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常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母親,母親,為什麼父親都不來看我們?」
她只是苦笑著把兒子擁入懷中,用著不留神就會聽不到的聲線低喃著:「總有一天,總有一天…」
男孩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他慢慢的回抱著母親。他閉上了兩眼,感受著母親的體溫。於他的角度看不到母親的臉,更別說是從她眼中滑下的溫熱。
那個體溫非常的溫暖;暖得讓男孩可以無條件的去相信她所說的任何一句話。




「呢,你恨我嗎?哥哥。」
當對上了那尤如天空的雙瞳,他還是不爭氣的別開了眼睛。
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沒辦法直視那對美麗的眼睛呢?
「我不恨你。從來都沒有。」
打從一開始見面時,那只握著自己的小手,早就把他的怨和恨都帶走了。這弟弟不管是好還是壞,都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人。
「那為什麼要避開我?」
他無法作答。真正的答案是不可以說出口的。
「呢…你是怎樣看我的?亞瑟哥哥。」



「我跟你爸提親又失敗了喔。亞瑟。」
優雅的吸吮著杯中的紅茶,男人語氣平淡得像在說別人的事一樣。他永遠都無法了解這個男人,就如果男人無法放棄和他們家聯婚一樣。
「你認為他會甘心把心愛的兒子嫁你嗎?法蘭西斯。」
男人沒表示同意又或是反對,只是看著他玩味的笑了笑。
「那要是他『養子』呢?他會答應的吧。」
伸手去觸摸他的臉頰,那雙不輸給他弟弟的蒼藍對上了他的碧綠。他嘆了一口氣,輕輕的拍開了男人的手,無比認真的說著。
「他的確會答應。因為我只是他『養子』。不過我可不想嫁你這紅酒混蛋!你給我閃邊吧!」
「我也不想娶個新婚夜就會謀殺親夫的小混混回家呢!不過…」
那雙蒼藍帶上了認真,這是他從沒看過的。
「我需要你,亞瑟。」


破壞平衡點的言語,帶來暴風的行為。

「我不允許!我不許你跟法蘭西斯結婚!」
「你不要我了嗎?法蘭西斯哥哥?」

交錯的思念,沒法言喻的想法。

「我喜歡他,不管是以哥哥的身份又或是以一個人的身份…」
「所以你就更應該答應我,亞瑟。」

總有一天,總有一天…這想法可以傳遞給你吧…

「繼承人什麼的找個養子不就行了嗎?」
那個人輕輕的擁抱著他,微笑的低語著。
「呢,我愛你喔。亞瑟。」



いつか...きっと...



後記:有感是大長篇,長到我會想棄坑的那種…囧
而且會狗血得不得了…所以可以不用期待的…因為會不會斷尾我也不知道orz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