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逆轉米.英),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呢,亞瑟。」
亞爾佛雷德緊緊抱著坐在自己大腿上看書的亞瑟,他這個弟弟自成了自己的戀人後就對自己多了很多的避諱…只是讓他像現在那樣坐著給他抱,也哄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才肯像這樣的給自己抱著。

明明小的時候就是這樣子的給他抱大的說。

「我還是去刺個青吧。」
「只要你別刺你上次說的噁心圖案,你要刺青還是刺紅我都不管你!」
不安的扭動著身體,亞瑟的臉紅得不得了。當他的兄長亞爾佛雷德回應了自己的感情以後,他才真正的意識到對方是個男人。
他是被亞爾佛雷德捧在掌心成長的。兄長對他過度的寵溺和保護令他對某些事情…特別是男女關係那方面不太了解。在獨立後是從法蘭西斯和另外三位兄長身上學到有關的知識,但在他的心中想像的戀愛還只到親面頰和牽手的地步。

因此,當他的亞爾哥哥向他行使戀人的權利時,他差點就被嚇哭。在他心中的亞爾哥哥可是個完美的英雄呢。

「咬著玫瑰花的鷹又怎會是噁心的圖案呢?」
把手臂收緊了點以固定那總是不自覺磨擦到自己某部位的臀部,在他懷中的亞瑟身體馬上硬直了起來。神經也太過敏了吧。
「我說過不做就是不做的了。除了你過份的引誘我除外。乖,別怕。」
安撫的輕拍那顆毛毛的金色腦袋,他可以看到亞瑟不高興的尖著嘴巴想掙出他的懷中。



很可愛…他的亞瑟真是這世界上最可愛的孩子呢!



「放開我!什麼叫不噁心!那…那根本就是…」
「是什麼?」
亞瑟的臉紅得可以滴出血來,他含著淚,近乎用吼的告訴亞爾佛雷德那個答應。


「根本就是咬著紅酒混蛋的OO的啊!嗚啊啊!亞爾哥哥我討厭你!」


亞爾佛雷德呆了一呆。為什麼一個頗為正常的圖案在經過亞瑟腦袋的處理下會成了色情圖案的?看來人民色情的話,身為國家的他們的腦袋再純也有限度呢…
他微笑,哭泣的亞瑟真的太可愛了…他忍不住的…想更加欺負他呢。

「要是玫瑰是代表法蘭西斯的OO的話…亞瑟你不就把一對紋了在胸口嗎?」
輕輕的把手放在他的左胸上感受對方心臟的跳動,別人說結婚指戒要戴在左手無名指的原因是因為那兒有一條直通心藏的血管。那麼,把他的存在直接刻在心臟之上的亞瑟,到底是愛他愛到什麼地步?


「才不是…我才不是這樣的意思…嗚嗚…」
「是的,是的。我知道喔,亞瑟。」
因為那個獨自的坐在樹下哭泣小小的孩子是你,所以我才會伸出我的手。明明知道弱小的國家消失是一件自然不過的事情還是伸出了手,拉著你一步一步走向強盛。
你知道嗎,亞瑟。在那個森林中遇上你的那一刻,你就是我的了。

「不管是身為哥哥還是身為一個男人…我也最愛你的了,亞瑟。所以要是你再亂動的話…我就當成是你在引誘我的了喔…」
忍不住吻上那白晢的頸椎,他笑著的接受了他弟弟惱羞成怒的搥打。


轉了好幾個圈,到最後…幸福其實早就在自己的身邊了。



後記:我愛逆轉兄弟啊!!刺青梗用完了我很滿足(心)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