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團設定…當成學園DMC也沒問題的(遠目)


好奇心是可以殺死一只貓的。而尼祿現在就是那只貓。

『校園祭不許進入我們班房半步!』

這是尼祿所屬樂團-DEVIL MAY CRY的主音但丁所下的命令…但是沒什麼…啊,不!是完全沒有約束力就是了。

但丁和他的雙胞胎兄長;身為團長兼琴手的維吉爾同班。有弟控傾向的維吉爾亦同時身為該班的班長以及學校的學生會長。他是絕對不會給學校通過一些對他心愛的弟弟有害的提案的。

也就是說───他們班的活動不會對但丁有害(最少不會有實際損失)但又令但丁難堪得不想給別人看見。會令基本上面皮厚的但丁難堪的事非常的少,因為打從但丁下命令的那一刻起,尼祿已經在想法子不惹火但丁又能去見識見識的方法了。

「呢?尼祿同學。」

陰沉的聲線喚回了尼祿那早就飛散到半空的注意力,當他回頭一看時卻又非常後悔把注意力重新集中這件事…叫他的人是他們班的女班長。

尼祿班的活動是鬼屋。而班長是負責扮演的工作人員。她身上白色的和服、蒼白的化妝……再加上她天生陰沉的聲音…的確很像一只鬼。


快不得從早上開始就不停的聽到客人們的尖叫呢…尼祿心想。


「你可不可以認真一點工作!來!看版給你,快出去轉一圈!」
「喔…」


看了看被硬塞到手中的看版和班長的臉色,看來除了答應已經沒別的選擇了。近乎認命的,尼祿拿起看版慢慢的向門口出發。


嘛,出去轉一圈順便去看看但丁好了。
花了三秒鐘,尼祿為了自己心裡好過一點,默默的下了一個決定。


「一年四組有很好玩的鬼屋喔。一次一百日元…」
不帶感情的叫著,尼祿舉著看版慢慢的於學校中徘徊。自背後傳來的尖叫早已麻木了他的聽覺…吸我的血吧!尼祿大人!要是你我的性命也可以給你啊!!此起彼落…還真的有夠刺耳的…

一, 我只是穿了吸血鬼裝而已,我不是吸血鬼。二,要吸也不吸你們的血。三.為什麼我們班明明是日式的鬼屋…我卻要穿西式的吸血鬼裝來宣傳?

快速的於心中定下了三點,並開始慢慢的思考最後一點時,有一句說話把他拉回現實。

「啊啊…先是雙子的咖啡廳…再來尼祿大人的鬼屋…今年的校園祭真是太豪華了…」

某位女生感動的感嘆著,而在她四周的女生們也開始七嘴八舌的附和討厭了起來。

「沒錯沒錯!維吉爾的執事裝還真是棒呆了…」
「尼祿的吸血鬼裝也令人血脈沸騰呢!」
「可是說到最讚的…」
「果然…」
「「「還是但丁呢!」」」
「呼呼…那衣服還真令人滿足呢~」

哦?令人滿足的衣服?

就在那一句的推便下,尼祿決定順從自己的好奇心,把但丁的警告完全忘掉。

他揚起了一個笑容,慢慢的向二年三組走去。


後記:完全是尼祿君一個人的獨台戲…但丁你什麼時候才出場啊…(望天)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