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刀劍only、CWT41新刊預定。

野性類情人paro,男性妊娠表現有(程度大約就是孕個吐黑轉孩子出來了)。

這篇這篇同一時間軸。

以上兩篇大約會改改收回本篇中又或是當番外收錄。

本篇(包括H)全公開,番外(暫定1~2篇)非公開。

NEXT TIME IS 爺婆H。


三条小狐丸,今年十七歲。現在正面對著人生最大的難關──如何讓自己的婚約者以首席入學的身份考進刀劍高中。

「日本文學三大隨筆是?」

「枕草子,方丈記和徒然草。」

「枕草子的作者是?」

「清少納言。」

「嗯。」

鳴的成績一向也不錯,在學校中的進學模擬考也得出一個可以安全考入刀劍高中的成績。

但那個成績可否以首席入學呢……以往績來看是不太可能的了。

「吶,鳴…」

他把手上的參考書放下,看著自己可愛的婚約者拚死抄寫筆記的樣子,他不禁感到有點心痛。

做錯事的人是他,但後果卻是鳴狐在承受。

他的良心真的很過意不去啊。

「不用把自己迫那麼緊也行喔。考不上就考不上,像兄長大人說的那樣,大不了這輩子也被一期殿下叫『嬸嬸大人』而已。」

嘛……只是個稱呼而已…戶籍上他是丈夫,再說一期一振也不可能跑到新房看他們誰上誰下吧。雖然身為男人要被叫「嬸嬸大人」非常屈辱,但為了鳴狐,他可以忍耐。

「不要。要當上首席,讓一期,心服口服。」

………他都忘了,他的婚約者也是個屈強得可怕的孩子呢。

「喔喔……可是真的沒關係喔。鳴你不要累壞自己喔。」

「不要。要考上。」

「做得到!做得到!要讓一期認同小狐丸大人!」

鼓起臉頰拍打著桌子,也許是早已習慣兄長那過於令人為難的任性,鳴狐這一點點的小倔強,對小狐丸來說就只是一個可愛的小動作而已。

嘛,倔強的鳴也很可愛,可是不聽別人說話這點…便讓人很苦惱了。

「吶,鳴。」

他痛惜地輕撫對方那因生氣而泛紅的臉頰。初中最後一年,他真的不希望對方為了賭氣而痛苦地渡過,特別是原因是他自己。

並不是不相信鳴狐的能力,但是…看到他把自己迫得那麼緊,他的心就好痛。

犯下錯誤就必須償還,他沒經過鳴狐同意便強行佔有了對方,會被一期一振所憎恨也是正常的。

要是像是自己弟弟一樣的堂弟今劍被一個臭小鬼強暴的話,他也會恨不得把兇手斬成碎片吧。

他活該不被接受,他活該被憎恨的。

但他會努力,用一切的努力讓一期一振他接受自己的。

所以……

「不用為了我這樣子喔。我會努力讓一期一振明白我有多珍惜你的。」

他輕輕用自己的額頭靠上對方的,對方的體溫溫暖得讓人感到非常安心。

可愛的、可愛的、可愛的他的小狐狸。

已經是他的了。誰都搶不走。

「……對不起,我想提醒你們一下。紙門沒有關上,還有,茶泡好了你們要嗎?」

看著這對小小的戀人親密的樣子,三条國廣感到了安心不少。

看來,也不用太擔心鳴狐考不上的問題了吧。

他放下了茶杯,馬上再轉身到廚房去拿點心了。

要是沒有身下的那東西的話,他就可以好好的為這安心感而高興……吧。

***

坐立不安大約是最能形容「三条國廣」現時的狀態吧。

他於起居間走來走去,不停打轉,一時給正在複習的小狐丸跟鳴狐端茶,一時又給他們送上點心。

要是不知情的人看到這情況,有誰會想到他其實是這個家長子的伴侶?

當鳴狐拉他衣袖想要向他詢問習題時,順勢坐下的他在臀部接觸到座布團的瞬間發出了一聲低喃,便馬上彈起來了。

「國廣大人…沒事?」

「……沒事。」

鳴狐擔憂地問著,但國廣只是默默地回答著並沒有再次坐下來的意思……而且不知為什麼臉就燒起來的一樣豔紅。

哎啊啊……兄長大人也太欺負國廣殿下了吧。

頓時理解到原因的小狐丸紅著臉,輕聲地向對方提議。

「吶,國廣殿下。兄長大人要晚上才回來吧。你還是去躺一下比較好。那東西……很不舒服吧。而且兄長大人今天晚上……不,應該是接下來的一星期都會很煩人的,所以你還是……」

「………好。」

他其實也不是很想干涉兄長夫婦的情事,只是看到因國廣殿下坐立不安的樣子,他的腦袋就一直想起他跟鳴狐將來也得面對這回事…也不停想像「那東西」在鳴狐體內時對方那沒什麼表情的臉上會出現什麼的變化……

不要說複習了……他覺得自己快將又再次犯下對未成年少年出手的罪了。

「小狐丸大人…那東西…是什麼?」

目送國廣急忙離開起居間的樣子,鳴狐向小狐丸問著。那雙美麗的金眸仰望自己的樣子……小狐丸真的覺得自己快忍不住了。

「……吶,鳴狐。國廣殿下現在多少歲?」

「?十八。早陣子才……慶祝過。」

「那他現在的工作是?」

「高中畢業後……宗近大人說……………」

像是突然想起什麼的樣子,鳴狐也漲紅了臉來。

「小狐丸大人……壞心眼……直接告訴我………國廣大人…在做準備就好…」

「你不久前還拿懷蟲來問我用法啊!我怎知道你現在知道用法了沒有?」

「現在知道了。小狐丸大人……我……」

鳴狐輕輕撫摸著自己平坦的小腹,那樣子就像是在暗示他也───

「不行!!!絕對不行!等你高中畢業再說!」

「………獅子王…」

「我是不會再因為一個名字衝動做錯事的了!在舉行婚禮前我是絕對不會再抱你的!而且我已經見過那個叫獅子王的小鬼了!他是獅子啊!是貓科!又怎可能滿足到犬科的你!我是不會再上當的也不會再妒忌的了!」

因為你已經是我的了!還有什麼好妒嫉的!

「切…」

「切什麼…我是珍惜你才會這樣決定的啊!」

「那麼早點舉行吧…婚禮。」

「沒那麼簡單說辦就辦啊…得和粟田口討論好日子等等才行吧。」

還有等你滿十六。他補充道。日本男性的合法適婚年齡是十八歲,雖然十六跟十五也一樣不合法,但最少十六歲的新娘聽上來沒那麼犯罪。

而且十六歲一期一振的反對也會比較少吧……也許。

「可是……」

鳴狐想快點當小狐丸大人的新娘喔。

在小狐丸的耳邊耳語著。鳴狐愉快地看著小狐丸那不知因興奮還是羞恥而漲紅得說不出任何說話的臉。

「嚇到了?」

「鳴狐!你這傢伙!」

「是小狐丸大人說的。鳴狐可以再任性一點沒關係的。」

「你是在玩火嗎?」

「小狐丸大人,你喜歡白無垢還是婚紗?」

「白無垢。可惡……」

小狐丸抱緊了把整個人都巴在他身上的婚約者,他的婚約者看似天真但骨子中,卻是只堂堂的狐狸。

很會誘惑別人。

「你是我的,別像剛剛那樣子跟別人開玩笑,知道嗎?」

「是的,一切謹遵小狐丸大人的希望。我是小狐丸的東西…是為小狐丸大人而生。」

「好孩子。」

啊啊……他的婚約者這麼可愛,他到底能不能忍到婚禮舉行那天呢……

不行,得忍下來。不然他真的一生也會被一期一振看不起啊!

加油啊我!

-----------

(吐出一口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