捏造エルシフル有。





撲鼻而來的全是腥臭,眼及之處不是屍體就是鮮紅。
暗藍色的身影站立於正中央,染血的鐮刀安穩的於手中垂著,就像要消失一樣的。
銀髮的青年伸出雙手去擁抱比他頭上半個頭的身子,卻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明明應該比自己強上數倍之多的身影現在看上來是如此的弱不禁風。

「他說了,背叛者還有殺死同伴的兇手。」
他苦笑著。
「明明之前還盟長盟長的追著我四處跑。」
慢慢的張開了手,看著手中那閃著刺眼光芒的聖核,他像是覺悟一般的似。
「是我下手的。」
「你可以留手的…」

溫暖的觸感自頭上傳來,溫度的主人正以同樣溫暖的笑容撫摸著自己那頭銀白的長髮。
「這裡是戰場喔,デューク。」
溫柔的聲線包含著無奈,事實就在眼前,那個很想忘記的事實。


「我不殺他,下次被殺的,可能是你…」
那只手正在發抖,因為殺了同胞,還是因為害怕?
「我活了好幾百萬年,難得找到的戀人。那可以簡單讓你有機會離開我?」
他伸出手緊抱著デューク,力度強得有點兒難受。可是デューク還是溫柔的回抱著他,輕聲的說著。

「我可沒弱到那麼容易被殺好嗎,エルシフル。」
「是的是的,我們約好你的墓要由我來造,每年也要我去掃墓,還要在旁種滿鮮花……所以在我有空做這些事前你可不要死喔。」
半開玩笑的說著,令人看不清是否認真。這是エルシフル的性格也是他最大的特徵。
看像玩世不恭的樣子但又可靠非常,身為始祖的隸長卻又喜歡人類,摸不透也捉不清。
「我的一切大概也是在你計劃中的吧。」
「是喔,在我的計劃中你可是在最後一刻也在我的身邊的啦。你可別破壞我的計劃早早死去喔,デューク。」
溫柔的笑容,令人難以想像他是於戰場上殺敵無數的戰士。
也許這只是他的謊言,但此刻デューク願意相信全都是出於エルシフル的真心。
「那你要多久才有空?エルシフル。」
「那個嗎?最少也要五十多年後吧。」
輕輕的在デューク的臉上偷了個香,エルシフル愉快的說著。




















微風於草原上輕輕的吹著,海水的氣味充滿著四周,デューク立於山丘上沉默的看著眼前的石塊。
那只是象徵,死後留不下身軀,他的聖核,也因應他的希望化回エアル。
什麼也沒留下,留下的只有デューク心中滿滿的傷痛。

明明說要為他造墓碑,為他上花,結果一切都反過來要他做。

哭不出來,也笑不出來。

淚水大概是在他死時流光了吧。

「人類…真可恥…」
デューク慢慢的說著。是エルシフル站於他們的那面,他們才能得勝…可是他們卻因害怕而反過來殺死エルシフル。

「要是在人類再次令世界失均…那他們真的是沒救的了吧。」





「那個時候,我會用我的手…把人類的歷史消滅…連同我一起…因為我也是…可恥的人類…」
緩緩的說著,デューク於心中下了決定,像是徵求同意一樣,他輕聲的問著眼前的石碑。

「對嗎?エルシフル。」



後記:建立在分開前提的一對……我還沒想到エル是翼什麼orz
龍好,狼好…還是狐狸好囧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