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文,輕微N->D和兄->妹向。
偽溫馨。




少女伏於偌大的辨公桌,及肩的長髮胡亂澆在桌上,及腰的銀色長髮影襯著她雪白的膚色使得一切都顯得虛幻。
尼祿憂心的碰上她的面頰。嗯,溫的。他露出一個放心的表情,停留在面頰上的手轉移到髮旋上,慢慢的輕撫起來。

說真的,他有一瞬真的以為她因為缺乏照顧而喪命,還好這都只是他自己的白擔心而已。
大概是因為年紀相距得遠,所以尼祿對這個妹妹的溺愛已經到達了不可理喻的地步。這次也是這樣的。

半年前因為父母出差,正確一點是拯救世界,所以妹妹現在是獨居狀態。這種連三歲小孩也不信的事實發生於自己身上時,尼祿只花了三秒就接受了這個事實。嘛,他們身上流有傳說中的魔劍士的血於他人眼中看來也是和父母去了拯救世界一樣是非常荒唐而且不可致信的事吧。尼祿嘆了一口氣,說了要把她暫時帶到教團去,用拐的掉眼淚,用哄的又不領情。

明明就只是個十一歲的小孩子,為什麼就是拿她沒辦法?

「嗚…哥哥?」
被迷惑的聲音喚回注意力,尼祿對上那還沒聚焦的琉璃。
和『母親』相像的幼稚臉蛋,染上了兒童特有的粉紅,另他沒法移開眼睛。
「我不會跟你走的喔。你可以留下來,要是就別管我。」


對了,因為太像了。
太像但丁了。
所以才沒法子,只有順著她。


「給我理由,不然會給別人說我丟下妹妹不管的。」
對上那雙堅定的眼睛,也就只有投降了。

「他們很快就會回來的了,不是嗎?」
「證據?」
「血的感覺。」
笑容爬上了尼祿的臉。
惡作劇的用力撫弄著她的頭,銀髮也因此變得亂七八糟的。

「啊哈哈,對呢。因為我們都流著他的血,當然知道的呢!」
正因為流著這些血他們才可以相遇,和他最喜歡的那個人,和這個有點任性的妹妹。
「你再弄亂我的頭髮,我要生氣了喔。尼祿。」
「抱歉抱歉~」
收回了手,看了看扁著小嘴的妹妹。尼祿的嘴角上揚的角度變得更大了。

「好吧,那『哥.哥』回去工作了。妹妹要當個好孩子看門口,不可以只吃草莓不吃正餐喔!」
特別的在哥哥兩個字上加重了口氣,像取笑她剛剛睡迷糊時說的話似的。
「不用你擔心!臭尼祿!」
扮了個鬼臉來回敬尼祿的話,尼祿向她揮了揮手,慢慢的說著。

「我幾天後回來會買草莓甜點回來的了,家中的你都吃光了吧!」
「呃?」
「但丁回來時只有你說歡迎回來那足夠啊,最少也得加上我這個英俊的兒子和甜點才夠吧!不對嗎?威爾斯妹妹。」

威爾斯沉默了一會,視線對上回頭觀察她反應的尼祿。
緩緩的笑了。
「慢走喔,笨哥哥。」
「我走了喔,傻妹妹。」


後記:
兄妹小短篇,偽溫馨文。時期是二代完結後一點的時間。完全都不vd,nd的…orz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