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咚,噗咚。


記憶是在這兒開始的。

那是沒有畫面的,連聲音也十分模糊的記憶。

「成功了嗎?」
「是的。由   的細胞  出來的唯一的   。」
「名字決定好了嗎?」
「是的。由   的古列特命名,用那位的名字命名,起名為  。」



噗咚,噗咚。


由細胞組成的身體,由虛無組成的童年。

真實,是殘酷的。

「簡單的方法。使用尼祿吧。還有古列特的妹妹。」
含笑的聲音令人發寒,於紙上寫上了一筆記錄。
「那小子不是我們為了這偉大的目的,用尼祿.安傑羅-也就是神之子.維吉爾的唯一成功的複製品嗎?現在正正是使用他的最佳時機喔。」

「結果就是這樣了,你得到了神一般的力量,而我們就得到了你這完美的血統。」
老人面上掛著笑容,接下來他說的話都聽不清楚。

腦袋空白一片。



噗咚,噗咚。



到底誰是誰?
「笨蛋,小鬼就是小鬼嘛。」
那個人是如此說的。

渴望他,不可理喻的渴望。
那是發自遺傳因子的飢渴,心中越是想去否認,喉頭就越是乾渴。

想要他的肉,想要他的血。

說不上完全相同的因子,說不上是愛戀的感情。



噗咚,噗咚。



尼祿只是想滿足那股飢渴,而但丁沒法丟下尼祿一個人。

各取所需,也是你情我願。

當犬齒刺穿皮膚時,但丁想起了維吉爾。

他曾經也是這樣的渴望過自己的血。他曾經也是這樣子咬穿自己的皮膚。


他已經不在了。


腦袋知道卻不願意承認。每當貧血的感覺出現的時候,那相隨而來的喪失感就更加的令人難受。

每次失去血液的同時,就像是作為交換似的,對維吉爾的思念就越深。

「維吉爾……」

無自覺的低喃著他的名字,眼睛因為貧血而失去焦點。

維吉爾。

眼前的人是尼祿,不是維吉爾。


心中好像有某種東西粉碎的聲音。


噗咚,噗咚。


「大叔。」
「渴了嗎,小鬼。」

這只是互取所需。

尼祿說著不想傷害其他人,但實在是只想要但丁的血。
但丁說著尼祿只是尼祿,但心中最底部渴望著總有一天他會成為另一個維吉爾。


噗咚,噗咚。

只是依存,不是愛戀。

不是活著,只是生存。

這些聲音到底是心臟跳動的聲音還是世界崩壞的聲音?






後記:
寫完後很想寫吸血鬼VD OTZ
大家…到底是哥哥是吸血鬼好還是但丁是吸血鬼好?(巴)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