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本丸三池派鍛刀活動最後一鍛的半實錄。

事情跟過程是真的,審神者的行為也是真的.讓刀子吐糟自己是樂趣。

我家真的是白本丸……信我!

 


 

 

「三…三日月!就這樣子放在這兒真的沒問題的嗎?真的?」

才剛來本丸不到一天的ソハヤノツルキ,忍不住再次向本丸的資深者之一三日月詢問道。

這是他的最後機會了。

 

審神者所限的期限是還有一段時間,可是她只給了十五片富士,而且還很認真地說不會加碼。

 

「嗯嗯,是那兒沒錯了。不過我覺得直接丟到火爐中也可以喔?江雪你說呢?」

「………為什麼……要把同伴召到這個痛苦的世界呢…?」

「甚好甚好。那蕎麥君你開始吧。」

 

不就是因為你倆叫他不出來我才要受罪嗎嗎嗎嗎?

 

小個子的大太刀輕拍了這把比自己高上不少的太刀,他也是這個本丸的資深者之一;亦曾經為這本丸召喚出、捉回不少同伴。他一定會給自己一些珍貴的意見吧!

「放棄吧!蕎麥君。三日月你叫了你出來。而主子還得靠江雪出戰白金台,即使江雪他燒了十五片富士,一片竹跟一片松,她也不敢怪他啊。沒關係的!叫不出來也只是屁股痛一下而已!我會叫國俊跟國行輕力點吧!」

 

這是那門子的沒關係啊!?ソハヤノツルキ看向自己身後的同伴,他們每個人也一副看好戲的樣子……說好的友愛白本丸呢!你們都在打我屁股的主意嗎!

 

「沒有在打你臀部的主意喔。ソハヤノツルキ殿下。我們家的主子不擅長情色方面的描寫;放心吧,你的臀部很安全。」

只是心靈方面就不一定了。

「對對,她要是寫閏事的文章也只會寫我跟國廣又或是小狐狸跟我那個愚弟弟的。你就放心吧。叫不出大典太也沒事的。她只會哭著大叫大典太是個小氣鬼而已。」

還有惡整你的心靈。

 

兩把天下五劍一唱一搭地說著自家審神者的壞話,而審神者早已縮了在鍛刀房的一角發出奇怪的笑聲於隨身帶著的筆記本上揮筆疾書。

藥研要這樣做……嗯,很蘇場很好!五虎退這樣好了。爺爺跟小狐就那樣吧!

 

等等!不是說三日月跟小狐丸還有山姥切跟鳴狐不玩的嗎!?

主子!說話不算數可是黑心本丸的第一步啊!

還有你到底是想我鍛出他來還是鍛不出啊!

 

「哎啊哎啊,蕎麥君。別在意了。早在昨天主子讓你到墨俣拾玉鋼,而你一直給他向她下走時,她已經做好你叫不出大典太的心理準備了。而且你早上還用富士叫了好幾把短刀出來,她已經半放棄了。你說對嗎?大包平。」

「我昨天只是跟同隊的陸奧守聊得太愉快走錯路而已!然後鶯丸你旁邊沒人啊!」

「別在意這種小事喔。我們本丸可是良心本丸喔。只要你鍊度封了頂,本丸就幾乎沒你的事了。只是偶爾出門演鍊、內番,除非有什麼難搞的活動又或是她特別喜歡你,我們本丸就是個白得連影子也看不到的白本丸喔。」

雖然主子最喜歡囤積符咒,囤起來又打死不用,而且不到重傷都捨不得送人到手入房。結果每次都得待個一兩天才可以出來。可是這只是小事別在意,蕎麥君。

 

………所以這次活動燒了她三百多張符咒她要用我發洩嗎……神啊…這世上那麼多本丸…你為什麼偏偏讓我來到這一個本丸來……啊……這樣說來我自己也是神的末籍呢……

 

心已死,他也沒氣力再掙扎了。鍛刀的符咒還有很多,只要努力一點拾荒應該總有方法的!來吧各位短刀!我們又要準備永無止境的墨俣巡禮了!

一把把手上的富士札扭成一團,在眾人驚慌之下ソハヤノツルキ雙目無神地把它拋到火爐之中。呵呵,富士什麼的只是紙片吧。

 

哎呀,崩潰了呢。

演鍊的惡魔輕描淡寫地說著。

第一次有刀子比我們主子更快崩潰的呢。

 

上一次有刀子崩潰是什麼時候的事?

不就好像是戰力擴充活動找不動時的事嗎?

也對,白金台沒有時限所以她還可是以平時心面對,沒有太拚呢。

嗯嗯,這次是二十分鐘還是一小時半呢?要是是國廣就最好了。甚好甚好。

 

「審神者大人,請四小時後再次前來把您的靈力輸入刀子之中喔~」

「「什麼!!!!」」

 

審神者跟ソハヤノツルキ驚訝地撲向刀匠,兩人的眼中都充滿著紅絲。

 

「再說一次!」

兩人同步大聲地向刀匠喝令道。

 

可憐的刀匠那細小的身體正在不停發抖,眼中也被嚇得充滿了淚水。他用一抖擻的聲音再次重覆著自己的言語。

 

「請四小時後再次前來……」「「四小時!!!!萬歲!!!」」

 

ソハヤノツルキ抱著了審神者,愉快地轉著圈。

終於!終於由鍛刀地獄中脫出了!

 

看到如此興奮的兩人,數珠丸還是決定開聲提醒一下自己的主子。

不然之後她失望起來就不知道會幹出什麼來。

這個世界……真是地獄呢。麻煩您了。數珠丸陛下。

雖然看她崩潰是很有趣啦……但她拿我跟國廣出氣就麻煩了。上吧數珠丸。

 

……看來大家也有同感呢。

 

「主子,請允許我提醒您。這次不限一人一把喔?即使是四小時也可能會是ソハヤノツルキ君本人喔?」

「啊!沒錯!蕎麥!快拿符咒來!」

「來了!」
 

審神者用驚人的氣勢把符咒壓在刀匠臉上,一百五十等的審神者的力氣好比封頂的刀劍男士。刀匠覺得自己快要被壓成肉餅了。

 

快點。

 

平靜的語氣,平靜的表情。

但她的氣勢彷彿就在訴說「這次不是大典太我就把你五馬分屍!」,為什麼神要那麼殘酷讓他當上這個本丸的刀匠?

但現在再說什麼也沒用了,只能聽天由命了!

 

他把符咒放到成型中的刀子上,在符咒發出的耀目光芒照射下,刀子馬上就成型了。

 

「哎啊,這刀身,中大獎了呢,蕎麥君。」

「鶴丸會很失望吧~他可是期待鍛不出來很久了喔~」

 

「鶯丸,謝謝你的情報。螢丸!一會把鶴丸帶來我的房間來!我要讓他看二十四小時的文藝片!」

「了解~」

 

審神者把手輕放在剛成型的刀子上,她的靈力化為細絲的光系連接著她跟刀子。

不消一會,得到足夠的靈力後,刀身就化為青煙並重組成人子之身。

 

「天下五劍…………」

「「萬歲!!!是大典太啊!!!」」

「太好了!這樣我的屁股就安………主子人呢!?」

 

ソハヤノツルキ四周張望,剛剛還在他身邊的審神者早已經不在他的旁邊,而且也不在這間房間之中!?

 

「接下來就麻煩大家了─────!我cc的魔神不管是分身還是本尊都還沒突爆!PUYO有公會戰!而且還有其他遊戲有活動!爺爺你知道要怎樣做的了吧!

我先去忙我的了!麻煩你們了!有什麼去找我可愛的初期刀山姥切吧!他會幫你們的!」

「是!明白了~慢走喔。」

 

三日月以見怪不怪的態度向傳來審神者聲音的方向揮了揮手,接著便熟練地把她留在地上的東西一一往對白還沒說完便被放置,深受打擊的大典太身上掛去。

 

哎啊,主子買了新的護符呢。大典太你想要極還是普通的?啊,金盾是留在白金台用的。數珠丸幫我在那邊拿金步兵跟金騎兵來吧。主子說太多了又捨不得分解…拿給大典太去墨俣碎掉就剛剛好呢。對了,螢丸去跟愛染還有厚他們說一下吧,大典太準備後就會跟他們一起到墨俣鍊等喔。

 

一切都如此的理所當然。說起來,他一顯現後也是馬上被綁上裝備送到演練場上去……演練完後就馬上被短刀們拉上墨俣拾玉鋼的呢。

 

這個那門子的白本丸啊。

 

「絕不重傷進軍不就已經很白了嗎?蕎麥君。努力吧,只要鍊度封頂了你也可以像獅子王還有御手杆那樣天天睡到中午醒來跟短刀玩,累了就吃,吃飽就睡的靡爛生活喔。」

蕎麥君是個好孩子。不可以說主子的壞話喔,她很記仇的。你要小心她聽到後真的讓我們用刀子插你屁股喔。

 

小個子的大太刀這樣子安慰著他………又或是恐嚇他。

 

你是鬥不過主子的。放棄吧。跟著我唸,這兒是白本丸,很白很白。來,重復三次~這兒是白本丸。很好,沒問題的了!蕎麥君,來,去墨俣吧!來拾手入用的玉鋼了喔!

 

…………讓等級一的刀男出征墨俣真的是個白本丸嗎?隨便了………總有辦法的。

 

「大典太,振作啦。主子在忙也沒辦法吧,先去把等級升一下吧?」

 

ソハヤノツルキ自認自己最大的優點就是樂觀。反正都被這個主子召出來了,即使這個本丸真的是個黑心本丸也沒辦法吧。

 

沒辦法改變就只好去習慣它。只要快點封頂的話,這個本丸就會是一個白得發亮的本丸了!對吧!

 


 

我會告訴你接下來大典太很乾脆地被集中攻擊重傷回本丸三次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