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微妙的R-18描寫。

 改造兵梗。

 

很可怕。
身上的男人所給予他的感覺比任何事物都來得可怕。

為戰鬥而生的身體被去除了「痛楚」,為戰鬥而生的腦袋不知道「快樂」為何物。
但身上的男人卻不停地想要令他這些不存在的感覺再次蘇醒。

「吶?國廣。會痛嗎?」
「這……哈…身體…不會感覺到…嗚…痛楚。」
「也是呢。」

難過的表情。每當他向對方重申自己沒有痛覺之時,對方總是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為什麼那張美得令人沒法移開目光的臉會露出這樣的表情……為什麼…為什麼……

心臟突然緊抽了一下,淚水不自覺地由眼角滑下。

為什麼…為什麼…

這感覺是什麼…他不知道。他不想知道。

淚水到底是為何而落下。是因為那未知的感覺還是因為對方的肉刃在自己身體中的激烈動作?

「國廣…為什麼哭了?有那兒難過嗎?」
「不知道…不知道……我不知道……」

被眼前的男人觸摸到的地方都蘇麻得讓人受不了,那感覺會讓人沉醉於此,想要更多。被其他人觸摸時不會有這樣的感覺,只有男人這樣觸摸才會有這樣的感覺……這個是「快樂」,男人是這樣告訴他的。

要求男人不要再笑,因為看到他的笑容會讓自己不自覺地卸下警戒之心,身心都會放鬆下來。這是「愛」,把自己的唇貼上他的,再像是對付至寶一樣輕撫著他的臉,男人這樣告訴他。

『國廣。我愛你。我不需要戰鬥人偶…我想要的是,身為人類的你。』

就在那天起,那個男人一到晚上就會這樣子擁抱自己。
毫無意義的行為,卻會讓人沉醉於此。

為什麼…為什麼……

同為「男性」之身,不會孕育出子嗣。
在戰場上做出這種事,不是會露出破綻嗎?
要是想發散慾望,軍中不也有很多美麗而又強悍的女軍官嗎?

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這種沒意義的東西卻會讓人如此的沉淪?

心中酸酸的,淚水止不下來。
一切一切都是他所不知曉的感覺。

「國廣。」
男人那掛著三日月的夜色眼眸中反映出自己的身影,一絲不掛,滿身泛紅,那跟自身原型相同的臉頰被唾液跟淚水弄得亂七八糟的。很醜,跟身上低頭輕吻自己身體的男人相比就更加難以入目了。

他是軍中早逝的最年輕將領的複製品,他的原型本來是個美少年,但在現時的複製技術所限下,他並沒擁有跟原型完全相同的姿態。

原應被當失敗作處分的他,卻因為去除痛覺的實驗成功而被當作戰鬥人偶投入戰場。作為眼前這美得過份男人的護衛跟部下,男人教了他很多東西。

都是跟作戰沒關的東西。

『國廣。你要了解人心,才能更快速地在戰場上找到突破口。而且,我也希望你能夠取回這些你應有的東西喔。』

對方的那個表情……是名為「心痛」的表情,那是他之後的知曉的事。

 

「吶。國廣。專心點。看著我。想著我。記緊我。」
男人輕撫上他的胸口,動作輕柔而在固執。被對方觸摸到的地方都像火燒一樣地熾熱,那是由體內產生的熱;就像是要把他的身心都燃燒殆盡的似。

不知不覺中,守護對方已經不單是工作,更是他的希望。
不希望這男人受傷。
不希望他露出「痛」的表情。
不希望他消失。

這說是他所說的「愛」嗎?

胸口酸酸的,這是他不知道的感覺。
最近他的身體也開始感覺到這樣的感覺,他不知道是那什麼、也不想知道。

一但知道了,他將會再次成為殘缺品被廢棄了吧。
他不要。不要。
他不害怕死亡,也不介意就此死去。
可以代替他的人多的是,要是能夠為了保護這男人而死去的話更是他的至福。
可是他不要,要死的話他想要為了那男人而死。


反正像他們這種實驗品本來壽命便不長,而他更是只活了不到兩年,沒什麼好留戀的。除了這個男人外……除了這個把這個把身為殘缺品的他當成至寶的男人外,沒有什麼好留戀的。

 

三日月很可怕,他總是像是要把他這已經被改造得不像人類的身體重新再改造一次一樣。一點一點地把他重新改造成「人類」。

「三…日……月。」
「嗯。」
「三日月…」
「我在這兒,國廣。我在這兒,我在你的身體裡頭。國廣……不要哭。」

心臟很奇怪……像是被人緊握著一樣的。酸酸的感覺揮之不去,淚水停不下來。
心臟好奇是要壞掉一樣了。


三日月告知他那感覺的名字叫「痛楚」,是在不久後的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