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注意,TWITTER 隱居英BOT部份設定借用**

他的世界沒有光明也沒有聲音,有的說只是一片寂靜。

英國、日不落…他曾經有過很多的名字。但在現在他卻只剩下亞瑟.柯克蘭這樣一個的識別自己名字。就在他失去光明的那天起,他就把一切他曾經自豪的東西都還給上天了。

那是一個莫名其妙的疾病。最初只是偶爾的耳鳴和視線模糊而已,當他察覺到那不單只是單單的疲憊時,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在起因、治療法等等都沒法查清的情況下,過不了半年,他就失去了光明和聽力了。在連自己的日常生活也難以自理的情況下,他接受了兄長和上司的「建議」,自國家的身份中退下來,開始隱居的生活。

世界不會因他而停止轉動,而他的生命也不會因為這個疾病而中止…他是怎樣來這個世界的就怎樣活下去。他很習慣一個人活下去的感覺,除了最初的半年因沒法分辨物品的位置、身邊到底有什麼人而雇用了一個僕人外,他很快就習慣了這個沒有聲音也沒有光芒的世界了。
這個宛如只剩下他一個人的世界。

 

他曾經有過一個非常珍愛的戀人。那個曾經牽著他的手拉他到自由女神像的頂點大叫「我發誓我這輩子只愛亞瑟一人!」的男人,在他知道自己的病情的一個星期後,就和他分開了。
分手是由他提出的。絕對不可以拖累對方,他裝作有外遇冷酷地提出分手;他永遠不會忘記對方那不可置信、痛苦難過的表情。那個人最後緊握著他的手堅定地說「我明白了。可是我絕對是不會放棄亞瑟你的。」。他都忘掉了,這個人由小時候開始就是一個一但決定了就絕對不放棄的男人。

最後看到他的背影時的模糊…到底是因為病發還是自己眼中的淚水呢。

在兩人分手之後,他就刻意的消失在對方的面前。疾病的治療、跟妖精們道別和工作上的交接…他把所有的時間花在必要又或是沒根本不需要他親自處理的事情上,為的是就避開跟對方見面。


他很清楚自己一見到對方的身影,就再也沒法保持像這樣欣然接受的心情的了。
那個人,是他除了自國人民外最重視的人。他怨過也恨過,但就是永遠沒法真真正正放下對方。他一直也覺得愛這個字不足以形容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但卻是最能表達他們兩人的心情的字眼。

即使到了現在他的心也沒有一點兒的改變。想看到他的笑臉…想對方得到幸福…雖然口上說著「即使令他幸福的人不是自己也沒關係,只要他幸福就好了。」的偉大說話,但心底不停出現的那句「我不要他成為別人的東西。」,卻告訴他一件事。

他可以欺騙世界上每一個人說他的胸懷廣闊得在對方牽著另一個人的手步入教堂時能夠笑著祝福對方,但卻沒法欺騙自己的內心。

能笑就有鬼了。要是真的發生了這種事的話,只怕他用爬的也會爬到教堂中刺對方的結婚對象數十刀洩憤吧。

他真的是希望對方幸福的──────自他的手上得到幸福。

醜惡的佔有慾。這也沒辦法的,因為雖然他的身份是國家…但同時他也是以「人類」的形態存在著。有哪個人是不會有這些不能擺上桌面上談論的黑暗感情?他並不完美,完美的他也許就只存在在他國民的腦海之中。………也許就是正因為他背棄了國民的期望,才會得了這個令他失去一切的病了吧。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他手上出現一種溫暖的感覺。咖啡、陽光和少量油炸的味道,看不見也知道是誰了吧。這個家的地點沒有公開,會來看他的人少之又少。偶爾的有人來探訪也好,看不見又聽不見的他也不能作出什麼反應就是了。

那只手握著自己的力度有點大,有種令人放心的感覺。他們兩人維持了這樣的姿勢好一陣子,時間就像靜止的一般。他知道對方在對自己說話,但他卻完全沒法聽到對方發出的任何一個聲音。
他感覺到有些水滴滴在他的掌心上,他知道那是對方的淚水。對方的淚水一滴一滴的落在他的掌心上,而他卻連對方的哭聲也聽不見…連準確地為對方擦去淚水都做不到。

對方沒有放棄這樣的一個他,而他卻沒法為對他做任何的事……即使只是聆聽對方的語言、擦去淚水這麼微小的事情…他也做不到。

「對不起…」
他不知道自己的發音正不正確亦不知道久未工作的聲帶有沒有正常運作,但他還是拚命的張著嘴,把自己的心情傳遞給對方。

「對不起…」
「夠了!」
「對不起…」
「我說夠了!」
「對不起…阿爾佛雷德…」
「給我閉口!亞瑟!」
 
阿爾佛雷德緊緊的抱著亞瑟。他的聲音沒法傳入亞瑟的耳中,他的身影也沒法出現在亞瑟的眼中;這些他比任何人都更明白。自他知道亞瑟的病況後,他就運用自己一切的權力去想辦法治好對方。強行要求英方把亞瑟的病歷交出來,以自己也可能得病為由說服上司組織刺對這疾病的研究小組,他自己也尋找各種有可能對亞瑟有幫忙古方,連跟枕頭一樣厚的醫科書籍也看了不下百餘本…

但亞瑟就是半點起息都沒有。每次他來看亞瑟的時候都會滿懷希望的跟他說話,但回應他的永遠也只有令人悲哀的沉默。由滿心期待轉為失望,再由失望轉變為決心。他不甘心自己的想法只能靠對方的掌心傳遞給對方…他不甘心對方那失去神彩的的碧綠沒法反映出自己的身影…他最不甘心的是……亞瑟在最難受的時候沒有依靠他而是選擇離開他。
他不會放棄的。他有很多話想告訴亞瑟,很多景色想跟亞瑟一起分享,很多的時間想跟亞瑟一起共渡。在亞瑟要求分手的時候他就已經說了,他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阿爾佛雷德放開冷靜下來的亞瑟並半跪在他的臉前,他輕輕的牽起了那只因為長期沒有接觸陽光而變得蒼白的手,慢慢地、一個一個字母地在那上面寫字。

『等我。我不會放棄也不會拋下你一個人。等你好起來我們就去看海吧。那片連結著我們的美麗海洋。』

一筆一筆的寫著,阿爾佛雷德默默的在心中決定要是亞瑟可以接收他的訊息的地方就只有掌心的話,但就這樣子跟他溝通直至好起來為止。亞瑟掌心的世界之中,總有一天,會被他的愛和言語填滿的。而他的世界,也等著回復健康的亞瑟來填滿。

------------END-----------------

後記:好久沒發文了(掩面)這是練手用的文章…太久沒寫中文文章了怪怪的請多多見諒(土下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晴 的頭像
星月晴

寂靜之風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