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瑟,你不熱的嗎?」

當阿爾佛雷德由睡眠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就已經看到自己心愛的戀人正跟以往受到打擊時一樣,用棉被把自己包裹得像只棕子一樣。他昨天沒有做過什麼特別過份的事情(他只有行使他身為戀人的合理權利而已)…他可以想到的理由,就只剩下一個而已。

「只是那個小鬼回家了,用不著這樣難過吧?出來吧!」
這樣子的亞瑟真的很可愛,雖然現在是秋天,可是蓋這麼厚的被子還是會熱的吧。
要是亞瑟流了汗吹了風後感冒他可是會被以菊﹑伊莉莎白和馬修為首的「防止ky傷害傲嬌協會」的成員們一定會直接槍斃他的吧。

為了不讓亞瑟成為寡夫,他得盡快把亞瑟由棉被中拉出來啊!

「亞瑟,我讓步了!要是哪天那對夫婦想休息一下又或是有什麼事情要做的話我就把那小鬼帶來給你照顧如何?開了暖氣你就別蓋棉被吧!菊說過一冷一熱很容易病的!乖乖的出來吧!」

他用了點力氣想拉開那張妨礙他跟亞瑟肌膚相見的棉被拉開;可是因為害怕自己的怪力會傷到亞瑟而沒有使出全力…他竟沒法勝過亞瑟拉回去的那股力度。

棉被正在微微的振抖著,亞瑟是在哭吧?

可惡!可以弄哭亞瑟的就只有他一個啊!那個不管是血緣又或是戶籍上都和他們沒關你的小鬼何德何能可以弄哭他啊!?

「亞瑟,我生氣了。要是弄痛了你我可不負責的。」

阿爾佛雷德使力拉著被角,過度的用力令手產生了疼痛的感覺。漆黑的感情頓時充滿了他的心頭,有一股沒法話喻的怒火在心中燃燒…感覺真差。

就在他準備用全力拉走那棉被的時候,亞瑟把自己的右手由棉被中伸了出來。帶點病態白的手臂上有一點點的紅痕,那是他昨天晚上的傑作;他只欣賞自己的傑作不到幾秒的時間,亞瑟就用力的往他臉上丟了一團紙團後又再次把手收回棉被中去了。

『你生氣我也生氣!我什麼時候變成瓊斯太太的!?阿爾佛雷德你這個大笨蛋!』

什麼嘛,原來是為了這點小事嗎?他的亞瑟也真的太可愛了!剛剛的煩燥感就像是不曾存在一樣的消除得一乾二淨…

啊啊…亞瑟果然是他的靈藥呢。

「亞瑟你太可愛了!我們都一起住了那麼多年,應該做的已經做了;不該做的也已經做了…被稱呼為瓊斯太太也不過份吧。而且…」
阿爾佛雷德爬上了他和亞瑟的雙人床,緊緊的把對方抱著。他用溫柔的聲音對著棉被中的亞瑟說話,就像對著自己最重要的寶物似的溫柔。
「這樣的話不就每個人也知道你是我的東西…我是你的東西了嗎?」

忍不住的漲紅了臉…為什麼這個人說話總是這樣真接的…?不過…也就是因為這樣子才是他最喜歡的阿爾佛雷德吧。

再次用力的住對方臉上丟出紙團…你可以滿足我的願望嗎?我的丈夫。

『求婚也得有指環花束吧!這點也做不到我才不會跟你結婚呢!笨蛋阿爾!』

掙開了對方的懷抱直接衝進浴室,亞瑟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要跳出來了。難得率直了這麼的一次…阿爾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後記:OO篇突入(動畫風)所以這篇的篇名是個大挑戰…眉毛文無能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