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亞瑟冷靜下來後,他們回到亞瑟的病房中。醫生為亞瑟進行了詳細的檢查,在確認了沒有留下任何後遺症後才留下他們兩人獨處。

沉默令人感到難受,亞瑟明顯就還在整理自己的思緒;而他則在思考應該先對亞瑟說什麼───他有太多的事情想跟他說了,突然之間他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了。過了好一會,一直低下頭的亞瑟扯著他的衣角,小聲地開口說話。

「傷。」
「嗯?沒事的啦!HERO我半天就會好的了!」
「我…」
「不是你的錯,是我自願的。這點小傷就可以把你換回來,真是件好康的事呢。」
「別打斷我的說話啊!笨蛋!我是想說…我想幫你包紮傷口啊死KY!」
「嗚啊!」

腦袋被用力的敲擊,阿爾佛雷德想掩著腦袋閃避下一波敲擊的時候,他手上的傷口因動作過大而裂開了。傷口雖然不深但由於面積頗大的關係,流出來的血量還是把亞瑟嚇了一跳。

「你你你別給我亂動!!我我我馬上給你包紮!」
看著亞瑟驚慌跑出病房,再驚慌地抱著急救箱跑回病房手忙腳亂地把急救箱內的包紮用的東西找出來…他突然感到很滿足。

他其實很喜歡亞瑟為他包紮時候的樣子,全神貫注地看著他的傷口;小心翼翼地用沾了消毒藥水的棉花為他消毒…有種亞瑟是完全屬於他的感覺。

跟做愛時一樣,亞瑟的眼睛離不開他,腦袋完全不能運作,想到的都是他的事。這是單純的不是以國家身份而是以美國青少年阿爾佛雷德.F.瓊斯的身份被深愛著的感覺。

「你說你是為了引我出來才要梅林他陪你演戲!?」
「對啊!他說過你就算他為你舉起了槍瞄準我,你也會選擇放下槍枝的。我只是賭上了這個可能性而已。」

兩人一句一句地搭著話,都是些不太重要的話題。轉了好幾個圈子後話題還是回歸到這個問題上了。

「笨蛋!KY!要是我阻止不了梅林的話怎麼辦!?梅林認真起來可以絕對不會射失的!」

阿爾佛雷德露出了自信的笑容,用已經包紮好的左手輕輕地握著亞瑟的手。這只手,一直一直照顧著自己,由小到大,從不改變。

「因為我相信你,亞瑟。」

這只手的主人;又怎會眼睜睜地看著他死呢。

「你,是不會讓我死的。再難解決的事情,只要我們一起想就總會找到辦法解決的。別再躲起來好嗎?亞瑟。」
「我…」
「可是…梅林…我…」
「我知道你不想讓梅林消失,也習慣了依賴梅林。可是梅林長期出現對你身體不好…讓他少出現一點吧。想依賴別人的時候有我在…而且,梅林做到的事你也可以做得到,智慧、知識、對事物的決斷力等等…這些東西你都有的喔。」

他抬起亞瑟的下巴讓那雙帶點濕潤的碧綠對上了自己,小巧的嘴巴微微張開,好像想說什麼但可惜卻無法化成言語的感覺。想吻上那有點蒼白的薄唇,他欺近了對方。眼看快要吻上的時候,突然被對方一手擋下。

「亞瑟累了。你別亂來。待他休息夠了後你們要幹到天亮我也不管。」
『梅林!』
「你說你會好好照顧他我才會照你說話做的。你別想令他變得更累啊。」

這個世界果然是不思議的。每當你在說某一個人的事情的時候,對方總是會突然出現在你的面前。到口的肉飛走了每個人都會有些怨言的吧,更何況阿爾佛雷德一向也是個有話直說的人,他馬上就開始抱怨了。

「氣氛這麼好,讓我吃一下甜頭不會死的啊!小氣!我也受了傷的啊!」
「與我無關。不過,如果你希望的話我可以多給你補兩三鎗,讓你可以申請一兩個月的有薪假期和亞瑟好好的去交流一下感情。我心腸很好不會介意的。」
『梅林你不是認真的吧?』
「認真的,亞瑟你別寵他。合眾國給我出去,亞瑟要休息了。」

被趕出病房後,阿爾佛雷德透過門上的玻璃窗看到亞瑟驚慌地看暮閉上的房門。過了一會兒後亞瑟像是已經冷靜下來,他對著放於床邊的鏡子不停說話。大約是在跟梅林爭取些什麼吧,相信是和他被趕出來有關的。

這是什麼?把女兒男友趕出家門的頑固父親和跟父親理論的女兒嗎?總不會在H的時候梅林仔會出來妨礙他們吧?

「算了,想那麼多也沒用。去買漢堡好了,順便給亞瑟買一杯藍藍路的紅茶給亞瑟吧!」

老是在抱怨不好喝,但因為是他特地買的還是會全喝光的亞瑟…真是可愛斃了!

他用手機發信息給亞瑟說明自己的行程,在離開醫院前再多發了一條信息給法                                                                                                                                                                                                                                                   蘭西斯及菊。他請他們轉告各國及亞瑟的上司亞瑟已經沒事了,請他們不用擔心。這些事情其實是應該由他親身去做的,但他現在哪兒都不想去。

他只想陪在亞瑟身邊,告訴他他不是獨自一人的而已。

回到病房的時候馬上就因為於醫院使用手提電話而被亞瑟用枕頭直擊。但這就是亞瑟,會因小事生氣…在他做錯事的時候會毫不留情的指正他…這才是他最愛的亞瑟。

「亞瑟。」
「怎樣啦!我還沒說完你啊!」
「歡迎回來喔。」
輕輕起吻上了對方的唇,這次,沒有人阻止他。他看著潮紅快速地爬上亞瑟的臉,亞瑟別過了臉,用蚊子般的音量小聲地說。

「我回來了,阿爾。」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