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名使用。
與世界上的國家又或是軍隊無關。




洗完澡回到房間後不出所料的看到亞瑟趴在他們那雙人大床上跟孩子在玩耍。亞瑟拿著自己的手提電話在孩子面前晃來晃去,在孩子的手快要抓住電話繩的時候就馬上抽起,就像是在釣魚似的。 兩人都沉醉在這遊戲中,並沒有發現阿爾佛雷德已經由浴室中走出來了。

那樣子看上來就像是真正的親子似的。亞瑟面上充滿著慈愛的笑容,那個笑容只要是看見就能令他的心温暖起來。

在他小時候總是看著那笑容入睡,那已經成為習慣了吧。要是有一天看不到亞瑟的笑容,他就無法安睡。他還記得當亞瑟昏迷未醒之時,他沒有一天能夠睡得安穩的。現在想回來那大概不只是因為擔心亞瑟的關係而已;看不到亞瑟的笑容相信也是原因之一吧。

過了那麼久,他和亞瑟也已經習慣了兩個人擠在一起睡,彼此的體溫就成了最好的搖籃曲。現在多了一個小鬼都不知道能不能享受一個安穩的睡眠呢。

他慢慢的坐到床沿,拿起一本亞瑟寫的童話,再把孩子抱到自己的大腿上。「好了,爸爸現在唸媽媽寫的童話給你聽。媽媽也來聽一下我唸得動不動聽吧。」
他輕輕的吻了亞瑟的額角,無視亞瑟滿臉通紅想阻止的行為,開始唸起了那本童話的内容。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細小而平靜的國家。這個國家有一個王子,王子擁有全國家最美麗的金髮和藍眼睛,亦是全國最樂觀跟勇敢的孩子。雖然王子是一個聰敏的孩子,但他還是不時因為過於樂觀及不用腦袋思考的行為而被國民當成超級大白痴。

「亞瑟,你對我有那麼不滿嗎?」
不管怎樣看這都是在說他吧,金髮藍眼而且樂觀勇敢…這些都是小時候他經常聽到的讚美。那麼那句超級大白痴是亞瑟給他的評語了嗎?
「……」
亞瑟別過臉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可是由他那輕微嘟起的嘴巴,和帶點閃縮的神情就知道那大概是在跟阿爾佛雷德吵架時賭氣寫出來的了。

亞瑟在跟他吵架時的作品多數也是黑暗風,是他不敢去看的題材。那是亞瑟的習慣,亞瑟每次想發洩都會找一個他不會看到的地方發洩。也許那是亞瑟的體貼也可能那只是因為亞瑟不習慣把感情的渣滓表現於外。

亞瑟的嘴巴的確是很毒,但他卻從不在一個當事人會看到的地方使用他的這種特質。他只會在獨自一人時悄悄的咒罵著別人,那是他的英國血統作祟吧,不過他想最大的原因還是他以前的家庭環境吧。

被父親無視,被兄長們討厭;被環境強迫成熟的亞瑟當然知道要是把自己的負面情緒表露出來會令自己的立場更為險峻,所以他就不知不覺中養成了把負面情緒通通都收起來自己承受的習慣。

為什麼凡事都那麼小心的亞瑟這次會讓他看到那麼用力的咒罵?(雖然亞瑟時常用笨蛋這個詞彙,可是白痴還真是第一次看見呢…)他翻向下一頁,那個答案就馬上的出現在他的面前。

王子聽說在某個洞穴有一只很可怕的怪物,為了保護他的國民們,他決定去挑戰這只怪物……(以下省略)…最後他死了。而且還死得很慘。

原來這本根本不是什麼美好的童話故事。這根本就是一本用菲力西亞諾的可愛插圖來騙人的獵奇恐怖小說。那有童話會殺掉男主角的,那有童話會把人的死狀描寫得有如論文般的詳細的啊!?

「亞瑟…你真的有那麼討厭我嗎…?」
他們的中間明明就只有一個聽故事聽一半太累的小鬼在,為什麼感覺上他跟亞瑟的距離有那麼遙遠的啊!?亞瑟,你看著我啊!別給我別開臉好嗎!?告訴我你愛我好嗎!不喜歡愛字用喜歡這兩個字也行的!亞瑟你別裝睡好嗎!?我求你了!


如同亞瑟不在當事人面前開罵是習慣一樣。阿爾佛雷德每次總會不小心看到亞瑟很用力的抱怨以及之後亞瑟會裝死什麼的都是這個家習以為常的事情。

後記:關窗關窗關窗,誰可以告訴我關窗的方法?然後這死蠢為了逃避排隊所以報攤出本了,是一番星。 想要的親可以點上面預定(奔走)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