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路上的銀髮少年和男人腦海中的「他」長得一樣。就算經過了這麼多年,男人也可以認出。因為是「他」的事。

男人把少年搬到自己的家中,把他放到沙發上。男人的房間有點兒混亂,床舖都被文件衣服等埋掉了。這樣子的房間不適合帶外人進去。

男人輕輕的用手掩蓋著少年的眼睛,口中低唸著:「別放手,發生了什麼事也不要放手。」像是自言自語的,又像是在催眠。

要是這個少年真的是「他」的話,男人很想把這件事傳遞給他知道。不可以當面的告訴他,只可以像是現在一樣的偷偷的傳遞。這是自我滿足吧,男人想,就算是沒任何作用也想要告訴他的這件事。少年露出了微笑,是做到好夢了吧。男人輕輕的撫摸著他銀白的髮絲,是幼年時期的夢吧,畢竟對「他」而言,最幸福的就是年幼時被家人疼愛的時候。

「他」的前路會很難走,「他」的未來也許說不上是幸福。
那只會是一條血腥之路,「他」會經過兄弟相殘﹑被仇視被憎恨才可以得到他想要的東西。

這是幸福。最少對「他」而言,是的。
對於已經無法擁有這一切的男人來說,「他」的未來會是幸福的。
男人看著少年的睡顏,嘴角帶有自嘲味的上揚著。

在妒忌吧,自己。
面對可能會擁有自己想要的「他」,失去了一切的自己在妒忌。
在心中渴望「他」可以幸福的那個自己。

在男人苦惱著的時候,少年張開了眼睛。
琉璃色的雙瞳和男人對上,男人可以看到他眼中的疑惑。
「是有控制時間能力的惡魔把你轟過來的吧。」
輕描淡寫的帶過少年的問題,男人不想去他深究這個問題,「他」沒必要去了解男人的事,男人是這樣想的。

少年其實不笨。
也許和他的半身相比起來他的確是不夠聰穎,但也不到不了解男人那態度的含意。
男人只是說了那麼的一句有關惡魔的話,之後話題就轉向他要喝甚麼飲品去。
他表示了這不是自己的年代,但他無意去說明這是什麼年代。
而且,他的臉有點兒「他」的影子。

「要是你最重要的人甩開了你的手,你會甚樣做?」
「在後悔嗎?」
男人沒有停下手上工作,只是帶點理所當然的說著。他由櫃子中拿出了一支蕃茄汁,倒進杯子中。
「後悔的話就在他再次甩開你的手時,衝上前擁著他吧。那他怎樣也跑不開的了。」
他把杯子放在少年的面前,鮮紅的汁液尤如鮮紅。少年直盯著那鮮紅的液體,緩緩的吐出了一句。

「這是『我』流下的血淚嗎?」
「是『我』的,不是你的。小鬼。」
男人認真無此的說著,眼中閃過了一絲悲哀,少年是看到的。
「『你們』還有可能性,可是『我們』沒有了。」
他輕輕撫弄少年那頭銀色的短髮,這感覺就如同少年母親給予少年的感覺相同。
年長者特有的大手和那種溫暖就像是安眠曲似的令人安心,少年不自覺的閉上雙目,放開了他的意識。

「好好地睡吧,『但丁』。」
男人像是覺悟似的,輕柔的說著。
「你是希望。連同我們得不到的份,你要幸福喔。」
無自覺的,水珠沿著他的臉頰流下。
久久的也沒有停止。

後記:
這不是dd。只是單純的2但對3但感情而已…由開筆到完筆用了兩個月時間orz
真糟糕(泣)
2但很有媽媽的味道orz我沒心的…囧


畫蛇添足:
「小鬼回去了嗎?」
金髮的女人風騷的坐於桌上,語氣有點兒的不滿。
「我明明想和年輕的你好好玩一玩的呢。」
她向著男人語重心長的笑了,她細長的指尖落在他薄紅的唇上,慢慢的各他質問著。
「呢,事到如今你還覺得可以改變嗎?未來…不,對你來說是現在吧,但丁。」
她作勢想要吻上他的臉頰,但卻被他閃避開了。

「別開我玩笑,翠絲。」
但丁帶點無奈的回話,他微笑著看著窗外。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問著翠絲。
「嘛,你不覺得以前的我挺幸福的嗎?可以擁有著希望這回事。」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