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沒想過自己會愛上自己的兄長的,一次也沒有。

有那個男生小時候不是夢想自己是小王子;在長大後能夠娶到一個溫文儒雅的公主為妻,生下一窩可愛的孩子呢?

他一直也以為自己對亞瑟只是一份過於深厚的兄弟情,直到那一天為止。

一如以往被女生包圍著地走在回家的路上,連馬修也受不了先行回家了。他不明白為什麼女生們都會黏著他,他雙親是獸醫的事並沒有大事張揚;成績也是只中上而已(他根本就懶去複習,馬修才是每年學年首五名的常客啊)。

體育算是他最出色的地方了吧。可是女生們不是說班上那幾個體育能手身上很臭很討厭的嗎?那應該不是這個原因吧。
理想的戀人不該是像他的亞瑟哥哥那麼子的嗎?對女生溫柔(亞瑟哥哥堅持這是紳士的基本),家事幾乎全都會做(除了料理真的不太行),成績長期學年第一品學兼優(不良的部份好像都只對法蘭西斯發作)而且身上都很香呢。

跟媽媽一樣淡淡的玫瑰香,但又沒有媽媽身上的消毒藥水味道,而是帶有書本的書香。那就是亞瑟,在他眼中近乎完美;儘管沒有血緣關係…也是他最敬愛;最自豪的哥哥。

想著想著…突然很想見他。想抱著那只不算粗壯的腰身…想聽他用那標準的倫敦腔叫自己的名字…想拉著那比正常低溫一點的手…

能馬上飛回家就好了…跟亞瑟在一起比和這些女生在一起快樂多了。這些女生喜歡為了他多對那個人說了一句話而吵架;為了跟他有了一剎的接觸而尖叫…煩得要命;害他都以為自己不是正常人了。

快點回家…好想快點見到亞瑟啊。

加快了腳步但還沒到達跑的程度,要是他用跑的話明天一定會有很多女生哭著問他是不是討厭她們的了…那不但麻煩而且更會令亞瑟不高興。

亞瑟是女權以上的紳士,就算是爸爸欺負媽媽他也會生氣的。要亞瑟知道自己弄哭了女生,一定不會再理會他的。想到這點他就不敢再加快速度了…誰討厭他他都不在意…但只有亞瑟不行。

要是亞瑟討厭他的話他一定會哭死的。

「亞瑟哥哥!?」
才走一半的路程,就看到他剛剛想念的人站在路邊…而且還有一只很大的小鳥在旁邊…是叫基爾伯特吧…亞瑟的青梅竹馬朋友,眼睛有問題的那個。

對方搖擺不定一副要昏倒的樣子,而亞瑟則是有點擔憂的看著對方;並不時在對方快要倒下的時候飛快的扶穩他。他知道兩人只是朋友…而且相信是因為太陽太猛烈令對方的眼睛問題嚴重化令他不知可不可以平安到家亞瑟才會這樣子跟著他的吧。

不知為什麼的覺得很生氣。他有見過亞瑟這樣的表情,就是在他自己發高燒的時候。那是亞瑟擔心得不得了,不吃飯,連睡也不睡的來照顧他。這不只是對他…連對朋友也是這樣的嗎?

把亞瑟放在第一位的他在亞瑟的心中難不成不是第一位?他不要!這到底是什麼感情…對著爸爸媽媽馬修也從沒出現過的…

很難受…連呼吸也像是一種痛苦的似。他已經沒法作出任何思考…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跑;為什麼?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不可以在這裡多留一秒…他會崩塌的…

明明就沒做錯任何事…明明就不討厭亞瑟和他的朋友…

為什麼胸口會痛…痛得喘不過氣來…

誰來救救他…告訴他發生什麼事了啊?

後記:久違的阿普出場了…像只麻雀一樣的需要愛護(靠)開始看到可以收尾的曙光了,感動!
子米超級受歡迎的!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