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亞瑟…」
阿爾佛雷德還沒把話說完,甚至還沒正式的踏入家中,就已經被他心愛戀人的平底鑊熱烈地歡迎了。
亞瑟滿臉淚水的,嘴唇快速張合着,好像是在責罵他的似。過於急速的動作令他無法解讀亞瑟的意思,他躺在地上疑惑地看着亞瑟,手中還在緊抱那打算給亞瑟的驚喜。
「亞瑟…怎麽了?你說那麽快我不明白啊!」
不知道是阿爾佛雷德的說話成功傳入亞瑟的耳中還是單純因為累了,亞瑟稍微放慢了嘴唇的活動速度。
『你這個負心人!在外面跟女人玩還不夠!居然連孩子都生了,還要帶回來氣我嗎!? 』

原來是那麽一回事嗎?阿爾佛雷德沉默地看着自己給亞瑟的驚喜───一個可愛的小嬰兒。

「亞瑟,你誤…」
這次打斷他說話的不再是冰冷的平底鑊,而是再有他熟悉溫度的腳掌───亞瑟正毫不留情的用力踏著他的臉孔。

他考慮了數秒。雖然感覺上會對懷中的嬰兒做成一點兒的不良教育,但還是比家暴對他的教育來得要好。基於良心,他輕輕的用手蓋著小嬰兒的眼睛,然後,張開了嘴巴。


「!!!」
當亞瑟發現不對勁而想把腳抽開的時候已經太遲了。阿爾佛雷德伸出的舌頭正在他的指間色情地移動著,先是姆指,再來是指縫,最後的是腳掌。平時絕不會接觸到陽光的皮膚是如此的白晢細滑,他忍不住就沉迷下去了。

他把嬰兒放在地上,用重獲自由的雙手抓緊亞瑟想閃避的腿。只是腳掌還不足夠…他吻上了亞瑟的腳背,並且慢慢的向小腿進發。亞瑟好幾次都想抽開自己的腳,但礙於對方的怪力也只能任對方擺佈了。


當自己由門前的防盜攝錄機中看到阿爾抱著嬰兒的時候他的心都碎了…自己是個殘障人士,而且又是個男人,是沒法子為最心愛的他留下子嗣的。他知道自己很喜歡小孩,而阿爾佛雷德雖然口上是說小孩子很麻煩,但當偶爾去馬修實習的動物醫院探訪的時間卻比誰都更擅長因擔心自己寵物而哭泣的小孩…

其實他也想要一個孩子的吧。

有自覺自己不老實而且很麻煩,阿爾會拋棄自己也是正常的…這些事情都在自己腦中上演過很多次的了。可是和自己想像的不同,他不能冷靜地接受這件事。當他看到阿爾抱著的孩子擁有跟阿爾同樣美麗的金髮時,他爆發了。

阿爾是他的,自己是多麼的配不上阿爾他也不會放手。就像現在阿爾對自己做出這種令人害羞的事也好,他內心也為了這一刻中的阿爾眼中只有自己而欣喜不已。那是醜陋的獨佔慾…

可是沒法子喔,因為他是如此的喜歡這個人。

「氣消了嗎?女王陛下。」
阿爾佛雷德微笑的看著亞瑟,輕輕的再次在腳背上烙下一吻。
「這種事只有我才會做的吧。我也只會對你一個人做…最喜歡亞瑟你了。好好的聽我解釋好嗎?」
那雙美麗的天藍瞳孔認真的看著自己,令他有種什麼也沒關係的感覺。他輕輕的點了頭,臉上有條被火燒的感覺…想必是臉紅得很過份吧。

「好吧,那得先把小孩抱回來呢!亞瑟,你很想抱一下他的吧!」
只要那雙眼睛能夠看著自己,即使是被他背叛也是沒關係的。真的,沒關係。
他緊握著阿爾佛雷德的手,不停的在心中默念著。

後記:我之前一天一篇是怎樣爆出來的…(死)會來不及的啊! 誰來給我一顆拚死彈!(淚目)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