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別再提醒我是時候吃飯,是時候睡覺了嗎?你沒有其他事情可以做嗎?你上司不會說些什麼的嗎?」

在阿爾佛雷德知道他不會餓也不會感到疲憊後,他就一直留在醫院這兒照顧他;近乎寸步不離的地步。他不煩厭的嗎?

「能這樣子照顧亞瑟的機會可不多呢!要是平常的話他早就給我一巴掌要我住手的了,就讓我寵寵他的身體吧。上司的話只要HERO我能完成文件的話就可以塞著他們的嘴巴了!沒問題的。」

用力地拍著自己胸口示意對方放心,那自我中心而有點幼稚的行動的確是他的風格。知道亞瑟並不會逃避自己後他的陰暗表情就完全的在他臉上消失了,會害怕戀人討厭自己…他的確還只是個19歲的青少年。

「你真樂天呢。亞瑟就不行了,只要被上司抱怨兩句他就不敢見你了。」
「真有亞瑟的風格呢。明明只要無視就好的,我們是國家的同時也是一個獨立的生命體。戀愛的權利當然是有的,只要我們能把工作做好他們憑什麼干涉我們啊?」

孩子氣地尖起了嘴巴,阿爾佛雷德的聲線特地加大了。梅林知道他是說給在外頭的保鑣們聽的。

他的確盡力去爭取除了束縛這身體外的方法,他成功的以廿十四小時有英籍保鑣駐守為條件取消了束縛的發生。被監視的感覺的確不是很好,但也比被束縛好多了。

他帶來的食物不是沒有營養的垃圾食物,而是正規的餐點。所以這個人是真的KY還只是裝成KY的聰明人呢。

「就憑他們是你上司…而且是等同於你肉體的國民吧。亞瑟這次躲起來的最大原因就是上司認為你們的來往是經濟問題的起因。他要亞瑟跟你分開,亞瑟不願意…所以就選擇逃避。」
「真有他的風格呢。不去掙取…卻選擇逃避。」

把最後一口肉片放進嘴,梅林放下了刀叉並用手帕擦了擦嘴巴。他用指尖沾了點凝結在水杯上的水珠,在桌面上書寫了起來。

1. 對女王絕對的服從。
2. 上司的命令如跟女王沒衝突,就必須服從。
3. 比起私慾,整體國民的利益為先。
4. 此身為棄棋,必須為滿足國民而作出捨身的決心。

「這是在亞瑟和你相遇前一點的時間,在亞瑟稱霸七海的時候上司跟他訂下的契約。那時他們害怕自由的海上生活會令亞瑟放棄回國;所以定下了這些束縛,一直至今。」

在國土上無時無刻都得面對隣國和兄長的威脅,只有在海上…亞瑟可以做回自己。沒有上司不用像外交一樣考慮每個行為會造成的後果…

自由自在…就像小鳥一樣。

「真可笑,亞瑟根本就不可能會拋棄英國的。國民是國家身體的一部份…誰會拋棄自己的身體?即使到最後一刻,亞瑟也不會拋棄他們的。」

絕對服從,不可反抗。被強加於身上的枷鎖有如十戒,身為「英國」的亞瑟是絕對沒法反抗的。

因為民風自由,所以阿爾佛雷德並不會因為任性又或是一些奇怪的念頭而被責備。可是民風守舊的亞瑟,卻被很多規則束縛著。

「上面的人守護下面的人」這是小時候亞瑟時常告訴他的一件事。上司守護下屬,兄長守護弟弟;本應如此以德服眾的事卻沒有多少人可以做得到…

人類…說到底還是有私心的。為什麼人類可以抱有私心,國家就不可以?

身為國家,他也知道這些束縛不是他要求就可以廢除的。他只希望,亞瑟可以多依賴他一點。

就像小時候的他依賴亞瑟一樣。


快樂的時候,他在;難過的時候…他也在啊。他是HERO,把胸膛借給難過痛苦的戀人是理所當然的。


亞瑟,多依賴我一點吧。別把苦水都吞到自己肚子裡去…有我在…我永遠都會在。

好想好想抱緊你,告訴你我有多可靠。

「呢,梅林。我有事想拜託你。」

既然亞瑟這麼的重視他…就讓他稍稍利用一下這點吧。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