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田菊覺得有點苦惱。他那個一直堅持死線前才是最佳工作環境的合作伙伴現在笑得春風得意愉快地在工作著。

哎啊啊…今天出門前沒有把衣服收回來呢…一會兒下紅雨的話怎麼辦?不,下雨也許是一件好事。下雨潮濕的話火藥也點燃不了的吧。

他沉默的看向工作室的另一面,那兒正被兩種婕然不同的氣氛充滿著。一方是由阿爾佛雷德散發出來的粉紅色帶有小花的空氣;另一方則是由伊凡所發出的黑色帶有詛咒兩字的空氣…而在他們正中央工作的基爾伯特努力的彎下腰把自己縮成一團以逃避上空那兩股交鋒的空氣。

真是辛苦基爾伯特先生了呢…今天的點心就吃他最喜歡的德國肉腸和啤酒吧。當是小小的獎勵一下他的努力呢。

「呃…吶?漢堡你今天心情很好呢,發生什麼好事了嗎?」
大概是因為再也受不了這厄異的氣氛,基爾伯特努力地擠出笑容問著開小花的阿爾佛雷德。

喔喔!基爾伯特先生你真勇敢!我簡直是想送你兩箱的小鳥玩偶呢!

「你也看得出來嗎!小鳥伯特!」
「我不叫小鳥伯特好嗎。」
冷淡地白了對方一眼,基爾伯特冷靜地回答阿爾佛雷德。不可以生氣的…跟KY生氣只會令自己難受。這點跟阿爾佛雷德共事了好幾年的自己不是很清楚的嗎?

冷靜,冷靜。基爾伯特你是個成熟的大人,別跟這個毛也沒長齊的小鬼過不去。

「到底發生了什麼好事啊?HERO先生?」
基爾伯特忍下想抓起阿爾佛雷德來為他進行一場受身訓練的衝動,再次強行揚起笑容。

雖然嘴巴在抽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在生氣…可是KY又怎會那麼細心呢?

「你知道嗎小鳥!亞瑟前兩天給了我這張寫著:『求婚也得有指環花束吧!這點也做不到我才不會跟你結婚呢!』的字條喔!這不就表示要是我拿了一只指環跟花束去求婚亞瑟就一定會答應了嗎!?嗚喔!這不是太令人興奮了嗎?菊,你說花束要什麼樣的才好?亞瑟最喜歡的玫瑰是一定要的!九百九十九朵好還是一千零一朵好?紅色還是白色混合紅色好?想到亞瑟收到的樣子已經令我很興奮了!他一定會臉紅紅的收下…然後就馬上掉眼淚的!嗚啊!哭著的亞瑟真的太可愛了!」

看到阿爾佛雷德來勢洶洶的衝向自己,在同人會場大手席中坐了十多年;看過了不少夏冬COMI的開場衝刺的同人老手本田菊也給對方的氣勢嚇了一跳,呆了幾秒才懂得作出反應。

求婚…?花束…?指環?嗚啊啊!梗啊!

「菊?你的口水?」
「這不是重點!阿爾佛雷德先生!」

緊緊地握著剛剛對方用於身體語言舞動的手,他的嘴巴還是不受控制的分泌出大量的唾液。可是形象什麼的他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

「我知道你一定是不只想用花跟指環求婚的對嗎?你一定有其他想法的吧!不管要花多少錢,有多難達成!我們WW遊戲工作室一定會全力支援你的!」
「咦咦咦咦!」
「我說了就算!誰反對減薪三個月,乖乖聽話的有獎金如何!?」

有什麼比精神食糧更重要!?一生一次的米英求婚EVENT啊!要有多少輩子的修行才能看到這美好的事情?不管發生什麼事,付出任何代價也絕對不可以錯過啊!

後記:求婚篇開始(趴下)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