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祿做不出任何的反應。他朝思暮想的單戀對象…他居然差點兒認不出來…騙人的吧……那個但丁居然…居然……






帥得令他甘拜下風!?


他看呆了眼,真的是人靠衣裝,佛靠金裝嗎?藍色的大衣和紅色的披風映得他的銀髮更為耀目,沒有笑容的臉孔更為他添上了一絲氣質。這真的是但丁嗎?



「約十八世紀中期,普魯士軍軍服。」
如銀鈴的聲音於他頭上響起,肩上突然的出現重量。他沒回頭只是敬重的回問著她。
「有什麼事嗎?蕾蒂小姐。」

他感覺到肩上的重量消失,但取而代以的是出現在他面前的黑髮少女--蕾蒂。她笑得很高興,那個笑容令他心中發毛。這女人笑得這樣開懷準沒好事!

「我覺得你穿會比較好看的說。」
「不不,我又不是你們班的成員…不可以穿上吧…」
「那下次演唱會…」
「當我求你吧…蕾蒂大人…我們不是換衣娃娃啊…」

蕾蒂不滿的切了一聲,她拿出了一本精美的薄子給尼祿。
「那當我們班的營業額總可以了吧!你一定會迷上我們班的咖啡店的喔!」
雖然她是由成立開始一直都是DEVIL MAY CRY的服裝指定…但也不可能完全知道他的興趣吧…她是何來的自信自己會迷上的呢?

他打開了那本薄子,打算點些什麼的時候,他呆掉了…不是菜單來的嗎!?

「我推薦這個───裸執事服。」
蕾蒂細長的手指滑過光滑的高級紙張,停留在一張圖片上面。那是一件衣服…是一件四角褲也比它多布的衣服…尼祿只是用想像的就已經快忍不住他的鼻血了。這是人穿的嗎!?這不是衣服而且內衣了吧!?

「我可以問問題嗎?」
「當然可以!」
「你們辨的是?」
「換衣咖啡店(但丁ONLY)。」
「為什麼學校會給你們開的…」
「學校怎會批准的…」
「有學生會長在嘛。」

所以就是妳用利誘令某人出賣他的弟弟了嗎!?
「手段這種東西可沒有卑鄙不卑鄙之分,你明白了嗎?小鬼。」
蕾蒂的手指撫上了尼祿的下巴,她壓低自己的聲線,讓她的說話能一字一句深深的刻進尼祿的腦海。
「能達到目的說是好的手段…最少,在對付但丁的時候。」
她笑著,令人不寒而憟的笑著。尼祿非常肯定自己除了腦殼壞掉外一定不會希望和蕾蒂為敵,這女人的手段和把柄可是利害得連維吉爾也不會去招惹她的說。

「啊哈哈,蕾蒂你最近喜歡軍服嗎?這兒有四分三都是軍服來的…總不會下次的服飾就是軍服吧!」
「可以這樣說。只要五千但丁就會穿這件喔,很便宜吧!」
我打工時薪才一千啊!!你說這叫便宜!?

看到了尼祿青了面孔,蕾蒂也不在這件咖啡廳最暴露也是最貴的衣服上花時間了。她翻了頁,再次的跟尼祿推銷著。

「女僕服,二千五!」
「我殺你了!!!」

男人的理性和男人的浪漫比較起來,永遠取勝的都會是男人的浪漫。一直沉默的在看的維吉爾看到了尼祿的情況後靜靜的下了結論,說老實的,他也很想看穿女僕服的但丁啊!!


後記:
服飾為本人的惡趣味(掩面)啊啊!我不小心又拖了一話了…(泣)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