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兵梗。

 很片段的片段。意識流。

輕輕把眼前不停發抖的少年擁入懷中,小狐丸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像是被人緊捏一樣的痛。原本已經不強壯的身體,在數天不見後竟變得如此的瘦弱。


他的心中現在充滿了後悔跟不捨,他應該更堅決的。上頭已經把少年交了給他,少年早已成為他的所有物,不管他們再說些什麼,他也不應該屈服把少年交出去才對的。


他們到底還想在少年身上奪去些什麼?他們已經奪去了他的聲音、奪去了他的過去、奪去了他的未來。任意把玩這瘦小的身體,不停重複加入什麼,取走什麼的過程。


宛如梅比斯環,永遠重複著。


「鳴。」他輕聲叫喚少年,對方帶點疑惑地抬頭對上了他的視線。那雙美麗的金眸映入眼睛的同時,佈滿對方身上,被血所沾染的繃帶也同時映入他的視界之中。


嗚呼。


「你是我的東西。鳴。」
粟田口博士為了實驗而製造的「實驗品」,本來連名字都沒有的「失敗作」。
為什麼他會覺得少年這樣的樣子是如此的可憐而又迷人的?


對方的生命已經進入了倒數。
強行移植到少年身上的野獸細胞跟少年的身體沒法融合,它們不停侵蝕著少年那早已殘缺不的肉體,點一點地削弱他生命的燈火。


「鳴。鳴。鳴。」
要是少年就這樣逝去,他到底會留下了些什麼存在過的證明?

一紙又一紙的實驗記錄?
那些看著就讓人心痛不然的記錄照片?
一個小小的,連名字都沒有的墓碑?
還是對他造成的錐心之痛?

 

他一聲又一聲地叫喚著他賜予少年的「名字」。
他是三条小狐丸最心愛的戀人,名為「鳴狐」的孩子。在這兒少年不是什麼「兵器」,也不是什麼「實驗品23號」,更不是什麼「失敗作」。


他是他的「鳴狐」。即使他沒法鳴叫,即使他已經沒法久活。
他還是他的「鳴狐」。他最心愛的戀人。


對方瘦小得彷彿稍為使力亦會受傷,多年來無止境的實驗讓他無法長壯。但使如此這孩子還是以出色的技巧於戰場上縱橫,要是只看他於戰場上的表現,有誰會想像這孩子一直承受著這麼多實驗副作用所帶來的痛苦?


「沒事的,我在這兒。」


細長的手指在自己的寢衣上製造出眾多的皺摺,力度之大連指節也泛白起來。鳴狐在戰場上不管受到多重的傷也好,他的眉頭也不會皺一下。可想而知,這源自身體深處排斥異物的痛楚是多麼巨大。
要是他能夠為對方負擔起一半的痛楚就好了。


「鳴,沒事的。對了,我們明天帶小狐狸到外面走走吧?關在家中那麼久對身體不太好呢。」


溫柔地為對方抹去因痛楚而產生的薄汗,小狐丸默默地於心中起誓。總有一天,他會要上層的老頭對傷害鳴狐付出代價的。一定。

 


 

聽朋友說痛痛的是我的風格(。

    文章標籤

    刀劍亂腐 小狐鳴狐 雙狐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