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體化+子世代

紅糸中的那一家三口的小故事

超輕微的爺婆味道

起源是這篇小短打。


 

「鳴狐,過來。」
名為「鳴狐」的幼子愉快地走向母親,母親手上拿著梳子,想必是想為他整理頭髮吧。就在他跪坐在母親身前,正等待母親為他解開髮帶時,有一只大手把他的母親由他的身邊拉走。

「鳴,鶯丸給我送來了些好茶當新婚賀禮。來跟小狐我一起品嚐吧。」
「父親大人,母親正在為我整理毛髮。您就不能再等一下嗎?」
「我覺得,我已經等得夠久了喔,孩子。你已經獨佔鳴那麼多年了就不能多懂事一點嗎?」
「那麼身為父親的您又可否多成熟一點呢?對自己的骨肉妒嫉可不可什麼光榮的事吧,父親大人。」

結緣的神使輕嘆了一口氣。她想起了遙遠東方國度的一句說話──「無仇不成父子」。
想不到自己的孩子和伴侶會是這句說話最佳的例子。
她掙開了伴侶的手,站了起來。

「鳴?」「母親?」
「我…把茶拿過來。可以一邊喝茶一邊整理。」

孩子很懂事,而小狐丸亦不是什麼心胸狹窄的人。
但為什麼兩個人卻不太合得來呢?
也許該去問問國廣大人這有何解決辦法?
同為人母亦身為安產之神的她一定會知道解決的辦法吧?
看著還在互盯的孩子和伴侶,神使忍不住又輕嘆了口氣。

真是令人困擾呢。


 

因為唯一的解是多生一個跟自己像的孩子,再加上爸爸節,就有了這一篇下文(。


 

母親工作的時候,如同起舞。

一手把要切斷之紅糸拋上半空,另一手執著鋏子,快速而準確地剪斷已經中斷的緣線。空下來的手凝聚神氣,輕撫著已被切斷的紅糸,不消一會中斷的紅糸便接上了新的緣。母親這樣子一次處理數條紅糸,在它們掉落在地上前就完成動作。留袖的袖子跟隨母親動作揮舞,一切的動作都是如此的優雅。

就在母親完成全部的工作後,她把鋏子放下,跪坐在神壇前,向稻荷大神行了一個禮。
一切與其說是工作,倒不如說像是巫女為神明獻舞。

「鳴。」
父親握緊了母親原本握著鋏子的右手,輕輕地親吻那白皙的手。
「你切斷我們之間的紅糸也是這樣的決斷嗎?」

帶點哀傷的表情是他從沒見過的,相信母親也是。
從來也不善言辭的母親帶點慌張地揮舞著雙手,卻沒法發出任何聲音。那個樣子有點滑稽得可愛,他站了起來,離開了那個房間。

這個場地,是屬於他的父母的,他不應該存在於這個地方。
即使他再也不喜歡親近父親,他也是明白這點的。

***

「哎啊,鳴狐。怎麼只有你一個人的?你的母親跟我那個弟弟呢?」
「三日月大人。」
「還是改不了口嗎?要叫我當伯父才對吧?你說是嗎?霧月(KAZUKI,霧同時也可讀成KIRI)。」
「霧月還不會回答您吧。伯父大人。」

看著對方懷中那幼小的金髮孩子,鳴狐忍不住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笑容。
跟對方母親長得很像的可愛的孩子,然而那雙眼睛卻遺傳了父親神秘而美麗的紺色三日月。是一個讓人沒法討厭的可愛孩子。

「先說好,即使你是我姪兒我也不會把霧月交給你喔。」
「您多心了。我是不會對一個未滿周歲的孩子出手的。」
我又不是父親大人──他輕聲補充道。

理解那句說話含意的三日月揚起了一個愉快的笑容,他輕撫著懷中的女兒,像是毫不在意地回應著對方。

「你長得像父親嘛。所以不提高點戒心是不行的喔。就如同小狐丸對你有著戒心一樣。」
「父親大人對我?」
「對。」

這一點,全世界的男人也是一樣的吧。不管是小狐丸還是三日月自身也是。

「長得像自己的孩子,就像是自己的分身一樣,總有一天會搶走自己心愛的妻子。世上每個男人都是這樣想的。」
「是嗎……?」
「然而,要是孩子長得像母親,我們又會擔心不知什麼時候會出現一個混蛋來把可愛的孩子搶走。身為父親真是難做呢。也許是當年被刁難過,所以不甘心別人可以那麼輕易帶走自己的孩子吧。」
「有人敢刁難三日月大人您嗎?」
「當然有喔。當年國廣的哥哥們有多過份你又怎會知道?嘛,也沒你的父親那麼可憐就是了。你知道嗎?稻荷大神會下令你母親切斷自己的紅糸就是因為想要考驗你父親喔。這一點天下的父親也是一樣的吧。」

似懂非懂的,名為「鳴狐」的幼子點了點頭。
對他而言還是太早了吧。三日月苦笑著。再懂事的,也還只是個孩子。
要明白為人父的心景,始終是太早了。

「你長大就會明白了。希望你那時不會成為我的敵人吧。鳴狐。」
「啊啊……」

***

「下不了手。要不是那時鳴狐突然踢了我的肚子…我一時嚇到……不然可能也……」
「是喔。」
輕撫著心愛妻子那頭短短的銀髮,小狐丸滿足地吻上了她的額角。
那小子是來討債的,這時他自知道了對方的存在他便很清楚了。

稻荷大神知道鳴懷上了他的孩子以後便下令他出遠門辦事,而且那個時間可不是說笑的長。
「哎啊,要是你們是真心相愛的話,這一點的小考驗難不到你們吧。」

當他知道稻荷大神對鳴下令切斷兩人之間的紅糸時,對方是這樣回答的。

「神使們就像我的孩子。我又怎可以那麼輕易的把鳴狐交給你?」
「我也是您的神使吧。大人。」
「不同不同。兒子跟女兒可是完全不同的喔。小狐丸。女兒是用來疼的,兒子是用來欺負的,除非兒子長得像自己心愛的女人,不然所有男人都是這樣的。」
「真的嗎……?」
「真的,等你的孩子出生後便會明白的了。」

的確,現在他明白了。很清楚地,明白了。

「小狐丸大人?」
「鳴。我想要個跟你長得像的孩子喔。」
「……呃?」
「鳴。再為我生一個孩子好嗎。」

這不是問句,而是確定句。
看著已經被自己壓在身下的妻子,小狐丸忍不住露出了一個滿足的笑容。
可不能,只有自己受到被戀人家人刁難的痛苦。不是嗎?

-------------------------------------

小狐丸你很幼稚啊(大笑

    文章標籤

    刀劍亂腐 小狐鳴狐 雙狐

    全站熱搜

    星月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