嗎?

F:我說了,我對現在的YURI很滿足。

Y:這是好還是不好的意思?

F:總之我很滿足啦~~YURI呢?

Y:比起技術…我覺得對象是FLYNN這點還比較重要…

 

後記:寫起來好像某味痴兄弟…?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1.你是攻還是受?

Y:這是什麼問題?

F:標題有寫而且大家心中有數吧。


52
.是根據什麼決定的?

F:三次元就是因為某人有黑長髮控而且對贀妻系沒耐久力。

Y:而二次元就是因為我打不過他而且在這種地方上浪費氣力我倒不如出去找魔物多打幾回我還會比攻到他有成功感。

FYURI是在抱怨我不手下留情嗎?

Y:你手下留情就不好玩了。我是說練劍的部分你別用那種表情看著我!


53
.對這樣情況滿意嗎?

F:很滿意!

Y:是不是我不滿意就可以壓你?

F:當然不行啦!

Y:那你問我做什麼!?


54
.初次是在哪裏發生的?

Y:他家。

F:我家。


55
.當時的感想?

F:沒想太多,就只是不想放開他而已…

Y:腦海一片空白,然後發覺自己真的是無藥可救的喜歡著他…


56
.當時對方如何?

F:很誘人,比我見過的任何女人都還要騷媚,都更要吸引我。

Y:那一定是你眼睛有問題!我是男人。

F:下次在鏡前做如何?

Y:我拒絕!


57.初夜的隔天一早,第一句話是?

F:早安,YURI

Y:早安…

F:之後我們就親吻了。


58
.一周大約做幾次?
F
:一次吧…

Y:因為不常見面嘛。

 

59.理想是一周幾次?

Y:現在的就行了。

F:交住不一定要用性來衡量的嘛。

Y:大家也很忙,能碰面也已經很滿足的了。

F:所以有機會做已經是中獎的了。


60.是什麼樣的H呢?

Y:普通的?

F:做法普通可是因為久久一次,所以都很熱情。


61.自己最敏感的地方在哪兒?

F:頸。

Y:我只承認耳背,我只承認耳背!FLYNN!你笑什麼啊笑!


62.對方最敏感的地方在哪兒?

Y:別碰他的頸,會死很慘的。

FYURI的乳尖,耳朵和腰都很敏感的。

Y:我只承認耳背!

F:是嗎?(扭了扭YURI腰際)

Y:………(腿軟)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1.怎麼樣的吵架呢?

F:沒到打架的地步…

Y:吵到旁人以為要打架的地步吧…

 

42.怎麼和好的?

F:太寂寞受不了所以道歉。

Y:每次也是啦…總之一吵起來就會特別的想見他的了…

 

43.就算是來世,也想當戀人嗎?

Y:比起這種不知道存不存在的東西比起來…

F:現在比較重要。

Y:不過要是有來世這回事的話,我想這傢伙也還會是個好男人的…

 

44.什麼時候會覺得自己是被愛的?

F:吃著YURI的愛心料理的時候。

Y:他一臉擔心的為我包紮的時候。

 

45.什麼時候會覺得對方是不是不愛自己了?

Y:就吵架的時候啦…

F:我有同感…

 

46.你會用什麼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愛?

F:擁抱,親吻,大聲說出來。

Y:作料理。

FYURI的料理可是充滿著愛的味道的喔~

 

47.適合對方的花是?

F:白百合。

Y:青玫瑰…這傢伙可以當上團長真的是奇蹟來的。

 

48.兩人之間有隱瞞什麼事嗎?

F:當然不可以說啦。

Y:不然是為了什麼才隱瞞的啊!

 

49.你們之間的關系是公認的還是機密?

F:我想沒誰不知道的吧。

Y:不知道的大概是好一百年也不出門一次的傢伙吧…

 

50.是否覺得兩人之間的愛是永恒的?

F:最少我在死之前也會一直愛YURI下去的。

Y:於這一刻,我喜歡他的心情不是假的。

 

後記:YURI變傲嬌了…(掩面)有甜到的吧…次回18X突入!()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1.最怕被對方講什麼?

Y:老媽子式說教。

F:只是小傷嘛,放著就會好的了。然後就會再受多好幾倍的傷回來。

Y:……啊哈哈……()

 

32.懷疑對方好像出軌了!該怎麼辦?

Y:要是美女我也可以認受…是糟老頭的話說會抓他去看頭科。

F :抓住那個男人,用代理團長權力令他一生也沒法於帝國立足()

Y:那個()是什麼啊!?

 

33.能原諒對方出軌嗎?

Y:以男人的角度我可以理解…可是不想原諒他。

FYURI是不會出軌的。

Y:你何來的自信?

F:因為你是YURI嘛。

 

34.約會時對方遲到一小時!該怎麼做?

F:去找人,大約又是和什麼貴族起了爭執吧。

Y:我也是會去找人,這傢伙大概因為工作太忙直接在辦公室裡睡死了吧。

 

35.最喜歡對方身體的哪個部位?

F:頭髮和眼睛。

Y:手,還有那雙清澈的眼睛。

 

36.對方是哪種的性感?

Y:唔…認真的?

FYURI是野性的性感~

 

37.什麼時候兩個人心跳不已?

Y:兩個人在一起,什麼也不做,只是牽手的時候…

F:擁抱的時候,當感覺到YURI的體溫我就會很高興的了。

 

38.會對對方說謊嗎?說謊技術好嗎?

F:不說謊,要是不想他知道就不會說的了。

Y:會…我想還好吧…

F:在其他人的角度來說YURI是很會說謊,但都騙不過我。

 

39.在做什麼的時候會覺得最幸福?

F:接吻吧…

Y:他睡在我的腿上的時候…

 

40.有吵過架嗎?

Y:不可能沒的吧…

F:當然有吵過啦…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1.會因為做了什麼而導致讓對方生氣?

Y:和別人打架掛了一身彩又不去療傷。

F:堅持午餐要準時十二點半吃,然後戰鬥到一半的時候吃午餐?

Y:我那時的確是氣得想扭掉他的頭沒錯。

 

22.兩人至此是什麼樣的關系?

FY:無可替代的親友。

F:兼戀人。

 

23.兩人第一次約會是在什麼地方?

F:花田。

Y:這傢伙把一堆花瓣倒到我身上的那次嘛…

 

24.當時兩人的氣氛是?

F:原本很好,但YURI一句就破壞得一乾二淨了。

Y:那你是想我說「啊,好像雪啊()」還是「好美……」然後感動得掉眼淚!?

F:我想聽的是…「謝謝你啊,FLYNN。」然後YURI感動掉淚和親我一下。

Y:你的妄想症好像比作者那女人還過份呢…

F:別把我和那變態女人比吧,YURI

 

25.當時進展到什麼樣的程度了?

Y:約好將來要送花冠給我。

F:也就是約好將來也要在一起呢(笑)

 

26.常去哪約會呢?

F:我進昇前是下町吧

Y:進昇後是他辦公室,因為他老是忙得亂七八糟的。

 

27.在對方生日時,會做些什麼?

Y:造蛋糕吧…然後把下町的大家都叫來開一個生日會?

F:我也是差不多吧…不過我想我會多送一串花吧。

Y:我不要你親手造的蛋糕!

F:別害羞啦,YURI

Y:我不是害羞好不好啊!!

 

28.是誰先告白的?

F:我。

Y:是他沒錯。

 

29.喜歡對方到什麼樣的程度?

Y:願意在戰鬥中把背後交給他的地步?

F 即使要破壞法規也想保護他的地步。

 

30.那麼,深愛著對方嗎?

F:我只會愛YURI一個。

Y:我想,我也是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怎麼稱呼對方?

F:就叫名字啊。

Y:嗯,有的時候會叫他團長大人的。

F:我生氣會叫他的全名。

Y:這個我也是。

 

12.希望被對方叫什麼?

Y:名字就好。

F:希望有一天可以叫他團長夫人。

Y:我是男的…

F:也不要緊喔,帝國不歧視這個的。

 

13.如果要把對方舉例成一種動物的話,是哪種動物?

Y:狗,大型犬。

F:兔子,黑色的。

Y:那兔耳我總有一天會丟掉它的………

 

14.如果要送對方禮物的話,會送什麼呢?

F:刀子又或是甜食吧。

Y:手作料理。

FYURI做的可樂餅是全世界最好的美食喔!

Y:你害不害羞的啊…真是的…

F:啊哈,YURI臉紅了~~

 

15.希望收到對方送什麼禮物?

Y:我不要吃的!

F :本人?

Y:去你的,FLYNN SCIFO

 

16.對對方有什麼不滿嗎?是怎麼樣的不滿?

F:不滿…我只希望他多愛惜一下自己而已…

Y:我就希望他少囉嗦兩句就好了…

 

17.你有什麼樣的嗜好?

Y:料理和練劍?

F:看書吧?

 

18.對方的嗜好為何?

FYURI喜歡做飯,吃甜點還有打架。

Y ……你可不可以說是練劍啊!

F:說謊是不應該的喔,YURI

Y:這傢伙喜歡看一些奇怪的書還有工作。

 

19.請問你的毛病是什麼?

F:工作起來就停不了?

Y:你總有一天會因工作中毒而死的。

FYURI…你真過份…

Y(無視)我是戰鬥狂。

 

20.討厭對方對自己做什麼事?

Y:囉嗦我。

F:不聽我的說話亂來之後受傷。

Y:別執著於這點好不好啊你!!

 

後記:抓手感中…後50問我寫得出來的嗎?(掩面)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請問兩位的名字?

YURIYURILOWELL

FLYNNFLYNNSCIFO

 

2.性別是?

Y︰你看到的就是事實。

FYURI是男的,不是貧乳娘喔!

Y︰你解釋個屁啊!!你以為我開胸開那麼大是為了什麼的啊!?

FYURI,這世界有種東西叫貧乳的呢。

 

3.你的性格是?

Y︰固執…好戰。

F︰我也是固執吧…另外我覺得自己是個好青年。

 

4.覺得對方的性格是?

F:橫衝直撞,愛什麼事都自己一個承受,有點兒好色,愛照顧人…

Y:橫衝直撞我原封不動還給你!這傢伙又固執又死腦袋,唯一的優點…體貼吧…

 

5.兩人第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什麼地點?

Y:還是嬰兒時吧?

F:嗯,我們的母親是好朋友來的。

 

6.那麼是怎麼認識的呢?

F:好像是我母親帶我去探望剛生產完的伯母吧。

Y:應該是呢…順便一提,這傢伙大我一個月左右。

 

7.對對方的第一印象是?

FY:你想我們答什麼?

F:都說是嬰兒時候,可以記得些什麼?

Y:要是RITA可能會記得…可惜我們不是。

 

8.喜歡對方哪一點?

Y:…………我喜歡他什麼啊?

F:我喜歡YURI那堅定的眼神,一看到就會感到很安心的了。

Y:是嗎?我也喜歡你的眼神喔。清澈得可以反映一切的眼神…

 

9.討厭對方的哪一點?

F:不愛惜自己。

Y:非常非常囉嗦。

F:那是為了你好啊!YURI

Y:那也不要像老媽子一樣說過不停好不好!

 

10.覺得兩個人合得來嗎?

Y:合不來還可以二十年不反臉嗎?

F:就是非常合得來的意思。

 


無名你好野!我分兩次貼!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花冠--FY


「YURI,YURI。」
金髮的男孩帶笑的喚著友人的名字,雙手像是藏著什麼的似收於背部。

「FLYNN?有什麼事嗎?」
YURI歪著頸服以微笑的回應。他坐於草地上,黑色的長髮隨風飄揚,乍看下令人不禁去懷疑他的性別。

「你看!」
FLYNN把收於背後的手高高舉起,由他的指縫間有些白色的物體降下。白色的,帶著香氣的…
「花瓣?」
帶點疑惑的問,白色的花瓣早已全落在他身上。白色的花瓣配上漆黑的身影,有一種說不出的美感。

「嗯,這樣不是很美嗎?」
「在我看來和有頭皮的感覺可是差不多呢…」
「你啦……」
FLYNN沒好氣的嘆了口氣,他蹲下採了一朵白花,像是對付至寶一樣的別在YURI的髮上。
「我會去學織花冠的了,那麼你多多少少也會感覺到的了吧。」
他溫和的笑說。「在那之前就先用這個代替吧。」





「那時的YURI呢…真的很不懂氣氛呢…」
「那是我的錯嗎!?我只是把我的感想如實說出而已耶!」
「所以才說你不懂啦…」
兩人背對背的坐著,FLYNN的手不停的活動著,可是以YURI的角度來說,不但看不到,也感覺不到。
在小時候相同的地點、相同的人物,一切都那麼遙遠,但感覺上又像昨天一樣的接近。

沉默的空間持續了數分鐘,先打破那個沉默的是FLYNN。

「YURI。」
「啥?」
回頭的一瞬,有輕微的重量落於頭上。他伸手去觸摸那個物體,過了一會才發現那是一個花冠。
「YURI和白色真的很配呢…」
發自真心的讚美,聽得YURI耳根也紅了。
「那還真是謝謝你的讚美了…」
小聲的回應,自然是逃不出FLYNN那靈敏的耳朵。

「我愛你喔,YURI。」
「嗯…我知道…」
交疊的手,交換著愛的言語。
對他們來說是單純又幸福的時間。



笑顏--AS



那一天,太陽隕歿了。

アレクセイ很喜歡シュヴァーン的笑容,他的笑容就好比冬日的太陽,令人的心裡也暖了起來。所以當シュヴァーン於戰事中受去心臟而死時,他感到世界好像要滅亡了的一樣。

シュヴァーン是平民出身的,而アレクセイ則是貴族的私生子。

也許是由小就看到被父親妻子迫害的母親,他對那些不公平的事特別看不過眼。加入騎士團也是對那個只把自己當作病弱兄長後補父親的反抗。

加入騎士團的第二年,生來病弱的異母兄長病逝,他成了家族的承繼人。看不起他身世的人也來巴結他,更甚的是原本與進升無緣的他一口升至隊長的職位。

那是父親的手段。

アレクセイ很清楚。也因此對帝國更為失望。

「喂,大將,你記得我嗎?」
那時唯一沒機心地接近他的也許就只有シュヴァーン而已。
「我是之前三秒就輸你的シュヴァーン.オルトレイン。恭喜你升職呢,還有,我從今天開始就是你手下的小隊長之一。請多多指教呢!」

「說什麼只靠父蔭啊!大將可是三秒就打到了我的男人,那實力才不是假的!大將!下次御前試合的勝利一定是你的!」
認真的為他生氣,認真的為他打氣。

「這場戰爭我們一定會勝利的!之後我們一起到你母親的墓參拜吧,大將。」

那個笑容太過耀眼,連太陽也自愧不如。


他,深深的愛著那個笑容。


「快來阻止我吧,シュヴァーン。」
他站於不落宮的頂點,緩緩的說著。
是他自己把那個笑容抹殺掉的。他的確是用心臟魔導器把シュヴァーン由鬼門關拉回來,不過代價是他再也沒看過那個笑容。

好比太陽的,他最愛的笑容。

他想平民能夠以笑容渡日,他想造出這樣的國家。
他知道自己現在是錯的,可是他停不了。
於路上迷失了,走上了歪路,再也回不了頭。就像一但停下就不只那個笑容,而是失去シュヴァーン這個人一樣的,可怕。

「阻止我,然後……」




像那時一樣,用笑容來迎接我。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4月尾為止…有請大家發表一下意見orz
點此投票…
↑看不到的請把編碼改成日文就可以看到表格的了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為了一件小事而狠狠的和Flynn吵了一場大架。

「就說是不小心摔倒了你聽不懂嗎!?」
「分明就是個謊言!Yuri你又跑去做些危險的事對嗎!?」
這的確是個謊言,不想他擔心,不想他用一堆耳熟能詳的話來說教,這是善意的謊言。為什麼你卻要一次又一次的揭穿我?

「你不信就算了!我公會還有任務要做!我走了!再見!」
「等…等等!Yuri!」
賭氣的奪門而出,連Flynn著急的叫喚也不想回應。難得一次的見面會弄成這樣的結尾?



昨天,又因為Yuri的傷和他吵了一場大架了。

明明就是受傷了為什麼又要瞞著我?
「就說是不小心摔倒了你聽不懂嗎!?」
「分明就是個謊言!Yuri你又跑去做些危險的事對嗎!?」
為什麼就不能多為自己想一點?每次都是那樣的亂來。我很怕…很怕有一天你真的因為保護你的同伴而喪命…求求你,多為自己想一點吧。

「你不信就算了!我公會還有任務要做!我走了!再見!」
「等…等等!Yuri!」
當兩個人也氣上頭的時候語氣和用語也不會好的去那兒,不知是那方的言語先過了火;結果就是這樣────不歡而散。
明知Yuri是不會停下來的,可是自己又沉不住氣的一次又一次叫住他…Flynn已經開始不明白自己的腦袋了。



今天,諸事不順。

早上出門一頭撞在門板上,下樓梯的時候踏空滾下了五級樓梯,打怪用錯屬性,打不出目標素材。

「一切都是Flynn的錯!」
每當發生一件壞事,就把這句重複一次。大叔的表情已經由驚訝自己會把倒楣怪到Flynn身上轉為無奈了。
「青年,他是沒可能令我們要的素材由魔物上消失的…」
嘆了口氣,大叔幽幽的說。
「我知道,可是連打二十只一個也打不出…我不去把帳算到他身上我不服。」
「吵架了?」
大叔微微的笑了,不是嘲笑而且沒好口氣的笑容。他輕輕的拍了拍我的頭,用一副過來人的樣子說:「別去想是誰錯又或是先道歉先輸了,就依自己的感覺去做吧…」
厭惡的甩開了那只手,我的心中就只剩下為什麼大叔你什麼都知道的想法。還有……一點兒的寂寞。



今天,無法集中。

以Sodia的說法我今天就像一個燒至四十度的病人一樣,神遊太虛…也許可以說是神智不清?
據說剛才會議上有人問我新建大樓的名字,我的答案是YURI。又聽說當大家一面驚懼的表情問我確不確定的時侯…我的答案還是Yuri。
那大樓最終有沒有被起名為Yuri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現在被當了重病病人被軟禁於自己房中!而且每十分鐘就會有不同的人…貴族,同袍,醫生等等來探望我。
所以當我重複說了二十次的「謝謝關心,我沒事。」後,我決定什麼人也不見,為房間上鎖。躺在柔軟的單人床上,不禁又想起Yuri。他有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呢?還是又在亂來呢?

Yuri。Yuri。Yuri。

我很想你。




所以…明天,還是去道歉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ユーリ,情人節快到了呢!你想收到什麼禮物?」
「只要不是吃的什麼也好!」

對於ユーリ堅決的態度,エステル盡是疑問。ユーリ的人氣不低,而且又嗜甜,本應是很期待可以收到巧克力的…而且又不是什麼也不收,而是只不收食物…她實在沒法理解當中的原因。

「為什麼不收吃的?ユーリ你不是喜歡甜食的嗎?」
發問的是カロル。看來大家也對嗜甜的ユーリ為何不借情人節大吃免費巧克力一事非常的好奇。
「對呢~青年最喜歡吃甜的了!」
大叔不吃甜所以不收巧克力喔,小姐。レイヴン特地的向女性們補充。

看來他很想收到情人節禮物呢……

「你們不是也見識過フレン那傢伙的廚藝的嗎?」
無視レイヴン那近似討禮物的幼稚行為,ユーリ認真的說著。他的眼神遊離不定,就像是想逃避現實的似。
「自他被大人們認為進廚房不會出事後…我每年情人節都會收到巧克力。」

「啊啦,那不是很好嗎?甜蜜得令人羨慕呢。」
ジュディス露出一個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她身上就像在發出一種黑氣。基本上,女性到了一定年紀時是非常不喜歡聽別人的甜蜜史的,尤其是單身的女性。
「才不好吧!兩個大男人在你儂我儂的!太白痴了!」
毒舌發言,不用問也知是天才少女リタ的發言。

「第一年…是芥末味的…」
ユーリ低頭掩臉,那是他最不願去回憶的味道之一…フレン的味覺到底是音痴都什麼程度才會在巧克力中加入山葵粉?

一瞬間,現場的空氣好像凝結了起來。一切都沉默的可怕,就像連呼叫聲都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芥末………」
「第二年,是生牛肉味的…又不可以只不收他的巧克力…他會用很期待的眼神看著你,害你不吃下去不行…就算說了不收…他還是每年都會送…」
什麼叫ユーリ你在害羞嗎?好可愛個屁…我真的是不想收啊…

用欲哭無淚來形容現在的ユーリ的表情是最合適的了吧。他開始進入了自己的黑暗世界,並將十多年來收到的口味背誦出來。

「這世界真的有人造得出那種口味的巧克力的嗎?」
「我以上次料理大會受害者的身份說,フレン一定做得到!」
カロル面色鐵青,現場人士當中就只有他親口嚐過フレン的料理。能做出那種可怕殺人料理的人,區區的怪異巧克力是絕對難不起他的!


「我很好奇今年是什麼口味的…」
好奇心是可以殺死一只貓的,但身為研究者,リタ的好奇心是絕不會向危險低頭的!
「那妳要不要吃吃看?」
ジュディス不知道從那兒拿出了一個心形的盒子,上面那特地用金粉寫成的『TO YURI』的字樣耀眼的令人感到不安。
「ジュディスちゃん…難道這就是傳聞中的………」
「是喔~就是傳聞中的令嗜甜的ユーリ不敢收巧克力的原凶――-怪異口味的巧克力!!剛剛才送到的,非常新鮮喔!」
好比廣告上的職業笑容,ジュディス捧著話題中心的巧克力的樣子卻令人不寒而栗。
「啊啦,沒有人想嗜一下嗎?真可惜…」

被說成這樣會有人想吃的嗎!?眾人心想。

無視眾人臉上奇怪的表情,ジュディス自顧自的把盒子拆開。盒子內不出所料是一塊手製的心形巧克力。
「味道是如何的呢?期待期待!」
她從巧克力中拆出了一小角,慢慢的走向還沒從自己的黑暗世界中離開的ユーリ身邊。

「ユーリ。」
尤如惡魔的微笑,ジュディス在ユーリ回頭的一瞬把手中的巧克力丟進ユーリ的嘴中。
ユーリ下意識的把口中的物體嚥下。



一剎的沉默。



「噁!!」
ユーリ像是吃進毒物的反應,除了加害者都無一不被那誇張的反應嚇到。

「啊啦,你說的好像都是真的呢。那,今年是什麼口味的?」
「魚…魚腥味……噁………」


自此之後,在眾人心中,フレン除了ユーリ控之外,又多了一個巧克力殺手的稱號了。




おまけ:
「ラピード………」
「汪!」
「下年,你幫我吃好嗎?」
「汪汪汪汪!!!」
「你也不用搖頭搖得那麼過份吧……」

結論────フレン不依食譜做的東西連狗也不吃…


後記:
第一次寫文可以把那麼多人全都拉出來…(汗)
把ジュディス大姐寫太黑了orz
エステル又太空氣了囧
啊啊…修煉修煉!
最後……閃光節快樂!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捏造エルシフル有。





撲鼻而來的全是腥臭,眼及之處不是屍體就是鮮紅。
暗藍色的身影站立於正中央,染血的鐮刀安穩的於手中垂著,就像要消失一樣的。
銀髮的青年伸出雙手去擁抱比他頭上半個頭的身子,卻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明明應該比自己強上數倍之多的身影現在看上來是如此的弱不禁風。

「他說了,背叛者還有殺死同伴的兇手。」
他苦笑著。
「明明之前還盟長盟長的追著我四處跑。」
慢慢的張開了手,看著手中那閃著刺眼光芒的聖核,他像是覺悟一般的似。
「是我下手的。」
「你可以留手的…」

溫暖的觸感自頭上傳來,溫度的主人正以同樣溫暖的笑容撫摸著自己那頭銀白的長髮。
「這裡是戰場喔,デューク。」
溫柔的聲線包含著無奈,事實就在眼前,那個很想忘記的事實。


「我不殺他,下次被殺的,可能是你…」
那只手正在發抖,因為殺了同胞,還是因為害怕?
「我活了好幾百萬年,難得找到的戀人。那可以簡單讓你有機會離開我?」
他伸出手緊抱著デューク,力度強得有點兒難受。可是デューク還是溫柔的回抱著他,輕聲的說著。

「我可沒弱到那麼容易被殺好嗎,エルシフル。」
「是的是的,我們約好你的墓要由我來造,每年也要我去掃墓,還要在旁種滿鮮花……所以在我有空做這些事前你可不要死喔。」
半開玩笑的說著,令人看不清是否認真。這是エルシフル的性格也是他最大的特徵。
看像玩世不恭的樣子但又可靠非常,身為始祖的隸長卻又喜歡人類,摸不透也捉不清。
「我的一切大概也是在你計劃中的吧。」
「是喔,在我的計劃中你可是在最後一刻也在我的身邊的啦。你可別破壞我的計劃早早死去喔,デューク。」
溫柔的笑容,令人難以想像他是於戰場上殺敵無數的戰士。
也許這只是他的謊言,但此刻デューク願意相信全都是出於エルシフル的真心。
「那你要多久才有空?エルシフル。」
「那個嗎?最少也要五十多年後吧。」
輕輕的在デューク的臉上偷了個香,エルシフル愉快的說著。




















微風於草原上輕輕的吹著,海水的氣味充滿著四周,デューク立於山丘上沉默的看著眼前的石塊。
那只是象徵,死後留不下身軀,他的聖核,也因應他的希望化回エアル。
什麼也沒留下,留下的只有デューク心中滿滿的傷痛。

明明說要為他造墓碑,為他上花,結果一切都反過來要他做。

哭不出來,也笑不出來。

淚水大概是在他死時流光了吧。

「人類…真可恥…」
デューク慢慢的說著。是エルシフル站於他們的那面,他們才能得勝…可是他們卻因害怕而反過來殺死エルシフル。

「要是在人類再次令世界失均…那他們真的是沒救的了吧。」





「那個時候,我會用我的手…把人類的歷史消滅…連同我一起…因為我也是…可恥的人類…」
緩緩的說著,デューク於心中下了決定,像是徵求同意一樣,他輕聲的問著眼前的石碑。

「對嗎?エルシフル。」



後記:建立在分開前提的一對……我還沒想到エル是翼什麼orz
龍好,狼好…還是狐狸好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有360了(巴)可是開筆時還沒開始打的。(喂)
yuri子女體有,flynn兄微黑化
以下正文












「YURI,你的婚紗要什麼顏色的?」
青梅竹馬的好友右手一件開胸晚禮左手一件露背禮服,笑容燦爛得令YURI嚴重懷疑他打到了頭。

「我想白色的會比較好,小背心裙很不錯喔~」
走近了一步。YURI和那兩件是男人的浪漫的服飾快要臉貼臉了,她嘆了一口氣,沒好氣的質問她的「青梅竹馬」。
「FLYNN,我為什麼要穿婚紗?我又不是嫁人。」

「當然因為YURI要嫁給我嘛~」
句末是一顆愛心。
「啥米!!!」
這面的句末是一聲尖叫。




「FLYNN,我什麼時侯說過要嫁你的?又是什麼時候答應你的求婚的?」
「五歲的時候~」
YURI那時還會穿裙子好可愛的,FLYNN一臉懷念的樣子補充了一句,現在都不穿了…
「小孩子的話你也信的嗎!?再說十六年前的事你也記得的嗎!?」
「那麼YURI不記得了嗎?」
沉默了幾秒,YURI的臉頰啪一聲的紅了。

「果然是記得的嘛,YU~RI~CHAN~」
「我不管!我不嫁我不嫁我不嫁!!」
近乎抓狂的大叫,YURI抱著頭蹲了下去。
看到這場面的FLYNN只是微笑著半跪在YURI的身邊,牽起她的右手。

「我孩子的媽媽,果然就只能是YURI呢。」
FLYNN認真的看著YURI那紫黑色的瞳孔,慢慢的說著。YURI則是呆滯的看著他的動作。
「呢?嫁給我吧,YURI。」
輕輕的吻上了那只白哲的手,不管是怎樣的罪惡也無法弄髒的手,FLYNN可以感覺到皮膚下脈搏跳動的手。

「要是我說不的話?」
「YURI才不會呢。而且……除了我之外還有誰會想娶一個一天到晚到處找男人打架的女人當妻子喔?」
「你是想給我狠狠的修理一次嗎,FLYNN。」
FLYNN仍舊的在笑著,他的笑容就如果春日的太陽一樣的溫暖。他用自己的右手握起了YURI的右手,輕輕的用手指撫弄著無名指的根部。



「再說,有的話我可會用一切手段去令他們永遠消失在妳臉前的喔。」
「你這是強迫推銷吧,而且還在濫用職權喔。團長大人。」
「我才沒有呢。我只是很有禮貌的在請團長夫人跟我回家而已喔。呢,yuri。」
再一次,在手上烙下一吻,Flynn認真的說著。
「答案呢?」



『被抓住了。』
當Flynn一露出這種認真的表情,Yuri就無法去拒絕他的了。
由小到大也是,大概,直到兩人死別的時候也是吧。
Yuri輕嘆了一口氣,打從一開始答案就只有一個,不是嗎?


「那團長夫人想要一只藍寶石戒指當婚戒,淺黃色的婚紗再加上純白色的捧花…團長大人你做得到嗎?」
「當然可以呢!附送黑色燕尾新郎服和紫水晶婚戒如何?」
十指緊扣,就如同小時候玩的結婚遊戲一樣,兩人微笑慢慢的背誦出神聖的誓言。

「不論健康還是衰弱。」
「富貴又或是貧窮。」
「快樂或痛苦。」
「都尊重你,愛你。」
「至死不愉。」

蜻蜓點水的吻了一下,兩人臉上都盡是幸福的笑容。

「到時可不要太緊張說錯喔,團長大人!」
「那還請到時手下留情呢,團長夫人!」

由小時候到現在,還有將來。
身邊的位置永遠都屬於你。


後記:
寫完才發現yuri女不女體好像也沒什麼分別的說orz
有人明白Y子要求和F君的附送的含意嗎?(小聲)
努力的在放砂糖(菸)因為下篇95%以上是苦的(遠目)
CP嘛…想寫ED又或是AS…(天音:有誰明白你在說蝦米CP啊!? 星:那提一下是TOV的好了-3-)
DMC…?老實說我想不到點子(巴)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死囚設定。事先提醒,我沒有360。
自然也未破TOV。
這只是妄想產物,人物性格崩壞可能。可以接受的請往下:

















「YURI,審判的結果你要聽嗎?」
「不了,反正結果就只有那一個吧。」

不語,他早就知道這結果的了。可是他還是選了這條路,黑暗的,罪人之路。

「YURI…」
「不行喔,FLYNN。騎士團團長是不可以露出這種表情的。」
他笑著,握著他唯一的好友的手。冰冷鐵柱狠狠的把事實表現出來。
他們兩人現在分別是死囚和騎士團團長的身份。

「YURI,求求你吧…說你不想死,只要你說一句我馬上…」
這是衰求,還是願望?FLYNN已經分不清了,要是這樣下去明天他就得親手把YURI─────
他下不了手,但也不可以拒絕。
什麼法律什麼正義也好,他也不想管。他現在只想救他眼前這個他最愛的人。

「你瘋了嗎?把殺了兩個貴族的殺人犯放出去,你至今的努力都會白費的。」
「我不管!只有你,只有YURI我是不可以眼光光的看著你死的!只有你…只有你…」
淚水不受控的落下,明明是為了保護YURI才加入騎士團的,而現在居然要他親手把YURI…
他那可能做得到?

「FLYNN,我早就知道會有這種結果的了。打從一開始就知道。」
YURI閉上了眼睛,回想刀柄刺入人類的那一剎那。
「我沒後悔過,這是我的正義。FLYNN你不是也有的嗎?不管是誰也不能讓步的正義。」

「這是我該接受的制裁,我是不會逃的。所以你也不要逃好嗎?FLYNN…」
句尾微微的抖著,連帶握著他的手也是。
不可能不怕吧,知道自己明天就要死。
就算有心理準備也是,不可能會不怕的。

「要是是你的話,我會比較放心的…要是你的話,我的命可以給你。」
真的真的,為了FLYNN,YURI是不會怕死亡的。
就如同那時代他入獄一樣,他可以代替FLYNN去死。
「用你的手,我不要其他人。用你的手…」

「YURI…」
「哪,FLYNN。用你的手,洗清我的罪。好嗎?」
「嗯…」
他吻上了YURI的唇,這是最後了。
這是最後了,他不會再給其他人看到他軟弱的一面。
那是屬於YURI的,就如同YURI只會在他面前露出軟弱的一面一樣。
「我會用我的手,來洗清你的罪。YURI…」








廣場上集合了很多人,全都是貴族。
沒有任何一個下町的居民,而YURI的同伴們也沒有出現。
他們都在王城中,他們都不希望YURI看到他們哭泣的樣子。
他們都沒辦法救助YURI,就算是貴為國王。

YURI救助了世界,而世界卻背棄了YURI。
FLYNN是這樣想的。

「FLYNN,動手吧。」
被綁於刑具上的YURI閉上眼睛輕聲的說著。
「之後,拜託你了。」

FLYNN把佩劍高高舉起,閉上眼睛砍了下去。

「   ,FLYNN。」


FLYNN沒有回頭,他知道自己一回頭一定會忍不住號啕大哭的。
他已經不是愛哭鬼了,他軟弱的部份已跟隨YURI逝去了。
他已經不可以再哭了。


「啊啊,我也是呢,YURI。」










我愛你,FLYNN。



這是最後的,最後的可以令我軟弱下來的一句話啊,YURI。


後記:
媽的!!我下次一定要寫甜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且還要女體化(巴死)
尋求FY同好!!!!
下篇發的會是dmc來的。嗯,一定是dmc來的orz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事先提醒,我沒有360。
自然也未破TOV。
這只是妄想產物,人物性格崩壞可能。可以接受的請往下:








是好友,我和你是青梅竹馬的好友。

「FLYNN!」
你向我用力的揮手,面上掛著的是自信的笑容。
從小到大你都沒有改變,變的人是我。

被你觸摸會心跳,被你凝視會不自覺別開眼光。

我愛上了你。

多次告訴自己那是不可以的,但是還是沒用。
不自覺的目光就會追上你的身影。


該死的…
不知是第幾次的咒罵自心中傳出。
別出手啊,FLYNN!那是你的好友。
微笑著向他揮手,感覺有點兒難過。



「YURI,在這兒睡會冷病的。」
在樹下沉睡著的他沒有回覺,暴露在空氣中的胸口平穩地起伏著。
這也太沒防備了吧…
就算已經不是騎士也好,也是一個保鑣吧。
完全沒防範的在睡覺這樣子好嗎?

不自覺的伸出手去觸摸那細膩的臉孔,YURI長得真的很好看…
又留了一頭那麼美的黑髮,怪不得有的時候會給人誤會他的性別了。
「YURI,起來喔…」
再靠近了一點,輕聲的叫喚著。
睫毛也很長嘛…YURI。

CHU…

直到那傳入耳膜的聲音到達大腦,才回過神來。
我吻了YURI,無意識地。
反射的用手掩對嘴巴,退後了數步,應該要逃嗎?
在腦中考慮了數秒,現在的我是無法面對YURI的,還是先離開好了。
用掛於樹上的被單為YURI蓋上後,就快步的離開了現場,面頰好燙,應該是紅起來了吧,心也跳得很快。
於是我又再次清楚明白到,自己戀上了YURI的這個事實。




「笨蛋FLYNN。」
YURI慢慢的張開了眼睛,紫瞳望向好友逃走的方向。
「以為自己裝得很好了嗎?笨蛋!」
無自覺的撫上了被FLYNN吻上的唇,YURI淡淡的笑了。
「不過,我們都是半斤八兩吧,FLYNN。」
輕聲的低喚著友人的名字,YURI的面上掛上了異常幸福的笑容。




後記:明明還沒玩已經給這對萌死了…YURI被誤會為女的聽說是官方攻略本的名詞介紹寫的,我是在日網上看到的。
這兩位21歲的乙女真的很對不起ORZ 然後明明是FY看上來卻是FYF真是抱歉了(泣)
感謝看到這裡的大家(下跪)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某位也有完TO系列的同學於MSN上找我,說自己在玩TOV。
好想玩啦我(淚)向他表示暫時放棄等移植時<------家中有PS3
他:(360)剛降價了XD
我:ORZ

剛降我也沒錢買吧…(泣)
最快都要用利是錢…(淚死)

他:蕭邦也沒出,等吧
我:也是我想玩的…
他:還會出FF13喔XD

你太了解我了同學!為什麼你說出來的都是我很想玩的GAME!?
還是我們其實是同類(TO飯)所以玩那方面的喜好相同?

總之,你的說話好欠揍…
我好想敗360…(泣)
上某某CC/LL家中也是辦法,不過沒爆機用的車錢就夠我敗機了吧…(汗)
來回30~40啦囧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送給某位被我拉下TOA火炕的好朋友XD(巴死)


1.
「JADE!JADE!不要跑那麼快嘛…」

在小時侯,你總是追著JADE跑,就算JADE走得多遠又或是多快,你也還是會追上去。

2.
小時候的JADE是一個冷漠的少年,他不會停下他的腳步,亦不會去回頭看你。
在童年玩伴中JADE跑得很快,只是緊次於PEONY。你總是含著淚的向前跑,只因你一心想追上JADE。

3.
JADE是天才,所以你不停的讀書,目的是為了可以和他並肩而行。你不選擇和JADE相同的範疇,有一半是因為沒信心於同一道路上能追上JADE,另一半則是抱著也許能幫助JADE的想法。

過了數年,你也被稱為天才,音機關的天才。可是,你還是自覺自己追不上JADE,就算是同為天才的身份。

4.
「Safel你有自己的步調,不用勉強自己追上JADE的啦。」
溫柔的恩師這樣的告訴你,可是你還是沒有照她的說話做。因為你心中有一個願望,你相信只要你追上JADE這願望就會成真。

5.
那天你提出要和JADE在涼亭中見面,你早上早早的起來於涼亭中等著他。由滿心的期待到滿滿的擔憂,你還是站於涼亭中等待著他,一步也不敢離開。到他帶著Nefre出現時,你已經忘了你到底站了多久,只是不停的在發抖而已。

「我可沒有答應過會來,你等個什麼。」
他冷淡的說著,你呆了一下,也對,他沒有說過好,又或是不好。

「哥哥你太過份了!怎樣可以這樣說話的!!」
Nefre生氣的指著JADE大罵,她是為了你而責罵自己的兄長,可是你的淚慢慢的流下來了,不是因為感動,而是難過。

「不要…」
「呃?Safel?」
「不要這樣…不要這樣…Nefre…不要說JADE的壞話…」
因為在冰冷的風雪中站了多個小時,你好像得了感冒,可是你還用你那沙啞的聲線去維護JADE,就算你知道他根本不在符。

6.
你發了整整三天高熱,Nefre有來看你,PEONY有來看你,Nebirim老師也有來看你。但是就是他沒有來看你。

7.
那些都已經是過去的事。
你無言的伸手去找了一本書,書本都是Peony好心帶給你的,都是一些音機關的書,內容都是刻意的選擇過,完全沒有提到複製技術。

Nebirim老師,Nebirim老師,我想救你,我想以前的Jade回來,我是錯的嗎?

你不禁的去自問,其實你只是希望他看著你,結果就成了和他對立的情況。

Nebirim老師…我好想你回來啊…

8.
灰暗的牢獄中只有著穩定的呼吸聲,Jade看著睡著的你,好心的為你拉上被子。

「只有睡著的時候才會真正的休息嗎你…Safel?」
帶點無奈的語氣,他拿起了你的筆記。
你最後寫的句子都只是一些塗鴉,就算是天才,在沒有任何資料下也沒有法子得到結論。

看著我Jade…看著我…我從小時候就喜歡你了…你知道嗎…

Nebirim老師…Nebirim老師…我們回不到小時候的時光了嗎?

「結果,你就只看到過去了嗎?Safel。」

過去的確是很幸福,可是不可以不前進。Safel,為什麼你不明白?

「你不向前看,你不會看到我的視線吧…笨蛋。」
Jade輕輕的在你額上烙下一吻,靜靜的退出了你的空間。

9.
你慢慢的張開了雙眼,映入眼簾中的是你自己所寫的筆記。
在你心煩氣燥的潦草字跡旁多了數行秀麗的字跡,你知道他有來過,因為這是他的字跡。

看著前面,追上來,就像以前一樣。
不過這次我會等你,老師已經無法向前了,我們得代替她向前走。
不管多久我也會等的,所以這次你就好好的收拾心情追上來吧。

「說什麼會等我…說謊的吧…他才不會那麼好心…」

說著說著,你流下了欣喜的淚,因為這次,他真的在看著你。

10.
「Safel最近很高興呢,你對他做了什麼?不可愛的Jade。」
水都的王者趴於Jade的辦公桌上高興的說著,這裡可是他曠工的好去處呢!
「沒什麼,只是叫他好好看著前方而已。」
「看著你那熱情的目光?」
「說謊可是不好的喔,陛下。」
用文件慢慢的拍了一下上司的頭,口上的笑容卻出賣了他的心情。
良好,他的心情真的很好。

「被愛著呢,Safel。被你,深深的。」
「那也得要他向前看才會知道的吧。」
帶著笑容,Jade慢慢的的把目光移住Dist所在的牢獄的方向。

我等你喔,笨蛋Safel。


後記:生日快樂啦,好朋友。雖然不甜又不是AL。也收下去吧~這是一起過的第七個生日了。生日快樂啦(心)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