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翔翼大人點文--阿爾和呆眉毛(虐心+甜文)
好像沒虐到心大人你不滿可以退貨啊…(泣奔)






把所有的愛也獻給你,即使我沒法成為你的唯一。

每次站於西.敏.寺的土地上時,亞爾佛雷德總會感到一陣狂燥不安。她在那兒,她就睡在那兒。亞瑟唯一的妻子,帶領英.國走向黃金時代的女人……把一生都奉獻給亞瑟的女人。


他知道亞瑟有多愛自己;不管是以兄弟的身份還是戀人的身份。他把第一個被尊稱為大帝上司的名字給了自己,期望自己可以成為配得上這名字的人。即使是在獨立後也寵溺著自己,義無反顧的跟在他後面。盡管自己的要求有多任性也好,也盡力的滿足自己。


可是還不夠,因為亞瑟心中永遠也有上司的位置。


「陛下對我來說就猶如神一樣的存在。」
當亞瑟拉著亞爾佛雷德的小手走進教堂時,是如此說的。而那位陛下,就是那個立誓嫁給英國的童貞女王。亞瑟那時的樣子是他一生也忘不掉的,認真得好比誓言。
「我的神,就是我的每一位君王。」

亞瑟尊敬他的上司,不管是名義上的還是實際上的;他們都會在亞瑟的心中留下位置。即使是沒有男女或是戀愛之情,還是會佔有的那個位置。


說實的當他看到亞瑟和別人站在一起時就會不甘心,知道亞瑟不是想著自己的時候更是妒嫉的快瘋了。可是沒法子。


因為是國家嘛。


有上司,有下屬,有國民;根本不是一個人可以獨佔的東西。
沒有獨立的話,自己就會是他的東西了吧。他的,他上司的。假使如此也是沒法獨佔他,自己也沒法成為他一個人的東西。獨立了,拉住了他的手,擁抱了他;還是得接受亞瑟心中永遠也有一處自己沒法到達的地方,真不甘心。

從不懷疑亞瑟的愛。亞瑟的神───他的上司一向都是信奉基督教又或是天主教的,教義中不讚許同性戀愛,就算是在千百多年來耳言目染下,還是接受了自己。他是把絕大部份的愛也給了自己,剩下的是國民和上司的,於這點上亞瑟是絕不退讓的。

「我把除了我們英國全土應有外的愛都給你。這是界限了,不能再多。」

其實應該知足的了吧。他把亞瑟.柯克達的份留了給你,把英.國的份給了國家。應該要知足啊……



因為已經閉門,西.敏.寺中就只剩下他的腳步聲和呼吸聲。他是借用了一些特權才能進入的。害怕黑暗﹑害怕鬼魂,但是再不說出來他怕他會因此瘋狂他很怕自己會忍不住把戀人囚禁起來。

面前的是聖愛.德.華.寶.座,自1308年起,亞瑟的每位,是每位上司都於這張寶座上座過。

「各位英國君主,您好。」
他向寶座深深鞠躬就如同向亞瑟的現任上司一樣。他的確是不相信鬼魅之說,這對他來說只是在發洩情緒加上宣示主權而已。
「感謝您們一直守護著亞瑟。」

無人的教堂傳來空洞的回音,良久不散。他緊盯著這張比自己還要年長的寶座,他可以想像出每次上司加冕時亞瑟的表情。一定是像那時一樣吧,認真得閃閃生輝的表情。

「他記得您們每一個的名字和生忌死忌。他沒有一刻忘掉您們的事。說真的我很妒忌您們。」
「我知道和死者作比較是一件愚蠢的行為,但我沒法停止這想法。您們知道的是我沒法親身體驗的過去的他。而在亞瑟的心中,您們的存在是如此的不可動搖…這一切都使我妒忌。」

閉上眼睛,他輕聲的說著。

「可是我可以發誓,我對亞瑟──您們祖國的愛是比宇宙更加廣闊的。即使他沒法把心中所有的愛都給我,我仍願意把我從誕生開始所有的愛獻給他。」

不是以美利堅合眾國的身份,是以亞爾佛雷德.F.瓊斯的身份;愛他,寵他,支持他。

「身為國家的確是有不得不向社會低頭的時候。但我發誓,就算在那個時候也好,我心中永遠也會把亞瑟放於第一位的。」


「我懇求各位作證。而且我要為搶走伊.麗.莎.白陛下您的丈夫而道歉,很抱歉,我要搶走他了。」


再次的鞠躬,他感到自己的心情比之前好多了;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我是不會放手的,絕不。」

那是他向自己許下的誓言。當在那次大戰中看到滿身繃帶的亞瑟時,他就決定了。就算亞瑟不需要自己也好,他也是會拉著亞瑟的手帶他前行。

要是世界不允許的話,那就捨棄美國的身份﹑以亞爾佛雷德的身份留在他的身邊。反正他捨棄了『美國』也會有一個新的個體誕生來代替他的,即使那是代表他的死亡也好,不放手───永遠的愛著亞瑟。

「至死不渝。」

他轉身離去。在禮儀上他是應該倒後走離開這可以視為君王房間的地方,但他看不到也不肯定他們的存在,那就當成現在他們都是背向自己吧。以背部面向君王是不禮貌的行為,但他剛才都已經發了那種誓…他相信君王們會原諒他這小小的無禮吧。



當他步出西.敏.寺的時候,他看到一個令他感到非常意外的人。在月光下,那淡金色的髮絲顯得更淡;碧綠的眼珠更加是有如寶石般的美麗。

「一下機就來觀光嗎?我都不知道你對文化遺產的興趣有那麼的深厚,要用上身為最大友好國的身份來恐嚇保安讓你在非開放時間放你進去……你有空觀光倒不如給我去工作吧!!你媽的!你有沒有在聽!亞爾佛雷德!」
「我愛你,亞瑟…」
把頭埋在亞瑟的頸側,包圍著他的是亞瑟的氣味和溫度。他緊緊的抱著那瘦小的身體,大概是給自己突如奇來的表白給嚇呆了吧,亞瑟的身體彊硬得不得了而且還在微微的發抖。
「即使我在你心中不是唯一,即使你要把國民放於我前面…我也愛你…我最愛你就是你了…」
「對不起,亞爾…我也愛你。」

即使沒法子成為你的第一位…我也仍舊的深愛你。


後記:目標是虐心…不過好像沒虐到?對亞瑟來說身為英國時───人民是最重要的,身為亞瑟時也是沒法把人民從第一位拿開…亞爾即是那一個身份也是亞瑟NO.1!簡單來說……亞瑟公事不混私事,但私事會混公事。亞爾公事混私事,私事不混公事。……………我去寫熱情祭了…(掩面,那些歡樂得要命的指定詞好KUSO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晴 的頭像
星月晴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