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要長大,馬上長大。他不明白阿爾佛雷德流淚的原因,也沒法說些什麼去安慰他;他只能用自己小小的胸襟來盛載對方的淚水而已。只要長大的話,就能夠明白一切……就能夠知道如何去令阿爾他不再哭泣,永遠的保持笑容……如同對方對自己所做的這樣子吧。

想要保護對方,而不是只被對方保護…只是這樣而已。

 

天下著暴雨。雨水重重地打在身上,衣服變得無比的沉重,卻感覺不到任何的痛楚;不,是連寒冷的感覺也感受不到。

「吶,阿爾。───────────」

他在說著些什麼。說話明明是由自己的口中說出的,但他聽不到自己在說些什麼,同時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眼前的阿爾佛雷德一臉沉重的聽著自己說話,不時用「不行」「我怎可以這樣做」等等的字句來反駁自己。

他的心感到很溫柔,同時也非常堅定;阿爾佛雷德必須這樣做,這是為了國家,為了阿爾佛雷德本人,也是為了他自己。

「吶,動手吧。阿爾。不然……你是想要我自己動手嗎…?」

他微笑著,說著這無比殘酷的說話。他可以看到阿爾佛雷德用痛苦不堪的表情,編織出魔法的術式。當那個術式完成之時,它貫穿了亞瑟自己的胸膛,阿爾佛雷德也流著淚向他跑過來。跟下來,他就被某個人用手遮掩著眼睛而看不到事情的發展了。

 

『你還不需要知道這件事喔,另一個我。』那個人的聲音很溫柔,而且非常的認真。『現在的你只要待在阿爾的身邊,讓他心中的傷口慢慢癒合就可以的了。』

「可是已經知道的事,又怎可能會變得不知道……?」

『是的,你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所以我會幫助你的,我會把你的記憶封印起來,直到你應該記起的那一刻為止。雖然我很想馬上回到阿爾的身邊,但現在不行。現在你醒覺的話,只會讓阿爾再次受傷的。』

那個跟自己很相似的聲音帶點兒寂寞,慢慢的說了下去。

『我希望,阿爾見到我的時候;臉上是掛著笑容的。他會像平常一樣很不會讀氣氛,對著我說「哎啊,亞瑟果然老了。睡到忘了要醒來嗎?」。我想要看到,跟平常一樣的阿爾。只有笑容是最適合那個不愛用腦的笨蛋的。所以,拜託你了,另一個我。』

「雖然我覺得阿爾是不會說這種沒禮貌的事情……但為了阿爾…我會盡力的。」

『你真是個好孩子呢。看不出是阿爾他教出來的孩子……真不愧是醒覺前的我呢。你現在可以打開雙眼了。也許你會對這個夢留下一點點的印象;也許你醒來後會害怕起阿爾來……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待在他的身邊。因為,不管是我還是阿爾也好,也是不可以失去對方的。』

 

亞瑟慢慢的睜開了自己的眼睛,他正躺在自己房間那張華美的大床上。

他想不起自己到底造了個怎樣的夢。但他很確定那不是個讓人討厭的夢。他很想見阿爾佛雷德,但卻在一種不知道如何去面對對方的感覺。

他覺得自己好像拒絕了想起一些事情;一些可以令他長大的事情。

他隱約記得在那個夢中,有人告訴他,要是他想起了一切,阿爾佛雷德會傷心的。但他仍然想快點長大,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在工作方面幫助阿爾,也會明白阿爾流淚的理由。

他不知道自己應該要做些什麼……他覺得自己沒有記起那個夢是背叛了阿爾佛雷德的期待,但同時他也不希望阿爾佛雷德傷心。很煩躁,很混亂。

他躺在床上直至中午心情才稍稍的平靜了一點。要是在平常,他早就跑到阿爾佛雷德的辦公室去向對方討抱抱了;但今天的他不想這樣做。

他走到城中的掛著王族肖像畫的地方,默默的看著QUEEN的畫像。畫中的人跟他一樣有著亂糟糟的金色頭髮,如同湖水一樣碧綠的眼睛跟那和英氣眉毛,那是他長大後會有的樣子。

畫中的他一臉嚴肅的樣子,一點笑容也沒有(但看王和阿爾的畫也是這樣的,應該不是本人的問題吧),穿著跟自己一樣的合身衣服,右手的無名指上有著兩只指環。

一只是很平實的,只有一顆小小的天藍寶石的銀指環;另一只明顯花俏多了,在綢上了各種花紋的金指環上,霜有四顆不同顏色的寶石,而在那旁邊有著很多很多的小寶石影襯著。

原來我是這樣喜歡浮誇寶石的嗎…?因為房間非常的樸素,還沒有以往記憶的他一直都以為自己是個平實低調的人。但看來並不是這樣子。

「哎啊?你在看什麼阿魯?」

「啊…王先生…」

王看向那幾張畫。他的臉上帶有點懷念而又悲感的表情,他輕輕的拍了拍亞瑟的頭,一副我明白了的樣子。

「是指環的問題吧阿魯。那跟QUEEN的形象有夠不合吧阿魯。」

亞瑟沉默著點點頭,跟王隱瞞任何東西都是沒用的。因為他很熟悉自己;那個不是他的「自己」。

「QUEEN是個很平實的人阿魯。他的興趣只是泡泡茶、看看書、跟KING上上……忘了這個,研究魔法和弄弄黑炭而已。那只很浮誇的指環,是QUENN跟精靈們契約的象徵。」

王指向畫上那只華美的指環,慢慢的向亞瑟一一解釋:

「那四顆大得誇張的寶石是跟四大元素精靈──風、火、水和土達成契約的象徵。旁邊的小寶石是其他精靈的象徵,合算起來也有數百顆吧阿魯。那是QUEEN擁有強大魔力的證據,在QUEEN跟KING相愛之前就已經載在他右手的無名指上的了阿魯。當QUEEN和KING在一起以後,KING對這只不能脫下的指環感到不滿,但那始終也是無法脫下的,所以KING就賭氣地打造了QUEEN無名指上的另一只指環,硬要他載上去;還說「即使你無名指上第一只指環不是我的,但我要你無名指上最重要的指環是我送的!」呢阿魯。真是幼稚呢阿魯。」

王的眼睛裡充滿著傷感,這點亞瑟是明白的。他感覺到王和阿爾都在暪著他一些東西,一些關於另一個他的東西。他害怕去知道那件事情的同時,也清楚知道自己不知道那件事情就無法長大。王口中的阿爾佛雷德跟他知道的阿爾佛雷德不同,到底是什麼改變了他……是「他」的死嗎?

很想知道…但又害怕那個真實。他沒法前進。

 

「……王族都是一些裹足不前的傢伙。你也開始被『過去』所束縛了嗎阿魯?」

王苦笑著輕撫亞瑟的頭,他明顯察覺到亞瑟那複雜的心情,而且好像在試圖安慰他。

「你是為KING的眼淚而迷茫吧。那是悔恨之淚,對於自己的無力而流下的淚水…對於沒法向前的自己感到痛恨而流下的淚水阿魯。KING很清楚那位馬修並不是他的兄弟的那位馬修,但卻沒法控制自己把兩人的身影重疊阿魯。這是對他們兩人最大的不敬,而他卻沒法停止,所以他才會流下這些淚水阿魯。我也是這樣的阿魯。」

「我曾經有一對跟香和灣很像的弟妹阿魯。雖然心裡是很明白他們不是自己的弟妹,但還是會在他們身上找尋著弟妹的影子,一但發現到不同的地方,就像是被硬生生的再次被告知他們都已經不在了,只有你自己活了下來一樣,非常的不好受阿魯。」

王輕嘆了口氣,他把抱起了亞瑟,認真無比地說:

「王族非常麻煩阿魯。我們永恆長久地活在現在,但心卻停留在過去阿魯。被過去的一切蒙蔽著雙眼,把現在和過去混在一起,沒法前進阿魯。KING就是因為沒法由QUEEN的死亡陰影中走出來,所以才沒法回到本來的自己吧阿魯。他深怕再次失去你,才會變成這個樣子的,而你不必急於醒覺長大;在他能夠原諒自己前,你只要保持這個樣子安撫他的心就行了阿魯。」

亞瑟默默的點頭。現在的他,並不是阿爾佛雷德天天想著的「他」。他總有一天會成為那個「他」,那麼現在的他是會消失嗎?

……不,那也沒關係。即使是會消失也好,只要那能夠讓阿爾幸福…換回他應有的笑容……那就足夠了。

---------------------------------

終於有時間UP了……這是未修改版,跟本子中有的一丁點不同。但不影響閱讀。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