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拆信刀一刀一刀的把頭髮割下,淺金色的髮絲一束一束的掉在地上…

不要再有什麼期望了。

連親生父親也不願意給予的東西…外人又怎會願意給他呢。別再妄想了,亞瑟.柯克蘭。

「基爾…父親不要我了。」

有些什麼隨著淚水和頭髮落下;心就像是碎裂般的痛…只要不期待就好了,只要不期待就不會再心痛了對吧。

父親的手是冰冷的,那是生理還是心理上的…他真的分不清楚。冷氣由父親的手慢慢的傳至全身…好冰好冷,眼睛很酸很想哭。

他還在期待父親的反悔嗎?

「亞瑟,你好。由今天開始我們便是一家人了。你喜歡的可以叫我們爸爸媽媽…不習慣的話叔叔嬸嬸也可以的喔。」

說是養子卻沒有轉移戶籍,父親也不會給予他們任何的資助。這些不合理的條件早在他們討論的時候已經聽見的了。沒有金錢的利益…連法律上的親屬關係也沒法得到…瓊斯夫婦是為什麼會希望把他接回家一起生活的?

「來,亞瑟。我們到新家去吧。」

瓊斯太太的手很溫暖;溫暖得令他想哭…自母親死後就沒有再被人這樣子拉著一起走了。父親不關心他,兄長看不起他…唯一比較親密的基爾伯特和路德維希母親早逝,父親又是他們家的管家,工作忙碌…光是陪伴自己的兒子們也快抽不出時間來了,又怎會在工餘時間有空去拉拉這位小少爺的手呢。

瓊斯家的房子並不是特別大,甚至以一對獸醫夫婦來說是異常的細小。房子樸素實用,有一個小小的花園;完全看不出居住的人和商界龍頭柯克蘭家是世交。

「看到亞瑟你,那兩個小笨蛋一定會很開心的呢!」
「你真是的!別叫自己兒子們當笨蛋!叫人笨蛋的人才是笨蛋!」
「是的是的,老婆大人!我是笨蛋也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笨蛋,有個這麼可愛的妻子,有兩個活潑聰明的兒子,還有亞瑟這個乖巧的養子…我真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呢!」

這是一個亞瑟所不了解的世界;被罵了,還可以笑得如此的幸福…責備別人,別人不反省…自己卻漲紅了臉,用生氣來遮掩自己的害羞…

不明白…真的不明白…難不成正常的夫婦都是這樣的嗎?

無視了自己沒法了解的瓊斯夫婦,亞瑟好奇的四處張望著。園子比不上柯克蘭家的大,可是花卉的美麗程度卻絕對不輸給那兒;這證明了它們得到了很悉心的照顧。

也許當他們的孩子也不錯吧。能把花卉照顧得這麼好的人不可能是壞人的。

「爸爸!你們回來了嗎!」
「阿…阿爾,不行啊!要是撞倒爸爸怎麼辦?爸爸你說是不是?」
「爸爸爸爸,那個哥哥是誰?」
「他今天開始就是你們的哥哥喔。亞瑟,他們是我的兒子們。那個藍眼睛的是哥哥,叫阿爾佛雷德;那個紫色眼睛的是弟弟;叫馬修。阿爾,馬修,要和亞瑟哥哥好好相處喔。」
「好~」
金髮的雙胞胎中的哥哥…是叫阿爾嗎?愉快的向著他撲來,在近距離的觀看之下那雙藍色的眼晴更像是天空一樣的美麗。他緊緊的拉著自己的人,快樂的跟亞瑟說話。

「你好喔!阿爾想要一個哥哥很久的了!亞瑟哥哥!我們要當一對好兄弟喔!」
如同陽光的笑容,親密的拉著自己的人…這就是一切的開始。

後記:過去X1…下篇可能是戀心發現?
阿爾父母建議形象是熟年米+女英(喂)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