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凝結著,久久的也沒有散去。

維吉爾正以冷笑面對尼祿。
尼祿正以視線叫維吉爾去死。

兩人都沒有動作;直至有人影從二年三組步出為止。

「啊呀…但丁大人真的很可愛呢VV」
「對喔…那腰身…那鎖骨…真的太美好了!」

「兩位小姐,請。」
維吉爾收回了那有點兒可怕的冷笑,改用了一個比較上溫和的笑容來接待客人,可是那兩種笑容的分別還真是微妙得尼祿怎麼樣也分不出來。

「呃…可是尼祿大人他……」
排於首位的女生紅了臉,為難的小聲說著。她看了看課室的門,又看了看尼祿的臉。最後,她低下頭,連耳根也紅了起來。

喔!原本是我(小鬼)的迷。兩人近乎同時的得出結論。
等一下!是我的迷的話…說不定可以利用一下呢。

尼祿馬上換上了一副非常為難的笑臉,彎下了腰。他現在和那位排於首位女生的臉相距還不到數公分。他刻意的壓低聲音,用他能發出最磁性的聲線慢慢對她說話。

「呢,這位美麗的小姐。」
那女生的臉馬上的漲紅了好幾倍,頭頂崆仿佛能看到白煙升起,可以她卻是完全捨不得從尼祿的臉上移開她的視線。
「怎…怎麼樣…?尼祿大人…」
她怯生生的問。

很好!很順利!

「那個呢,我的休息時間快結束了…可是我很想去探一探但丁的班…請問你願不願意……」
「是!是的!我願意!」
好吧!女人這種生物的理智在帥哥和名牌前就是這樣薄弱的了…
尼祿於心中高呼了一聲萬歲。他露出他那職業性的爽朗笑容,握著那女生的手;輕輕的吻了一下。

「Thanks a lot , putty lady.」

在場的女生馬上發出高分貝的尖叫,而那位「幸福」的少女早就因過於刺激的驚嚇而呆立當場了。

「這位小姐…應該說這班溫柔婉約的小姐們都不介意把首位讓給我。這樣子沒問題了吧!」

揚起了得意的笑容,尼祿覺得這是他嬴維吉爾嬴得最光彩的一次了。

「好的,那你進去吧。用滾的。」
最尾的三個字刻意用只給兩人聽到的音量來說,尼祿看到維吉爾的臉已經臭得不可以用臭來形容了。那根本就是一整個黑色的。


啊哈!神啊!感謝你給我一個氣死維吉爾的機會!


於是,心懷感激的尼祿終於步入二年三組的課室中了。


後記:龜了那麼久但丁才要出場…下話完的了吧…囧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