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G5出的同人本冰龍~異傳~的補完。沒看過本子的可以不太明白?

總之就是亞瑟被暗殺失敗之後的故事…



被抱到自己的房間後,阿爾佛雷德輕柔地把他放在床上。亞瑟默默地看著對方急躁地把自己的衣服拉開,這個男人剛才不是說得那麼感人的嗎?還不只是精蟲上腦嗎?

看到病態白的皮膚上沒有留下傷痕後,阿爾佛雷德露出了安心的表情。剛剛不就已經檢查過的了嗎?怎麼又要多檢查一次的?

「好,看來是真的沒有受傷。我可受不了自己的巫子被其他人弄傷,發生了這種事,你這個月也給我乖乖呆在這兒吧。有什麼想要的跟我說,我派人送來給你。」

這個人的溫柔就是這樣子的了,令人難以理解。看似殘酷卻又隱藏溫柔…他只是個不太懂表達的男人…用強行的方法把東西搶到手,卻不懂如何去愛護的笨拙的人而已。

亞瑟點了點頭表示明白,阿爾佛雷德沒有說些什麼,他只是一直看著亞瑟,就像是在等他的回應一樣。時間像是靜止了一樣的令人難受,於是他緩緩地開了口。

「阿爾佛雷德大人,我幫你包紮傷口吧。」
雖然是知道對方的傷口早已癒合,但他還是開口要求了。剛剛的驚嚇還留在他的記憶中,雖然不是無法忍受…但他希望阿爾佛雷德可以留在他的身邊。

以他的個性…這件事情絕不是一件可以輕易說出來的事情。這種轉彎抹角的方法,才是他的表達方法。

「別勉強了。發生了這件事情你也不希望見到我的吧。放心,你說完要求我就會離開的了。」

阿爾佛雷德站在他的床前,沒有像以往一樣直接走到床上跟他交合…這個KY!

要是平常的他也許會因為這件事而高興,但現在這情況卻令他非常苦惱。他寧願被阿爾佛雷德狠狠地佔有也不想像現在這樣胡思亂想。啊啊…被佔有時腦袋是不會動得這麼流暢的,那就可以由這些混亂的思緒中逃出來了。

眼前的這個人說只要他一個…這個讓他苦惱的詛咒被某些人視為祝福…再加上身體不適…思緒根本就整理不出些什麼。

「要是你沒什麼想要的東西的話,我就先離開了。給我好好休息,明天我要見到充滿精神的你。」
「不!」
「嗯?有什麼想要的嗎?」

下意義地叫住了正想離去的阿爾佛雷德,亞瑟對自己的行動感到了疑惑。叫住了,又有什麼方法可以令他留下?

「沒有事情的話我真的要離開的了喔。」
「請你留下來陪我。我不想一個人留在這兒。」

難得老實地說出了自己的渴求,這男人會怎樣做呢?這個同風般隨心所欲的男人。

「好的,我的巫子。」
對方出乎他意料地爽快答應,阿爾佛雷德溫柔地把亞瑟的頭拉到自己的大腿上。對方的大手撫弄著自己那亂糟糟的金色短髮,不知為何的感到了安心。

對方包括著些微腥味的體香傳進他的鼻腔中,原本令他厭惡的味道成了最佳的安眠曲。

不管被強行佔有了多少次也好,內心還是對阿爾佛雷德抱有些微的傾慕之心。

這是病態而扭曲的,他從來就做不到真真正正地恨對方。他由小至大也是被這樣教導的,這就是他。打從出生開始就注定只能愛上阿爾佛雷德的他。

十多年來養成的價值觀…不是那麼容易可以改變的。

「亞瑟,你是我的。這一輩子,這永恆的時間都是我的。發誓你是我的,那相對地我也會只愛你一個。」
「是的。我從出生的時候就被教養成愛慕你的存在了…因為了解命運而恨你…因為你那隱藏的溫柔而再次被你吸引…我的龍神大人。我永遠是屬於你的。」

「很好。」
阿爾佛雷德滿足地輕吻了一下亞瑟的唇,輕柔得像是對待戀人一樣。
「那樣的話,我也成為你的東西了。我愛你,我最後的巫子。」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