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瑟亞瑟,來幫我測試一下遊戲好嗎?光碟就在你電腦的裡面,那已經把難度調整成適合你的程度了。不用怕破不了關喔。還有我今天晚上會晚一點回來,你不用等我了!我愛你,亞瑟。」

看完阿爾佛雷德發來的短訊後,他有試著回覆短訊去詢問對方何時回家,可是不管發出多少條短訊也得不到回應;試著打電話卻發現對方把電話關掉了。

『真的有那麼努力在工作嗎?真少有。』

放下了自己的電話,亞瑟突然地感到了寂寞。要是以往,阿爾佛雷德即使是菊威脅要扣除他薪水也不願意外出留宿工作的。

他總是選擇最接近他的地方來工作,亞瑟也習慣了這樣的模式。

原本是想無視那遊戲的,可是當他打開電腦想著:啊啊,反正也沒事做。即使是有點早也先開始寫下次連載吧的時候…他發現自己一個字也寫不出來的時候,他就知道事情大條了。

難不成他真的是那種以戀愛為動力創作的作家嗎!?不行…要是讓阿爾佛雷德知道他一定會得意得要死地抱著自己大叫我就知道亞瑟他最喜歡我的了嗎!?

想到對方那春風得意的笑容,他不禁羞紅了臉。瞇起的藍色雙眸,揚起的嘴角和小小的虎牙…那是他最喜歡的阿爾佛雷德的表情之一。既可愛又帥氣,他的阿爾佛雷德。

向他暗示了要求婚的條件後,他就什麼動靜也沒有了。是正在準備還是被條件嚇得放棄了?

有些時候他是覺得自己的生活重心都在阿爾佛雷德的身上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不管什麼時候也在想他,就像是沒了他就活不下去的似。

他是太依賴對方了…對嗎?

搖頭希望把這些混亂的思緒甩出腦袋外,他默默地打開了光碟中的遊戲程式。他打開只是因為他太無聊想用這遊戲來打發時間,絕對不是因為他太寂寞想借這遊戲來想念阿爾佛雷德的。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小小的國度中。有一位有著金色頭髮的公主誕生了。她是國王唯一的孩子,受盡了大家的疼愛,公主也不負眾望地成長為一溫柔善良的孩子。可惜,好景不常;在公主十五歲的時候,有一個邪惡的魔女對公主下了詛咒,並且讓她的魔物手下把國王王后和重臣們都殺光。就這樣,公主的幸福就在一晚之間完全消失了。』

怎麼是他的作品心之歌的?他可沒有聽過有改編成遊戲的計劃呢…可惡!他要收回版權費啊!

不過正如阿爾佛雷德所說的,難度的確好像有為他調整的似。他根本就不用為卡關而煩惱,再加上他自己就是原作者;關鍵道具的所在地和解謎的重點他自然是一清二楚。所以他花不了多少時間就成功破關了,他看著畫面上的阿爾佛雷德和阿爾特莉雅正準備上演求婚的戲碼…突然地感到有點火大。

花時間去弄這些東西來玩,倒不如去做其他有意義的事吧!嗯?為什麼阿爾佛雷德的對白突然沒了聲音的?喇叭有什麼問題嗎?

「我從不介意你有任何的缺憾。因為我也不是一個完美的人。」

對白以他熟悉的聲音出現在他的背後,這是什麼一回事!?惡作劇電視節目的拍攝現場嗎!?

「即使你真的永久失去了聲音,即使你失去的是你的四肢又或是意識,我也不會介意。因為我遇上了你,我的另一半靈魂。」

生硬地把頭部轉向聲音的來源,那個人果然就在那兒。手上的是一大束紅白交錯的玫瑰花束,另一只手上的是一支簡樸的銀色指環。

「由我發現我喜歡上你的瞬間開始,我就相信我再也不可能喜歡上另一個人了…我會永遠伴在你身邊,用自己一切的能力令你幸福。把你之前所遇上的不幸的份都償還給你。」

那個人──阿爾佛雷德在他面前單膝跪下,把花交到他的手上,再牽起了他的左手,溫柔地吻上了他的無名指。

「那麼,你願意在這只能直通心臟的手指上套上只屬於我們的誓約之戒嗎?我的公主陛下…我最愛的亞瑟。」

什麼嘛…答應不就只有一個的嗎?

自第一次見面他牽起自己的手的時候,亞瑟.柯克蘭就永遠也沒法拒絕阿爾佛雷德任何的要求的了…不是嗎?

『I DO』
這一瞬間他有種自己發出了聲音的錯覺。他沒法停止他的眼淚,也沒法子停下他不停上下移動的頭顱。

為什麼…為什麼這些對白明明就是自己寫出來的,阿爾也只是照著唸而已。為什麼他就是會如此的感動?明明就沒什麼大不了的,為什麼他的淚水就是停不下來?

看到了他的答覆後,阿爾佛雷德露出了溫柔的笑容。他緊抱著亞瑟,為他吻去淚水,用手輕掃著他的背部…這又讓亞瑟的淚水掉得更兇了。

「這世界上有六十多億的人口,我們能夠相遇相戀的機率就只有六十億分之一左右吧。這不就是命運了嗎,亞瑟。擁有命運加持的我們是絕對會幸福的,HERO───阿爾佛雷德.F.瓊斯我絕對會令你幸福的。」

把手上的指環套到亞瑟的左手無名指上,他無比認真地說。他都說到這地步了…除了相信外,還有別的選擇了嗎?

他緊緊地回抱著阿爾佛雷德,很幸福…現在的他真的快要溺死在幸福感之中了。


好久不見的所謂OMAKE:

「哈啊哈啊…米英…米英真的太萌了!我有這個影片我可以配十碗白飯吃了!」
「為什麼我們要躲在這兒看漢堡向眉毛求婚?為了這計劃我已經一星期天天也只睡兩小時了…你放我回家睡好不好?本大爺累了就不可能像小鳥一樣帥的了…」
「啊哈哈,本田~你這片帶子是打算在婚禮上播的嗎?我幫你弄後期好嗎?KORUKORUKORU…」
「嗯,兩位的問題我會善處的了。」

開什麼玩笑,給伊凡先生一弄後期,這片美好的米英精神糧食不就會變成了恐怖片嗎?我可打死也不會放手的。

後記:已經很努力浪漫的了…不過天生沒浪漫細胞我也沒辦法(汗)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