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另一對CP還沒出來就不寫上去了。



「呢,你是亞爾的哥哥對嗎?」
那孩子用稚嫩的聲音問著。那孩子還太小,不明白身為『哥哥』的他會給自己危害,所以才能如此天真的跟自己說話吧。不等他的回答,那孩子又自顧自的對他微笑了起來,很溫暖,很溫暖的微笑。
「亞爾很想見你喔,哥哥!」
也許是在這個家中過於孤獨,當那擁有天藍色眼睛的孩子向他伸出手並叫他哥哥的時候…他不自覺的哭了。
那是他成為這個家成員第一個冬天發生的事。


「有關今年的稅收就這樣決定吧。麻煩你了,鎮長。」
禮貌性的露出微笑,亞瑟向前人伸出了右手。剛完成這漫長的稅收會議,他只想快快送走這些人員,好好的去享受一個悠閒的下午茶。那可是他最幸福的時間呢。
「好的,我明白該怎樣做的了柯克蘭先生。」
彎下身敬了一個禮,鎮長也回亞瑟一個彊硬笑容,握了手後也就馬上的退出房間了。

亞瑟知那個笑容出現的原因,明明就是有關一整年的稅收的會議,這方的代表人員居然不是當主亦不是下任當主,而是他這個養子…對方會感到不高興也是當然的事吧…他閉上眼睛,想回他初初來到這個家的情景。完全放任他的養父和明顯的是討厭自己的養母,那些於他背後說上不少難聽的話的僕人們,還有一直都不知他存在的弟弟們。

那只小小的溫柔的手,在這個家中第一個給他擁抱的孩子。他最重要的………


「亞瑟!!!會議完結了吧!我們去花園吃下午茶吧!」
白天不要說人,晚上不要說鬼。這句話還真準確呢…他慢慢的把視線轉到門前,隨著門板撞擊牆壁的聲音出現果然不出所料的是剛才蹺掉會議害自己得成為代替人的罪魁禍首。

「亞爾,首先,身為承繼人,你是不應該逃掉這麼重要的會議的;第二,你跟我那麼親密…養母大人會不高興的。」
嘆了口氣,亞瑟的心情一整個放鬆下來。都多大了…還像個小孩子似的。

「那老太婆要抱怨的事多得不得了,也不欠這樣的一件事了吧!」
他看到弟弟帶點不滿的鼓起了面頰,興沖沖的跑過來一手就把自己由座位上拉起來,一直的拉著他離開房間往花園走去。
「而且承繼人什麼的,我才不管耶!反正都只是錢錢錢什麼的,我只要有亞瑟就夠了!」

「都十九了…別那麼孩子氣了好嗎?亞爾。」
「我只要亞瑟…我只要你一個…」
聽到那麼孩子氣的說話,亞瑟認不住笑了。他最可愛最可愛的弟弟,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為什麼總是長不大的呢…亞爾。

「那麼馬修呢…他是你弟弟喔。當哥哥不可以不要弟弟的對嗎?」
「他有那個臭傢伙嘛…是他不要我不是我不要他…」
一手的把亞瑟推到椅子上,亞爾也於旁邊坐了下來。他望向大門的方向,當他看到那個和自己非常相似的身影出現時,他就刻意的加大聲音,對門口的方向說話。
「那個誰呢!認識了一個色狼就不要哥哥了!叫他來喝個下午茶也得等那麼久,我把亞瑟哥哥帶來也不用花那麼多時候呢!」

「我只是去拿茶點喔,亞爾。」
早已習慣雙生兄長的孩子氣,馬修只好以笑容來回應。他把手上的盤子放於桌上,再把坐於地上的寵物熊二郎抱回懷中,最後他坐在亞爾對面的位置。「明明就是承繼人卻完全沒自覺呢你。母親大人已經把我的時間表排得滿滿的了,你的也是一樣吧。」

「蹺掉了,你知道我最怕就是上課的了吧。」
咬了一口餅乾,牛油味馬上的在口中抗散出來。他可以很清楚的看見自己的兩位兄弟同時的嘆了一口氣。切,蹺課的是我不是你們嘆個什麼氣啊。

「亞爾,你是很聰明…可是也不能老是蹺課的吧…」
「就是嘛,不單只是蹺課…連會議也蹺掉…真是辛苦老是代你去會議的亞瑟哥哥了。」
「不,你們是我可愛的弟弟嘛。為了弟弟我也是不怕辛苦的喔。」
亞瑟為自己和馬修的杯子中添上紅茶,芬芳的香氣馬上充滿了鼻孔。只可惜這些香氣卻完全沒有為亞爾那近乎爆發的情緒降溫,反而奇妙的把他的情緒一下只推上神秘的高峰。


「你們夠了!蹺課是我的事你們不要你一言我一語非常愉快的給我討論好不好啊啊啊啊!!」


後記:結果我還是開坑了ORZ請大家用力毆打我讓這東西不成坑吧ORZ



題外話…有多少人已經由之前的偽‧預告猜到劇情了?要是因為你感到你的猜想很狗血而說劇情一定不會這樣走的時候……我猜你八成已經猜對了囧

這東西很狗血很狗血的說…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