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知道妻子的傷勢沒什麼大礙,同時緊急的工作們亦暫告一段落,也成功地向上司請了兩星期的事假。
原本只要他接回了他心愛的孩子後,他就能享受一個溫馨的家族假期(雖然什麼也要自己做)。
可惜在他按下瓊斯家的門鈴,看到了那位抱著他兒子的青年後…他的假期好像就已經蒙上陰影了。

這件事的起源可以追溯兩個多月前他和WW遊戲工作室的兩位工作人員的一次閒談了。

「原來瓊斯先生那麼小就開始一個人生活了嗎?真是辛苦呢…」
在聽了三個小時根本就不可能可以用的阿爾佛雷德hero傳說(改篇自真人真事,由原作者生平改篇)後,他的感想就只有這個了。獨自生活缺乏管教長成KY還真的是情有可原呢…

「一個人生活嗎?也不算吧?他那個從母姓的雙胞胎弟弟雖然是在法國留學,但每次有長假都會回來的耶。」
蹺著二郎腿,基爾伯特坐得無比的隨性。啊哈,西伯利亞產大熊和美國產的漢堡吵著吵著就跑到工作室外面打架…耳根清靜的感覺真好~

「而且還有他心愛的瓊斯太太為他打理家務,說不上是獨自生活的呢。」
用和服的長袖子掩著嘴巴輕笑,本田菊發誓他絕對沒有特地誤導對方亞瑟先生的性別喔~

「呃?那時瓊斯太太已經和瓊斯先生在交往了嗎?」
「還沒交往喔。正確一點來說是他們都沒有正式交往過,一來就上本結婚呢。這樣一算…那時就已經結婚了呢。」
嗯,我同意。基爾伯特附和著。

這件在二十一世紀年輕人中極為罕見的事在他們口中就像倫敦今天又下雨一般的平常似的。

「瓊斯太太的家人不反對的嗎!?女兒那麼小就嫁人了喔!?」
要是他家女兒那麼早就被人拐走了他一定會打死那個騙他女兒的死混蛋啊!

「女兒嗎…?」
「呵呵,女兒呢。」
「呃?我說錯了些什麼嗎?」
看到兩人的神情變得怪異,他不禁慌張起來。難不成他們有女兒但卻因種種原因生別了嗎?他是不是不自覺到刺中了別人心中的傷口?

「呵呵。不,你沒有說錯些什麼呢。瓊斯太太是個養子,養父母和生母都已經去世了;和生父又沒多少來往…自然沒多少人反對呢。」
「而且那傢伙的性格本來就有點乖僻,沒多少朋友會去反對。說真的可以跟他們兩個當朋友的傢伙除了我們就根本找不到多少個呢啊哈哈!」


他在被他剛才尖叫嚇呆了青年手上搶回了他心愛的孩子但卻連一步也不敢離開。這傢伙是誰!根據之前的對話,他有理由相信這傢伙不是瓊斯先生和瓊斯太太的朋友。既然不是朋友又不是家人(照他們的說法中得出瓊斯先生只剩下雙胞胎弟弟,瓊斯太太只剩下生父…可是這傢伙看上來完全不像這兩位。),那他為何才會在這時間這地點出現?

對方看上去好像有什麼想解釋的,可是他卻只張嘴不說話…當他發現了自己不被了解後,他就改用身體語言和手語來表達。可是很可惜,那些身體語言實在是太含蓄了…而且他也沒學習過手語這門語言…他完全沒辦法了解對方到底想表達些什麼。

那位粗眉的青年皺起眉頭,看上去非常苦惱的樣子。
他應該是因為某原因而無法發聲,而手上也沒有任何可以書寫的東西。
這時候離開明顯不是一個好的做法(他還沒拿回兒子的育兒用品,而對方離開的話他一起會馬上通報警察的。),正所謂人不可以貌相,就算這位青年看上去一副好好先生的樣子,不把事情弄清楚他就疚對為他當了一天保父母的瓊斯先生們的了。

頓時情況陷入了你不想被警察抓,我不想被告浪費警力的膠著狀態。兩人都不等待對方的動作,完全沒有自己先作出任何行動的念頭。

在這種氣氛僵硬的時候,ky就最能發揮他的功用了。
「DDDDD,亞瑟你穿這麼少就不要站在玄關這樣久啊。會感冒的喔。」
這個家的主人無懼氣氛地登場,他輕輕的用雙手環著那可疑人士(推定)的腰,用他那招牌咖啡色的大衣把比他矮一個頭的人緊緊包著。

那腰比起正常男人幼…看來這位先生需要好好的補充一下營養了。啊啊…不對,那個曖昧到極點的氣氛是什麼!?他好像看到什麼大條的事情了!

「你又忘了PDA和紙筆了…而且還把我留在家中…你真壞。等一會我得好好的懲.罰你~我可不接受反對意見喔。」
阿爾佛雷德溫柔地吻上了對方的額頭,那個溫柔的樣子就像是對待自己生命中的伴侶的似。

咦咦…腦袋中好像閃出了什麼奇怪的結論了?

「瓊斯先生…這位是…?」
「喔喔!忘了介紹!這是我老婆!很可愛對吧!」
看來他的第六感跟女人一樣的準確…可是他一點也不想猜中啊!

他細心的看清楚被阿爾佛雷德擁著的人,把他的特徵和他所聽到瓊斯太太的傳言一一對比。誰知道愛開玩笑的瓊斯先生會不會騙他啊!

「瓊斯太太?除了料理外家事全能!」
「喔?阿爾佛雷德君的太太?金髮綠瞳…看上來很有體貌…當兩夫婦在一起的時候阿爾佛雷德君的欠揍程度就會上升一百五十巴仙喔。」
「哎啊…瓊斯太太嗎?是個哭起來很好看,全身都是萌點的人喔。」

髮色瞳色正確,哭起來很好看…現在只有臉紅掙扎所以不知道…家事全能這點從整齊的衣服上可以判斷出來。欠揍呢…他不否認,看到眼前這對發出閃光的光源他很想踢他們一腳。

他們還記得他手上抱著一個小嬰兒的嗎!?別教壞他兒子好不好!

萌點什麼的他不太了解…可是照以上的觀察結果;對方有百分之百的機率會是瓊斯太太。糟了,他把瓊斯太太當成小偷會不會被瓊斯先生造成人肉漢堡的啊!?

「喔喔,對了。」
阿爾佛雷德對他揚起了一個看起來非常陽光溫暖的笑容…可是為什麼他一看就覺得背部發冷的!?
「你兒子的尿布奶瓶奶粉衣服全都在這兒了,你不是急著回家照顧太太的嗎?你先走吧。工作上的東西我會遲點再找你的了。」

最後那一句的語氣就像冰一樣的冰冷…嗚啊!只是個小誤會你用得著這麼生氣嗎?

「亞瑟你累了對吧~別人趕時間我們別妨礙他了,DDDDD。我們回房間去好好休息休息吧!我可不接受反對意見喔!」

二話不說的把本來在自己懷中的人用公主抱的方式抱回屋裡,留下目瞪口呆的他和他的兒子。

「孩子…爸爸好像知道了什麼不該知道的事呢…」
他看著在自己懷中的兒子快樂地向頭也不回的兩人揮手,不禁有點悲傷…

孩子啊孩子…你知不知道那個人正打算對付你爸?你跟他那麼要好你爸爸我還想欲哭無淚啊…

後記:下篇沒H不用期待了啊(被打) 孩子送走了我也要去找下個梗了…呵呵…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