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佛雷德原本打算扶起少女的手頓時停了在半空。少女的說話不停在他的腦中回響著,他沒法子思考。身體就像是不受操控的似把可憐地跪於地上的少女輕輕推開,頭也不回的直直衝向接見室。

「不,KING!請您冷靜一點等等我!我還沒把先生的說話全部轉告您啊!KING!KING!」

亞瑟…亞瑟…亞瑟回來了!
阿爾佛雷德的臉上盡是期待,剛才的憂愁就像不曾存在的似。他急忙地打開了接見室的門,力氣之大讓門重重的撞向牆再反彈回到他的手上。

接見室中有四個人;JOKER的王耀、 宮殿中的傭人香、一個紅髮的男人,最後還有…

金色的髮絲、碧綠的眼睛跟那和可愛的童顏完全不合的英氣眉毛……雖然仍然只是個小孩子,但絕對不會錯的!那是他最愛的人……他唯一想要共渡生途的人……他的QUEEN──亞瑟.柯克蘭。
不需要去確認刻印。他的靈魂已經告訴他,眼前的小孩就是他等待已久的那一個人。

「……亞瑟……」


他一個箭步衝上前緊緊抱著那個他朝思暮想的孩子,他可以觸摸到那因不常接觸陽光而比其他男人來得要白的肌膚,他可以聞到混合了玫瑰和淡淡的紅茶香氣…他可以感受到比自己來得要低的體溫……
這不是夢,是現實。他的亞瑟真的回到他的身邊來了。他緊緊地抱著眼前的孩子,他很怕眼前的這個人會跟自己以往的夢境一樣消失在自己的懷中。

 

「KING,請你先迴避一下吧阿魯。有些事情我還需要和QUEEN的兄長……「JACK,不用了。我就在這兒把話說清楚吧。」」
紅髮的青年打斷了王的說話,他微笑著向阿爾佛雷德躬身;那皮笑肉不笑的模樣讓阿爾佛雷德下意識的更加抱緊了懷中的人。這個人,完全是不懷好意的。

 

「KING,您好。我叫羅伯特.柯克蘭。非常感謝你喜歡小的愚弟。我就把他送給您吧…不,應該說,我們家不需要他。您要的話就隨便拿去吧。」
「呃…?亞瑟…是你的弟弟…」
「不,他是您的QUEEN,跟我們一家完全沒有關係。」
「我們的父親已經過身,懷有他遺腹子的母親也在昨天因為難產而過身了。說起來QUEEN可真是天資聰敏喔,在母親過身後,他馬上就成長為現在的樣子呢。」


叫羅伯特的紅髮男人自顧自的點燃了一支香菸,他微笑地向阿爾佛雷德問道:喔,我想您不會介意我抽菸的吧?KING。
阿爾佛雷德沒有回答。煙霧自點燃的香菸緩緩的上升,這讓他沒法看清羅伯特的表情。
羅伯特說的都是事實,阿爾佛雷德是很清楚的。「王族」只是寄宿在家人的腹中,他們並不是自己的家人;抱有這種想法的人不在少數。但另一方面,亦有人覺得「王族」並不是「王族」,而是自己心愛的孩子;即使是「王族」已經醒覺也拒絕讓他們回到自己的職位。
羅伯特也許是前者吧。父親最後留下來的弟弟居然是個王族,母親也因為這王族而死去……他會恨亞瑟也是很正常的。

 

「我只問你一句,亞瑟是你母親拚命生下來的孩子。你是真的願意放棄跟他共渡醒覺前的時光嗎?」

「呵呵……KING您真奇怪呢。您那麼想見QUEEN,卻不想我們把QUEEN還您嗎?而且,即使現在不還;到QUEEN他完全醒覺的時候也是會離開我們回到您的身邊吧。在還沒有產生感情之時分開,不是更好嗎?」


阿爾佛雷德能夠感覺到亞瑟在自己的懷裡發抖,害怕、傷心…很多很多的感情在幼小的身體由糾纏著。在醒覺之前,他的QUEEN還是一個小孩子。王族也是個人,會笑、會痛、會哭……但在被人民過於的神格化下,這一切都早已被人民所遺忘。
他們始終也不是神,只是個比平常人長壽…會永無止境活下去的人類。

 

「我明白了,羅伯特先生。我在此非常感謝你把亞瑟送回來,你有什麼要求的話可以跟那面那位香說明,我們會盡力滿足你的。香,把羅伯特先生帶到總務部去吧。」
「了解。羅伯特先生,請你跟我來。」


黑髮少年──香的表情雖然帶有點不滿,但還是他向阿爾佛雷德躬了身才帶羅伯特離開。
香不怎麼喜歡自己,這點阿爾佛雷德是有自覺的。香很尊敬沒見過臉的亞瑟,所以他才會不喜歡這個沒法保護亞瑟的自己吧。他看了看懷中的孩子,也許是剛剛的說話對他的衝突太大,他緊緊地抓著阿爾佛雷德的衣服;小小的身體不停的發抖……看上來非常的可憐。


「沒事的……我會陪著你的……」
那雙碧綠色的眼睛直直的盯著他,像是快要哭泣的眼神……他輕吻了孩子的額角、眼簾,就跟他曾經每天晚上都會對亞瑟做的一樣。可愛的可愛的亞瑟…可以的話真想───
「KING,住手。你這樣是犯罪阿魯。」
就在阿爾佛雷德跟亞瑟的唇相距只有不足三厘米的時候,王非常快速的抱開了亞瑟阻止了自己上司的犯罪行為。雖然KING和QUEEN是夫夫,做這些事情是合情合理的。但現在的QUEEN還只是個小孩子啊!(而且還是出生不久的)
他把亞瑟交給了一直在門外待機的待女們,簡單地交待過更衣沐浴的事情後,他才回頭用一副沒你辦法的樣子跟阿爾佛雷德感慨:「果然不應讓小灣去通知你呢阿魯。」


「她根本就擋不住你。可是小香又不願意離開QUEEN去通知你阿魯。」
「你這樣說的話…就代表你早知道事情知變成這樣子吧。」
「算是吧。比起你們,我轉生的次數少得多阿魯。也因此我看過很多次家族把王族交還的情況……看到那個人的樣子,我多少感覺到他會像捨棄孩子一樣的把QUEEN還回來阿魯。」
因為你很討厭這樣,所以我才想等事情完結才讓你過來阿魯。他這樣的補充道。阿爾佛雷德只是搖搖頭,並沒有表示贊成又或是反對。
「你的另一個目的是確定亞瑟到底想起了多少東西吧。你擔心我會因為亞瑟的反應受傷…」
「……」
「你就承認吧。雖然我沒辦法像你那麼看穿不認識的人,但我跟你認識那麼久,你在想什麼我不致於不知道。」
王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結果還是瞞不過他呢。雖然這個人做事是有點魯莽,但他始終是這個國家的KING,他的感覺還是挺敏銳的。
「是的阿魯。我怕QUEEN只記起一部分的事情,看到你的臉會受到刺激不知道做出什麼事。」

 

「………要是這樣的話…也是我活該的,王。」

 

「我身為KING卻沒法保護自己的QUEEN…即使是被殺…我也沒有怨言。」
是的。要是能夠讓他的QUEEN換來平靜的話,身為KING的他死去又何妨。
「別用這眼神看著我嘛,王。我知道的,我是不可以死的……這個國家還需要我。而且,身為KING又怎可以讓QUEEN手上沾滿自己的鮮血?我是不會死的。我在那時就發過誓,下次我一定要保護好亞瑟。所以我是不會死。」

 

--------------------------------------------------------------------

對白的比率……也太多了OTL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