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狐日快樂!

跟花想合本かごめかごめ 雙狐SIZE的IF。

劇透程度跟合本的SAMPLE一樣。沒看過合本也看得明白……

應該?

含非常微量爺婆。沒頭沒尾只寫想寫的。

以下正文。


 

他靜靜拉開障子偷看著隔壁房間。

 

戀人正憤怒地指罵著自己的部下,平常優雅的他甚少會像現在這樣子著急。

就除了某個人相關的事情以外。

 

我叫你們去裝裝樣子而已!你們居然傷到了宗近!這麼一點小事也辦不好,你們是不是想沉到東京灣去!

不…不是的,首領!是少爺要求的!他說不逼真一點山姥切───

那個名字是你們可以叫的嗎!?

對不起!是未來少夫人!少爺說少夫人是不會上當的!

那你們不會留手嗎!?宗近可是文弱書生!你們這不就害他進醫院了嗎!?

真的!真的非常對不起!

 

這男人,就只會對自己最疼愛的弟弟這樣著緊而已。

他忍不住把被子往身上拉上,晚秋乾燥的空氣讓他喉頭不適地輕咳了幾聲。

這點些微的聲音引起了震怒中戀人的注意。

他拉開了障子,把他人連被子一同抱起帶到書房中。

 

戀人讓他坐在自己的懷中,寵溺地輕撫著他的臉頰。

對不起,吵醒你了。冷嗎?渴嗎?你們還不快點拿蜂蜜水過來!要溫的!

 

自手術後這男人就比之前更加寵愛自己,但這卻只讓他更為不安而已。

 

要是他想起了那個晚上。

那個漫天烽火,悲哀而痛苦的黑夜。

他必定————

 

他不自覺地抓緊了戀人的衣袖。

他啊,是為了再次跟小狐丸相遇而存活至今的。

要是小狐不要他了,他就沒有任何理由抱著這殘疾的身體生存下去。

假若小狐再次————

他害怕,非常害怕。

 

 

小狐。他輕聲地說。要是哪一天,你———

傻孩子!我不是已經說過很多次我不會答應嗎?我又怎會拋棄你?

 

不。正因如此他才更害怕。他知道這份愛情是建築於空洞之上,那份可恨的記憶詛咒著他,他愛小狐,但卻對小狐的愛感到恐懼。

 

假若小狐回想起那份記憶。

假若他想起了一切。

 

殺了鳴狐。用小狐的手。誰都不要……只要小狐。

與其被拋棄,倒不如死在小狐的手上。

 

 

 

喜歡小狐。最喜歡了。小狐也喜歡鳴狐嗎?

問不出口。也不想知道答案。

 

他害怕會得知殘酷的真相。

 

 

小狐沒有記憶對小狐自身來說是個救贖,但對鳴狐來說卻是殘酷的懲罰。

真相只有他一個人知道。

 

但這樣也好。

 

痛苦只需要由他一個人承受就足夠了。

 

三日月也好,山姥切也好,小狐丸也好。

只要大家也「幸福」的話,鳴狐沒有關係的。

 

 

小狐。

嗯?

抱抱鳴狐。

鳴真是愛撒嬌呢。

 

溫暖而溫柔的手掌撫上了他的臉,為他抹去了那些不知何時落下的淚水。

 

沒關係的。即使是被不安所淹沒。

只要小狐笑著,他就滿足了。

 

對。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

「鳴狐」都是這樣想的。

 

TBC……?

 

練手復健用……所以隨時可能修OT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晴 的頭像
星月晴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