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僕裝,裸體圍裙─────這個世界男人的浪漫。


「浪漫個屁啊!為什麼我要穿成這樣子啊!!!」
銀髮女僕高聲大叫,這點似乎就跟浪漫拉不上邊。

「啊啦。你是想挑戰裸圍裙還是裸執事啊,但丁。」
「蕾蒂,再露更多就會因有傷風化而被禁止的了。」
「再怎麼說也是學校的校園祭嘛。」
很明顯在看戲說風涼話的三人。

「別說掃興話了,來叫聽主人看看吧,但丁。」
身為當事人的兄長,維吉爾很沒良心的作出要求。當然的,但丁沒有回應這個要求,只是氣沖沖的抓緊自己的裙子,用怨恨眼神看著那個和自己長得一樣的雙生兄長。

「想看就對著鏡子自己穿吧!想聽就自己叫!明明就是雙胞胎…為什麼就只有我要受這苦啊!!」
「誰叫你要比他遲幾分鐘生出來啊?你早點爬出來現在在叫的說不定是維吉爾呢!」
維吉爾優雅地吸吮著杯子中的紅茶,沒有回應但丁的話。尼祿沒好氣的靠著椅背,眼睛一直從但丁身上和天花板之間游走。蕾蒂一直微笑著,默默的看著三個人之間的互動。

這三個笨蛋的互動比很多三白爛電視劇好看得多了。

一個外表冷酷但佔有欲非常強的學生會長。
一個有著不良少年外表但異常純情的後輩。
還有一個不用腦袋而且遲鈍的樂團主音。

好一個常見的三角戀設定呢。

「指定的時間有三十分鐘,要好好把握喔,兩位。」
友善的作出提醒,這是身為三人友人兼觀眾最大良心了。

「是嗎?那麼但丁你快拿咖啡給我喝!再叫多幾聲主人給我聽!」
尼祿可是要付款的指名人,不把這三十分鐘的每一秒都充實花費的話怎麼對得起自己的錢包呢。

但丁扁著嘴,不情不願的踹來了一杯咖啡。在這個時間,尼祿可以看到維吉爾那沒什麼表情的臉上出現了不滿的表情。果然是弟控呢。

眼睛緊盯著但丁裙子對下吊帶襪對上的大腿,比起那些暴露的衣服…這種只露出一小部分的更有一種另人興奮的感覺呢。

「那是我的東西。」
冷酷的聲音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似的,提醒著他。
「現在的確是這樣,不過將來的事情可說不定喔。團長大人。」
兩人的眼神交接了一剎那,很快的又分開了。
「你們兩個有什麼問題嗎?」
用怨恨的目光盯著兩人,但丁努力的想把裙子拉下一點。大腿涼涼的感覺真不好受。
「沒事。」
「對,什麼也沒發生呢,但丁。」


再怎麼說,最大的問題就是他們喜歡上一個非常遲鈍笨蛋呢。
安靜吞下最後一口蛋糕,蕾蒂開始慢慢的構想他們下一個舞台的套裝。不如乾脆的給但丁穿婚紗,另外兩人穿禮服好了。


後記:我補完這個坑了…(爬)在全補完前我不開新的了…這面。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