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群上的討論衍生物,我只是把他寫出來而已= =
梗好棒什麼的請去抱雪風大和FAY大還有其他大人的大腿。
沒有劇情,有的只有KUSO(而且也不太夠)。
不可接受的請上一頁OTZ






在電子空間的狹縫中有著一個世界,這個世界的住民都是由蛋中出生的,他們一路的長大並且進化,直到他們成為究極形態為止。

在一片美麗的麥田上,有一只小小的天藍色的蛋。蛋孵化成為一只小小金髮碧眼的男孩,他可愛的樣子得到所有人的疼愛,每天都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在森林的深處,亦有著一只小小的蛋。祖母綠色的它孵化成一個小小的金髮綠眸的粗眉男孩。這孩子沒碧眼男孩那麼幸運,在這人跡罕見的森林中,他獨自的生活著。偶爾住在附近跟他長得很像的幾個男人還會來欺負他,小小的孩子心中不禁出現了傷痕。

每天每天這孩子都在哭,沒有人安慰他也沒有人陪伴他。黑暗入侵了他的心,他由悲哀轉為憎恨世界。他想要毀掉這個世界。

這個世界中的成長是一件很奇妙的事,當一個人到了某一天就會突然的成長。不單是身體會長大,衣服也會改變────這個世界中衣服是會跟隨成長而改變的。他成長了四回,個頭長大了很多,衣服也由飄飄的白色嬰兒袍,牛仔服,藍色軍服變成了現在的咖啡色外套;他的名字也由子米,若米,獨戰米變成了KY米。

他聽說在森林的深處住了個邪惡的巫師,一向對正義非常堅持的他當然的馬上就表示要親自的擊退那位邪惡的巫師了。

「KY米我跟你說,要小心那巫師喔。我聽說他很利害的,要是你受傷了,哥哥會傷心的。」
其中一個照顧他的鄰居───玫瑰法這樣說著。
「啊哈哈!HERO可是很利害很強壯的!只是一個小小的巫師難不到我的!」
向玫瑰法伸出大拇指,KY米開始了他旅程了。




如此這般的他到達了森林的深處,並打倒了穿著黑色披風加上綠色軍服的巫師(原諒這傢伙已經沒腦汁了吧…)。



「為什麼…為什麼大家都討厭我…我只是報仇而已…我沒有錯…那個人是這樣說的…我沒錯…」
巫師漂亮的粗母綠的眼睛流出了晶瑩的淚水,明明就是不被允許的邪惡存在…為什麼還會覺得美麗的呢?

「你叫什麼名字?」
「……傲嬌英。」
「我叫KY米喔!你可不可以告訴我有關那個人的事?」

那個人的名字叫水管露,是個看上純良的大魔頭。他跟傲嬌英說:「討厭就破壞它吧…你,做得到的吧。」他的語言像是有著魔力的似把人心中的黑暗都牽引出來,不知不覺的傲嬌英就聽從水管露的話,向誤進森林的人作出攻擊了。

「喔喔,原來你只是被那只臭水管熊給利用了嗎?不要緊!只要是被害者HERO都會幫的!來,我們一起去打倒只混蛋水管吧!」
「咦咦咦咦!?」
KY米一下的把跪在地上哭的傲嬌英拉起,把對方當成行李般的抬在肩膀上並且愉快的向前奔走。

HERO覺得美麗的,果然不可能是邪惡的存在!

「放我下來!你這個死胖子!」
「啊哈哈!我才不要!HERO看上眼的東西通通都是我的!來!我們去打倒那只水管熊了吧!」
「別人叫水管露!別亂幫別人改名字!」
「邪惡的魔王叫什麼名字也沒關係!只要大家記著我叫亞爾佛雷德就行了!」
「別把自己的真名說出來!不過你說了我也只好勉為其難的告訴你我真名叫亞瑟吧!」

這個世界中每個人成長的每一個階段也有不同的名字。為了方便,很多人都會在自己懂事從給自己起一個名字日常使用。但那只是會告訴自己信任的人…要是知道了一個人的真名…那就是那個人打從心底信任你的證明。這,是傲嬌英──亞瑟第一次知道和告訴別人自己的真名…

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亞瑟這個名字真古怪!」
「亞爾佛雷德這名字才是又長又難唸!叫你這種傢伙亞爾就夠了!」
「我不介意的喔~亞瑟!」



如此這般的,亞爾就和亞瑟一起的遇神殺神遇鬼殺鬼的殺到水管露的本據地了。(這傢伙還得在四月前完掉自己的大坑…而且這篇也爆字數了,就原諒她偷懶一下吧…反正內容都只是亞爾在半夜偷吻亞瑟之類的劇情而已…(喂))



「KORUKORUKORU…你們真的以為只靠兩個人的力量就能打倒我了嗎?」
水管露站於高台上,他低頭看著傷痕累累的亞瑟和亞爾,愉快的笑著。
「只是幾句說話就能讓你成為惡黨…傲嬌英君你還真是個蠢蛋呢…」

亞瑟輕輕的彈跳了一下,他自己也是知道的。只是因為陌生人的一句說話就去襲擊別人的自己是個蠢蛋的這件事,他比誰都清楚。可是…

「那麼又如何?」
「呃?」
「軟弱又如何!是個蠢蛋又如何!亞瑟就是亞瑟!要是亞瑟是個蠢蛋,那麼令他成為蠢蛋的你就是天下第一的大混蛋!」
「亞爾…」

那個曾經把自己當成大惡黨,把自己恨恨修理一頓的傢伙現在卻挺身的維護自己…耳中傳來的是不屬於自己的心跳聲,心中流過一股暖流,像是血液流動似的感覺。

「我好像…感覺到亞爾的血液流動的似…」
「我也好像感覺到亞瑟的心跳…」
有一股不明的力量湧入身體,衣服不自然的向上飄揚…
不自覺的牽起對方的手,吻上對方的吻…他們又再次成長了。
「HERO的新名字是…刺破蒼穹的戰斗機!」
「我的新名字是…包容萬物的航空母艦!」
兩人的身上發出了明亮的光榮,把整個空間都包圍著。身體接觸的地方都產生了一種無法言喻的灼熱感覺,就如同是火燒的似。
「「發射!」」
兩人異口同聲的喊出了這句話,光芒應聲的射向水管露,令他融化成一片雪水。

當光芒退去之時,兩人也變回了原本的形態。亞瑟的臉上充滿著紅潮,腿也不知為何的發軟著。而相反的,亞爾佛雷德則是一臉容光煥發,精神爽利的。他扶著亞瑟,輕輕的為他按摩著酸痛的腰部。

「剛剛的是什麼回事…?」
「誰知道。總之打倒了那只臭熊就可以了吧。」
他露出了微笑,輕輕的把亞瑟拉到自己的懷中緊緊的抱著。對方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耳殼上,過於接近的體溫令亞瑟的耳朵也染上了鮮紅色。
「HERO打倒了魔王…HERO的伙伴不就應該好好的為HERO慶祝嗎?」


自此以後,亞瑟和亞爾佛雷德就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了。可口可樂,可喜可賀。





後記:我原本還以為一千字也沒有的…怎麼漲了一倍…? 原本打算在FAY大生日那大借花敬佛的可是還是來不及…唉…我手腳真慢… 所以真的要去寫無聲了…四月前一定要完了它耶… 各位祝我好運吧(奔)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