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c-vd/toa-al



誤解
DMC-VD

「張大一點,進不去喔。」
「可是…可是…」
「可是什麼!張大一點!」
「痛!不要那麼粗暴啦…維吉爾…」

時間是早上十一時多,地點是DEVIL MAY CRY的事務所。
LADY於大門前思考著要是進門的話可以看到的東西多一點還是在門前聽到的東西會多一點。

這對雙胞胎一大早就那麼親熱啊…

一想到這點就有點兒頭痛了。

「媽的維吉爾你還不快點進去!張那麼大很痛的啊!」
「忽什麼,好,進去了。」
「好…好痛…」
「在痛一下,一會就會很舒適的了。」
「嗚…可是很苦…」
「誰叫你含下去啊,笨蛋!快喝水!」

一進去就出來了嗎?
維吉爾原來你是這種人!還要顏O嗎?
LADY於心中大叫,她心目中的維吉爾可是一晚十次,還可以天天來的鬼畜攻啊!
不過完了也好,她可以堂堂正正的進門。

「啊,LADY。」
門後的風景令LADY有點兒傻眼。
但丁淚汪汪的秈著她,這不是重點。
為什麼他們穿得那麼整齊!?
不是剛剛才……
「你們剛才不是…?」
在H嗎?
最後三個字於心中默念,沒說出口。
「嗯,剛在維吉爾在幫我滴眼藥水啦。」
因為不會自己滴啦我,但丁補充。



「……………」
「……………」
「……………」
「……………」
「……………」




「滴眼藥水就不要滴得那麼像在H啊啊啊啊!!!!害我在外面期待了那麼久!!!!混蛋!!!」








TOA-AL

ASCH很確定自己從沒想見「LUKE」的想法,一次也沒有。

奪去了自己的家人,未婚妻還有名字的人,沒可能會想見的吧。

ASCH瞇起眼睛,目光集中於那個紅髮的少年。

他是「LUKE」,未來的國王LUKE。

和自己幾乎相同的,神聖的火焰。
不同的只是他還在燃燒,但ASCH已經燒毀成炭了。

他的刀子刺進了你部下的身體,他露出了恐懼的表情。

垃圾。

ASCH想起了自己小時候為了回家,別說是偷竊了,連殺人他也不在乎。他那時相信大家也在等他回去,父親,母親,未婚妻,還有好友。

結果他回去後看到的是替代自己的「LUKE」。

絕望令他捉緊了身為元凶的VAN的手,把「LUKE」的名字拋棄,成為「鮮血的ASCH」。死在他手上的人很多,他不敢說裡頭沒有無辜的人,他只知道他是為了生存而染上鮮血。

因此他不能原諒身為LUKE的他露出這樣的表情。

他不要這條命的話,他要!

他曾為了LUKE這個身份做了很多不見得光的事,他為了LUKE這個身份心碎過,絕望過。而身為LUKE的他只因為砍了人就在發抖,他絕不能允許這件事的發生。

於是他快速的唸完了咒文,縱身跳下。

因為他曾經是LUKE,因為他是ASCH。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