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你想要吧。」
這是一個淫穢的畫面。亞瑟只穿著一件薄薄的襯衣,從沒扣好鈕釦的正面可以清楚的看到潔白的肌膚和小巧挺立的紅點。

沒有東西遮掩的下身腫漲著,前端的分泌在暗淡的燈光下顯得閃閃發亮。那雙平常像是湖水般清的碧綠現在充滿了情慾的色彩,他全身也在散發出我想要你的感覺。

「呢…阿爾…你想要我吧…快來喔…」
抓著對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觸摸到的地方都異常地灼熱…是來自哪一方的熱量?現在好像都沒關係了。

「阿爾…來嘛…」
現在…只要快點把這灼熱鎮下來就好了。

他吻上了目瞪口呆的對方,把對方身下的衣物一一的解開;先是厚重的牛仔褲,再是貼身的星條旗內褲──接著出現在他眼前的就是他現在最渴求的器官。

「嘻嘻…好大。阿爾你的真的很大喔…小時候明明的就是那麼小的…」
「亞瑟…」
「好熱好大…真想你快點進來…被你填得滿滿的…」

阿爾佛雷德看著愉悅地握著自己的分身,伸出豔紅的舌頭為自己服務的戀人。理智上他知道自己必須讓對方停下來的…可是生理上卻沒法子阻止對方。
溫熱的黏膜包裹著自己最脆弱的地方,細心地刺激著每一個敏感點…只要是男性都無法抗拒吧。

「亞瑟…快停下來…我要…」
「想射就射吧…我會吞下去的…」
惡質地用舌尖刺激著鈴口並不時用力的吸吮,如他所願的對方很快就把溫熱的液體散在自己的嘴巴中了。

「呵呵…真濃…雖然是腥腥的,可是卻滿滿是阿爾的味道呢~」

完全沒有任何難受的樣子,亞瑟就在阿爾佛雷德的臉前把他的體液吞下。他讓口中剩餘的液體都流在自己的手指上,再把那只沾上了液體的手伸向自己最私密的地方…

「亞瑟!」
「嗚嗚…」

他把自己的手指探進了自己的後穴中,粗暴的動作帶來的痛楚令他發出一聲聲悲鳴…可是他並沒有停止自己的動作,反而是把手指更加深入,讓手指進行擴張動作的幅度變得更大。

亞瑟是用跨的方式跪坐在阿爾佛雷德身上的。於阿爾佛雷德的角度,亞瑟的動作可是一覽無遺。手指的動作…前方挺立的部位…連後穴中的粉紅色黏膜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突然…有種悲哀的感覺…
亞瑟…你不依靠酒精就真的沒法在這個時候面對我?
即使是過了數百年,由兄弟變成無關的人…再轉變成戀人關係;也無法治癒你心中的傷痛嗎…?

「阿爾…你不專心呢…」
臉上傳來的冰冷觸感馬上把他心神喚回,眼前的是亞瑟…把後穴對準自己分身的亞瑟。

他的先端能感受到對方後穴動作時的震動,那兒一開一合的像是在邀請他進入…

也許以後自己和對方都會後悔…但現在他已經沒法子去拒絕這誘惑了。


「抱歉…我動不了,亞瑟你可以自己來嗎?」
「別小看我了,你這個青少年…這種小事我會做不了嗎?」

要是這是你希望的…那我們就一起沉淪吧…亞瑟。





「好棒…阿爾的東西把我填得滿滿的…好舒服…好棒…」
亞瑟用手按在阿爾佛雷德國的小腹上不停的動作,狹小的房間中頓時充滿著淫穢的水聲。水音刺激著他們的腦袋,平常的話亞瑟早已因為羞恥而選擇掩上雙耳…但在被酒精影響下,這全都成了最好的催情劑。

「啊啊…我愛你…我愛你…阿爾佛雷德!」

在清醒時絕對不會說出口的說話,也只有在這個時候才可以這樣子借酒精的力量率直地說出來吧…

「我也愛你喔…亞瑟。」

在你最難受的日子你沒有拒絕見我…雖然你借用了酒精的力量,但你還是來找我了。在這天得到的這一句我愛你,是這麼多年來對方所送最好的一份禮物呢。

「我好喜歡你喔…亞瑟。」
他輕輕的用嘴巴封著還在自己身上不停動作的人的唇,並且把對方推回床上去。
要是真的只要亞瑟一個人做完也太不男人了吧。更何況他不只是個男人更是一個偉大的hero呢。

「阿爾?」
「為了感謝你剛才的努力,接下來的就交給我吧。」
他的嘴角微微的向上揚起,剛剛在心中的憂鬱就像是霧一樣的被吹散。

只要他和亞瑟相愛的話,不管走多了多少圈的錯路也是可以前往happy end的。得醉了才能在這天面前自己已經比完全不能見到自己進步了。總有一天,亞瑟會可以露出對著小時候的他一樣的美麗笑容在這一天跟他說我愛你的吧。

「嗯,亞瑟;你是最棒的。」
「阿爾你也很棒喔…」
他再次在亞瑟的唇上輕啄了幾口,就開始了律動起自己的身體。有很多事想說,有很多東西想讓亞瑟知道…不過,還是先完事再說了吧。

Omake:
整個人也昏昏欲睡的…腦袋什麼也想不到。耳邊都是沙沙作響的雨聲…好討厭…

阿爾…阿爾…別再丟下我…

阿爾是個不會說謊的男人,他說了不會再離開就真的不會離開的…自己很清楚也很相信對方的。

可是就是會不安啊。

「阿爾,你想要吧。」
阿爾…就緊緊地抱著我…用你的愛為我消除不安吧。


PLURK小短篇:

1.
因為醉了而一夜情的米英。

「亞瑟你夠了!又不是被強姦的女人你用不用哭成這個樣子啊!?」

阿爾佛雷德不否認他有點強姦的嫌疑…可是到最後亞瑟也不是說「阿爾乖,阿爾說什麼都好…」的嗎?那就是同意了吧,HERO才沒有犯罪啊!(雖然很明顯對方不知道自己答應了什麼)

「我明明就決定了第一次要給自己喜歡的人的…為什麼會給了自己弟弟的…梅林我對不起你…亞瑟利絲我沒面目見你們了嗚嗚嗚…」
「什麼!?你是第一次!?」
「是又如何!」

喔喔…蓋著被單含淚看著自己的亞瑟實在太可愛了…他的小HERO又站起來了…而且自己居然成為了亞瑟的第一個男人…喔喔…太幸福了!

「那很容易解決呢。」
他微笑低頭吻上亞瑟的唇,即使昨天晚上親了那麼多久還是不會令人生厭呢。
「只要你愛上我就什麼也解決了吧,DARING。」

2.
「國家沒有什麼永恆的,這點你不是很清楚的嗎?」他抬頭看著阿爾佛雷德,露出了苦澀的笑容。「開鎗吧。」

抵在自己頭上的鎗枝在振抖,那個人少有的在害怕。「說你不想死…亞瑟…求你了…說你不想死啊…」「比起別人動手,我比較想死在你手上喔…阿爾佛雷德。」用微笑回答著對方帶哭音的哀求…這是真心的。

求你了…動手吧…我的阿爾。要是我們其中一個必須迎接死亡的話…我希望那個人是我。你還年輕…你還活得不夠多…活下去,好嗎?

「活下去。阿爾佛雷德…美國。你得活下去,連我的那份一起。」鎗聲響起。他們都無法自制地流淚了。


後記:我越來越不會寫文了…對吧。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