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冠--FY


「YURI,YURI。」
金髮的男孩帶笑的喚著友人的名字,雙手像是藏著什麼的似收於背部。

「FLYNN?有什麼事嗎?」
YURI歪著頸服以微笑的回應。他坐於草地上,黑色的長髮隨風飄揚,乍看下令人不禁去懷疑他的性別。

「你看!」
FLYNN把收於背後的手高高舉起,由他的指縫間有些白色的物體降下。白色的,帶著香氣的…
「花瓣?」
帶點疑惑的問,白色的花瓣早已全落在他身上。白色的花瓣配上漆黑的身影,有一種說不出的美感。

「嗯,這樣不是很美嗎?」
「在我看來和有頭皮的感覺可是差不多呢…」
「你啦……」
FLYNN沒好氣的嘆了口氣,他蹲下採了一朵白花,像是對付至寶一樣的別在YURI的髮上。
「我會去學織花冠的了,那麼你多多少少也會感覺到的了吧。」
他溫和的笑說。「在那之前就先用這個代替吧。」





「那時的YURI呢…真的很不懂氣氛呢…」
「那是我的錯嗎!?我只是把我的感想如實說出而已耶!」
「所以才說你不懂啦…」
兩人背對背的坐著,FLYNN的手不停的活動著,可是以YURI的角度來說,不但看不到,也感覺不到。
在小時候相同的地點、相同的人物,一切都那麼遙遠,但感覺上又像昨天一樣的接近。

沉默的空間持續了數分鐘,先打破那個沉默的是FLYNN。

「YURI。」
「啥?」
回頭的一瞬,有輕微的重量落於頭上。他伸手去觸摸那個物體,過了一會才發現那是一個花冠。
「YURI和白色真的很配呢…」
發自真心的讚美,聽得YURI耳根也紅了。
「那還真是謝謝你的讚美了…」
小聲的回應,自然是逃不出FLYNN那靈敏的耳朵。

「我愛你喔,YURI。」
「嗯…我知道…」
交疊的手,交換著愛的言語。
對他們來說是單純又幸福的時間。



笑顏--AS



那一天,太陽隕歿了。

アレクセイ很喜歡シュヴァーン的笑容,他的笑容就好比冬日的太陽,令人的心裡也暖了起來。所以當シュヴァーン於戰事中受去心臟而死時,他感到世界好像要滅亡了的一樣。

シュヴァーン是平民出身的,而アレクセイ則是貴族的私生子。

也許是由小就看到被父親妻子迫害的母親,他對那些不公平的事特別看不過眼。加入騎士團也是對那個只把自己當作病弱兄長後補父親的反抗。

加入騎士團的第二年,生來病弱的異母兄長病逝,他成了家族的承繼人。看不起他身世的人也來巴結他,更甚的是原本與進升無緣的他一口升至隊長的職位。

那是父親的手段。

アレクセイ很清楚。也因此對帝國更為失望。

「喂,大將,你記得我嗎?」
那時唯一沒機心地接近他的也許就只有シュヴァーン而已。
「我是之前三秒就輸你的シュヴァーン.オルトレイン。恭喜你升職呢,還有,我從今天開始就是你手下的小隊長之一。請多多指教呢!」

「說什麼只靠父蔭啊!大將可是三秒就打到了我的男人,那實力才不是假的!大將!下次御前試合的勝利一定是你的!」
認真的為他生氣,認真的為他打氣。

「這場戰爭我們一定會勝利的!之後我們一起到你母親的墓參拜吧,大將。」

那個笑容太過耀眼,連太陽也自愧不如。


他,深深的愛著那個笑容。


「快來阻止我吧,シュヴァーン。」
他站於不落宮的頂點,緩緩的說著。
是他自己把那個笑容抹殺掉的。他的確是用心臟魔導器把シュヴァーン由鬼門關拉回來,不過代價是他再也沒看過那個笑容。

好比太陽的,他最愛的笑容。

他想平民能夠以笑容渡日,他想造出這樣的國家。
他知道自己現在是錯的,可是他停不了。
於路上迷失了,走上了歪路,再也回不了頭。就像一但停下就不只那個笑容,而是失去シュヴァーン這個人一樣的,可怕。

「阻止我,然後……」




像那時一樣,用笑容來迎接我。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