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完成一場感覺不錯的下午茶後,亞爾佛雷德獨自的回到大屋中。他心情愉快的哼著歌,慢慢的在走廊上步行。沿途僕人們向他行禮,他也只是舉手向他們示意停止。

他不喜歡太拘謹的場面,也不喜歡那些禮儀課和會議,可以的話他甚至不想繼承這個家。他寧可生為貧窮平民,自由自在的渡過一生,而不是被貴族的身份束縛著。

他不稀罕貴族的身份又或錢財,他最想要東西也許就只有一樣。微小的,說出來會給人取笑的…微不足道的願望。


走廊盡頭出現了一個身影,是他現在最不想看到的人。
「亞爾佛雷德!」
迎面向他走來的是有著金色長髮和紫水晶眼眸的女人,他的母親。她不滿的打量著兒子的衣裝,再看了看他的臉,開始不滿的批評著。

「你怎麼不好好的把鈕扣扣好!」
「又不是見客,穿隨便一點有什麼關係喔!」
微笑著的回答,由懂事至今,她就一直是這樣的個性。給我穿好衣服!給我去上課!別丟我的面!尤如女王一般,不容許別人不服從她的命令。
要是只有這些他還可以忍受,只可惜她最愛抱怨的偏偏就是他最不能忍受的事───關於亞瑟。

「你沒參加會議對吧。」
「是的,我沒參加。」


會議這些事他不太多管,而且就算他不出席,他可愛的亞瑟哥哥也會代他去的。而且亞瑟的處事手法比他來得高明圓滑,比他更加適合處理這種事情。即使是他們的父親也不是事事親力親為,身為繼承人的他就算是把事情交給兄長處理也算是合理的吧。
他可以看到他的母親不滿的縐起眉頭,但他完全沒有罪惡感的產生。這女人對他來說比起母親,更像一個陌生人;把從出生開始他和馬修就是由奶娘照顧,母親就只會在偶然來看他們一兩次,被她抱著的記憶更是屈指可數。他實在是不能把她當成母親來尊重…


「你出不出席會議我不管你,但你和那賤種那麼親密就是不行!」
亞爾佛雷德握緊拳頭,他知道要是和這女人起了爭執的話亞瑟的立場就只會更糟。所以他忍下來,為了他最重要的哥哥。
看到亞爾佛雷德不作聲,她得意起來,開始繼續侮辱的說話。
「都不明白你爸為什麼要把他接回來,只是一個低劣女子生下的私生子,我管他生還是死!」

腦中好像有什麼斷裂的聲音。亞爾佛雷德感到自己的身體在不停的發抖,他忍不住怒火。不管是誰,他也絕不允許別人侮辱和傷害亞瑟的。
「你還真冷血呢,母親大人。」
「唔?」
「你別忘了亞瑟是我的哥哥,你的養子。把自己的孩子說成賤種,而且還說不管他的生死。你還真冷血呢…」
他看不起對方的眼睛看著他的母親,冷笑著的把話接了下去。
「還有,你別把亞瑟當成污點比較好呢…要是你不是女人,只怕你也會犯下同樣又或是更嚴重的錯吧。母親大人。」
「你!」

臉上感到一陣灼熱,痛楚馬上的傳到神經末端。他馬上的理解到母親打了他一巴掌。肉體上的痛比不上心靈的痛,這一巴掌再怎樣也比不上他聽到母親侮辱亞瑟時的心痛。

他用凶狠的眼神看著母親,心中充滿著無比的恨意。

亞瑟對他很重要,可以說是比他自己的生命更為重要。

要是說他小時候的天真救助了亞瑟的心靈的吧;同樣的亞瑟亦救助了他的心靈,在他最痛苦最絕望的時候向他伸出了手。所以當他已經比亞瑟長得更高更壯的現在,他發誓要在這個完全說不上是溫暖的家中保護亞瑟。


這一點即使是也沒法動搖他的決心的。


「別以為自己高高在上喔,母親。」
他冷笑,用毫無溫暖的聲音低喃。
「在我看來你比罪犯還不如喔…亞瑟是我的哥哥,這個世界上唯一的一個,和馬修同樣是我的兄弟。」


「所以…你別想耍手段傷害他們喔…」

他已經不是那個會蒙昧無知的小孩,他不會害怕母親的責罰,也不會再盲目地跟從母親的命令了。


後記:來証明這不是坑(巴)那位先生你是誰!?你那麼帥我不認識你!(驚)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